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十字星,漂洋过海来看你!

3.9w+ 浏览
41 评论
2019-06-14 01:37
12019-06-14 01:37
放寒假了,漂洋过海来看南十字星。我只占你半亩星空,却想迎你一转眼的满天星辰。 《孤独星球》里说:“澳大利亚——这个孤独星球上的第六大国家,群山、大漠、珊瑚礁、密林、海滩和融合了多元文化的城市交相辉映,异彩纷呈的多样性令人充满无限向往。”
人生如此短暂,莫若白驹过隙。既来这世间走一遭,大概就该使劲折腾,向外行走,忘情奔忙。我一路向南,飞行万里,越过太平洋,横跨赤道,来到南半球的大洋洲。这一程,天蓝如洗、气候宜人;下一程,风光如画、文化多元;再一程,雨林茂密、大海壮美……此谓生活,此谓远方(o^^o)?    我想去神奇的大陆寻找神奇! 如果说,悉尼是南太平洋沿岸上的“纽约”,那墨尔本就是阳光下的“伦敦”。 抵达墨尔本,这座现代与传统完美结合的城市,让我眼前一亮。 或许,是由于整座城市都沉浸在亚拉河两岸温柔的怀抱里,墨尔本也沾染了亚拉河的温柔,澳大利亚的文化首都,果然气质出众。 在市中心游走,费瑞兹花园里的库克船长小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其实,这就是一幢非常普通的褐砖红瓦小屋,简朴、粗糙,褐色中透出暗黑色,抑或称之为古旧的历史感。如果在英国乡村看到这类小屋不足为奇,但它却实实在在地耸立在了墨尔本的花园中。这幢小屋原本在英国约克郡,为了纪念发现澳大利亚大陆的詹姆斯·库克船长。小屋的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编了号,连同屋外的藤叶都来自英国,按照原样安装成功。库克船长发现了澳大利亚大陆,他的小屋成了墨尔本永远的纪念,历史真是个神奇的圆圈,在过去与现实之间,构建一个看得见的可能。

  圣帕特里克大教堂是南半球最大、最高的天主教堂,它见证了墨尔本这座城市的发展,甚至是整个维多利亚州的发展。哥特式的建筑风格,大部分用青石建成,尖塔高度105.8米,教堂纵深92.25米。这是英籍建筑设计师威廉·沃德尔的杰作,走进这座墨尔本最著名的大教堂,有种仿若置身欧洲的感觉,庄严又厚重。教堂的石柱拱梁、长长的过道,整齐的靠椅,精美的彩绘玻璃窗户……诉说着各自的悠长故事,埋藏着或明或暗的主题,仿佛世人上演的幕幕悲剧喜剧正剧,然后交织交集交融, 在时间里化为缘分和命运。置身其中,感受着自己的渺小,触动内心的不仅是这座宏伟建筑的瑰丽,更是一种源自宗教的神圣。



