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矫大羽

1.3w+ 浏览
5 评论
2020-02-22 16:00
12020-02-22 16:00
2004年12月22日,大眼仔与矫大羽大师在香港天仪轩
耐心
S.E.N.S. - 再见 故宫

2020年2月17日上午,我得知矫大羽先生于当天凌晨在香港安详离世,让这个已很不寻常的凛冬显得更加悲凉。但我内心又有一丝释然,因为矫先生已在病床上与病魔顽强抗争十三年,今天他终于远离病痛,成为一名天堂制表师。

矫大羽(KIU TAI YU)是享誉全球的中国独立制表大师、钟表收藏家、研究家、前辈。但他更像是我人生轨迹中的轨道和灯塔,他让我真正窥见钟表世界中 至高殿堂里那璀璨的光芒。矫大羽大师卧病十三年来,他淡出大众视野,知晓他的人已越来越少,所以我需要尽快完成本篇,希望大家能够了解中国人曾经在由西方人主导的钟表世界达到过怎样的高度与成就。
矫大羽大师于香港天仪轩,手持个人陀飞轮作品第11号(2005年9月8日)
从苏州到天仪轩
矫大羽1946年生于苏州,父亲矫毅是著名篆刻家(西泠印社社员)。矫大羽喜欢把自己的姓氏念作“乔”,1967年21岁的矫大羽已经手工刻制了三十多套主席像章的模具,并悄(tou)悄(tou)在其中一套模具里刻上自己的名字——大羽,“大羽”主席像章也就成为该领域收藏的神物。这还只是矫大师初露锋芒。

1970年还在苏州开关厂当计量员的矫大羽无师自通手工制作出一枚“三基孔”手表,这不仅是他制作的第一枚手表,更是“苏州制造”的第一枚手表。很快矫大羽被调入“苏州手表厂筹备处”。之后由矫大羽担任技术员的苏州手表厂的产品因价格便宜走时精准一表难求。拿着“手表券儿”和各种条子排队都买不到,群众经常围堵厂大门。这么好的产品还曾赠送给戎马一生战功赫赫的许世友将军。

矫大羽的夫人是一位印尼华侨,1980年矫大羽举家迁居香港,此为他人生的重大转折。初到香港的经历矫大师向我讲过不少,当年一个大陆人想在香港立足是很艰难的。矫曾说:如果迟交房租,房东真的会把你的东西全都丢到马路上。矫大羽的钟表手艺很快改变了生活的窘迫,矫找到了一份装配钟表的工作,虽然都是些港产杂牌表,但这类表当年非常畅销,市场需求量很大。装配手表不仅让矫大羽成功在香港立足,甚至攫到人生第一桶金。装一个表仅能挣港币1.2元,矫大羽全家齐上阵,不到两个月竟装配了50万只!

1980年代初,矫大羽从时任香港汇丰银行董事长、钟表收藏家、英国人沈弼手中买下中环的两间商铺,矫大羽自己的独立工作室——天仪轩正式挂牌,相当长一段时间这里都是亚洲钟表圣地,几乎留下当代所有钟表大师的足迹。
大眼仔在香港天仪轩(2005年9月8日)
陀飞轮的亚洲之光
矫大羽大师经常说:钟表是我的老师。并多次告诫我要:行万里书,读万卷书,赏万千表。1991年矫大羽制作出亚洲人第一枚陀飞轮腕表,这个由宝玑大师(1747-1823)发明的能抵消地心引力的神秘机械装置第一次被亚洲人破解其运转原理。
矫大羽个人陀飞轮作品第1号(1991年7月),那年我小学毕业
矫大羽个人陀飞轮作品第3号
矫大羽个人陀飞轮作品第6号,1993年推出,已升级为飞行陀飞轮结构
矫大羽个人陀飞轮作品第9号,第一枚“矫氏神秘陀飞轮”,有别于历史上所有陀飞轮的结构,并成功拿到瑞士、美国、中国三国的发明专利
香港邮政发行的一款明信片上简述了矫大羽的制表成就
矫大羽个人陀飞轮作品第11号,“矫氏神秘陀飞轮”结构,珍贵的实物照片
矫大羽喜欢将陀飞轮(Tourbillon)称为天仪飞轮,不仅因为他自己的工作室叫天仪轩,更是为了纪念机械钟表的发明人——苏颂(北宋)。

