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1.8w+ 浏览
2 评论
2023-10-26 13:50:50
IP属地:辽宁
12023-10-26 13:50IP属地:辽宁
在中、印尼三国交界之地,蜿蜒的孔雀河在阿里高原上孕育出了一条雪山环绕的河谷——普兰孔雀河谷:仅约3800米的海拔和穿越山口的孟加拉湾湿润季风,打造出一道狭长而神奇的“阿里江南”。独特的地理条件、绵延千年的曲折古道和边贸历史,则给这里带来了神秘而斑驳的色彩。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在西藏境内行走219国道,沿途最醒目的自然地标之一,当属阿里普兰县的神山圣湖。
穿过莽莽苍苍、平坦如垠的霍尔—巴嘎大草原的公路,赫然可见北方一座积雪覆盖、宛如圆顶银冠的奇特山峰,突兀矗立在深蓝天际,威凛旷野,神秘莫测。这就是被苯教、藏传佛教、印度教、耆那教同尊为“神山”的冈仁波齐。公路南侧,则是澄澈如碧、浩渺似海的圣湖玛旁雍措,以及湖色墨蓝、湖水苦咸无法饮用而被称为“鬼湖”的拉昂措。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当你来西藏旅游时望见这般壮美奇景,就意味着你已来到了位于中国与印度、尼泊尔三国交界之侧的神奇宝地——雪山环绕的普兰。它靠近喜马拉雅山和冈底斯山两大山脉形成的狭窄“走廊”的西端。从空中俯瞰,重重雪峰就像错落的棋子,犬牙交错。
如果去普兰县城,需沿两湖间的道路继续向南,沿着孔雀河(也称马甲藏布,中国境内长约110公里,流域面积约3000平方公里)的指引前行——河流切开喜马拉雅山脉的连绵群峰,在乱峰如攒的磅礴山脉中,辟出了一片狭长的谷地。海拔越来越低,可闻河水潺潺。纵目望去,只见河道纵横交错,碧流蜿蜒如孔雀开屏般向远处铺展,两岸高低错落,镶嵌着一块块平整的农田。孔雀河,是发源于神山圣湖的阿里“四大圣河”之一,也是印度教最神圣的河流恒河的重要源头,在孕育了神奇的孔雀河谷后,这条河在普兰县尼提山口附近流入尼泊尔境内,改称格尔纳利河,奔向恒河。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从地理学的严格意义来讲,孔雀河的正源诞生于喜马拉雅山脉的冰川,不过在约定俗成的传统观念里,更多的人们习惯将冈底斯山脉的冈仁波齐,以及玛旁雍措所在的神山圣湖区视为孔雀河的源头区(孔雀河北源位于冈底斯山山下湖盆区)。
阿里的“一线江南”,孔雀河谷别有洞天“普兰”的藏语本义非常奇特,意为“独毛”或“一根毛”。关于这一地名的来源,有说法认为是指孔雀河谷区狭窄的地貌。普兰县面积虽有近13000平方公里,接近荷兰国土面积的1/3,但山高谷深,峰峦起伏,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就有13座。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县境东部、扼守219国道的马攸木拉山口,是横亘千里的两大山脉(冈底斯山及喜马拉雅山)最为接近、快要连成一片的地方,鞍形山垭似一条扁担,连接起纵横雪域的两脉庞然大物。因游走于普兰地界,触目都是高耸入云、仿佛扑面而来的雪山,给人以夹缝中求生存之感。
在喜马拉雅深处,多姿多彩的孔雀河谷可谓别有洞天。曾经,我在夏季时来过西藏旅游,彼时沿着高耸入云、终年积雪不化的纳木那尼峰西麓的公路南行,正因长路漫漫、满目都是童山荒野感到单调甚至烦躁之际,猛然间一片色调丰富,以绿色为主的美丽田园映入眼帘,不禁让我倍感惊喜。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眼前这座桃花源般的村庄,就是普兰的多油村,平均海拔3900多米,也是普兰大片河谷农业区的“北大门”。“多油”的藏语含义是“上部谷地”,这是相对于河谷中海拔更低的赤德村、细德村、科迦村等村而言。
普兰的农业区集中于孔雀河谷一线,农田多位于冲积阶地上。丰收时节,眼前是大片饱满成熟的青稞,村庄炊烟袅袅。然而,只要你稍一抬头,充满你的眼帘的,却是遮天蔽日、壁立万仞的连绵雪山,像是耸立在田园四周的巨墙,让来西藏旅游的人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神奇感。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在阿里地区,孔雀河谷是少有的低海拔地域。这里有金灿灿的油菜花、绿油油的青稞田、繁茂的树木、清澈的水流,被誉为“阿里小江南”。在苍茫冷峻的阿里高原上,仿佛有神灵在此施展神迹,为人类留下了一线桃源。