  在墨尔本市中心,联邦广场正对面,维多利亚风格的Flinders Street Railway Station无疑是很多墨尔本人心目中是最知名的地标性建筑。如果有人对你说:"Meet you under the clock",就是指在火车站入口处的时钟下见!百年历史的弗林德斯大街火车站,自1854年起就开始运作,前身是一座小木屋,现在我看到的这个火车站从1901年开始奠基动工,耗时将近10年才正式启用,至今仍在忙碌地运营。整个车站是黄色石材建筑,青铜圆顶颇具特色。当天色渐暗,建筑外昏黄的灯光点亮时,弗林德斯大街火车站就会展现出维多利亚建筑另一种古典华丽的壮观风貌,真想入夜后再来看看它!火车站前布满了有轨电车的电线,但这些并没有破坏站前广场流动的画面,反而与这座19世纪的文艺复兴式老建筑相得益彰。时间给城市的最好的礼物,是气质!而弗林德斯大街火车站,显然是墨尔本城市气质的加分项。
  墨尔本被誉为花园城市,绿化覆盖率超过40%,位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市南亚拉(South Yarra)的鸟林大道(Birdwood Avenue)的皇家植物园自然名不虚传。皇家植物园被称为墨尔本市区的后花园,也是全世界设计最好的植物园之一。植物园至今留着上个世纪的一些建筑和风貌,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12000余类、30000多种植物和花卉,这里有澳洲所有原产植物和花卉种类,还培育出20000余种外来植物。植物园的一大特色,是有许多著名澳大利亚和外国历史名人亲手种下的纪念树,如英国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维多利亚州总督官拉特罗布、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的丈夫艾伯特亲王、澳大利亚著名女歌剧演员内利·梅尔巴、波兰钢琴家帕岱莱夫斯基、英国前首相麦克米伦、加拿大前总理迪芬贝克、泰国国王普密蓬……漫步林荫道,澳大利亚森林物种一览无遗,从巨型树到中等高度树,再到下层植物和灌木,新奇于下面多样的灌木和植被的同时,再仰望那些参天大树:昆士兰贝壳杉、毛红椿、红雪松等,会有另一种壮美的开阔感觉……真想在这里待上一整天! 不仅仅是在皇家植物园,墨尔本处处是大大小小的绿地,花团锦簇的主题公园。殷殷繁花、茵茵绿草,让人忍不住放慢脚步。当落日收回最后一缕光热,空气中依然荡漾着花香,心境自然会平静、淡然,城市的优雅气质也就悠然而生了。




  清早,心里想着苏州的寒风吹拂,眼前的阳光已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漏到地面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蓝天、白云、和风,还有25度的温暖…… 从墨尔本出发,一路飞驰到安吉昔小镇Anglesea。从这里,开始今天的奇幻之旅!汽车途经色彩绚丽的奥特威山脉,远远望去,茂林蕴藏着深浅不一的绿意,远方的大海蔚蓝宽广……此情此情,让我不由想起瑞典作家琳达·奥尔森的治愈系小说,天下蜿蜒着我来时的路,让我为你温柔地歌唱。等回到苏州,要把小说再读一遍(o^^o)? 平坦宽阔的大洋路傍山依海,紧贴着阿波罗港湾绵延两三百公里,路右边的山坳不时飘过一栋栋五彩缤纷的轻钢别墅,左边的路基下映入眼帘的是连绵不断的银白色沙滩、陡峭悬崖和蔚蓝色大洋,海浪冲击礁岩卷起的巨浪滚滚而来。此行,刀背岩、伦敦桥,还有偶遇的野生考拉和金刚鹦鹉,都带来了惊喜。而大洋路的目的地,是十二门徒岩!




  到达坎布尔,天空突然宽阔起来,阵阵笑语随 风飘来。再往前行数十米,只见发现脚下悬崖峭壁数百丈,茫茫大洋,水天一色,海中散立着十二门徒岩(The Twelve Apostles)——突出在南太平洋海面上的十二块砂岩石,经过千年的海浪和海风的洗礼,被大自然鬼斧神工地雕凿成酷似人面。表情迥异的十二块岩石,看似悲哀,恰似温柔,是澳大利亚大洋路的著名地标。 大自然的日雕月琢塑造了壮阔雄伟的奇景,然而时至今日,十二座岩壁,只剩下七个半,海浪经年累月地冲击使其中的五个已经坍塌。原来,我所看到的瞬间,其实便是历史。如果有一天,真如科学研究者所言,十二门徒会全部淹没,我宁可相信,在时间的洪流中,十二门徒是以尘世为归宿,带着过往的记忆,游走在《圣经》故事里,游走于天上人间……被时间打磨的自然奇观,请不要以悲伤的姿态离去,请慢一点离开我们的视线。 其实,今天站在这里,不仅感受着海洋带给陆地的别样震撼,还联想到了一位作家——《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王牌作者萧春雷。就在我们的华夏大地,每一处的褶皱,都堆叠着厚厚的文化层,像是掌纹,讲述着我们民族生存的故事。或许有一天,我们中国现存的古迹也会消失在时间里。 就如雅典卫城、阿格拉、巴尔米拉、巴库古城、亚述古城、赫库兰尼姆古城那样,成为记忆里无法抵达的天堂!或许历史遗迹,能在时空的深邃中得到永生,抑或伴着传说在某个角落蔓延,或是在口口相传中展示着亦真亦幻的过去…… 旅行是一场还愿,是另一种形式的阅读。2018年的愿望我想要增加一个:再读《掌纹中国》,因为萧春雷的文字不仅有力量,更将历史与现实相融得自然天成!我想要有更多的时间去走更远的路,跟着文字一起,看看华夏边城,感受大地栖居,赞叹自然骨魄;去努力查看那些华夏大地紧攥在“掌心”的秘密,去追问,什么样的过去造就了今天……