公元1088年(北宋元祐三年),苏颂、韩公濂等人创制“水运仪象台”,这架巨大的天文仪器采用天关、天锁、关舌等零件组成所谓“天衡机构”,与近代机械钟表擒纵机构的原理基本一致,它在世界钟表史中具有重要且特殊的地位。矫大羽毕生致力于让大众知道:“中国人开创了钟表史,钟表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
水运仪象台复原想象图
2017年末,大眼仔参观日本西铁城表厂,一本书上同样在介绍水运仪象台
入选AHCI
1992年矫大羽荣幸成为瑞士独立制表人学会(AHCI)成员,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作为其唯一的亚洲成员;并且每年以AHCI会员身份参加巴塞尔表展至2007年,从未间断。即使非典肆虐的2003年,矫大羽更是唯一参加当年巴塞尔表展的华人。
矫大羽与其他AHCI独立制表师合影(2006年)
矫大羽在瑞士两大表展前后会在当地停留约一个月的时间,毕竟展会事情多,他的朋友也多。所以“表展访瑞一个月”一直是我个人的小梦想,我这么多年忙下来仅有两年在瑞停留十六天,再无突破。还是得继续努力~
矫大羽在巴塞尔表展(2006年,摄影/大眼仔)
时任瑞士联邦委员会主席(瑞士总统)参观巴塞尔表展矫大羽展台(2006年)
我是小迷弟
我是在2002年10月19日第一次见到矫大羽大师(别问我为何记得这么清楚,对处女座来讲这很容易),之前已仰慕很久。2003年我成为表媒后几乎每周都要与矫先生通电话,电话里各种请教。2004年底我第一次拜访天仪轩。2005年因工作之便,有两段可以在香港停留满一周的机会,我几乎每晚都泡在天仪轩听矫大师讲钟表至凌晨,然后矫大师请我外出宵夜。那真是一生难忘的时期,也学到了惊人的钟表知识。宵夜吃的什么早已忘记,但钟表知识却受益终生。矫大师时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来,感觉一下。没错,表这么美的东西光看画儿怎么行,一定要上手摸。
2005年6月,大眼仔应香港贸发局邀请代表《时尚时间》杂志带领摄影师在香港采拍“香港购表地图”专题
一晚,我看到天仪轩内有一枚黄金饼,月饼大小特别重。原来是矫大羽刚刚在安帝古伦拍卖会上竞得的英国古怀表的盖子。矫大羽忽然问我:知道为何英国表后来做不过瑞士表吗?我一脸蒙蔽。矫大羽说:英国人假实诚,做个表粗梁胖柱的用这么多金子,肯定赔钱啊~