这里不仅海拔较低,更重要的是,被河流切开的山口引入了来自孟加拉湾的南方暖湿气流,形成了宜人的高原小气候。由此,孔雀河谷也是高原屋脊阿里少有的适宜农耕的温暖湿润之地。全县粮油产量占全地区总产量的60%以上,可谓雪山环绕的“江南”、高原屋脊上的粮仓。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三国交界处的千年古道,孔雀河谷见证岁月变迁雄伟连绵的喜马拉雅山脉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分隔开中国与尼泊尔、印度。然而在普兰,三国交界处却有处穿越喜马拉雅的天然通道“强拉山口”,海拔5300多米。
普兰县是全国12个三国交界的边境县之一,强拉山口自古以来就是一处重要的贸易通道,属古代丝绸之路的一个分支。印度教徒或耆那教徒要朝拜神山圣湖冈仁波齐和玛旁雍措,往往也要经过强拉山口北上。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此外,普兰还有一处重要的尼提山口(斜尔瓦口岸),是中、尼两国口岸。强拉山口在县城西南,尼提山口则在县城东南56公里处斜尔瓦村附近,孔雀河由此出境。
当然,普兰通往尼泊尔和印度的通道不止一处,据说大大小小的通外山路多达20多条,从普兰这块大山深处的绿色谷地如孔雀开屏般伸向喜马拉雅的各个垭口。不过最为热闹的边境通道,还是中尼边境的斜尔瓦村。斜尔瓦是科迦村所属的一个自然村,从普兰县城沿孔雀河南下,经过两岸布满农田的科迦村,“高原江南”的气息越发浓郁。斜尔瓦坐落在孔雀河北岸的山坡上,河对面就是处于大山脚下的尼泊尔的雨莎村,彼此遥遥相望,有桥梁连接两岸,直线距离只有几百米。雨莎村属尼泊尔格尔纳利邦的洪拉县。
该县城所在地西米科特有机场,直升机可以从那里把前往神山圣湖的朝圣者运到雨莎村。从西米科特到雨莎不通公路,只有如长蛇一般在喜马拉雅崇山峻岭中绕来绕去的小道,足有100多公里,无论是徒步还是马帮,都要走好几天,艰苦异常。在交通工具和生产力水平低下的过去,河谷往往成为人们最易利用的通道,尤其是在类似喜马拉雅这样峰峦连绵、难以攀登的地方,穿越山间的河流及河谷,便是不同族群南来北往、繁衍迁徙和沟通交流的重要文明走廊。
西藏旅游推荐之普兰孔雀河谷,阿里高原上的“一线江南”
三国交界地的孔雀河谷也是一条千年商道。自古以来,西藏的羊毛、茶叶,印度的宝石、麝香,尼泊尔的铜器和木器等,就像川流不息的海潮一样在这里涌动和往还。冷峻的雪山冰川,刀割斧劈般的陡峭山脊,见证了曾在这片雪山与和河谷间,顽强延续千年的民间贸易史。
普兰最早的边贸市场是位于老县城的唐嘎市场,就在贤柏林寺所在的达拉喀山脚下、孔雀河上的大桥西边,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面向孔雀河的达拉喀山壁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洞穴,据说早期来普兰经商的尼泊尔人,不少就栖居在这里,因此当地人戏称这是“尼泊尔大厦”。普兰的边贸市场太古老了,人们已经记不清开创的时间。在这里经商淘金的,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随父亲来到普兰经商的尼泊尔人,已从少年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有候鸟般在喜马拉雅山两边迁徙的印度人,而他们的贸易伙伴除了普兰和西藏其他地方的人,还有四川、甘肃、青海、宁夏等地的商人。这里还有尼泊尔人娶了印度妻子,藏族姑娘嫁给尼泊尔人的婚姻故事。可以说,在孔雀河谷中,中、印、尼三国不仅贸易、文化互通,还实现了“血脉相连”。未来,普兰孔雀河谷这片“阿里一线江南”中的中外交流故事,将续写新的华章,等待来西藏旅游的你一同见证。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