  告别墨尔本,飞往悉尼。 在机场心鹜八极:每个人心底,都藏着一个远方的梦。人心思动,会伴随着好奇心,渴望浪迹天涯。如果说旅行能使人自由,那么每次旅行,是向外追寻还是向内修行?我的手机里有许多“时间+地名”的文件夹,存着过去的照片。每每翻看,都会联想到,路是一步步走来的,走过的地方,会从向外追寻慢慢变为向内修行。慢慢地重现,静静地回味,内省着,回忆着、明确着…… 境地,只有你眼见的世界,才是对你有意义的存在。
  悉尼(Sydney),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首府,也是澳大利亚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城市中心坐标为南纬33°51'、东经151°12′。拉着行旅箱走出机场,南半球的“纽约”,全球最宜居城市,我来了! 喜欢蓝色,喜欢那种淡淡的透着洁净和淡雅的蓝色。在悉尼,抬头是清澈的蓝,远方是碧波荡漾一望无边的蓝。与充满艺术气息的墨尔本相比,悉尼繁忙而又快节奏。任何人,任何城市,任何国家都有其光鲜亮丽的一面,也会有暗淡消极的一面,目光所及只是表面,遵循“旅行逻辑”,从行走开始…… 悉尼海港大桥,达1149米,其单孔跨度503米,桥面高出海平面59米。如长虹凌空,气势壮观,是南半球第一大拱桥。
  悉尼歌剧院,在阳光照映下,象两艘巨型白色帆船,飘扬在海面上。 悉尼塔,呈金黄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壮观,它是澳大利亚最高的建筑。


  麦考利夫人的座椅,铭刻着等待丈夫归来的那个女子的温柔、坚持。
  圣玛丽大教堂,悉尼大主教的所在地,被称为澳大利亚天主教堂之母。


  悉尼大学,全澳洲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是整个南半球首屈一指的学术殿堂和享誉全球的著名学府。 ……



  到达悉尼海鲜市场,已经是中午。其实,我更想看着晨光下熙熙攘攘的市场,就像在斯里兰卡见到的那样,心情会莫名地明朗起来。清晨的时光,从寂静到慢慢升起生机,整个世界慢慢醒来的过程,那个动作,让人心动。在旅途中,我总是迫不及待地期待着清晨,期待看到第一缕微光亮起。在市场里慢悠悠闲逛了一圈,市井、热闹的市场,是生活中流淌着幸福感、温存着的角落。








  在悉尼自由行,州立图书馆、悉尼美术馆,遇到梵高、莫奈、毕加索……在邦迪海滩踩沙,情人港喝啤酒,坐上摩天轮看悉尼夜景,随心、随性、随行……










  在生命这段短暂的旅程里,我们常常参考别人的攻略,拷贝别人的风景,然后打卡拍照,晒给全世界看,却忘了缓存自己的快乐。或许是因为我们健忘,常常放诸太多期许在手边的未知上,但并不是所有愿望都能被有的放矢地兑现。 所以一直以来,总有人会要求自己尽量做到保留赤子之心,让一切顺其自然地发生,只去体会不去judge,毕竟孩童的哭笑不打折。这也是促成我们一次次向外行走的动力,出去看看蓝天碧海,体验别人的生活,让这些耳濡目染的生活经历物理性作用在自己身上发生量变、质变。