每天凌晨宵夜后的我回到酒店,如死狗般睡下,临近中午才起床。而矫大羽会在早9点准时给天仪轩开门。
百达翡丽1911年产18K金怀表,本是矫大羽天仪轩的收藏,2005年被我买下竟意外拿到了中国大陆首张百达翡丽古董表认证证书
矫大羽个人收藏及作品
前文讲矫大师的陀飞轮比较多,矫大师的收藏更是精妙绝伦!矫大羽收藏的怀表无论品类、等级还是数量甚至超过了故宫钟表馆的馆藏。所以浪琴、欧米茄等瑞士大品牌历次在中国举办的“寻找中国最古老的本品牌钟表大赛”冠军都是矫大羽,无一例外。
2006年时任欧米茄全球总裁欧科华向矫大羽颁奖(奖状及奖表),“寻找中国最古老的欧米茄表”大赛
矫大羽在佳士得拍卖会上竞得的微绘珐琅人物图案镶珍珠中国市场怀表(约1830年)
“瑞士专利1号”特殊擒纵机构怀表,矫大羽得到它用了整整十五年
“瑞士专利1号”特殊擒纵机构怀表的擒纵机构特写
虽然我未见实物,但从发条盒到擒纵机构只有一个齿轮的怀表是真实存在的
矫大羽的收藏,与我没有缘分失之交臂的共济会三角形怀表
矫大羽收藏百达翡丽18K金古董三问报时怀表(机芯图)
本篇第三张照片右侧在复印机的下面有一个大木盒,打开才知道原来是超级复杂的音乐盒,具有风琴和打击乐,故宫钟表馆有同样的藏品
2005年矫大羽为首届摩纳哥“唯一腕表(Only Watch)”慈善拍卖会制作的孤品腕表,并以高价成交;今天也很难见到这种中西合璧的表盘设计,劳力士和沛纳海有一种类似表盘叫“加州面”,矫大羽的设计就叫它“苏州面”吧~
1992年底香港出版的《袋表世界Time in Pocket》(矫大羽著)一书,收录了矫大羽收藏的部分古董怀表,该书图片极为精美,还拿到了当年香港书籍的印刷大奖!更入选瑞士钟表学校教材,如今此书已成传说,大眼仔有幸收藏到一本残卷仍如获至宝
2006年矫大羽出版《大八件怀表》一书,将自19世纪初至20初一百多年间欧洲专供中国市场的怀表系统性呈现,听说这本书在旧书网上被炒到很贵
矫大羽大师对大八件怀表非常热爱且研究极深,毕竟以大八件怀表为代表的中国市场怀表是古董钟表收藏领域的重要一环,是中国人该有的发言权(如果您研究奥斯曼市场表,还得先研究奥斯曼帝国的历史)。瑞士百达翡丽博物馆用近乎半层的馆舍来展示斯登家族在中国市场表领域的重要收藏。2007年春天,矫大羽跟我说:出版了《大八件怀表》,准备的下一本书会将范围扩大到整个中国市场表。所以不难发现,《大八件怀表》的书脊上有数字“1”,因为在矫大羽的心里这还只是个开始。但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这么拼命下去了。
2007年3月24日,矫大羽幸运收藏到雅克德罗鸟笼钟一座,关于它的价值会有些朋友明白,这是我所知矫大羽最后一件重量级的钟表收藏
梦魇降临
2007年4月底,在结束了为期一个多月的瑞士两大表展及学术交流+深圳钟表展之后,61岁矫大羽回到香港天仪轩。他一如既往地每天工作到次日凌晨回家,早上9点又准点开门。直到5月初一天凌晨他身体罢工,罹患脑溢血。虽然抢救及时保住性命,但从此卧床不起,语言不清,那只会制作亚洲第一陀飞轮的右手也永久性丧失知觉。矫大羽大师从此淡出人们的视野,就连央视《人物》栏目为他拍摄的访谈纪录片也逐渐被人遗忘,各大视频网站上都搜不到。真是天妒英才……

矫大羽顽强地与病魔抗争了十三年,他错过了中国钟表市场发展最好的几年,以及全新的媒体传播模式。矫大羽曾向我讲过他的一个梦想,就是在香港建立实体的天仪轩钟表博物馆,给他的近千收藏找个稳妥的家,与更多人分享,而不是让这些跨越百年的时间精灵长期被封存在大保险柜内的一只只铁皮月饼盒子里。

大师卧病后,曾长期在上海休养。虽然我去过几次香港,天仪轩也在矫太的精心呵护下至今安在,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但天仪轩里那个伟岸的身影不再出现,仿佛香港失色。
大师已去,但矫大羽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痴迷钟表,收藏惊人,精力旺盛,以跑代走,不知疲倦,平易近人,见到客人会自豪地打上AHCI专属领带的可爱前辈
矫大羽、鍾泳麟,华人钟表的两杆大旗。鍾先生仙逝于2012年,两位大师共同编织起那个并不太遥远的华人钟表的梦幻时代。我有幸作为亲历者,会把大师的故事继续讲下去。

大眼仔最后曰:美好靠机缘,美好不复来……

2020年2月17日夜,于北京
关注 0
粉丝 27
内容 15
等级 黄金长老
位置 北京市
北京市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