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可可西里,险被野牦牛攻击,除了藏羚羊我们还能看什么?

1.9w+ 浏览
24 评论
2020-06-08 12:54:36
12020-06-08 12:54
可可西里是什么?

“可可西里”是蒙语,意思是“美丽的少女”,是一个被世人所熟知却又极为神秘陌生的地方。亿万年前的那场地质运动,将一片崭新的高地托举于世界之巅,这里就是被誉为地球第三极的青藏高原。由于处在高寒地带,这里气候恶劣,淡水缺乏,植被稀少,也常常被称为人类生命的禁区。但对于她的原住民——野生动物来说,这里却是它们的家园、乐土、天堂。
可可西里在哪里?

多年来,她被世人所熟知的,只有她的名字、传说以及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而她究竟在哪里,却少有人知。可可西里属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管辖,与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连为一片,是中国最大的无人区之一。1999年9月更名为“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总面积为4.5万平方公里,境内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最高处可达6860米,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是我国目前建立的面积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动物资源最丰富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2017年7月7日可可西里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
可可西里如何去?

自1992年7月索南达杰组织中国第一支武装反盗猎的队伍开始,可可西里生态地位被逐步提高,各级相关部门逐步发布对可可西里生态环境保护的法律法规。自2015年开始,可可西里管理处森林公安局发布《关于禁止在可可西里地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禁止一切非法穿越活动。也就是说,可可西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去,也是绝对不可以非法进入和穿越,任何在可可西里内的活动都需要相关部门的审批。对于神秘的可可西里,其实我们在青藏公路、青藏铁路上都会不同程度的经过、穿过可可西里缓冲区和部分核心区。在路上我们就可以欣赏可可西里的美景与野生动物的身影。要注意的是在公路上行驶不可以离开公路范围,碰见野生动物也不能进行任何的接触。如果获得审批,允许进入可可西里腹地进行科学考察、生态体验活动,一定不要错过这非常难得的机会,如果没有方法获得审批,那就让我带大家看一看真正的可可西里是什么样子的。
接到通知

2016年12月,刚刚回到北京的我接到电话,得知经过层层筛选,决定让我作为随队摄影师加入到这支由玉树州旅游局、科考队员、可可西里巡逻队员及央视纪录片摄制组所组成的首批“科考可可西里探秘之旅”的队伍中,负责此次科考活动的影像素材采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而兴奋之余更让我倍感压力,这压力来自未知,对可可西里的未知。
为此,我查阅了大量关于可可西里的资料,那些关于这片土地的故事片、纪录片、文章和摄影作品中,一部叫做《平衡》的影片深深震撼了我。没有抒情的旁白,没有优美的画面,也没有精妙的特效,更没有影坛巨星的加盟,有的只是对在这片土地上所发生的事情最刨骨挖筋的纪录,纪录那无畏的斗士,纪录那无辜的生灵,也纪录那猖獗的盗匪。让我对这片土地刹时燃起了一股保卫的火焰。
可可西里生态稳定的重要性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重视。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约有150种垫状植物,可可西里就有50种。可可西里一共生长着214种种子植物,其中有84种是青藏高原特有种。可以说,可可西里是地球上植物家族最后的伊甸园。除了生长在这里的植物家族,她又何尝不是高原动物最后的栖息地呢。在这片独特的自然环境下,孕育着以高原精灵藏羚羊为代表的众多野生动物。30种哺乳动物,54种鸟类,6种鱼类,在雪山草原的庇护下繁衍生息。在“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中,可可西里选择了藏羚羊,它是一种有着独特的生理习性和生理构造的可可西里最具代表性的物种。每一只藏羚羊的身上都凝聚着被可可西里这块严苛的土地筛选、淬炼、凝结过的生存密码。
宝贵的不仅仅是这里的动物和植物。可可西里具有典型而完整的高寒生态系统,有高寒草甸、高寒草原、高寒沼泽草甸、高山稀疏植被和高寒漠丛、高寒荒漠等植被类型。而在多年冻土带和岛状冻土带发育的广阔沼泽,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湿地。鸟族翱翔,蹄类竞奔,万千生灵,在可可西里这片亘古荒蛮之地谱写出了地球上最惊心动魄的生命乐章,也恰恰是因为这样,可可西里才赢得了青藏高原珍稀野生动物基因库的美誉。它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重要区域。
抵达玉树

