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8350 浏览
37 评论
2023-12-04 16:42:37
IP属地:山东
12023-12-04 16:42IP属地:山东
关于辣椒,一是鲜食辣椒,一是干辣椒。来柬埔寨之前,我是种植、加工干辣椒的。你可以查一下“(中韩合资)青岛荣鲜食品有限公司”和“青岛益都食品有限公司”,这都是我创建的公司,2000年前后,我是出口日韩调味料的最大供应商,有很多第一:第一家出口辣椒酱原料到韩国、第一家出口泡茶到韩国、第一家出口胡椒调味料到日本、第一家大宗进口印度干辣椒加工辣椒酱转口韩国。

所有来柬埔寨搞农业种植的,一个是看中这里的土地资源,可以用便宜的价格搞到土地,搞大规模种植;一个是看中这里的农产品消费价格。还有这里没有冬季,一年里可以无限生长。


中国的农业种植方面,山东省是首屈一指的,这肯定无可争议。山东寿光的蔬菜产业,占据中国北方半壁江山;金乡一个县的大蒜产业占世界大蒜交易量的70%;青岛胶州于家村辣椒交易市场是世界著名的干辣椒交易市场,以前,来自中国内蒙通辽、吉林白城、新疆库尔勒、甘肃定西的干辣椒每天源源不断地流往于家村,而今,来自印度、越南、缅甸的干辣椒也大量出现在这个市场,一个小小的于家村,一年的干辣椒交易额就能达到50亿人民币。我就是那个第一个把印度干辣椒进口到中国的那个人,2004年,1500吨印度干辣椒在青岛港保税入关,加工成辣椒酱出口韩国。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这个于家村辣椒市场的旁边,就是新建的青岛胶东国际机场,你在青岛胶东国际机场上下飞机时,如果能闻到一股干辣椒的味道,也不足为怪。


关于辣椒是有色度和辣度之分的,这都影响干辣椒的价格,我们做出来的辣椒酱就是根据色度和辣度比定价。普及一个知识,食用红色素基本都是从红干椒里面提炼出来的,新疆产的一个品种的辣椒,色度极高,辣度不够,成为提炼色素的最佳原料。位于河北邯郸的某工厂,是全球最大的辣椒红色素生产工厂,有定价权,每年从新疆采购数万吨干辣椒。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们的干辣椒种植基本是如上图的,可以机械播种,机械收割,完成规模化种植。胶州于家村辣椒交易市场一开始主要是出口韩国、日本,我于1997年就去了内蒙通辽开鲁县的大榆树镇下订单种植红干椒,当时住在一个村长家里,村长的名字叫伊殿财,我把益都辣椒的品种引到这里。“益都”这个品牌也是我的辣椒注册商标,以致2000年成立青岛益都食品有限公司。今天内蒙通辽开鲁县已经是百万亩辣椒种植面积,开鲁县的辣椒产业不正是我的星星之火引燃到今天的吗?不知道开鲁县的辣椒种植户们还能不能记得20年前的山东老客。后来,这把火也烧到了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的龙江县,2015年的时候,我带着火辣辣的梦想也想把辣椒产业的火种引到柬埔寨来。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上组图,雨季来临前,辣椒种植了,雨季中辣椒开花了,雨中,每一片叶子每一个花朵,都顶着晶莹的水珠。柬埔寨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你看我打着雨伞看着雨中满地的辣椒,憧憬着硕果累累。转眼间雨过天晴,火辣辣的大太阳从头顶直射在辣椒上,你知道这个水珠的温度迅速到了50度60吨,后果是什么?花蕾被烫坏了。


苗期是雨季的初期,还没有花朵,长势郁郁葱葱,雨季后结果并不多。然后,会有幸存的花朵结果,我们的品种是干辣椒,但是,雨季中的辣椒一样会因高温而腐烂,绝对成不了干辣椒,只能人工采摘下来晾晒,无法机械化采收的干辣椒种植,也就无法形成规模。所以干辣椒在雨季前种植是不可以的。



经过一个季节的种植,辣椒能够种植出来,但是不能种干辣椒品种。实际上,柬埔寨的鲜辣椒价格也很高,我们能否避开雨季而在旱季种植呢?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上图是我在青岛的工厂出口韩国冷冻鲜辣椒,2003年我的青岛益都食品有限公司出口韩国冷冻辣椒6000多吨。



于是在接下来的旱季,我们改换了鲜辣椒品种。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我在柬埔寨纪实(第四章:我是辣椒专家)
就在我来柬埔寨种辣椒的同时,青岛于家村市场的至少两家辣椒公司也进军了柬埔寨。是老乡又是同行,我们在柬埔寨相遇了。俗话说“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柬埔寨的江湖中是否血雨腥风,且听下回分解!
北京降价车排行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