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闻日记之月亮湾扫黄

6732 浏览
17 评论
2019-08-10 07:16
12019-08-10 07:16
走人生的路就像爬山一样,看起来走了许多冤枉的路,崎岖的路,但最终会到达山顶。
——《城南旧事》
周五一早踢完球,张师傅对着笼子里养的鸟怒了,说养半年多了也不叫唤,白费了不少虫子,呵呵,给我乐坏了…
解球还是需要点技巧,张师傅前锋出身,球路以凶狠刁钻见长,这一年多,开始能接住一半,现在凑合七、八成,都能马马虎虎留在身边一米内了,不过有时候还是赶脚腿短,再一犯懒,快速启动不了,球指不定就飞辣里去了…
张师傅辣边正对着公园路口,人来人往,大爷、大妈居多,我也不敢发力猛踢,偶尔技痒,只能来个招牌式下坠球,第二双迪卡侬球鞋貌似鞋底又快磨平,看来又得花钱了…
下午跟老C抽烟聊了聊,说周六和老婆几家子一起去野三坡游玩,问了问路况、冷暖啥的,我心说我这周都不去那边钓鱼了,还有接班的,嘿嘿…
老C说去年去百花山遇到冰雹,一家三口躲在雨衣下冻得嘚嘚的,去塞罕坝更给冻够呛,别人都穿军大衣、羽绒服啥的,他们单衣单裤…
嗯,野钓常年在外,天气啥的都没谱,所以尽量能备的都得备齐,免得到时抓瞎,我一般鞋都带两双,以免湿了没的换…
也许有人看我写了一年多钓鱼,赶脚杀生啥的啪啦啪啦,人本来就位于食物链的顶级,况且留大放小一般钓友基本都能做到…
也邪性了,咱这纯野生大鲫鱼有时候送人都费劲,不说您也明白,超市里的淡水鱼还是尽量少吃吧…
绿水青山听鸟语,四面花香心神舒,轻钩细线鲫鱼怒,一席柳荫度暑伏…
独坐水边的辣一丝静谧,水鸟夫妻打情骂俏的恬淡,可是久居水泥森林里体会不到的哦…
一到周末就睡不着,不到水边坐会儿就难受,可天气预报说大雨,看群里视频,密云雨下嗨了,痒的难受,十一点醒来跟老婆说去门头沟钓会儿…
收拾了钓具,学完强国,又眯了一觉,两点四十的闹钟响起,吃完降压药,出发…
-----------------------------
年纪大了,你会很容易释怀一些事,原谅一个人,懒得计较,不屑动怒,把好多想说的话都埋在心里。反过来讲,适度的天真,冲动,说蠢话,犯二,恰恰是你还年轻着的最有力的证明。千万不要苛刻自己的成长,成长是顺其自然的一件事,有时候原谅自己比原谅他人更为重要。
—— 饶雪漫《那些女生该懂的事》
简单说一下钓况,永定河珍珠湖下游月亮湾附近,从早上五点半钓到下午两点,估计钓了有二斤鱼,嘎鱼、白条、鲫瓜子,鲫瓜子个体比野三坡明显偏小,漂相基本以黑漂为主…
彩云天气说日出是五点二十三,高德地图说车程两个多小时,算计好了出发时间,去太早也没用…
右安南桥上的中石化加满油,老哥主动说看看积分,给换了一袋米,后来给老妈拿去了…
买了两袋饼干、一袋面包、一瓶可乐,钓点附近荒无人烟,没有农家乐,吃饭只能瞎凑合…
三家店水闸西岸有十来个钓友骑着铁栏杆在做钓,为这个还特意弄了专用钓椅,呵呵,很用心思嘛…
开始基本都有路灯,一过109担礼隧道,路上就特别黑,只能开了远光,一路遇见的对向车基本都能主动关远光…
去的路上在清水涧看见一个钓友准备回家,停车过去问钓,说一夜就钓了一个嘎鱼,口也太差了…
后来下午回来看这个弯道附近停了二十多辆车,估计都是钓鱼的,据说小黑人不管,落坡岭水库水位极低,都是放水闹的…
选择月亮湾这个钓点,主要是图个清净,一般游客都走109国道直接上行,即使去珍珠湖,也都是去上游的向阳口村,来大坝的很少…
雁翅镇付家台中心小学这个路口较比的隐秘,走610乡道,一直到大坝,里面貌似就有两个村子,此外有个南石洋大峡谷,这个景点不太出名,知道的人不多…
废弃的珠窝电厂是上世纪备战备荒的产物,赶脚珠窝水库就是用来为其提供水源所建…
拐过付家台中心小学辣个路口,停车小解,被一声汽笛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丰沙线铁路高桥上一列客车经过…
乡道貌似大修过,新铺的路面很平顺,到了钓点,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拎上东东,走到白色泵房处,这里新修了钢板护栏,翻着有点费劲…