2016.12.6,从北京出发飞往玉树,这一段2500余公里的飞行,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从2015年开始,我便深深扎根在这个地方,很多朋友送给我“玉树小王子”的外号,虽然搞怪,但确实印证了我对这个第二故乡的深厚情感。当你第一次呼吸到来自高原,稀薄但纯净的空气时,当你第一次被赠与洁白的哈达时,当你第一次听到美妙动听的康巴歌曲时,当你第一次品尝到醉人的青稞美酒时,当你第一次看到热情洋溢的康巴舞蹈时,你一定会和我一样爱上这里,爱上这座旧貌换新颜的高原小城玉树。
除了地震,玉树还有很多很多值得我们了解的地方,玉树是青海省第一个、中国第二个成立的少数民族自治州;玉树是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可可西里的所在地;玉树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所在地;玉树是康巴文化的发祥地;玉树是昆仑山东段最高峰玉珠峰的所在地。除此之外,众多的山川与河流,美丽的风光与人文,悠久的历史与文化都让玉树成为世界上最有潜力的旅行目的地之一。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城市,因为经停西宁的缘故,飞行消耗了一整天的时间。简短的修整后便参加了“科考可可西里”工作会议。第一次亲耳听闻曾亲历那里的专家讲述可可西里,相比于查阅资料,这样的信息也更加立体和全面。在详尽的解读了可可西里的现状,明确了各组的分工,知悉了注意事项后,进入可可西里的第一项工作完成,所有人都带着无比的热情与抑制不住的激动回到了酒店。久久不能平复的激动心情竟然让我在这座熟悉的高原小城里,第一次失眠了。
英雄广场

2016.12.7,清晨,阳光还没有爬上玉树的山峰,这里的人们早早来到到了格萨尔王广场。团队中包括玉树州旅游局工作人员、中科院专家、横断山科学家、可可西里巡护员、纪录片摄制组、高原急救医生、后勤保障团队等人员也已经集结完毕,车队中先导车、领航车、乘用车、保障车、医疗救援车也整装待发,一场庄严而又简单的仪式正在进行。庄严的宣誓过后,在玉树州人民和广大环保志士的注目中,这次从玉树出发,途径治多县、曲麻莱县、不冻泉、昆仑山玉珠峰、索南达杰保护站、新生湖、库塞湖、卓乃湖、太阳湖,最后到达布喀达坂峰,行程超过1000公里的科考之旅正式踏上征程。
有关于可可西里的往事,流传最广的也许就是索南达杰捍卫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的故事了。藏羚羊,或许以百万年为一个单位才进化长出了一身无与伦比的皮毛,那是一身极致的皮毛,是藏羚羊生存的宝,同时却也成为了它们死亡的衣。在盗猎者的枪口下,纵使千百万年的自然推演、进化结晶和环环相扣的生存法则再怎么的坚固无比,刹时也被冰冷的子弹洞穿,弹孔里留下贪婪的味道,枪口所向是一片血色的黄昏。眼睛里闪耀着私欲暴利的人们奔着繁华而去,丢下这一滩滩泯灭的人性。每一只藏羚羊和可可西里的其他野生动物的命运,都与人类赖以生存的这颗蓝色星球的命运,与人类自身的命运紧紧相连,只是那些被利益所驱使的盗猎分子毫不关心。
在索南达杰的家乡-青海玉树治多县有一个广场,名叫英雄广场。在这里,治多县领导亲自为大家讲述了关于索南达杰的故事。这不仅仅是一位英雄的事迹,他更是万千可可西里人的缩影,站在这里,只剩下肃然起敬。英雄广场雕塑的后面的长廊,详细的介绍了索南达杰的生平事迹。
他的牺牲震动了当时社会各界,也正如此,保护可可西里、反盗采盗猎行动获得了更多人力、物力、财力的帮助。今天的可可西里更加的宁静、祥和,再没有了盗猎分子丧心病狂的嗜血残杀,再没有了盗采分子追寻暴利的疯狂采挖,也再没有了弥漫的硝烟和倒在血泊中的英雄。
索南达杰保护站

