前副董事长实名举报《战狼》出品方造假,举报者已被立案调查

4509 浏览
10 评论
2020-05-18 10:27:56
12020-05-18 10:27
  红星新闻 15 小时前


5月16日,北京文化(000802)发布《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全盘否认此前被前副董事长娄晓曦所举报的财务造假行为。

据北京文化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北京文化的前副董事长娄晓曦已被立案调查。除了最初证监会回函之外,目前他没有通过微博作出更多回应。

截至最近一个交易日5月15日,北京文化的股价为5.96元/股,总市值42.67亿元。而暴雷的4月29日,公司股价为7.69元/股,下跌了超过五分之一。


财报披露当天

现任董事长遭前任副董事长实名举报

北京文化在这两年名声大噪,《战狼2》《流浪地球》《无名之辈》《我不是药神》等爆款电影,北京文化都位列出品方名单之中。然而就在发布2019年财报和2020年一季度报当晚,前副董事长却实名举报了现任董事长和副总裁。

4月29日晚间,世纪伙伴官方微博发布北京文化前副董事长娄晓曦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此外,娄晓曦还举报北京文化现任董事长、总裁宋歌和副总裁张云龙涉嫌多起犯罪,并声称“举报材料已获证监会受理”,且在微博上晒出证监会受理的照片。


“举报信”的指控主要有以下四点:

宋歌涉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业绩造假。
一是通过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简称“浙江星河”)投资电视剧项目《横店故事》的方式,从公司划转出资金2400万元,并通过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世纪伙伴”)及其合作公司将该2400万元以收入的形式转回到浙江星河;

二是公司存在利用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舟山嘉文”)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到体外,并通过《大宋宫词》和《倩女幽魂》项目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7800万元。

宋歌涉嫌存在利用职务之便,在2016年至2017年挪用上市公司资金,通过《球状闪电》和《拼图》项目,完成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摩天轮”)业绩对赌。
宋歌涉嫌挪用公司资金3477万元用于支付公司前任高管的“分手费”。
宋歌涉嫌高价租用办公地为家人牟利。
随后,北京文化也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回应娄晓曦的举报,表示公司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其已于2020年1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正式立案,目前案件正在侦査过程中。北京文化同时称娄晓曦的举报为“不实言论”,表示强烈谴责,并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4月30日午夜,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火速对北京文化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对微博举报内容作出说明。

5月11日晚间,北京文化公告延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

5月16日,北京文化发布《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全盘否认娄晓曦所举报的财务造假行为。

回复深交所《关注函》

全盘否认财务造假

在公告中,北京文化针对此前娄晓曦通过微博举报的多个项目进行说明。


首先是《横店故事》,北京文化称,经自查后发现,“未发现有2400万元以收入的形式转回浙江星河及其子公司的情况”。文忆公司负责完成该剧的剧本工作,浙江星河子公司西藏星河在2018年12月24日支付2400万,并收到文忆公司返还的固定收益480万元。文忆公司在2020年3月16日注销,北京文化于4月22日起诉该公司。

其次是《大宋宫词》和《倩女幽魂》,北京文化称,“经公司自查,公司未发现在投资舟山嘉文的过程中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对外提供财务资助、关联方资金占用等情形;公司未发现通过《大宋宫词》和《倩女幽魂》虚构无商业实质的交易和收入的情形等情况。

在2018年12月,北京文化子公司世纪伙伴将《倩女幽魂》60%的投资份额收益以3.8亿元转让给另一家公司雅格特,结转成本1.952亿元。世纪伙伴同样在2018年将《大宋宫词》的15%投资份额收益权以1.08亿转让给海宁博润,结转成本5660万。

《倩女幽魂》于2019年4月20日开机,8月20日关机,2020年4月27日报审,取得发行许可证,预计2020年下半年播出。《大宋宫词》2019年11月6日取得上海市广播电视局颁发的发行许可证,预计2020年暑期档播出。

第三是《拼图》和《球状闪电》,公告中表示,“经公司自查,公司未发现公司及相关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上市公司资金,通过《球状闪电》和《拼图》项目,完成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业绩情况。公司也未发现公司与千和影业、方名泰和存在关联关系,或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相关交易实质上为权益性交易的情形。”

《球状闪电》是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北京文化将其90%的电影改编权及摄制权、电视剧改编权及摄制权、网络剧改编权及摄制权作价3000万元,转让给千和影业。北京文化认为,千和影业还将这一权益溢价转让给第三方,说明在当时该版权的价格是合理的。

至于《拼图》的交易价格,也是以三家播出平台签署的电视剧播映权相关协议预购价格为基础,扣除宣发费和代理费后协商确定,购买方方名泰和也进行了二轮、三轮销售并取得利润。

北京文化也否认挪用公司资金支付前高管“分手费”,“经公司自查,公司未发现支付给前任高管大额资金、支付前任高管的‘分手费’、资金占用等情况”。北京文化在与当事人核实后,相关当事人以书面形式进行说明,均表示“分手费”言论不实。

在公告最后,会计师和独立董事的核查意见中,均表示举报里的内容不实。

一天37份公告

财务变更,还购买了董监高责任险

4月29日,北京文化一次性发布了37份公告,其中包括了更正的多份往期财报、2019年年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以及相关的其他公告。