小径荒草丛生,貌似好久没人来过,钓点上有高压线,所以不能用长竿子…
先支了四米短节竿,又把小海竿抛向上游,很奇怪一个钓友都没有,直到下午回去,河边就见了俩人,好像也不是钓鱼的…
--------------------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 ​​​​
手竿很快就有口,拉上来很有点重量,一条破两的金黄嘎鱼在钩尖直扑棱…
然后连上三条,小海竿也有动作,可拉上来空空如也,后来赶脚子线太长了,而且用了许久,都打卷了,鱼的警惕性高了,就饵不辣么痛快…
此处只能算是个河湾,南北走向,北边和西边山上云雾缭绕,煞是好看…
似下游连个石坝都没有,窝点是处亮水面,水深在一米五左右,因为上游放水的原因,水的流速较比的快,下游有回水,导致窝点水流特别乱,忽南忽北,有时候还打着圈子,弄得浮漂和我都有点凌乱…
不知为啥,水面还漂着一些白沫子,后来五米七竿子挂上七星漂,很影响看漂…
北侧有丛芦苇,试了一竿水很浅,也没听闻鱼的动静…
天已大亮,白条子开始疯狂攻击蚯蚓,无奈换上秘制麦粒,可是这儿的白条估计饿坏了,经常把麦粒啃的只剩一层皮…
无聊把五米七神武支上了,不过一次挂底后,大线从漂上半米处断了,浮漂留在水里…
我脑子里过了一遍,用大铁锚捞?打海竿?用大铁锚肯定炸窝子了,于是就打了几次海竿,不过都没刮到浮漂…
又用四米短节竿试着捞,终于把漂捞了回来,不过右脚不小心踩进水里,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
脱了袜子,一边晾着,想起有一付七星漂线组没用过,试试吧,这七星漂粒还是在老地方捡的L老师的剩儿,他一乱线就剪了,我看还能用,就捡了回来,后来自己做了付七星漂线组…
七星漂调的是空钩露出最上面一个漂粒,赶脚相当于立式漂空钩调平水了,找底后,橙色的第三漂粒露出来就好,因为子线短、坠重,入水快些,白条骚扰几下也就作罢,所以这竿子挂的是蚯蚓…
龙哥牌酒米和秘制麦粒综合起效,口快了些,鲫瓜子不大,比野三坡的鱼细长,估计永定河不是常流水,水中食物稀少,都饿瘦了…
不过鱼倒是挺有劲,有两次没看漂,抬眼一看,竿尖都被拉动得直哆嗦…
短节竿开了点拉饵,也逃不过白条骚扰,还是用回麦粒…
-----------------------------
旅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个旅行者,他的生活总是处于出发与抵达之间。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都无所谓,重要的是持未知态度,在漂泊中把握自己,对,一无所有地漂泊。
——北岛《蓝房子》
无聊中,续写这个帖子吧,歪个题,周六回京,当晚犁夫哥就发微馋我,说上了条八斤大鲤鱼,母鱼,放生了,用的是我送他的迪佳六米三断小辫残竿,嘿嘿,宝剑赠英雄,相映生辉,在我这里明珠暗投,一换手就是大个的,话说我今年还没上大鲤鱼呢,懊恼ing…
周一一早看草桥老董哥哥发圈说渤海船钓爆箱,艾玛,综合起来,看来钓鱼的黄金季节来了…
周六晚上犹豫了半天,日本鱼就钓了三条,最小辣条还是锚上来的,不是特别过瘾,上周钓友私信说百里峡钓了五斤,玩的挺好,就想去野三坡痛快一下,可感冒缠身,时不常咳嗽几声,头也懵懵的,开车怕出事,还是别跟自己较劲了,好好歇一天吧…
转回正题,钓友私信,月亮湾我的钓位选择性错误,处于河湾凹岸一侧,流速急,没有芦苇丛,存不住鱼,即使有鱼也都是过路鱼,经过七个小时的做钓,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鱼口始终没连起来,一直在慢蹦,而且极慢…
老坛玉米窝子好容易招来一条大鲤鱼,任我用商品玉米豆or老坛玉米粒轮换挂钩,可就是不拿食,一次她竟然还从我竿子上跃个龙门,揶揄的瞅了我一眼,唉…
河水流速快,即使重坠加跑铅,浮漂都是慢慢斜进水里,除非是吃死口,小口根本看不清…
一只水鸟在下游捕鱼,时不时发出怪异的叫声,没准在显摆捉住一条大的,窝里小鸟和老婆嗷嗷待哺,终于可以回家交差了,不用跪搓板子了…