2016.12.9,冬日里清晨的曲麻莱县冷的让人瑟瑟发抖。休整一天后的队员们早早起来装备行囊,可可西里是无人区,即便在相应的保护站内依旧是物资匮乏,为了不给巡逻队增添额外的负担,未来几天的所以补给都要在这里准备妥当。提前采购好的蔬菜、肉类、饮用水等生活物资以及氧气、急救药品、车辆应急工具塞满了3辆后勤保障车。深入可可西里,衣食住行就全要靠自己了,帐篷、睡袋也满满的塞了一车。
在前往第一站昆仑山玉珠峰的路上我们经过了索南达杰英雄纪念碑。队员们在英雄的遗像前鞠躬致意,并敬献着象征吉祥、和平、圣洁的哈达,随队医生寒梅老师曾是英雄索南达杰的同学,每每到此她都不禁潸然泪下。索南达杰先后十二次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进行了野生动植物资源调查和保护藏羚羊的工作,被誉为可可西里野生动物保护第一人。
戴着白色口罩的寒梅医生
1994年1月18日,40岁的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在押送歹徒行至太阳湖附近时,遭歹徒袭击,当人们在可可西里无人区找到他时,他还保持着换子弹的姿势。索南达杰牺牲后,1997年8月,由民间环保人士出资修建了索南达杰烈士纪念碑。该碑立于可可西里保护区昆仑山口的青藏公路旁。碑高5.8米,正面镶烈士遗像,背面用藏、汉两种文字记述索南达杰烈士生平事迹。10多年来,由于受到地基冻土层变化,地震等影响,碑身向南倾斜约25度,下沉约20公分,护栏表面大理石贴面多处脱。而新的纪念碑也已于2013年8月落成,规模更大更雄伟,路过的车辆或是停车瞻仰或是鸣笛示意,纷纷以自己的方式向英雄表达着敬意。
距此地以东10公里,便是昆仑山东段最高峰——玉珠峰了。昆仑山之南的广大地区,便是著名的可可西里。抵临玉珠峰下,直觉人之渺小,巍巍昆仑从来都是书上那个有着神幻故事的地方,而今就屹立于眼前,令人生叹!叹的是这平起6178米的雄伟身姿,叹的是这皑皑白雪旗云萦绕的大美,叹的是这岁月长河点滴累积而成的壮观冰川,也叹这明显抬升的雪线和这冰川融化留下的痕迹。从昆仑山玉珠峰脚下回望可可西里,那是一片辽阔的大地,泛着棕黄色的大地,透露着神秘色彩的大地,一片充满未知的大地。
在可可西里东缘、昆仑山口以南的青藏公路2952公里处,原本只是一个没有地名的地方,它不过是地处青藏公路不冻泉和五道梁之间,靠近楚玛尔河沿。如今,地图上已经清晰的在此标出一个新的地名:索南达杰站。
远远望去,一座红白相近的轻钢结构活动房,童话般地凸现在楚玛尔河畔的荒原之上。它又像极了高原上的哨所,向世人宣告着捍卫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誓言。屋顶上“索南达杰保护站”一排大字,像烈士生前一样屹立在无际的旷野中,深情而警惕的守望,不给任何侥幸分子任何机会可乘。数年间,在各方努力和帮助下,索南达杰保护站由原来简易的轻钢结构活动房,逐渐扩建成功能相对齐全、设备相对完善,能够满足巡逻队员日常工作和生活的砖房了。
当晚,我们同职守的队员共同劳动,共同用餐,保护站内并没有足够多的的床铺,我们就用一些垫子打起了通铺。与队友们一起同吃同住,条件虽略显艰苦,但却更能融入他们,体验这不一样的生活。
可可西里的星空璀璨,一向痴迷拍摄星空的我不肯放过这样特殊的夜晚,却也被嘱咐不能走出保护站大门,因为这里时常有大型野生动物出没。保护站内用于发电的太阳能板成为了很好的前景,夜更深一点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狼的嚎叫,近处蹄腿飞走,掷地有声,这个夜晚不仅收获了一片可可西里的星空,也让我对这里越来越着迷了。
初遇藏羚羊

