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2.2w+ 浏览
10 评论
2022-05-16 23:36:28
12022-05-16 23:36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2022年5月16日星期一。晴。
今天西安临时社会面管控解禁第27天。自封控以来,今天西安是第142天了。今日西安照例新增本土0例、新增无症状0例。风平浪静平安无事。截至5月12日12时,西安市累计接种新冠病毒疫苗3353.6万剂次,其中60岁以上人群第一剂次接种175.44万人,覆盖率为86.65%;第二剂次接种162.04万人,覆盖率为80.03%。现在规定,凡涉外省市旅居史进入西安 驾乘人员须自觉接受疫情防控检查。
昨夜一位美女画家若虚女士相邀,去榆林高文化艺术传播,遂
乘动车D778次软卧北上,赶赴榆林。美女画家上铺,我下铺。列车稍晚点,凌晨近4时抵达榆林。沿途西窗一轮明月贼亮,想是陕北空气澄澈。抵达榆林本有人接站,若虚说,大半夜的,不用麻烦人家,咱自己打的挺方便的。#西安抗疫日记#
出站照例刷双码看48小时核酸报告,因此等了约莫半小时许,人群簇拥,阵势宛若上世纪70-80年代仿佛。
出站后,辗转到了马路边等车,半夜不好打车,榆林这儿冷得很,只有6度,等了一阵,总算打上一辆出租车,还是跟别人共载的,也就顺利到了酒店。
在酒店,见到文宝斋的白顺义白总,聊了两句,他说准备天亮6点去呼和浩特,问我俩去过没?我俩均未去过,则邀约同去。说话时已近6点,下楼看到院子里有辆丰田商务埃尔法(参数|询价)相等。里面还有俩榆林当地人。然后去榆溪河大桥头左近一家羊杂碎店共进早餐。白总要了一斤熟肉,4个面饼4份羊杂碎分吃了,还在附近一家豆腐坊买了10 斤豆腐,说是呼市朋友想要。
遂一路北上过鄂尔多斯,至响沙湾折而东去,驱车400余公里沿大青山前行抵达呼市。收费站照例刷双码,与西安不同的是,要48小时内两次核酸报告,我们猝不及防,也只好停车,就在收费站外帐篷处出了核酸。免费。
刚刚登车,开出不到100米,被当地一间房公安检查站抽查交警拦停,说是后排没系安全带要处罚。给一次书面警告。询问得知不罚款不扣分,也就罢了,耽搁了一阵放行。也是我们晦气,其他车子一辆辆呼啸而过,没人管。
内蒙古比较严,要求48小时内两次核酸的不说。进小区也严的很,刷双码不说,还得填身份证号。路名也都跟内地不一样,呼伦贝尔路、科尔钦路、察哈尔路、博孜亚路、海拉尔路。
其实榆林也差不多,比如秃尾河畔尔林兔镇吧吓采当,也就是一个地名。
呼市市区街道宽阔,高楼林立,还是满街的杨花柳絮,有些樱花刚刚开败还是满地落红,在街心公园还拍到一丛小白杨树。美女画家若虚说,蓝田白云下那些黄灿灿倒栽榆树的新叶,宛若秋天一般。
我中学生时代,曾背诵过一首抒情叙事诗《张勇之歌》。里面提到呼伦比尔大草原。该诗描述1970年6月3日,天津下乡知青张勇为了救公社落水的羊而壮烈牺牲,把年仅19岁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呼伦贝尔大草原上,成为当时全国闻名的知青楷模:南飞大雁尚未归,北国春草已萌芽。
当年的风气是号召群众不惜生命代价来抢救国家财产。比如金训华,为抢一根落水木料牺牲了。萨里哈一心要学金训华。
我在街心拍摄,遇到一位执勤交警聊了几句。他看我拍摄,不大放心。我说咱是自己同志。聊了几句,得知他在当地工作28年了,月薪7000余元,他感觉有点少。
呼市酒店住宿较贵。而海鲜餐馆价格稍廉。我们入住在学苑东街与东二环交叉处的盛景假日酒店,晚上就在隔壁一家海鲜酒楼共进晚餐,还来了3个当地朋友。菜品点的有花螺、鱿鱼、鳜鱼等等一桌子,鳜鱼50元/斤。喝了点小酒,是我所熟悉的国台酒。由白总的朋友贺春祥先生买单。
昨夜几乎一夜未睡。延捱至半夜2时许,刚刚眯了会,对过上铺的家伙一屁股坐在我脚上,然后半天失眠,月亮贼亮,还是双月。因车窗是双层玻璃。再睡着又被对过旅客吵醒,那家伙在铺上打电话。
今日疲惫不堪,没啥可写。发个网摘的段子:上海从5月16日起分阶段推进复商复市,当前阶段复工有哪些事项需要注意?
我外地的老丈人刚打电话来:听说你们明天要解封了?
我老婆:谁说的?
老丈人:新闻啊,说明天开始超市什么都要开放了。
我老婆:不可能,我们刚通知新一轮的物资明天开始发放,如果要解封还发什么物资?
老丈人:那新闻说了呀,你去问问清楚。
我老婆: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新闻?
老丈人:……那你们要封到什么时候?
我老婆:天知道,我们都不看新闻,只看居委会通知,新闻是给你们外地人看的。
老丈人:那你缺什么?我给你寄。
我老婆:快递一直没恢复,寄不过来。
老丈人:新闻上不是说快递恢复了吗?
我老婆: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新闻?

另,前次车子驶入鄂尔多斯之际,看到郁郁葱葱的林荫道,色彩缤纷的花圃以及假山石、雕塑等等。高低错落有致,色彩绚丽令人目不暇接。虽是百花凋零的秋季,这儿却百花盛开欣欣向荣,格桑花、非洲菊、鸡冠花、玻璃海棠、薰衣草竞相开放。既有繁华都市的韵味,还有田园乡村的亲切。真是酒好也怕巷子深,藏在深闺无人识。就是稍嫌空旷,部分宽阔的大马路上看不到人和车。尤其是乌兰木伦湖一带。
内蒙古有这么个好地方,我闻所未闻大开眼界。此前的鄂尔多斯(Ordos),网络传闻最多的是鬼城、煤都。半夜没人敢出门。何况旧有民谣:“一条马路两座楼,一个警察管两头,一个公园两只猴”、“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
还有更意外的,鄂尔多斯被中作协命名为中国诗歌之城。我此前倒是曾读过《嘎达梅林》,还有1985年读席慕蓉的《七里香》曾读的如痴似醉,在其中感受泰戈尔的韵味。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北上榆林内蒙古【严建设】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