一条三斤左右大鲤鱼在河对岸三、四十米处扑腾,勾搭得我收了海竿,挂上玉米粒抛了过去,泵房上的高压线有点碍事,钩饵落点差了十多米,就辣么地吧…
----------------------
人越是怕丢人,就越是在乎别人的看法。越是在乎别人的看法,就越是会忽略自己的感受。越是忽略自己的感受,就越是像木偶一样拼命活给别人看。最后,一步一步将真实的自我囚禁在了深深的黑暗里。丢失自我,是我们找不到快乐和幸福的根源,也是一切心理问题的根源。
——《活着不是给别人看的》 ​​​
饿了啃几块饼干,渴了喝口可乐,天色时阴时晴,抽空还是抹了点防晒霜…
因为没买蚯蚓,随手抓了把家里花盆里养的蚯蚓,可越养越细,很不好用,挂钩都很费劲…
七星漂几次上鱼都是黑漂,从水面上能看见几个漂粒被斜着拉跑,貌似只有一次漂粒上顶…
身后的乡道偶有车辆经过,很邪性的是几乎都在这儿按声喇叭,估计是弯道视线不好,这乡道几乎都是随弯就弯,技术指标很低,本来就不应该开快,难不成还有鸣笛标志?我来时咋不记得有呢…
上次此处做钓,八、九点钟就有十多个钓友来了,今天很奇怪,一个人都没有,让我有点犯二虎,难不成这里也不让钓了?可一直到最后收竿,也不见小黑人来巡视,看来还是没人管…
题外,周一刚上班,H编就教育我一通,说上周四某酒局某人提到了我,建议我论坛禁言一个月,呵呵,姥姥的,朋友圈不让发,论坛也不让发,跟老S喝完酒才知道大概是G某,他们到底怕啥呢,都他mother是既得利益者,我管你丫难不难受呢…
----------------------------
其实冤枉你的人比你还知道你有多冤枉。
——郭德纲 ​​​​
看着上游湍急的河水,扭头看看铺在身后的一大摊子,有点担心上游大坝突然泄洪,琢磨着不行就捡值钱的东东,逃命要紧…
虽说不是旱鸭子,可面对动辄十多米每秒的流速,河道里突兀的巨石,赶脚一般人生还希望不大…
不知何时,一只蝈蝈爬上了橙黄色装钓椅的手提袋,倒是没叫唤,拍了张照片,过一阵子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七星漂组还是用不习惯,没啥口,支两根竿子也是无聊,于是把五米七神武收了,专攻立漂…
题外,札幌买的手表、鞋、眼镜一起上身,花钱不多,心情不错…
这款卡西欧g-shock小方块心仪已久,嗯,有个广告or电影里,吴彦祖戴过,六局电波,太阳能,抬手亮,防水二百米必须的,液晶反显,就是黑底白字,还带个蓝牙,可下了程序一直连不上,也懒得弄了…
老婆她们上次去北海道给买过两双亚瑟士,一双kayano是黑色的,很舒服,这次说换个颜色,灰色的断码,就去买了双白色主调蓝色鞋帮的,赶脚很浪,三十不浪四十浪,五十正在浪尖上,呵呵…
眼镜是jins店配的,运动款,镜架中国产,镜片是hoya,***妹挺漂漂,黑边眼镜,用有道跟她交流,说等四十五分钟,结果超时了,她后来一看还道了歉,戴上赶脚有点松,她又给调整了一下…
--------------------------
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
—— 村上春树 ​​​​
午后隐约传来人声,不一会有俩人出现在对岸芦苇丛里,不知是干啥的,也不像钓友,因为没支竿子,过了一会儿他们走了,四周重归寂静…
一个人包场,也好也不好,不用听辣些乱七八糟的对话、挤兑之类,可以专心琢磨鱼了…
某资深说得好,只要用心了,想不明白怎么会白板,野钓鱼情瞬息万变,经验、火候到了,顺势而为、稍作变通即可…
像这种流速急的钓点,也可以用崩尖子钓法,只是需要一个稳固的钓椅和竿架,重坠带着钩饵快速入水,能减少白条之类的骚扰,铅皮座上面太空豆打开一小段,形成通坠,灵敏度也不会低,下次倒是可以一试…
日复一日的钓鱼日记,估计您也看烦了,其实只是给自己留个念想,现在记性好,写下来,等七老八十,钓不动了,看看这些,还能回忆起辣些或惊心动魄、豪气冲天,或白忙一场、度日如年的场景…
题外,周二一早遛弯,雨就淅沥沥的下起来,多亏看了彩云天气,带了伞…
雨中独自踢了球,哑巴叔在舞台上冲我比划说雨大,这点小雨又算得了啥呢?
