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1.0w+ 浏览
4 评论
2024-06-02 21:19:27
IP属地:未知
12024-06-02 21:19IP属地:未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Sunday阴雨
早上凭窗遥见楼下池塘边小广场搭扎了戏台遮雨棚,设置音响,以为如前一样,请一拨大妈们来跳广场舞。大妈们露脸热情极高,豆蔻年华时都有想参加文艺队的初衷和欲望,在哪儿跳不是跳。
孰料阵阵秦腔传来,再一看,有一丑角在台上念唱作打,不禁拎着相机下楼去凑热闹。1974年我插队在阎良,在田野里锄地常听到大队广播站的样板戏秦腔,少不得学几句吼吼。久违了。
1980年在民生百货商店卖唱片,接触到京剧《遇皇后》和《空城计》、越剧《红楼梦》、秦腔《三滴血》、川剧《江姐》、豫剧《朝阳沟》、评剧《杨三姐告状》、黄梅戏《天仙配》、花鼓戏《刘海砍樵》等,亦少不得哼唱学几句。
我最喜欢的莫过于歌剧,《洪湖赤卫队》和《江姐》中那四大段主唱段耳熟能详,王玉珍稍含鄂北土腔,水字不正宗。当年秦腔薄膜小唱片很受欢迎,3毛钱/张。尤其是新疆、青海、甘肃、宁夏、陕西的中老年人,陕南人不要。
丑角表演一阵《拾黄金》,再表演了一段浆子官的《三滴血》:血在盆中不粘连。然后是青衣旦角登台,以为是秦香莲,询问得知是王宝钏,后台候着须生,头戴侯帽,挂髯口,身着金衣,腰悬宝剑,手提马鞭,后颈不见插四面旗帜,想必是薛平贵了,其胯下或是红鬃烈马。猜测折子是《五典坡-赶坡》:我有心上前把妻认,错认民妇礼不端。
实话实说,粉墨登场字正腔圆,插科打诨声情并茂,扮相精致、唱段嘹亮都不错,据说是三意社演员,主办的是2024年戏曲进乡村社区演出活动。主办单位西安市文化和旅游局,西安市财政局;承办单位西安市灞桥区文化和旅游体育局;演出单位西安三意社。好,属薪火相传。
有梅花奖得主,乐队阵容甚好,乐队里边有大贝斯和大提琴,敲边鼓的居然是个年轻人。感觉有位弹奏月琴的女乐师颜值好,可惜只露出眼睛,看不清脸庞,未辨姸媸。二胡板胡自不必说。小区的业主们。冒雨擎伞观看。男女老少都有,兴致盎然。
60年代的时候,骡马市水车巷三意社社长的儿子,年长我们大概20岁左右,中等身材,脾气非常好,叫做碎碎,家住骡马市半截巷里,巷口是公厕垃圾台。其气性平和,待人和善。父子俩相貌像弟兄俩,周遭所有的孩子都拿他取笑,但他从不发火,相反很爱孩子们。当年听说他唱戏唱的非常好,但把嗓子唱打了喊破了,可能只得跑龙套。光棍一辈子没结婚没老婆。1968年的三意社曾更名叫做工农剧场。
和老同学韩成学微信,他回复:1985年国庆节华侨商店联欢晚会,我上场吼了一段秦腔,《血泪仇》中贠宗汉唱的听人说边区好,赚了个满堂喝采。我说,有机会咱在浐河边唱唱。他回复:好,就这两三天,和老姚就过去咧。人老嘞自得其乐非常好。
50年代的冬季,常见郊县的农民们趁冬闲结伙乘坐马车进城看戏,马车坐的满满匝匝,到了水车巷,把辕头的骡子卸了,支起一个X型木架,架个电焊枪割开的半截汽油桶,装上切碎的麦草,再从粗布袋撒点麸子,骡子、马垂头进食,原地拉撒。临走时不耐烦,鼻子喷气蹄子刨地,冰雪石子上溅出火花。
1966年以前,不但古装戏上座率高,现代戏也颇受欢迎,比如《梁秋燕》。当年的规矩,演出将结束之际,也就是后半场时,把门的走了,大门洞开没门禁,我们孩子们都跑进去听戏。当年的说法叫做拾个把把戏。当年中场是坐票,两廊是站票。坐票也分甲乙丙等档次。
