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疫情过去,来一场与春天的拥抱~(下)

1.3w+ 浏览
5 评论
2020-02-27 10:34
12020-02-27 10:34
特殊期间出门,我也是小心翼翼的!
口罩带两层!

陆羽离开宜兴后,到浙江湖州苕溪隐居,期间撰写《茶经》。《茶经》中茶叶产区写有“常州义兴(今宜兴)县生君山悬脚岭北峰下与判州同。生圈岭、善权寺、石亭山与舒州同”。
后来,李栖筠任常州刺史,到宜兴视察时,在一寺庙中"山僧进阳羡(宜兴古称)茶,陆羽品为芬芳冠世产,可供上方。遂置茶舍于罨画溪,去湖氵父一里许,所产供万两”。(《洞山界茶系》)时诗人卢仝在《走笔谢孟谏寄新茶》诗中写道:天子未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
  张志澄先生《阳羡茶錄》记述:“据宜兴、长兴两县有关文献记载,阳羡茶又称阳羡紫笋,晋陵紫笋,不仅产宜兴……《长兴旧志》称,顾渚与宜接壤。唐代宗时,以宜兴造数多,命长兴均贡”。由此看来,阳羡茶当时己称为茶叶著名品牌,与现今碧螺春一样。不过,现今的宜兴茶叶因苏轼有“雪芽为我求阳羡”诗句而称雪芽了,长兴茶叶也称大唐贡茶了。采制贡茶是在清明前十数日,刺史要亲临开园。征调几万人,深夜上山,赶在日出之前、夜露未干时采摘茶树叶芽。夜黑山陡,常有人不慎墮坠下山崖。诗人卢仝咏叹:“安知百万亿苍生,命堕颠崖受苦辛”。李郢《茶山贡焙歌》中描写:“凌烟触露不停采,官家赤印连帖催。朝饥暮匐淮兴衰,喧阗兢纳不盈掏“。采摘的茶叶送茶院加工:“蒸之馥之香胜梅。研膏架动韩如雷。”制成茶团茶饼焙干后,常州、湖州两刺史在茶山境会亭相会,书写表。而后交驿使将新茶日夜兼程,送往长安。“骚骑鞭声砉如电,半夜驱夫谁复见。十日王程路四千,到时须及清明宴”。
我想,大唐贡茶院如果用文字、绘画、雕塑等手段将陆羽考察,山僧进茶,贡茶制作,役夫苦辛,刺史茶会等历史情景,展现出来,可能使游人在游览中既欣赏了院中景色,又知晓了贡茶历史。
陆羽阁西面的宽阔长廊有电影放映室,名人塑像,廊外石壁有几块摩崖石刻,游人饮茶品茗茶室,28位刺史塑像。可惜,每位塑像均没有介绍姓名,也不知是否包括常、湖二州。若仅为湖州,贡茶院建立到唐亡为106年,则平均每位刺史在任均不滿四年。西廊尽头为贡茶院主体建筑,系一长方形楼屋,屋中供奉文殊菩萨佛像。匾额上书吉祥寺。不知责茶院中为何出现佛寺?似与贡院内涵不相吻合!!!
来去匆匆,结束旅程,回家继续闭关!
中国加油!
武汉加油!
认证卡友
认证卡友

等级

爱车

奥迪
申请认证
认证卡友
关注 8
粉丝 2
内容 88
等级 青铜长老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