一早,从悉尼飞凯恩斯。凯恩斯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北部的旅游城市,位于澳洲大陆东海岸最北端,是澳大利亚横跨太平洋的重要门户。1770年,发现澳洲的英国人詹姆斯·库克船长选定了凯恩斯市址。1876年,凯恩斯作为黄金外运地而正式建市。二战后,凯恩斯逐渐发展成为地区旅游中心。 凯恩斯城市四周满布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南北两翼则是绵延数英里的银色沙滩及盛产海洋生物的汪洋碧海,素有“热带首都”之誉。这座城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她的纯净,她的清新,她的静谧中所蕴含的斑斓的美…… 凯恩斯的热带雨林是沿着澳洲东海岸,自北向南分布的,而在如此幅员辽阔的热带丛林中,最值得人们探访的是:丹翠雨林(Daintree)、库兰达雨林(Kuranda)、天空之城雨林(帕罗尼拉公园Paronella Park,因宫崎骏《天空之城》灵感来源于此,而被美誉为天空之城雨林),这三片雨林各有千秋,一言蔽之,库兰达有趣、丹翠雨林原始、天空之城浪漫。 进入库兰达雨林,乘坐水陆两用战车,开始探索之旅。水陆两用车是二战时留下来的一种独特的丛林穿越交通工具,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它既可以在崎岖的丛林路上前行,也可以秒变船只,探水过河。整段水陆两用车之旅是在一位司机兼导游的带领下进行,这位美女不但带我们越过山丘、涉过溪水,还为我们细数雨林中稀奇古怪的植树共生方式。库兰达热带雨林占地40万公顷,历史十分悠久。沿途见到山峰峻险,瀑布流水,而林中不乏百年老树,更有一些亿万年的活化石蕨类植物。林中小溪潺潺声音清越,树上小鸟休憩歌声清脆,道路两旁散发着植物的清香和泥土的芬芳……这样的环境,真让人喜欢。库兰达热带雨林是电影《阿凡达》雨林星球的灵感之源。在库兰达雨林中,繁衍栖息着至少483种稀有动物,和83种面临灭绝的动物,以及许多神秘的侏罗纪遗迹。



  凯恩斯的观光业发展得非常成熟,坐拥热带雨林和大堡礁两大世界自然遗产。上天入海,要把时间留给这片蓝色世界。 坐三十分钟直升机俯瞰大堡礁(The Great Barrier Reef),果然震撼!不愧为世界最大最长的珊瑚礁群*^_^*大堡礁纵贯于澳洲的东北沿海,北从托雷斯海峡,南到南回归线以南,绵延伸展共有2011公里,最宽处161公里。有2900个大小珊瑚礁岛,自然景观非常特殊,是世界七大自然景观之一,又被称为“透明清澈的海中野生王国”。