2016.12.10,队员们很早就起来,每个人都精神饱满,虽然索南达杰保护站有着近4500米的海拔。青藏铁路上的火车穿过了冉冉升起的太阳。车队从保护站旁的一条岔路踏上了此行真正意义上的可可西里之路。初到可可西里,一扫之前对这里固有的印象,虽值冬季,草甸已呈枯黄色,但这苍山大原依附在巍峨的雪山之下,挽傍于翠绿藏蓝的湖泊,极目望去尽是未曾见过的美景。
可可西里,一个美丽的少女,又像是母亲,博大不言,默默哺育怀抱里的每一个生灵。而我,更觉得他是雄性的,像是裸露着肩膀披散着头发的康巴汉子,高远冷峻,目光坚毅,一个臂膀就撑起了这里的世界,每一个悄悄路过的带着高原气息的精灵,都在他坚实的胸怀中,躲风避雨。
由于独特的地理气候,这里成为了地球上除极地之外最大的无人区。年岁更迭,地质变迁,成千上百个碎玉散珠般的幽静湖泊,装点在她那无垠的冰肌玉肤之上,除了风来时的声音和那雨雪飘落的碎响,在此繁衍生息的野牦牛、野驴、白唇鹿、藏羚羊等高原精灵便是她常年的伴侣了。自2009年9月起,卓乃湖湖水因生态环境的变化不断溢出,向东南奔流近300公里,形成宽30米至50米,深20米至30米的河流,致使卓乃湖与库赛湖、海丁诺尔湖等串连。外溢湖水淹没了近百个小湖,目前已形成面积约200平方公里的新生湖。
在前往新生湖的路上,我第一次见到了疾驰的藏羚羊,精灵一般的身材,优美得飞翔一样的跑姿,踏出身后长长的尘烟,那是自由的模样,那也是自然的模样。若你同我一样目睹这一切,你就会相信,它能够在这片土地上生存数千万年,是因为它就是属于这里的。我拿起相机,150-600mm的镜头在矫健的藏羚羊面前显得尤为的笨重,彷佛那一瞬间空气都已经凝结,只剩下它踏蹄而飞的身影和我悄悄的呼吸还有那不停闪过的快门声音,终于,捕捉到了它那令人醉心的身姿。
可可西里的天气复杂多变,意料之外的我们遇到了扬尘天气,风沙漫天不见去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转路而行前往五道梁保护站进行修整。五道梁保护站与索南达杰保护站几乎一模一样的布局,听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说是后来统一建设的。
突遇沙尘暴

2016.12.11,五道梁到卓乃湖有另外的一条路,与其说是路,只是山梁上巡护线的一道道车辙印。看上去一马平川的可可西里,其实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此时的冬季还算好,还未沙化的地方是一片片冻土,夏季陷车时留下的痕迹依旧清晰可见。大多数河流也都已结冰或进入枯水期露出河床,只有少数的盐湖闪烁着波光。车行驶在可可西里,如果没有经验丰富的巡护员带领,很容易迷失方向,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沿着车辙印走。
越往可可西里的腹地前行,就越能遇见成群结队的野生动物。藏羚羊无疑还是这里的主人。由最开始的三两只、四五只,现在眼前跑过的则是十几二十只的大队伍。通常此时的藏羚羊队伍往往是一只公羊带领着一队母羊,这是他们进行繁衍后代的信号之一。
每年11月,是藏羚羊交配的时节,这时能看到雄性藏羚羊追逐雌性藏羚羊的画面,而次年4月,怀胎的藏羚羊便从三江源、羌塘和阿尔金山的每一个被阳光所照耀过的角落向地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腹地的卓乃湖集结。这是一次充满希望的迁徙,这是一次对生命珍重的迁徙,也是对这片肥沃故土的礼赞。彼时,卓乃湖便成为了藏羚羊的大产房,那里气候温和,水草丰沛。
柔弱的生命似乎从一开始便具备了顽强的力量。迁徙的路很长,在穿越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时尤为困难。机警的他们对火车的轰鸣格外敏感,对过往的车辆充满着恐惧。如今,每逢藏羚羊穿越公路时,都会有由自愿者组织的“生命红绿灯”亮起来,过往的车辆也越来越积极配合这项行动,让高原精灵藏羚羊能够平安的迁徙回到卓乃湖。
在即将抵达卓乃湖时,我们遇到了此行中最严重的一次恶劣天气。卓乃湖方向刮来了令人胆寒的沙尘暴,这已经是此行中第二次遇见扬尘天气,人在车外几乎不能站立,漫天黄沙步步逼向,没一会儿车队就被吞噬进尘暴当中,能见度几乎为零。车身外怒吼着的狂风卷起沙尘拍打着车窗,瞬间的风力让静止停下的越野车也不禁晃动着车身。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焦急的等待着先导车的指引,已经快到目的地,谁也不想就此放弃再次折返。
看着窗外漫天的风沙内心不住的忐忑,眼瞧着窗外飞舞的沙粒在车窗玻璃下沿堆砌起一小层“沙丘”,对讲机终于传来了指令,根据专家判断,这场沙尘暴与卓乃湖溃堤有着直接的联系,决定放慢车速,继续前进,为尽快查找此次沙尘暴形成的原因而做好准备。此番话音一落,只见先导车的车门在狂风中艰难的打开,呼唤着我们全体下车。在大家一头雾水的情况下看到了此次科考之行的旗帜已在风中展开,众人纷纷明白,是要在这难得一遇的沙尘暴里留下珍贵的合影。
天色也渐暗,原本在沙尘暴中就就视线受阻的车队又一次将要面临困境。先导车在持续了许久的直线行驶后突然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弯向山坡上驶去,车队也紧随其后,渐渐的风沙变小,天空也渐渐明朗起来,而我们也成功的在日落之前冲破了沙尘暴的包围。卓乃湖保护站地势较高,可清晰的观测到卓乃湖,而连续发生的沙尘暴也正是在卓乃湖形成。
银色的月光照亮了可可西里,风停了下来,累了一天的队员们卸下物资准备起了晚饭。专家们在分析着沙尘暴的具体形成原因和第二天的考察方向与行进路线。条件有限,物资更是匮乏,没有人去在乎吃的和不和口味,住的地方舒不舒服,对于第一次来可可西里的我们来说,这已经很好了,而面对常年扎根于此的巡逻队,我们没有资格挑剔。
脆弱的生态