财报显示,2019年北京文化实现收入8.55亿,同比增长15%,净利亏损超过23亿。亏损最大的原因是超过22亿的资产减值,包括核心人员流失造成的电视剧板块减值、债务违约造成的资产减值以及商誉减值,其中商誉减值是大头,达到了近15亿。

报告期内,北京文化共有10部电影上映,创造收入的影视剧中,《流浪地球》一项带来的收入就达到了6.32亿,占收入比重74%。《流浪地球》由北京文化承制出品并主控发行,于2019年春节档上映,最终实现票房近47亿。

在《前期重大会计差错更正的专项说明》中,更正了多笔财报数据,其中差错最大的一笔就是2018年财报,更正后,2018年度合并利润表中的营业收入核减4.64亿元,净利润核减2.03亿元。

根据公告,北京文化称发现“在2018年度存在对在制剧投资收益权转让确认收入核算不符合相关会计准则规定”“对补缴以前年度税款、职工薪酬年奖金等不符合会计准则规定”等原因,作为会计差错,进行了追溯调整。

而在北京文化2019年的年报中提到,“经公司内审人员对世纪伙伴重要合同进行持续的跟踪和确认,发现部分资金流向异常,公司随即进行了进一步的查证,并将有关事宜向公安机关进行报案,相关人员已被立案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37份财报中,还有一份为公司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雇员购买责任险的公告,公告称是为了完善公司风险管理体系。

据了解,目前只有8%的A股公司购买了高管责任险。其作用主要是为了保障公司董事、监事与高级管理人员在履行他们管理职责时面临的潜在个人责任风险。对公司来说,给高管、董事、监事购买责任险是给予他们保障,消除董事高管的后顾之忧,有助于充分发挥董事高管的经营潜能。

业内人士认为,这背后除了新《证券法》在几个月前的正式施行之外,更多的可能还是和娄晓曦与宋歌互相指责财务造假有关。

新《证券法》于今年3月1日正式施行,对于董事高管的管理责任追究也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一方面提升了其履职过程中的尽责标准,另一方面从派生诉讼及投资者民事赔偿责任等部分也加强了对高管个人责任的追究,一旦出现问题,平均年薪在60万人民币左右的董秘、财务总监可能需要承担的是过亿人民币的连带赔偿责任。


高管反目

一号二号人物境遇截然不同

娄晓曦的举报内容称,其现持有第三大股东西藏金宝藏100%股权,是第四大股东新疆嘉梦执行事务合伙人,两家机构合计持有北京文化11.75%股份。也就是说,娄晓曦实为北京文化第三大股东。

5月11日晚,西藏金宝藏所持有的北京文化2737.09万股股权被司法冻结,占其所持股份的59.40%,占总股本的3.82%,司法冻结执行人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据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2013年以前,原有旅游景区和酒店业务为北京文化的主营业务,彼时,公司简称叫北京旅游。

2013年12月,北京旅游斥资1.5亿元收购宋歌旗下的摩天轮文化,宋歌出任北京旅游副董事长后,凭借《同桌的你》、《心花路放》爆款表现,公司在影视圈一炮而红。


在摩天轮之后,北京文化又收购了两家公司:

13.5亿元定增收购世纪伙伴,核心团队包括影视制作人边晓军、著名编剧严歌苓、著名导演张黎等,实际控制人为娄晓曦。

7.5亿元收购浙江星河,当时拥有包括陈道明、陆毅、关之琳、胡军、张丰毅、梁家辉、刘嘉玲、周冬雨等50多名签约艺人、导演、编剧,实际控制人为金牌经纪人王京花。

此外,曾任浙江卫视总监,打造出《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的夏陈安加盟北京文化,担任总裁一职。

从公司架构看,宋歌的摩天轮擅长电影板块、娄晓曦的世纪伙伴擅长电视剧板块、王京花的浙江星河专注于艺人经纪,夏陈安负责综艺。

从2015年,宋歌开始担任北京文化董事长至今。娄晓曦在世纪伙伴被收购之后,在北京文化担任副董事长,被认为是仅次于宋歌的“二号人物”。然而两人的境遇各不相同。

951202c3e96441b58e443b4cdb52be8c.jpeg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951202c3e96441b58e443b4cdb52be8c.jpeg
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前法人、董事长娄晓曦,图据北京文化BC官方微信

北京文化在电影方面先后出品了《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芳华》《鬼吹灯之寻龙诀》等爆款,但在电视剧方面却颇为不顺。北京文化甚至直接砍掉了电视剧板块,发行的项目全部计提坏账。

2019年,娄晓曦辞去公司职务,电视剧项目不再出现在公司主营业务分析之中。同时,公司决定对世纪伙伴进行13.7亿至14.7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4月29日凌晨,北京文化发布的公告还显示,其拟将持有的世纪伙伴100%股权转让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转让对价仅为4800万元。公告显示,2019年世纪伙伴营收为5.15亿,净亏损为6.3亿,截至2019年末,净资产约4770万元。而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世纪伙伴的净资产还有7.21亿元。

宋歌的摩天轮完成了对赌,娄晓曦的世纪伙伴却以4800万被贱卖,双方的对比十分惨烈。

红星新闻记者袁野 吴丹若

编辑 陈成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