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活】疫情下的美国

9.5w+ 浏览
191 评论
2020-03-28 12:16:29
12020-03-28 12:16
美国,一直都是国人比较感兴趣的地方。作为世界第一强国,它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世界人民的生活。兔子(楼主,外号那兔,简称兔子)在美国生活有了较长一段时间,对美国的一些衣食住行也有一定的了解,国内很多朋友一直来问我美国这边的旅游和汽车的事情,同时看到网上有些自媒体人和一些中介,借着国人对了解海外的热情,有所保留的片面的介绍美国的情况,觉得这样并不是十分公平。打算在这里开一个系列文章来分享一下美国这边的生活。我会尽力呈现最为真实的内容,但鉴于居住的时间,了解的程度和语言的隔阂以及其他的一些原因,无法完全保障所有我所了解的内容都是最真实的,如有偏差,敬请谅解。

3月27日,美国确诊人数突破10万人,成为世界感染第一大过,其中纽约州确诊人数超过46000人,全国死亡人数接近2000人,死亡率从25号的1.4%上涨到27号1.6%。美国全境基本上都发布了stay at home的命令,同时部分城市的戒严令更加的严格。但是依然可以看到美国的戒严令不同于中国的封城,既可以用人性化的词汇来称赞,也可以用不作为的词汇来贬低。毕竟允许人们去户外做运动,这样的戒严令看起来十分可笑,但这种限制却恰恰反应了美国人骨子里的那种自由。

现在很多国人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看待美国发生的一切,对从世界各地撤回国内的海外华侨留学生抱着一种鄙视加愤慨的心态。我觉得这种情绪都可以理解和接受。毕竟这句话说得没错,祖国建设你不在,万里投毒你最快。这句话多少反应了很多国人的心声。特别是加上南京日报报道出来对于外国隔离人员超国民待遇的行为,让现在身处美国疫区的国人更是羡慕加愤恨不宜。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国家移民管理局对于中国绿卡的意见征集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对声音。

说实话,虽然我是海外华侨留学生,我也十分担忧美国日益严重的疫情,同时也十分想找到回国的机票,但我特别能理解和接受国人现在对于输入性病例的担忧和对很多归国人员自以为是的愤慨。毕竟全国人民集体闭关2个月换来的稳定局面是共同付出巨大的代价换来的,留学生不能回国或者已经回国的都不应该有任何情绪,而是应该积极听从国家的安排,即使航班减少,也不代表祖国抛弃了我们,各个地方要求归国留学生隔离,那也是为了整个社会好,应该要理解,要学会牺牲。

我们虽然打了一场漂亮的疫情狙击战,但是这场战役并没有结束,中国境内的结束只能算上半场,全世界都结束才是终场,不然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出现二次爆发,那意味着人类还要打加时赛。我希望我的人类同胞们都能够以人类的角度来看待问题,病毒起源哪里,不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对于中国不符合事实的指责也对抗击疫情的合作毫无意义。病毒并不会在乎你是民主国家还是集权国家,也不会在乎你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候,我们自己内部互相指责有多少意义呢?

中国虽然结束了战斗,但不代表我们做的很好。相反,我们存在很多问题,包括医疗资源的严重缺乏,分配调度,人才管理的缺陷等等。我们并没有比美国,做的有多好。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纽约的人口和武汉差不多,人口密度可能还高于武汉,武汉累积确诊50006例,死亡2538例(可能存在因没有确诊而死亡的数字没有统计内)纽约州现在46000多人,死亡病例才600多例。比武汉少了四分之三的死亡人数,这里面有很多客观的原因,比如纽约疫情还在上涨,武汉一开始没有治疗经验等,但是有一条不能忽视,那就是医疗资源上的差距。我会把各个国家的ICU病床数按照人口比例的图放在下面。好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找准以后提升的空间。

美国当然也有自己的问题,制造业空心化导致在紧急状态下,虽然可以强迫所有的企业转为生产医疗物资,但是缺乏供应链,经常会因为短缺原材料而降低生产效率。简单说,美国早已经不是二战时候的那个工业巨人,它也无法爆发出二战时候那么强大的生产力。美国因为金融业和第三产业,严重腐蚀了自己在工业生产的能力。相信这次疫情将会推动新一轮的全球一体化的供应链分配。

说一下美国民众吧,美国民众天性的自由,让管理者在紧急状态下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调整完成。同时因为缺乏类似中国基层党组织这一架构,对于防疫传染病这种需要社区阻断能力,而这却是美国人欠缺的。虽然美国有地广人稀的地缘优势,但是因为缺乏管理和组织,加上初期的轻视,让美国不幸成为了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加上美国人长期以来的对政府不信任和城堡法案带来的影响,屯粮囤枪,物资短缺也就随之而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人民在这方面是幸运的,因为虽然被要求待在家里,但是不会缺乏吃喝,而且消毒工作也有专人为你们操心。