一周多没骑自由,电压就降到八点四,油泵都不工作了,只得用脚踹,不过还好,三四下就着了…
一下雨四轮就堵成翔,急得一些车挤进非机道,自由还是很准时,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周三终于晴天,小区停水维修说好六点通水,结果快八点了还没来,弄得踢完球一身汗的我在楼道里吹来的过堂风中有点凌乱,唉,简单擦了擦就穿上了衣服…
快内审了,捣鼓了一天ISO9000文件,下午无忌群里逗了逗花哥…
群主默默的抚摸着瑞纳的暗红色金属漆,心说:老伙计,自打跟了我,估计是我的命硬,让你受苦了,从胎压3.0秒天秒地,到国道草鸡油站,每一次你痛苦的抽搐,我的心也在滴血,再坚持两年,给你找个小的…
聊了会儿车,11年那时候没买卡罗拉,好像是因为贵两三万,卡罗拉后悬挂也是板悬,发动机和变速箱一样,赶脚有点不值…
二代威驰外后视镜电动折叠、六气囊,1.6加4at黄金组合,动力强劲,第一次开着新车,走二环,都想哭了,比原来的金夏利强太多了,去年换昂科威,却再没有那种感受了…
---------------------------
我们一直寻找的,却是自己原本早已拥有的;我们总是东张西望,唯独漏了自己想要的,这就是我们至今难以如愿以偿的原因。
——柏拉图 《理想国》
不觉间就到了一点多,眼看没啥口了,还要回老妈家一趟,索性开始收竿,小鱼放生,大鱼带回去送给老舅…
109上慢车不少,已经懒得超车了,超了一辆还有下一辆,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啥,玩手机的、吃东西的,干啥的都有,就不会靠边踏实呆着去吗?以耽误别人的时间为乐趣,手潮您就别来这瞎浪啊…
落坡岭弯道处,路边停了二十多辆车,据说这地方小黑人不管了,可看着极低的水位,一点下竿的兴趣都没有…
给老舅送完鱼,到老妈家,老妈拿出外甥女给老底儿买的钢笔,牌子忘了,肯定不是zebra,说连墨囊啥的乱七八槽,也二百多块…
这篇月亮湾扫黄基本尾声,琢磨着这周末去辣里发呆呢…
题外,周四无忌群里逗了逗上海老猫…
独立虹口,猫粮取走,双擎省油。
看双峰红透,层林紧收;花哥秀逗,嘴架不休。
自己动手,保养不愁,囤积居奇盼自由。
怅高楼,忆军旅回眸,子弹管够?
携来无忌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群友聚首,一杯薄酒;书生老叟,花生毛豆。
指点机油,开车贼肉,没本当年路上遛。
曾记否,在年青时候,浪迹神州?