  而入海亲近大堡礁,选择的是“银梭号外堡礁游船”(Quicksilver Outer Great Barrier Reef Cruises)虽然是凯恩斯出发的所有大堡礁游船中最贵的,却是唯一从凯恩斯北部道格拉斯港(Port Douglas)出发的游船。选择银梭号的理由,还因为它游览的阿金考特珊瑚礁(Agincourt Reef)位于大堡礁的最外部,也就是常说的外堡礁(Outer Reef)中的外堡礁。为什么要选择外堡礁?因为大堡礁在近三十年遭到了几乎毁灭性的破坏,靠近澳大利亚大陆的大堡礁(內堡礁)活的珊瑚礁已经不多,而远离大陆的大堡礁(外堡礁)则还能看到五彩斑斓的活珊瑚与热带鱼共生的景色,因此游览大堡礁,去的珊瑚礁离陆地越远,越能体验这片蓝色世界的魅力。
  阿金考特礁(Agincourt Reefs)是非常特别的珊瑚礁群,像一条与陆地平行的海上绸缎,连绵不绝,是世界上最庞大壮观的珊瑚礁群。这里的海水如水晶般清澈透明,为珊瑚礁群的持续健康生长创造非常优越的自然环境,也为无数海洋生物提供了极佳的栖息地。这片纯净的海洋国度,成为了大堡礁海洋公园内最佳的观赏点。 平静的蔚蓝海域,诠释着静谧与美好。成群的海鸥飞过,在银梭号上空盘旋,清越的鸣叫声,像是热情地招呼着我们。 仔细看太平洋的海水清澈明净,穿过青色、靛蓝色的水域,蓝色视觉盛宴,让人眼花缭乱。阿金考特礁的珊瑚礁群是密密匝匝的珊瑚丛林,颜色多变,棕红的、黄的、绿的、蓝的……还幻化出许多形状,或如彩蛇起舞,或像双龙抵角,或同枝丫伸展,或似蘑菇丛生,在水下营造出一个异彩纷呈的世界。这个缤纷又热闹的世界里,儒缓的海龟向我们慢慢挥手,优雅的蝴蝶鱼来回穿梭,可爱的小丑鱼对我张望,肥大的海星缓缓蠕动,柔若无骨的水母懒洋洋地休息,有着红色斑点的螃蟹呼吸着海洋气息,不时吐出小泡泡……这是一个瑰丽多姿的世界,更是一个自由的世界。如果可以,我也愿意变成一条游来游去乐不思蜀的鱼…… 全球变暖、过度开发、严重的海洋污染,使得大堡礁的生态环境剧变,珊瑚逐渐白化而死。沧海桑田的剧变在这里留下了最动人的印记,或许,它的逐渐消失,会让人更珍视它的价值。希望大堡礁,不要成为蓝色世界里的忧伤故事。




  早上十点,从凯恩斯飞布里斯班,来到澳大利亚第二大州——位于东北部昆士兰州的首府。布里斯班一年四季温暖和煦,平均日照时间7.5小时,被誉为“艳阳之都” 作为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城市,虽然没有悉尼的繁华,没有墨尔本的新现代古典艺术气息,但是因为更靠近赤道,布里斯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悠闲气质,还有着比悉尼、墨尔本更加温和舒适的气候。布里斯班也称做“河流之城”。布里斯班河犹如一条明亮的缎带,从山峦天际之间缓缓飘下,流过铺红缀绿的原野,蜿蜒曲折,在市区里绕了几个S形后,又飘然隐没在远方的山谷里。城中蓄水大坝及其辅助设施是天然的活动场所,这里风景如画,堪称布里斯班水上乐园。阳光下的布里斯班河碧波盈盈,河两岸的住宅小巧玲珑,错落有致,沿岸的草坪上花香草绿,争荣竞秀,一派诗情画意的田舍风光。 布里斯班河南岸,是一个以休闲为主,集文化、艺术、学术等人文气息浓郁的文化区。南岸公园值得一去。公园入口处有一座摩天轮,和伦敦一样,这座摩天轮成为了布里斯班的象征。南岸公园是1988年世界博览会的旧址,如今则改建为举办露天大型活动或嘉年华的重要场地。公园内,水质清澈的人造海滩和郁郁葱葱的林荫绿地,是休闲放松的好去处。很喜欢景色优美的南岸步行道,美丽的河岸景色一直延伸到河对面的市中心,迎风而立观赏对面的风景,驻足间竟有一种恍若置身上海,在浦东遥望浦西的感觉。 布里斯班市政厅建于1930年,以昆士兰特有的棕黄色砂岩及木料作建材,是澳大利亚现存最富丽堂皇的市政厅,是一座典型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棱柱塔式建筑。在悉尼歌剧院落成之前,市政厅可是全澳大利亚造价最贵的建筑。抬头仰望92米高的钟楼,钟面为澳洲国石澳宝,大钟每隔十五分钟就会敲响一次,我在心里窃笑,休闲慢节拍的澳大利亚人,是不是真的需要这样的提醒呢? 在布里斯班还流传着一句话:“故事桥上没有故事,袋鼠角里没有袋鼠”,讲了布里斯班的两个景点——故事桥和袋鼠角。建于1940年的故事桥(Story Bridge),是澳大利亚自行设计并建造的最大钢铁桥,设计者叫John Douglas Story,以他的姓氏Story命名,很幽默。袋鼠角(Kangaroo Point)只是一个河套,地势较高,可以俯瞰美丽的布里斯班河和对岸的高楼群,而布里斯班河流经此处时正巧是U字形。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无论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任何一种人生,都是一场冒险,任何一场冒险,都值得感念。而远行的意义,也许就在于从自己熟悉的地方离开,走进别人的熟悉里;在别人的故事里体验,回到自己的故事里感悟;从彼处的留恋中,感受此地的珍惜……




