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9368 浏览
0 评论
2022-05-15 15:30:49
12022-05-15 15:30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2022年5月15日星期日。晴。
今天西安临时社会面管控解禁第26天。自封控以来,今天西安是第141天了。今日西安照例新增本土0例、新增无症状0例。风平浪静平安无事。
因晚上要赶赴陕北,就近去大明宫家具城门前做了核酸。3.4元混检。西安扫码付款。临做时,女大白再三要再看看付款记录。我暗想,难道曾有人蒙过未付款。#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距浐河边咫尺之遥,非常近便。去逛菜市场,也不用刷码测温,就是人多得很。其市场比较大。从纺五路东去,连绵不断,一直过绕城高速天桥,再折而南行,至一个叫做瑞丰农业观光园大门前。也得有几里路。
该农贸市场卖啥的都有。素菜副食,鸡鸭鱼肉,日用百货、服装鞋帽,瓷器炊具,苗木花卉,算是真正的地摊经济。其物价相比西安城区要稍便宜点。远远地就看到成群结队三三两两的市民拎着大包小包迎面走来。市场上不卖绞肉。肉馅都是双手操刀,自己剁出来的。还有理发的,5块不搞价。
里面人很多。还有电动车穿行。我和老妻本没打算买东西,既然来都来了,也就顺手买点东西回家。买的是卤猪蹄、酱牛肉、人汉菜、新蒜和黄瓜等。还买了株三角梅。20元。
三角梅是厦门的市花,我们曾在新西兰见过巨大的三角梅,两株长成一个高大的拱门,色彩妖艳很震撼很漂亮。
遇到一个女人,说她也买过一株,25元,两年了没开过花。摆摊卖玉器手链的妇女说,这花在经二路狗市上才卖15元。
人汉菜童年时代也难得吃到。我6岁那年,第一次看到睦邻韩小丽端着饭碗在院子里显摆,碗里的稠干烂饭被人汉菜染红了,我非常馋,眼巴巴盯着看。
10岁那年,也就是1966年夏天,我一直在文昌门外给人挂坡赚钱。当年挂坡一次也就3分钱2分钱,只要有活,1分钱我也干。挂坡得到5分钱就在城墙根芦席棚子下买个坏了淌水的西瓜小心翼翼抱回家,与家人分享。那种西瓜有沤了馊了的怪味,切不成,只能用勺子掏着吃。
有次干了一上午,赚到5分钱,回家时路过柏树林蔬菜批发市场,大太阳下有一堆晒蔫的人汉菜,我想买,就去问价。收摊卖菜的老妇女瞅瞅我说,5分钱这一堆你能拿多少算多少,反正都是公家的。
我大喜,掏出一个装篮球的网兜,狠命塞得满满的,足有十几斤。再捡了根草绳,把稍长点的又捆了一大捆,也有十几斤,掂着很重,我怕自己拿不回家,准备拖走。结果那老妇女看到变卦说,你不能拿这么多,这两捆你只能拿一捆,你自己随便挑。我反复掂量,感到装进网兜的更重一点,就扛起回家了。那堆人汉菜我家吃了两天。
当时我们家中兄弟姐妹多,穿得破破烂烂,盖的是旧网套,经常去文昌门外跟驴一样挂坡,不分严寒酷暑,一次只赚一二分钱,有时还还提心吊胆地去偷废铁卖。
那年月西安城汉族的孩子只知道流汗出苦力,提着麻绳搭钩去挂坡。而回民孩子从小就学着做买卖。凡遇见端个筛子卖疙瘩剁卖搅糖的,一般以回民小孩居多。他们说话和我们也有区别,开口就说:赛梁目,阿纳西头的。
赛梁目是问候的意思,阿纳是自称,西头是回坊。回民小孩在回坊上做买卖比较霸道,碰到问价的缠住非买不可,否则就开骂,但他们出了回坊就老实多了,有时还受汉民小孩的欺负。人们见到戴着无檐白帽和腰里带小刀的,就一律认做回回。
有天有个回坊孩子来我们五柳巷小学门前卖疙瘩剁,与我的发小陈进鹏口角,陈进鹏兜底一脚,把那孩子的小竹筛子踢翻,疙瘩剁掉了一地。我们这帮孩子即刻弯腰去抢来吃。
那回坊孩子大怒,从腰里拔出一把藏刀,陈进鹏一看骂道,你个碎狗适的还想咋?你想咋!来来来你把你叔我宰了,边说便把头往人怀里顶。那孩子退缩了,收起刀子捡起竹筛走了。临走时哭了。
我身上经常没有1分钱。我那时颇羡慕二哥:他常腰里缠着麻绳,挺着胸脯到南关去挂坡,一次赚几分钱,多少能补贴点家用。后来我气不过,也寻了根麻绳,用老虎钳把一截粗铁丝拧成铁钩,拴了个死节,缠在腰上,雄赳赳地走出南门去挂坡。
用老虎钳时一个不小心,在虎口处弄了俩血泡。
当年盖房子一般是土夯墙,墙上先架用木料钉成的人字架,再架上竹竿或木椽,然后铺一层厚厚的稻草或麦秸,也有铺一层油毛毡的。阔气的用青砖垫基,胡基起墙,粉墙面用黄土和麦秸,最后刷石灰,所以土夯墙需要大量黄土。
南梢门草场坡有一些土壕,拉架子车的就在那儿凿地取土进城卖,路上雇一个小孩挂坡。每车黄土能卖2毛5分,挂坡的孩子从中得到几分钱就不错了。
一般从南门沿着环城南路挂到文昌门石桥大坡上头,可以得3分钱,而我当时太小,没人愿意雇时就自动降价到1分钱,这样就可以每天赚几分钱。回家时顺便拔些灰灰条回家焯了吃。但那时的路是硬土路,为了避让别人,我走到路边的草丛里,运气不好就让鬼针草和蒺藜刺疼了小腿,可怕的是薜荔。