22019-08-10 08:34
32019-08-10 08:34
42019-08-10 08:35




52019-08-11 05:03
位置
62019-08-11 17:34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
手竿很快就有口,拉上来很有点重量,一条破两的金黄嘎鱼在钩尖直扑棱…
然后连上三条,小海竿也有动作,可拉上来空空如也,后来赶脚子线太长了,而且用了许久,都打卷了,鱼的警惕性高了,就饵不辣么痛快…
此处只能算是个河湾,南北走向,北边和西边山上云雾缭绕,煞是好看…
似下游连个石坝都没有,窝点是处亮水面,水深在一米五左右,因为上游放水的原因,水的流速较比的快,下游有回水,导致窝点水流特别乱,忽南忽北,有时候还打着圈子,弄得浮漂和我都有点凌乱…
不知为啥,水面还漂着一些白沫子,后来五米七竿子挂上七星漂,很影响看漂…
北侧有丛芦苇,试了一竿水很浅,也没听闻鱼的动静…
天已大亮,白条子开始疯狂攻击蚯蚓,无奈换上秘制麦粒,可是这儿的白条估计饿坏了,经常把麦粒啃的只剩一层皮…
无聊把五米七神武支上了,不过一次挂底后,大线从漂上半米处断了,浮漂留在水里…
我脑子里过了一遍,用大铁锚捞?打海竿?用大铁锚肯定炸窝子了,于是就打了几次海竿,不过都没刮到浮漂…
又用四米短节竿试着捞,终于把漂捞了回来,不过右脚不小心踩进水里,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
脱了袜子,一边晾着,想起有一付七星漂线组没用过,试试吧,这七星漂粒还是在老地方捡的L老师的剩儿,他一乱线就剪了,我看还能用,就捡了回来,后来自己做了付七星漂线组…
七星漂调的是空钩露出最上面一个漂粒,赶脚相当于立式漂空钩调平水了,找底后,橙色的第三漂粒露出来就好,因为子线短、坠重,入水快些,白条骚扰几下也就作罢,所以这竿子挂的是蚯蚓…
龙哥牌酒米和秘制麦粒综合起效,口快了些,鲫瓜子不大,比野三坡的鱼细长,估计永定河不是常流水,水中食物稀少,都饿瘦了…
不过鱼倒是挺有劲,有两次没看漂,抬眼一看,竿尖都被拉动得直哆嗦…
短节竿开了点拉饵,也逃不过白条骚扰,还是用回麦粒…
72019-08-20 07:26
人越是怕丢人,就越是在乎别人的看法。越是在乎别人的看法,就越是会忽略自己的感受。越是忽略自己的感受,就越是像木偶一样拼命活给别人看。最后,一步一步将真实的自我囚禁在了深深的黑暗里。丢失自我,是我们找不到快乐和幸福的根源,也是一切心理问题的根源。
——《活着不是给别人看的》
饿了啃几块饼干,渴了喝口可乐,天色时阴时晴,抽空还是抹了点防晒霜…
因为没买蚯蚓,随手抓了把家里花盆里养的蚯蚓,可越养越细,很不好用,挂钩都很费劲…
七星漂几次上鱼都是黑漂,从水面上能看见几个漂粒被斜着拉跑,貌似只有一次漂粒上顶…
身后的乡道偶有车辆经过,很邪性的是几乎都在这儿按声喇叭,估计是弯道视线不好,这乡道几乎都是随弯就弯,技术指标很低,本来就不应该开快,难不成还有鸣笛标志?我来时咋不记得有呢…
上次此处做钓,八、九点钟就有十多个钓友来了,今天很奇怪,一个人都没有,让我有点犯二虎,难不成这里也不让钓了?可一直到最后收竿,也不见小黑人来巡视,看来还是没人管…
题外,周一刚上班,H编就教育我一通,说上周四某酒局某人提到了我,建议我论坛禁言一个月,呵呵,姥姥的,朋友圈不让发,论坛也不让发,跟老S喝完酒才知道大概是G某,他们到底怕啥呢,都他mother是既得利益者,我管你丫难不难受呢…
82019-08-21 07:08
其实冤枉你的人比你还知道你有多冤枉。
——郭德纲
看着上游湍急的河水,扭头看看铺在身后的一大摊子,有点担心上游大坝突然泄洪,琢磨着不行就捡值钱的东东,逃命要紧…
虽说不是旱鸭子,可面对动辄十多米每秒的流速,河道里突兀的巨石,赶脚一般人生还希望不大…
不知何时,一只蝈蝈爬上了橙黄色装钓椅的手提袋,倒是没叫唤,拍了张照片,过一阵子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七星漂组还是用不习惯,没啥口,支两根竿子也是无聊,于是把五米七神武收了,专攻立漂…
题外,札幌买的手表、鞋、眼镜一起上身,花钱不多,心情不错…