  黄金海岸是一座知名的国际城市,有绵长的海岸线,有华丽的各式现代建筑,有神秘的热带雨林,更有自然上的田园风光……阳光、海浪、沙滩、洁净的空气、悠闲自在的生活方式,在365天里,有245日的阳光普照。黄金海岸,的确值得整个澳洲为之骄傲,原始的自然风情和现代的人文景观在这里和谐统一。 来到冲浪者天堂,这里有长达75公里的海滩,是全世界最长的沙滩海岸。白沙细软,海水湛蓝,天高云淡,四顾茫茫。面对蓝天碧海,休闲时光总会让人忘记一切烦恼,真真切切去感受阳光的热情以及拥抱自然的无拘无束。将整个人沐浴在充满新鲜海洋气息的空气里,享受着和煦的阳光,和细沙亲密接触。 今天在度假胜地,体验令人兴奋的喷射快艇。从冲浪者天堂出发,在快艇喷射中感受黄金海岸海滨的美丽风光,从豪华的酒店建筑到独具特色的海岸别墅群,经过南港游艇俱乐部,进入摩顿湾海洋世界,非常刺激、有趣。一下水,经验丰富的帅司机就让我们充分感受喷射快艇的快速旋转和滑动。整个过程50分钟,我们还一次次体验了喷射快艇超炫的360度旋转,高速漂流等特技,乘风破浪,海鸟在头顶飞过,海水溅湿了头发、裙子……看来,乘坐时速高达每小时50公里的喷射汽艇不仅是难忘的体验,也是必做的冒险活动。


  中午,驱车前往可伦滨动物保护区,这个动物保护区建于1947年,占地面积27公顷,是澳大利亚最好的动物园之一。 可伦滨动物保护区内种满澳大利亚本土的植物,还有多样的澳大利亚野生动物展出,还可以抱着考拉合影,是一个可以和大自然物种亲密接触的好地方。动物们以近似野生的状态被放养,慵懒的袋鼠谈不明家长里短,时而眺望巡视它们的辽阔疆土,时而把拳头毫无正当理由就砸向邻居;幸福的考拉永远无忧无虑,它们好像一生都在进食,静静地抱在树上咀嚼时光;桀骜的鸸鹋它们从不需要驾照,只是沿着小径随性行走,再随心吃两口游客手里的食物……望着这些生灵融于自然顺应天性却依然被温柔以待的样子,忽然觉得时光快进到好像过了半辈子,又眨了眨眼只退回半分钟以前。 如果说,南非克鲁格公园让我感受到了非洲五霸不羁的灵魂,那么在可伦滨动物保护区,则是满满的惊喜和感动。原来,温柔真的能对抗世间所有的坚硬,因为这些可爱的小生灵,我再一次感受到了人与动物、大自然之间的和谐共存。





