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5943 浏览
30 评论
2023-12-07 18:23:20
IP属地:山东
12023-12-07 18:23IP属地:山东
雨季来临了,柬埔寨一片汪洋。柬埔寨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还是倾盆大雨,一会儿就太阳火辣辣地照射。确切的说,倾盆大雨这个词只能用在中国,柬埔寨应该叫“倾缸大雨”或者“倾河大雨”。柬埔寨下雨天没有人打伞,因为基本不管用,雨水如瀑布一样从空中落向地面,雨伞也就如以卵击石。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青岛中启公司除了斯怒工业园特区以外,还有一个占地9000多公顷的红木林,位于蒙多基里的高聂县,这里距离斯怒工业园也要300多公里。从中启斯怒工业园去高聂红木林要路过蒙多基里省城森莫诺弄。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真正意义的柬埔寨原始森林,乘坐的是中启柬埔寨项目经理张禄泽的车。每一个到柬埔寨来的人,都会有一个领路人,虽然我们来柬埔寨以后才相识,张总给我介绍了很多同农业和贸易相关的资源,张总是我的柬埔寨领路人。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上面图就是柬埔寨的边境小城-高聂,这也是我第一次到高聂的时候拍下的照片。一路上,我注意到了路边有一堆堆木炭,这里有很多人在树林里烧木炭,停车问过卖木炭的,100美金一吨。第二个注意到饭店外边停着一辆卖肉肠的车(见上图),买了几根品尝,味道相当不错。作为从事贸易的人,时时刻刻注意有没有生意可做是本能。这次中启林地之行不长时间,我就开始了木炭生意。

高聂县城这个饭店,是我们后来路过这里必停的一个地方,在这里吃饭,饮水。后来是我带人过来,我给后来人介绍这里就是“龙门客栈”。“龙门客栈”老板娘是一个算漂亮的女人,会中文。高聂县原始森林资源比较丰富,一会儿我们进去中启林地的路上就有河北老宋、新加坡人、越南人、柬埔寨当地人四个数万公顷的林场。林场吃的肉菜等生活用品,都要到县城来采购,大家习惯了都要在“龙门客栈”里喝喝茶,或者喝一杯咖啡。跟老板娘打听一下哪个林场的谁谁谁,近期有没有过来。那个时候,林场里是没有手机信号的,不知道现在有没有。

我突然问老板娘,你为何会中文呢?是不是你老公是中国人?老板娘笑了笑,没有回答我。后来来的次数多了,有人告诉我门前这条柏油路是中国援建的,上海建工承建,当时这一标段工程指挥部就住在高聂,一位负责人与这个女人产生恋情,有了孩子。工程结束了,这位负责人回国了,给她建了这座“龙门客栈”。不要考究故事的真假,“龙门客栈”是真实存在于小镇的,当你有机会路过这里的时候,不妨停车歇一歇,进“龙门客栈”坐一坐。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吃过早饭,稍作休息以后,我们换车进林地。中启林地距离高聂县城还有36公里山路,这山路不适合轿车行驶,林地里的皮卡车出来买肉菜,刚好接我们进去。森林边缘的房子边,多少都会堆一堆木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红木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柬埔寨的森林覆盖率原来有六七十,现在已经急剧减少,除了山区因交通不变保留原始森林外,中部已经少见森林了。毋容置疑,中国人对红木的热情,是柬埔寨砍伐树木的动力。“靠山吃山”这一句话被柬埔寨盗木者演绎的淋漓尽致。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很惊叹于柬埔寨盗木者的技术,靠着一把油锯,他们在深山里能够把木头切割得方方正正;跋山涉水,他们的摩托车可以载重上吨重的木头。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每个林场都是担心红木被盗,所以都请了持枪宪兵看管。宪兵随接我们的皮卡车一起进林场,他们的枪支和蔬菜肉蛋放在一起。实际上,这些兵都是摆设,树木被盗伐根本不可控制,中启林地这9068公顷的面积,走一圈恐怕也得两天。

呶,路上就遇到了盗木车。

宪兵和他们叽里咕噜说柬语,我们也听不懂。

据说这些是宪兵没收的木头,一起带回林场。那个时候我只知道这个木头叫红木,分不清什么是香花梨,什么是高棉酸枝,什么是大红酸枝。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来到了中启林地。这个山路坑坑洼洼,屁股感觉被颠得裂开了缝。到了这个林地,手机信号都没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现代人如果不能上网,我感觉会闷死,我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即使有金山银山,我也不想待在这种地方。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这是雨季,空地里长了一人高的草,就在这草丛里,堆放着两万多立方的木材,大部分是高棉酸枝和金车花梨。这是砍了1000公顷的林木,选出粗大的树木。柬埔寨法律规定砍伐树木是要交税的,所以细的以及树头通通烧掉。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七章:柬埔寨的原始森林在哭泣)
为了蓄水,中启修建了拦河坝。

这个林场初建的时候,李青风就来到了林场。

李青风2013年随中启来到柬埔寨,一转眼十年了。李青风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在林场在斯努工业园,都种了菜园。

(下一章继续讲述柬埔寨原始森林里的故事)
北京降价车排行
  • 暂无优惠
    航海家
    ¥32.88万起
    询底价
  • 暂无优惠
    长安启源A05
    ¥8.99万起
    询底价
  • 暂无优惠
    冒险家
    ¥24.58万起
    询底价
  • 暂无优惠
    长安启源Q05
    ¥12.79万起
    询底价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