当年我们穿的是草鞋。家里弟兄多,母亲顾不上做布鞋,就在木条凳上钉3颗铁钉用稻草拧点旧布打草鞋。母亲打得飞快。但草鞋毕竟不耐穿,十天八天就得一双,穿草鞋最怕踩上薜荔,那些尖锐结实的刺经常穿透草鞋底,把脚底刺伤,而新草鞋也经常磨破脚腕,夏秋季还容易化脓感染。杂货铺购销草鞋,收购价2分/双,销售价3分/双。
有一天,听说沙坡钱好赚,我就顺着护城河向东,过兴庆宫公园南门到了沙坡。临走时,听见母亲正在叹气说:唉,炉子又灭了,米没有,柴也没有了。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头一件事便无着落,你叫我拿什么做饭?喝西北风去罢。
那时沙坡很荒凉,黄昏时有成群结队的黑老鸹漫天乱飞,路边甚至有白森森的骸骨。有一条大坡,坑坑洼洼,漫了一层厚厚的虚土末,倘有汽车开过,立即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对面不见人。
土路的两侧是绿油油的麦田。记得有一长溜土夯墙,墙壁铲出了一溜脸盆大小的坑,上面用石灰打底,写着人人都背得很熟的红字:总路线W岁!大跃进W岁!人民公社W岁!
有一块破烂的木板竖在地上,上面用醒目的黑体中英文写着外国人未经许可不得擅入。
那天我刚到那里,就遇见一个满身乌黑的青年气喘吁吁架着车辕走来,他拉着高高的一架子车马粪纸箱子,汗津津的。
我赶紧上前去问:哎!挂不挂?
他打量我一下,还用手捏了下我的胳膊,就爽快地同意了,一边走一边说:去火车西站,你去不去,两毛五。
我喜出望外,两毛五,当时是我拼命干4天的收入啊。
拉车的是一个黑瘦的郊县农民,待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见面熟的亲热劲,家长里短,嘘寒问暖的,一笑满嘴黄板牙,嘴里一股发酵的溲味,挽起的裤管下露出似乎成年不洗、仿佛长了鳞屑的小腿和脚踝,绿色帆布的破胶鞋用麻绳绑在脚上,露出3个肮脏的脚趾。
我庆幸自己运气好,怀着感激的心境拼命曳。后来回忆走了一段从麦地踩出来的软土路,极难走。有时候我略走得慢些,他就拽拽绳子,喝令我用力。到西站那段路很长,大约有20华里。
到西站时已经是午后。那人说忘了带钱,要我和他一道回沙坡去取,当时下了一阵雨,我俩都淋湿透了。他很关心我,让我坐上架子车,和我拉家常,说我这点年纪出来混不容易,以后要多穿些衣服。他从拴在车辕上的一个旧布兜里拿出包子吃,让我也吃了一个:吃吧,客气啥。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我尽管极累,但极其感动,先怕吃了人家东西要在工钱里算帐,后来经不住劝,就感激地吃了。那天,回去路上他一直拉着我,我湿淋淋地坐在架子车上,腿脚都坐麻了。
包子是杂面的,皮已经放干了,馅是青菜和辣椒。
在路过东木头市时,他竭力劝我先回去穿件衣服,说在太平巷口等我。我飞快跑回家穿了件衣服,但当我再去太平巷口寻他时,他已经杳无踪影。
我又着急,又伤心,一路赶着去追寻这个骗子,追到大南门外时,一脚踩空,摔进旱渠,昏了过去。
我先觉得头重脚轻,站立不稳,眼前有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缓慢地从眼前向上飘,刹时就失去知觉。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是细碎的,萤火虫一样大小,很像中午的阳光照在湖水上闪出的眩目光点。
我在迷糊中有一种强烈的失重感,在虚空里缓慢地坠落着,又感到自己仿佛钻进了一个只有入口没有出口的黑暗的管道,管道里空气稀薄,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极其艰难地爬着,觉得管道愈来愈小,已经束缚得自己不能动了,紧张和绝望、痛苦和烦躁同时攫住了我,我欲哭无泪。但是后来回忆这情景,我怀疑那是早已忘却而又突然记起的自己在母体子宫里的感觉。
我清醒过来时,惊讶地发现自己躺在满是灰尘的蛐蛐草丛里,软绵绵地躺着,浑身无力,一动也不能动。脚让薜荔尖锐的刺扎破了,很疼。身边长着一株绿叶繁茂的龙葵,紫色的果实小珍珠似的簇成一团。天色已晚,深蓝色的空中浮荡着美丽多姿的白云,西边是一派五颜六色的彩霞,已经升起了几颗明亮的星星。后来才知道,当时我已经由于饿累交加虚脱休克了。
在繁星满天时,我拔去脚掌上的薜荔刺,踏着昏黄的路灯懊恼地回了家,我恨自己那天竟没赚到1分钱。那年我7岁。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纺织城菜市场掠影【严建设】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