2016.12.12.全民网购的日子里,我们在可可西里,一个没有网络的地方,有的只是与这脆弱的生态和众多的珍稀野生动物。一早,科考队便整装完毕出发前往卓乃湖。冬季里的卓乃湖表层已经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从保护站远远望去,卓乃湖就犹如一面银镜一般,闪烁着光辉。
在距离保护站不远的地方,车队停了下来,原来,这里原本是卓乃湖的湖岸线,而今却因为卓乃湖的溃堤而成了一片裸露的沙土地,这也正是卓乃湖地区形成沙尘暴的主要原因之一。继续向卓乃湖前行,清晰可见原本被湖水覆盖的土地裸露到空气中被风化之后的痕迹。
2011年8月中下旬和9月上旬,由于持续较强的降雨天气,可可西里腹地的卓乃湖水面快速上涨,以致于在湖东岸发生了溃决,溢出的洪水在高原面上冲出一道深宽的洪沟,流进了库赛湖。卓乃湖的面积因此而由280平方公里缩减到168平方公里。当年的9月20日—30日期间,库赛湖湖水外溢,与其东边的海丁诺尔湖相连通。海丁诺尔湖的东侧,还有一个被称为“盐湖”的小湖,进而海丁诺尔湖也溢出并注入了盐湖。扩大后的盐湖湖岸距离青藏公路只有不足8公里,也就是现在的新生湖。
远处扬起的尘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此时的卓乃湖还不具备形成沙尘暴的条件,原来是几只雄性藏羚羊在飞奔,为了捕捉这精彩的画面,相机必须也跟随它们移动,不得不佩服藏羚羊奔跑的速度,几乎把人转晕了。600mm的镜头,如同机关枪一样的快门才得以留下它们的身影。
站在高处向卓乃湖望去,临近午后两点十分,卓乃湖湖面开始刮起沙尘,而后向东面散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沙尘将会越来越大,直至形成规模不等的沙尘暴向卓乃湖的东侧席卷。先导组当即决定尽快下山前往卓乃湖溃堤处进行考察。
下山后,有一段路需要在卓乃湖冰面上行进,身在卓乃湖之上才更觉溃堤对卓乃湖造成的损害是有多么严重,岸边曾经的水位线清晰可见,曾经水草丰沛的产房如今满目疮痍,令人惋惜。而如何治理是一项天大的难题,若是任由卓乃湖这样发展下去,未来我们可能再也找不到卓乃湖了,只剩下一条“卓乃河”了。但是在可可西里,任何人为的介入(挖土方、修堤坝、整河道)都是一种非自然的干预,而这类非自然的干预所将带来的结果往往不能受控。
在一片东西走向,有着明显冲刷痕迹的沟壑前,我们见到了卓乃湖的溃堤口。至今,那里还在源源不断的向外流淌着湖水,虽是冬季,湖水顺势而下在极寒的温度作用下形成了一个落差在两米左右的冰瀑,而这只是第一层级,冰瀑下面形成了一汪小湖,此时也正被薄厚不均的冰面所覆盖,再向下则是更高落差的小瀑布,沿着溃堤时巨量的湖水所冲击出来的河道流向了新生湖。
夜幕降临,屋子里的藏族兄弟一边做着晚饭一边哼唱着家乡的歌谣,一屋子人也都跟着哼唱起来。保护站外几乎没有一丝声响,辽阔的可可西里如同睡着了一样,与安静的大地不同,头顶的星空却在沸腾,虽然月光作祟,但这如同倒扣的星碗还是令人心醉。
惊险一幕

