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8193 浏览
18 评论
2022-06-22 00:17:27
12022-06-22 00:17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2022年6月21日星期二。晴。
今天西安临时社会面管控解禁第62天。自封控以来,今天西安是第178天了。今日西安照例恢复如初,照例新增本土0例、新增无症状0例、现有确诊0例。还是风平浪静平安无事,大家自由来往。西安市外办向在西安的外国人通报每日疫情。#西安疫情日记#
持续高温未能缓解,今早西安照例空气澄澈,能见度高,阳光强烈。今日仍有难得一见的云朵,恍惚置身青藏高原上似的、恍惚回到了几十年前的童年。
今日早课照例写了幅大八尺的《永遇乐》。挂在墙上孤芳自赏。写字是会上瘾的。养成习惯后不写不由人。
夕阳西下之际,我独自驱车跑了趟浐河之滨的桃花潭。
今日桃花潭有点怪。败落的干枯的荷花随处可见,另还有几百个含苞待放的蓓蕾,也就是文学上叫做菡萏的。可惜的是,几乎一朵盛开的荷花也看不到。暮色下,满池荷叶绿莹莹一片。还有长着黄胡须的莲蓬、鸡头米、千屈菜等等。浐河滩涂纳晚凉者很多,有些带着孩子,其乐融融。
有赤裸上身年轻人潜伏在荷池里挖掘莲菜,咕嘟咕嘟冒泡上来。那种指头粗细的莲菜,说是很好吃。有个老汉站着看,一言不发。待人走远了却嘟囔:公园里头,公家的东西,谁都想挖不合适吧。
普者黑我多年未去了。当年是文山州当地喜欢摄影的领导陪我去坐船赏荷的,转眼间物是人非。上次步履云南,曾给他打过一次电话,说人在德国考察,回来后一聚。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受请喝茶了。照例空余电话号码。
夕阳西下彩霞满天,颇有点像昆明的天象。转瞬之间,华灯初上暮色四合。可能是人老了,感觉如今一天天一年年过得飞快,颇有时不我待之感。
浐河路上有些停车收费员脱岗了,还能令车主沾点小便宜。
倒不是我矫情,忽然想起鲁迅的诗《莲蓬?》来:
芰裳荇带处仙乡,风定犹闻碧??。
鹭影不来秋瑟瑟,苇花伴宿露瀼瀼。
扫除腻粉呈风?,褪却红?学淡妆。
好向濂溪称净植,莫随残叶堕寒塘。
此次说的是我曾经的铁哥们李人杰。
我们同是西安市20中学的同学,中学生时代喜好文学,1972年夏季开始,与另外5个喜好文学的同学互为文友,吟诗填词不亦说乎。其他人是薛武奎、王晓钧、张新荣、张小宁、李海滨。一共7人,狂狷不羁,号称校园七子。
1974年2月,我旅南而归,给他们每人赠送一张32K折叠的贺年卡,是在杭州工艺美术品商厦买的,一张0.27元。上面图案分别是刘继卣、王雪涛、傅抱石、钱松嵒等名家绘制印刷的,印刷精致我很喜欢。我本家贫,也买不起什么。当年王晓钧提出我给他买几支湖笔,我倒也买了4支,他问是多钱?我说每支0.11元,上海一百买的。当时他的脸就挂下来,非常不高兴。说大老远的跑趟杭州,就买这门便宜货糊弄人?张小宁当时说,能给你娃买就不错了。谁家不是开银行的。
张新荣岔开说:这几天想着你该回来了。咱语文课学得是《张勇之歌》,老师叫都得背,我想起你老想一句是:南飞大雁尚未归,北国春草正萌芽。该诗描述1970年6月3日,天津下乡知青张勇为了救公社落水的羊而壮烈牺牲,把年仅19岁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呼伦贝尔大草原上,成为当时全国闻名的知青楷模。
这里有个缘故。当年我旅南所买的学生票,是票价的1/4,9元。但得要学校证明才买得到,但还得直系亲属。当年我姑妈在杭州。跟他们说起,李人杰自告奋勇,说这个证明他去开,没问题。因当年他母亲住在河南。
当晚李人杰亲自来我家。先杂七杂八聊了一阵。我送他出巷口时,他说他自己有件事想请我帮办一下,碎碎个事,对我来说不算事。我问何事,他说他想毕业前入团,咱不是将来进入社会也好打点政治基础。我说我自己连红卫兵都不是,咋能帮你入团?
他说容易,只要我给王晓钧开口,王晓钧不会不办。到时候他们班开发展团员会时,叫王晓钧也去参加,表个态。当年王晓钧是学校的团委副书记、红卫兵大队长。他们班干部不可能不听王晓钧的。我答应了,并在他建议下立即去了王晓钧家。然后他把证明给我。我很意外,才知道证明他已去学校开好了。难怪李海滨说人杰我怂精得很。
他守在门外,我敲门进去,把此事告诉王晓钧。果不其然,王晓钧很痛快答应,说这事不算事,等他的好消息吧。听说你要去杭州,到时候给咱买几支湖笔成不。然后很快李人杰就入团了。
当年我心里稍有点别扭。我心里这样想,大家都是很好朋友,若是平素胡乱托办个事没问题。说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怎么他等我答应帮办后才拿出证明给我?万一我拒绝了他是不是就不给我了?心下狐疑不定。
等我从南方回家后,想起此事,把给李人杰的贺卡写的赠言是:好向濂溪称净植,莫随残叶堕寒塘。当然有讽喻出污泥而不染之意,当年李人杰看了很不高兴。
当年我疏忽了,写了个别字。把濂溪写作莲溪。过了几日,李人杰找我提出这别字。我说拿来改改?他说不用了。
可惜我一语成谶。据传李人杰做事很绝,一身坏毛病而一路仕途顺利,很早就在碑林区担任某开发区副主任搞拆迁发了,后来辞职退--党了。你明白的。再后来有风声说他出国定居了,也有风声说他不明不白死了。但熟人同学之间没一个人参加过追悼会。未辨真假。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桃花潭荷池像普者黑吗【严建设】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