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了所有对手,最终输给时代——大众甲壳虫历史

6.2w+ 浏览
62 评论
2019-07-23 17:49
12019-07-23 17:49
继续编辑
米版温馨提示:此帖已荣登社区日报-第946期,更多精彩互动咨询请收藏【社区日报】

今年年初去看了电影《飞驰人生》,除了被韩寒微博上的一句“巴音布鲁克没有海,heroes never die”感动的稀里哗啦以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个不甘心被时代抛弃拼命追赶的张弛,完不成的夙愿,非得以死来句读,或许一句“热爱”,就是打败所有阻碍的坚兵利器。所以在这个月听到甲壳虫停产的消息,我心里唯一的感觉就是惋惜,生活不是电影,甲壳虫战胜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这个时代。
7月10号,大众最后一辆甲壳虫汽车在墨西哥Puebla工厂下线,宣布甲壳虫正式停产,当天的微博热搜也给这件事留了位置,以至于我朋友圈儿里很多不是汽车圈里的朋友都表示可惜。
刚开始见到甲壳虫的身影是在小学看的《名侦探柯南里》,黄色的甲壳虫是博士的爱车,少年侦探团身边总有它的身影,直到长大以后看见甲壳虫的实车,有种“突破次元壁”的惊喜,心情堪比跟网友面基以后发现真人比照片还好看。

(《名侦探柯南》里的初代甲壳虫)
就外形来说,甲壳虫独特的外观不输任何一款市面上的小型车,在最具世界影响力的“20世纪汽车”的国际投票中,排名第四,仅次于福特T型车、MINI以及雪铁龙DS。当年立志要生产出“老百姓都买得起的国民车”的希特勒,恐怕也万万没想到甲壳虫如今的停产的原因:偏高的售价,并不实用的空间,让它无法成为畅销的火热车型,只能作为少部分人的“玩具”,在国内市场中处于越来越尴尬的地位。
甲壳虫车型前传
事实上,甲壳虫在全球范围很吃得开,从1938年到2019年,甲壳虫总共为大众汽车留下了累计2350万辆的销量成绩。

(“人民之车“分布设想)
甲壳虫设计之初的定义是一台“人民车”,要求可以坐得下两名成年人以及三名儿童,同时还有他们的行李,原型车得草图由热爱绘画的希特勒亲手绘制,这个画风实在让人一言难尽,光看这张图很难联想到后来一度风靡欧洲得甲壳虫,这时就要提到大名鼎鼎的保时捷创始人——费迪南德·保时捷。

(希特勒手绘)
为了设计好这款车,费迪南德·保时捷亲笔画了11张草图,还在希特勒生日当天为他献上甲壳虫的模型,最终他的设计取得了希特勒的青睐,拿到了甲壳虫的生产权。


(希特勒生日当天)

从第一次量产截止到今年停产,甲壳虫一共经历了三代车型。
第一代甲壳虫(1938-2003)
第一代甲壳虫诞生于1938年的德国,最开始命名并不是“甲壳虫”,而是“KdF Wagen”,中文译为“快乐就是力量”, “甲壳虫”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纽约 时代杂志》上,美国《时代》周刊记者称他它是 “一只可爱的小甲壳虫”,但是严谨的德国人并不高兴,直到名字被广泛流传,德国人才正式将这款车命名为“甲壳虫”。

修长的发动机罩,圆圆的大灯,向后方延伸的车顶线条,都是第一代甲壳虫最为经典的设计元素。其实相比较3代甲壳虫,我个人还是最喜欢这款老爷车版甲壳虫,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经典又复古的味道,是那种适合放在文艺复古海报上的大玩具,更不用提后置后驱的风冷发动机了。
20世纪50至60年代,甲壳虫开始销往全球,当时正值二战结束,甲壳虫在全球范围内的火热,对于欧洲的战后重建也贡献了不少价值。
第二代甲壳虫(2003-2011)
如果说第一代甲壳虫是车型的开创者,那么第二代甲壳虫可以称得上是甲壳虫车迷们心中的经典,设计其实是很难的艺术,初代车型就好像在白纸上作画,可以肆意描绘,但是换代就是修改已有的作品,跟好电影的续集容易越拍越烂是一个道理,稍有不慎,新的设计就会被喷得体无完肤,但是万幸二代甲壳虫成功了。