这款卡西欧g-shock小方块心仪已久,嗯,有个广告or电影里,吴彦祖戴过,六局电波,太阳能,抬手亮,防水二百米必须的,液晶反显,就是黑底白字,还带个蓝牙,可下了程序一直连不上,也懒得弄了…
老婆她们上次去北海道给买过两双亚瑟士,一双kayano是黑色的,很舒服,这次说换个颜色,灰色的断码,就去买了双白色主调蓝色鞋帮的,赶脚很浪,三十不浪四十浪,五十正在浪尖上,呵呵…
眼镜是jins店配的,运动款,镜架中国产,镜片是hoya,鬼子妹挺漂漂,黑边眼镜,用有道跟她交流,说等四十五分钟,结果超时了,她后来一看还道了歉,戴上赶脚有点松,她又给调整了一下…
92019-08-22 07:12
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
—— 村上春树
午后隐约传来人声,不一会有俩人出现在对岸芦苇丛里,不知是干啥的,也不像钓友,因为没支竿子,过了一会儿他们走了,四周重归寂静…
一个人包场,也好也不好,不用听辣些乱七八糟的对话、挤兑之类,可以专心琢磨鱼了…
某资深说得好,只要用心了,想不明白怎么会白板,野钓鱼情瞬息万变,经验、火候到了,顺势而为、稍作变通即可…
像这种流速急的钓点,也可以用崩尖子钓法,只是需要一个稳固的钓椅和竿架,重坠带着钩饵快速入水,能减少白条之类的骚扰,铅皮座上面太空豆打开一小段,形成通坠,灵敏度也不会低,下次倒是可以一试…
日复一日的钓鱼日记,估计您也看烦了,其实只是给自己留个念想,现在记性好,写下来,等七老八十,钓不动了,看看这些,还能回忆起辣些或惊心动魄、豪气冲天,或白忙一场、度日如年的场景…
题外,周二一早遛弯,雨就淅沥沥的下起来,多亏看了彩云天气,带了伞…
雨中独自踢了球,哑巴叔在舞台上冲我比划说雨大,这点小雨又算得了啥呢?
一周多没骑自由,电压就降到八点四,油泵都不工作了,只得用脚踹,不过还好,三四下就着了…
一下雨四轮就堵成翔,急得一些车挤进非机道,自由还是很准时,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周三终于晴天,小区停水维修说好六点通水,结果快八点了还没来,弄得踢完球一身汗的我在楼道里吹来的过堂风中有点凌乱,唉,简单擦了擦就穿上了衣服…
快内审了,捣鼓了一天ISO9000文件,下午无忌群里逗了逗花哥…
群主默默的抚摸着瑞纳的暗红色金属漆,心说:老伙计,自打跟了我,估计是我的命硬,让你受苦了,从胎压3.0秒天秒地,到国道草鸡油站,每一次你痛苦的抽搐,我的心也在滴血,再坚持两年,给你找个小的…
聊了会儿车,11年那时候没买卡罗拉,好像是因为贵两三万,卡罗拉后悬挂也是板悬,发动机和变速箱一样,赶脚有点不值…
二代威驰外后视镜电动折叠、六气囊,1.6加4at黄金组合,动力强劲,第一次开着新车,走二环,都想哭了,比原来的金夏利强太多了,去年换昂科威,却再没有那种感受了…
102019-08-23 07:10
我们一直寻找的,却是自己原本早已拥有的;我们总是东张西望,唯独漏了自己想要的,这就是我们至今难以如愿以偿的原因。
——柏拉图 《理想国》
不觉间就到了一点多,眼看没啥口了,还要回老妈家一趟,索性开始收竿,小鱼放生,大鱼带回去送给老舅…
109上慢车不少,已经懒得超车了,超了一辆还有下一辆,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啥,玩手机的、吃东西的,干啥的都有,就不会靠边踏实呆着去吗?以耽误别人的时间为乐趣,手潮您就别来这瞎浪啊…
落坡岭弯道处,路边停了二十多辆车,据说这地方小黑人不管了,可看着极低的水位,一点下竿的兴趣都没有…
给老舅送完鱼,到老妈家,老妈拿出外甥女给老底儿买的钢笔,牌子忘了,肯定不是zebra,说连墨囊啥的乱七八槽,也二百多块…
这篇月亮湾扫黄基本尾声,琢磨着这周末去辣里发呆呢…
题外,周四无忌群里逗了逗上海老猫…
独立虹口,猫粮取走,双擎省油。
看双峰红透,层林紧收;花哥秀逗,嘴架不休。
自己动手,保养不愁,囤积居奇盼自由。
怅高楼,忆军旅回眸,子弹管够?
携来无忌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群友聚首,一杯薄酒;书生老叟,花生毛豆。
指点机油,开车贼肉,没本当年路上遛。
曾记否,在年青时候,浪迹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