冬天的时候,我曾注意过舞台两侧伴奏的乐手,其形象特别逗人。他们大都剃着光头,戴着黑瓜皮帽,有人鼻子上支着圆片铜架的石头老花镜,裸身穿着黑粗布棉袄,袖子明晃晃的,是擦汗擦鼻涕的缘故,不穿罩衣,大裹裆的黑粗布棉裤,裤脚用四指宽的带子扎紧,蹬一双家做的灯芯绒圆口棉鞋,西安当地叫棉窝窝,后脖子上斜插着黄铜玛瑙嘴的旱烟锅,有的鼻子尖上坠着一滴清鼻涕,一个个聚精会神摇头晃脑,击钹敲边鼓、敲锣打梆子、吹笛吹唢呐、拨月琴三弦,拉板胡京胡二胡,全身心地沉浸在戏文里。而在彩排的间隙,他们就呼呼喝喝,自嘲地唱一曲自编的乱弹:
我从小唱秦腔名扬四海,
上台来不小心把嘴咧歪,
台下的观众们无法忍耐,
砖头块瓦渣蛋全撇上来。
我幼时被父母抱去看戏,开场时就呼呼大睡。一般一觉睡到深更半夜散场时,睡眼惺忪地被父亲抱回家。有时候天上飘着雪花,在昏黄的白炽灯影里飞舞。戏院门口聚集着三三两两拉洋车的,车夫的打扮和乐手的打扮很相似,洋车用明艳的黄布罩着,高级车的辕上还挂着铜铃铛。一群一群的郊县农民坐上骡子驾的大车,嘴里说个不停:同州的梆子合阳的线,二华的眉户天下传。陕西把秦腔叫梆子,合阳的线指的是合阳木偶。有的嘴里还在念《一文钱》的台词:
一文钱,买豆腐,能吃三天;
一文钱,买个鸡,天天下蛋。
蛋变鸡,鸡变蛋,变个没完。
当年骡马市不仅是交易牲畜的市场,还是西安市的文化区。那一带有唱秦腔的三意社、尚友社,另外还有京剧团、越剧团、评剧团、曲剧团、话剧团、小剧场、五一剧团、解放剧场、春光剧场等等,一年四季不断有各类戏曲、话剧、歌剧、歌舞、曲艺、杂技、木偶、皮影、马戏、魔术轮番表演,随处可见穿灯笼裤抡蜡木杆练功和携着小镜子拔嗓子的,可谓人才荟萃,藏龙卧虎。好景不长。虽然在1957年贯彻双百方针以后,骡马市确实热闹了一阵子,从1963年严令停演鬼戏开始,形势就急转直下,1966年全面砸烂封资修以后,骡马市的各个剧团就又纷纷从兴盛走向衰落,然后纷纷移植革命样板戏。把京剧改成秦腔。
资料:三意社始于1895年,前身为民间班社“长庆班”,1915年扎根西安更名“长庆社”,1919年更名“三意社”。 2005年,三意社与易俗社、秦腔一团、五一剧团合并为西安秦腔剧院,2019年12月18日,西安三意社有限公司成立,注册地位于西安市曲江新区曲江演艺大厦。 在100余年的漫长岁月里,为秦腔剧种的繁荣和发展作出过重大贡献。演出大量优秀剧目《赵氏孤儿》《火焰驹》《狸猫换太子》《打柴劝弟》等,并涌现出大批秦腔大家。佼佼者有阎国斌、朱俊卿、刘光华、赵明华、李桂芳、苏哲民、苏育民、王庆民、李益中、田玉堂、屈振民、张镜堂、姚裕国、周辅国、王辅生、严辅中、苏蕊娥、李夕岚、萧玉玲、刘养民等。 三意社现有演职人员百余人,有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侯红琴和张涛,国家一级演员康亚婵、王战毅、马璐璐、雷红茹等一批有着广泛群众基础的演员。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三意社与唱秦腔的故事【严建设日记】 2024年06月02日
陕西降价车排行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