在外观上保持了圆形大灯、隆起的发动机舱盖等标志性的设计,不过最显眼的还是第二代甲壳虫标准的弧形对称车顶,车顶和C柱完美贴合,是二代甲壳虫最迷人的元素,据说购买第二代甲壳虫的人有三分之二都是女性。


这一带甲壳虫身上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由风冷变为水冷,传动形式由后置后驱改为前置前驱。不过对于购买甲壳虫的大批女孩子而言,这并不重要。
第三代甲壳虫(2012-2019)
新一代甲壳虫于2011年4月18日上海车展首发亮相,新的甲壳虫号称为“21世纪的甲壳虫”,这一代甲壳虫更符合现代感审美,曲线更为顺畅,让人看起来更舒服,相比较上一代多了一些机械感,至于是不是更好看,估计是智者见智了。

反正作为一个女生,我的确没有很中意第三代甲壳虫的设计,总觉得跟上一代车型相比少了点味道,外形依旧保持了圆形的设计元素,引擎盖下方线条由弧线改为平直线条,LED日间行车灯的加入也让它充满了现代感,本该是圆润的车顶下降12mm,这是为了迎合“运动感“审美趋势所作出的改变,也让圆隆的车顶也失去了特色,曾经是回头率爆表的个性小可爱,换代以后也泯然众人矣。

很凑巧的是,去年的9月份,我碰巧参加了大众进口甲壳虫之夜,如果那天知道未来甲壳虫会停产,我会再多欣赏一下展览上经典拉花的甲壳虫展车。
甲壳虫抄袭风波
其实甲壳虫这款车在八十余年的生涯里过得不是一帆风顺,比如最大的风波就是最初因为抄袭被告上法庭,这里不得不提到的一个人就是太脱拉公司的汉斯·列德文卡,希特勒一直对汉斯·列德文卡设计的太脱拉T87很中意,于是费迪南德·保时捷按希特勒的口味生产出来的甲壳虫和T89非常相似,那甲壳虫有没有抄袭呢?下图放上T87的外观大家自己来品一品。

(汉斯·列德文卡和太脱拉T87)
汉斯·列德文卡看到这自然是不服气,一气之下就跟大众法庭见,在1961年,大众败诉给太脱拉,虽然支付太脱拉公司300万德国马克作为侵权赔偿,但是这对流芳百世的甲壳虫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
再说汉斯·列德文卡这个人,作为奥地利人的他在一家捷克车企工作,在二战时选择与德国合作,战后新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清算纳粹余孽,汉斯·列德文卡因为站错了队而沦为阶下囚,几年后悲惨死去。一边是费迪南德·保时捷名利双收,一边是汉斯·列德文卡抱憾而终,不得不让人唏嘘。但是话说回来,以太脱拉当年的实力以及经历的战争风波,能不能有实力让这款车风靡全球还是个未知数,只能说一句命运造化弄人吧。





甲壳虫可以算作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经典的车型之一,经典的外观造型吸引着无数车迷的喜爱,结束了长达81年的生命以后,甲壳虫终于为自己传奇色彩颇浓的一生画上句号,不过我想不管是不是停产,都不会影响甲壳虫成为很多人的心中的白月光。结尾的地方用一句“never say never”再合适不过,说不定未来某一天,甲壳虫会再次回到我们身边。
关注 1
粉丝 47
内容 10
等级 青铜长老
位置 北京市
北京市

帖子荣誉

· 2019-07-25被爱卡编辑标为“强帖”
· 2019-07-24被米色超级版主标为“精华”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