2016.12.13,对于卓乃湖的考察在取得了充分的样本及数据信息后暂告一段落。原本计划的继续前往太阳湖及布喀达坂峰也因先导车探路时发现道路受阻无法通行而宣告取消。所有成员都略显失落,这意味着“科考可可西里探秘之旅”的行程将要提前结束。但早先未能实施的露营计划被确定在今晚执行,有人赞同,有人选择退出,我自然是属于赞同阵营的。
都说回程会显得比去时要快,但这一次却格外漫长。沙尘暴掩盖掉了来时的车辙,先导车只能通过传统的定位方式去辨别方向,即便已经走过无数次,还是有走错路的时候。来时只见到成群的藏羚羊,回程的路上惊喜的收获了野牦牛、藏野驴还有黄羊。藏野驴大概是在整个藏区繁衍生息最好的野生动物了,少有天敌的捕杀令它们的数量一直在一个比较高的基准线上。灰白色的皮毛在雪山、草原、湖水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美丽。正当我悠哉的拍摄窗外风景的时候,惊险的一幕发生了。
或许是我们的车队在寻找路线时不小心侵犯到了野牦牛的领地,原本三只飞奔而去的野牦牛在消失在地平线后不久,其中个头最大的野牦牛径直冲向了我们的车队。各车立即采取应急方案,紧急避险。而尾车却被死死盯上,巡护员指挥着尾车的行动,可这蛮横的野牦牛就是不依不饶。经过一番斗智斗勇,终于避开了野牦牛极具杀伤力的攻击。
野牦牛不同于牧民家养的牦牛,他们生性谨慎但毫不畏惧,即使受伤也不会倒下,巡护员说这属于特殊情况,但也时有发生,在保护野生动物的前提下尽量避让,如果真的出现危险才能采取必要的措施。有惊无险的脱离了这只怒气冲冲的野牦牛,这也让我们后续的行车更加的小心谨慎。
正值当月的阴历十五,每个月里月亮最大最圆的日子,今天的月亮升起来的格外早,也很亮,车队到达五道梁附近后寻找一块儿背风的好地方作为今晚的露营地。一顶顶帐篷点缀着月色下的可可西里。绿色的多功能帐篷承担了厨房的重任。海拔4000多米,温度零下二十多度,饮用水已经冻成一块儿,扔进锅里,红糖、醪糟、圆子一咕嘟,甜甜糯糯的晚饭就成了。
这样的经历可能很多人一辈子也体验不到。住进帐篷里,温度已经低至零下三十度,极寒的天气让帐篷内外都结上了厚厚的一层白霜,打开保温杯,竟然连瓶口内侧已经凝固结冰。好在保暖措施充足,睡袋里很暖。闭上眼睛却怎么也无法入睡,来到可可西里的最后一夜,如同我抵达前一样,失了眠。
走出帐篷,圆月之夜的月辉闪动着,星光也如同这里的每个夜晚。短短几日,能够书写出来的只是经历中小小的一部分,那些让我震撼的场景与经历将会伴随一生。
可可西里从此对我来说不单单只是一个名字、一个地方,我想更是一个烙印,一种眷恋,一场冲击和一次重生。名利场中的人们追求虚无缥缈的成功,云游四海的浪子只想被美景俘获心灵。但当你来到可可西里,生命的伟大,生态的脆弱离我们并不遥远,与我们息息相关。一切不负责任的挥霍资源和破坏平衡都将反噬,对我们自己造成不可逆的恶劣影响。
北京降价车排行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