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务寺晒大佛现场实录

3510 浏览
6 评论
2020-02-15 15:20
12020-02-15 15:20
隆务寺位于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府所在地隆务镇西山脚下。在安多地区,其规模、地位、影响仅次于拉卜楞寺和塔尔寺。


早在元大德五年(1301年),这里已建有藏传佛教萨迦派小寺,至1426年前后,当地名僧三木旦仁钦与其胞弟罗哲森格,维修并扩建了该寺。明万历年间(1573-1620年),格鲁派已青海地区很有影响,隆务寺遂改宗格鲁派。


隆务寺佛事活动主要有农历正月13-18的祈愿法会  、三月的尼丹法会、九月的降凡节和十月的五供节等。正月祈愿法会:于初七日至十六日举行,其间有十四日的晒佛、十五日的转弥勒佛、十六日的跳欠等活动。


本篇记录的是正月十四的晒佛活动。这里是大经堂。


经堂内部。信教群众在没有佛事活动期间可以进入到经堂里面拜佛。


祈愿法会期间僧人们要在这里念经、


僧人们已经坐好,等待即将开始的佛事活动。年轻的僧侣抓紧时间看手机。科技的发展已经渗透到寺院。僧人尤其是年轻僧人多有手机。


佛事活动结束后,身披红袍的僧人们涌出经堂。


进入经堂是不准穿鞋子的。鞋子要脱在门外。这位胖僧人光着脚出来,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鞋子。


僧人也是有级别的。这些光头僧人都是普通僧人或者地位较低的僧人。


戴这种帽子的大概有一定的地位和级别。


隆务寺规模较大,吸引了青海各地的藏族群众来此朝拜。这是一家人在广场拜佛后,坐在广场休息。


转经轮是朝拜的必修课。


明天的晒大佛是佛事活动的高潮。今天要转经轮。据说转一遍经轮就相当于念一遍经。


孩子已经进入梦乡。家长依旧不解的转经。


这位老太太已经弱不禁风了,依然步履蹒跚地拄着拐杖转经。越是风烛残年,越是关注来生。藏传佛教更注重修来生。


这个大经纶非常大,转起来很费力。


小转经筒转起来则比较轻松。不知道在藏传佛教里,转大经筒和小经筒在意义上有什么不同。


身着华丽服装的藏族青年,边转经边看手机,似乎对转经漫不经心。。转经似乎成了一种形式,或者必须完成的一个过程。就象我们开会睡觉,又不得不参加。


煨桑是藏民族最普遍的一种宗教祈愿礼俗。煨桑就是把柏树枝、青稞、炒面,酒等放进煨桑炉里燃烧。这位藏族同胞正在往煨桑炉里撒青稞。


提着炒面来的女性藏胞。她的炒面是供喂桑用的。


路上碰到一位身材姣好,服饰华丽的女士。见我要拍照,转头回避。


但是,在转经筒前,又碰到了她。戴了大口罩。一睹芳颜也不容易。


又碰到了两位青年汉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要我同伴给他们拍照。并留下了微信。汉语极烂,但会很蹩脚地说"微信"。


傍晚,寺院广场的佛像前依然有人跪拜。


光线很暗,快门速度很低。磕头的人幻化成了虚影。


这种虚影,倒是别有一番意境。符合佛教神秘空灵的气氛。


第二天要晒佛了。一大早起来,人们便在通往晒经台的路上磕长头。他们要一直磕到晒佛台。


老人背着孩子走在通往晒佛台的山路上。


通往晒佛台的路上有长长的转经廊。人们排队转经。有人在经廊外面磕长头。


磕等身长头,每个头的长度要与身体长度一样,要手脚相接。这样不停的磕头,有多累只有自己知道。还有比信仰的力量更强大的力量吗?


这位母亲抱着自己小孩子来朝拜转山。猜猜这孩子多大?我问她。她回答了。我们都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


这是来自海南州的一家人,坐在山坡上,等待晒佛活动。冰糖葫芦在牧区是见不到的。他们人手一串,奶奶舍不得吃,让给了孙子。


等待晒佛期间,摄影家们可不闲着。这正是他们拍摄人物的好时机。


这个拿着香的女孩进入了我的镜头。


犹豫的眼神。怎么逗她也不笑。我忽然想,谁知道20年后他会怎么样呢?又有了一个想资助她读书的冲动。


晒佛台上空空荡荡。两位妇女打扫卫生。他们从晒经台一路打扫下来。现已到了阶梯下部,快完工了。晒佛活动应该快开始了吧。现在下午两点多了。


忽然,人群骚动起来。有僧人开始分开人群入场了。


紧接着,仪仗队伍浩浩荡荡的开过来。


他们沿着前面僧人开出的路前行,从刚打扫过的台阶登上晒佛台。


带着鸡冠帽的僧人入场。


大大的一个S弯,构成一道特殊的风景。


后面的是佛鼓队。


僧人们沿着台阶登上晒佛台。


这位摄影家突破了封锁,爬到山半腰。一张好片子不容易啊。总要付出代价。


忽然鞭炮大作,烟雾弥漫,大佛该出场了吗?


人已经拥挤的水泄不通了。早上找工作人员问上晒佛台的路,工作人员说政府害怕发生踩踏事件,不让无关人员入场。可是挡得住吗?


这样的场面如果一个人倒下,恐怕很难爬起来。我庆幸来得早,在山上占了个好位置。


烟火起来了,不知道是什么烟火。是烧的香?煨桑?还是失火。


不久,烟消散了。


大佛终于现身了,前面有几十个人拉着长长的绳索开道。


绳索后面连着大佛。绳索有两个作用,一是引导,二是开路。不然,大佛无法通过密集的人群。


大佛是一副巨大的唐卡,卷成一卷,由众人扛上山。


扛大佛的队伍在拥挤的人群中艰难前进。墙的那一边真的失火了。好在公安有准备。骑在墙上的警察正在拿灭火器。


行进速度十分缓慢。这是因为观众的阻挡。每个人都想摸一下大佛,最好用头接触一下,以得到佛的保佑。


扛大佛的都是清一色的年轻僧人。像我这种体力走不了几步就会被送进医院了。


尽管前边有几十个人用绳子分开道路,前进依然十分艰难。


这是一张全景。大佛上山的路,与僧人们上山的路不同。佛从后面的大路绕上去,路程长,但平缓。。


大佛终于到了山上,在晒佛台上徐徐展开。


巨大的晒佛台。数数僧人的数量,就能估算出大佛的宽度。


大佛完全展开了。下一步是收起覆盖在佛像上的黄绸子。


巨大的佛像露出了真容。


人们沸腾起来。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这是最高潮的时刻。


晒佛台的墙角下不准站人,但是依然有人趁管理人员不注意跑过去磕头。


晒佛大约半个多小时吧,佛依然在台上,僧人们陆续下山了。晒佛台墙角下的管制也解除了,人们涌上前去对着墙磕头祈福。


最后又有一队僧人奏着乐走上晒佛台。是不是去迎接大佛下山呢?


前面上山的仪仗队开也始下山了。人们很轻松,没有了上山时的整齐和庄严。


下山的路上气氛活泼灵动。有些僧人边走边开起玩笑来。


活动结束了。藏族大妈们还在对着晒赴台唱歌。不懂是唱经,还是唱赞歌。年轻的僧人们完成了任务,兴高采烈的说笑着走回寺院。



认证卡友
认证卡友

等级

爱车

奥迪
申请认证
认证卡友
关注 3
粉丝 5
内容 62
等级 青铜长老
位置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帖子荣誉

· 2020-02-20被爱卡编辑-zhao标为“精华”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