  澳大利亚,古老的土地,年轻的国家。12号在悉尼美术馆,我巧遇土著人的绘画、毛毡作品,现在,在布里斯班则欣赏了土著民族传统音乐、舞蹈。 原来,澳洲的土著人只是保持了自己原有的生活方式,比较原始的生活状态,偷偷地在心里羡慕了一下,他们高收入,活得好自由、好随性……当然,我的好奇心一直都在,认真打量着土著人的衣服,其实不能说是衣服,那只不过是在身上披了一层布,再用油彩在皮肤画上许多看起来很神秘的图案。由于气候炎热,土著人赤身露体,棕黑的皮肤上油彩显得极为惹眼。觉得这种油彩的作用不仅仅是一种装饰,它还可以有着分辨不同部落的功能。就好像现代人的服饰,颜色上、设计上以及装饰上的差异代表了不同的人群。姑且把这种油彩当成他们的衣服吧。 澳洲土著人另一个标志性的物件就是一个长长的圆筒和两根实心短木棒,从圆筒一头可以吹出低沉的音调。这就是澳洲土著著名的传统乐器Didjeridu(蒂杰利多),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之一。蒂杰利多是由1至2米长的,被白蚁蛀空了内腔的桉树树干做成的小号式吹奏乐器。在土著人手里,长圆筒就可以变成一件乐器,不但可是吹出音调,还可以吹出节奏。它所发出的声响,犹如低吟的山风,充满神秘的泛音色彩。美洲的印第安人会吹牛角号,新西兰的毛利人会吹大法螺。土著人利用动物的躯壳来制造声响达到一种“我来也”的目的。这种声响在部落战争中也有着开战的作用。澳洲土著的不同在于他们没有利用天然的物品,而是自己制造出一种特有的物件,吹奏时还需要技巧,这确实是一种花了心思的乐器。所以到了今天,不论牛角还是大法螺依然是一种动物的躯壳,最多是装饰物,而长圆筒却放在土著纪念品店里作为土著文化的代表以高价出售。 此外,还了解到土著人的食物主要是以猎获袋鼠等动物为生,再辅以野生植物,坚果、浆果等;他们的语言以土著语和英语为主,在捕猎期间,发明了哑语这种语言,使他们捕获食物更加方便;土著人拥有他们自己的文化习俗,歌舞会,就是他们聚在一起,使用歌曲,音乐,手脚语言来交流;成丁礼,听起来像是我们众所周知的成人礼,意思也是一样的…… 时至今日,土著表演俨然成了一种娱乐元素,打开了澳洲的旅游市场。在这里,我看到了土著人面对各个国家的访客,展示他们的语言,展示他们的舞蹈,甚至邀请我们跟他们一起合影。在我们笨拙的模仿和学习下,文化开始在交流。如此画面,甚是和谐,不论种族,不论肤色,甚至不论文化和文明。有的只是人之初,性本善。不过,历史真实而残酷,人性和本能也并不是有着那样一件美丽的外衣。我们今天和土著人同交流、同歌舞,可是在现代文明和土著文化相遇之初却是征服、殖民、对抗、杀戮……这也是历史,曾经澳洲土著的历史……




  澳大利亚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终年宜人的气候、特有的动植物资源、迷人的多元文化、令人垂涎的美食、友善包容的人民……这些都是选择来这个国家不可抗拒的理由。 世界那么大,生命的盛大与美好,值得我们用一生去追寻。或许,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印度喜马拉雅山扎斯卡尔峡谷的蓝色冰河间,雪豹出没;爱尔兰西部神龛里,哀悼者刻下结了疤的脉络;瓦努阿图环形火山的浓烟中,岩浆升腾像末世的烟火…… 而我们,可以像鸟儿一样,让那些飞行故事被风吹散,将行走出离纸间、行之脚下,读书,旅行。精彩的世界,有温度,有表情。一年所有的时间里,无论选择在哪个月出发,总有打动你我的风景。只要一路上,心如风般舒畅,地图与方向握在手上。前方,都是我想去的地方,只有走得更远实现心中渴望,会慢慢接近梦想中的天堂。 去你想去的地方,看你想看的风景。 take your time (o^^o)?


认证卡友
认证卡友

等级

爱车

奥迪
申请认证
认证卡友
关注 5
粉丝 5
内容 49
等级 青铜长老
位置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帖子荣誉

· 2019-06-14被爱卡编辑标为“强帖”
· 2019-06-14被七宝儿标为“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