按照传染病学专家的模型分析,美国远没有到疫情的峰值。随着检测能力的加强,我们会看到美国的感染人数会有一个非常恐怖的增长。但庆幸的是,美国已经动员起来,虽然这个动员的力量还略显蹒跚,而且他们的领导人似乎并没有把全部的经历放在防疫上。但美国人却已经收敛了他们的自由。也许真正让美国人紧张起来的并不是日益增长的确诊人数,而是美国股市破天荒的多次熔断。经济的崩溃才是让政客重视疫情的最好催化剂。国会两万亿救市方案中,对于医疗防疫的拨款相比于两万亿来说,显得寥寥无几。而股市刺激计划,企业救助,给美国家庭发放经济救助却成为主力。相比中国的免费医疗和不计成本的救治,也许这就是两个国家,两种文化,或许也会是两种结果吧。

遗憾的是,美国老百姓认为最应该负责的却是中国,因为中国的瞒报,因为中国的防疫不利,因为中国的专政,因为中国的。。。说回来,甩锅是政客应对危机的最好的办法,同时中国的怀仁天下,救助四方的文化是否真的正确,或许绝不是短期可以看出来。这个策略的价值,就像选择防疫的方式一样,只有时间才是最好的检测标准。
中国每十万人只有3.6张ICU病床,美国却达到了34.7.虽然美国的医保体系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体系,至少它保证了医疗资源的充沛。我想公共卫生的管理者应该思考如何平衡价格和资源配给的问题。
大米,空了
罐头食品,基本上空了
谷物类食物,空了
糖果巧克力等应急的食物,也剩余不多
牛奶限购,依然空了
冷冻食品,限购也空了
鸡蛋限购,也就一盒而已。
披萨等速冻食物,限购还是空了
基本上可以支撑一周吧,因为限购。
先看一个由民调机构morning consult在前几天对美国人做的民意调查:对美国的COVID-19的疫情爆发应该怪谁?

73%的选民认为是中国的错
65%的选民认为是这个时候仍然不呆在家里到处逛荡的人的错
45%的人认为是CDC的错
43%的人认为是特朗普(Trump)的错
42%的人认为是州政府与地方政府的错
34%的人是副总统彭斯(Pence)的错
(Pence名义上是COVID-19的防控负责人)

然后还有反映民主党、共和党、中间/独立派三种不同选民的具体数字。
第一张图是对Trump的工作满意度。RCP平均值44.3。这类投票的选择都是非常党派化,大部分民主党都会选对Trump不满意,大部分共和党会选满意。

第二张图是对Trump处理COVID-19的满意度。大概可以看出来,人们对Trump处理COVID-19的满意度是略高于对他总体工作的评价的(相差数个百分点)。

因此,至少目前看来,如果把政治化因素都排除掉,美国老百姓对Trump的COVID-19应对是相对还算满意的。

而美国的政治体制是分权,老百姓会把不满分散到各级政府(都是民选的)去。而州/地方政府又是应对疫病的一线。

所以至少在目前这个时点,我不认为COVID-19会使Trump在大选中被动,甚至相反,他可以借COVID-19的问题更进一步。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防疫故事:

1、中国政府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信息管制和社会控制”上,公共治理及公共卫生十分落后,政府缺乏对老百姓的呼吸道传染病公共卫生教育,对野味市场则完全缺乏管理,导致病毒滋生,成为随时爆发的定时炸弹。

2、 12月、1月出现病毒的早期,存在系统性的瞒报、不报,对外界不披露。美国人认为中国掌握病毒的很多信息(而不是在面临突发、未知的、属性及效果不明的新型病毒,需要在极短时间内做出重大决策),而是有意识地限制信息传播,“打压及迫害传播信息的医生”,包括动用警察力量去压制对外传播信息者。

3、因为中国政府体制的弊病,耽误了非常关键的两到三周时间,使得疫情失控。中国政府没有检测即从武汉放出了五百万人,导致病毒在武汉及全球蔓延(如笔者之前分析的,武汉在很早的时候就进行了封城,以全社会感染率【每百万人确诊病例】口径比较,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瑞典、西班牙、丹麦等国在感染率超过武汉时均没有采取任何封城行动)。其实在正常社会里,不封城才是正常的选择,封城才是过于严厉的选择。但在美国叙事中,咬死“武汉封城封晚了,导致五百万人离开武汉传播病毒”。

4、中国政府(美国叙事一般都会强调“共产党”)采用各种集权体制,广泛的强迫性的社会动员,利用剥夺个人隐私的高新技术手段、采用限制个人自由的社会控制手段,对疫情进行亡羊补牢式的控制。

5、认为中国政府不是为人民福祉着想的,只是被动式的进行危机处理。过程中还会进一步减少个人权力(SARS模式重演)。

6、画风一转,开始鼓吹民主体制的成功模式——韩国、香港、台湾新加坡——这些国家或地区都是“民主体制”的,信息最大程度的公开透明,政府对人民负责,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不会考虑的因素是
1、不会考虑WHO和公共卫生及医学领域专家的意见,所有表扬中国的说法都会被自动屏蔽。其一媒体不会报道。其二报道了也会被瞬间忘记。其三就算记住了也会认为WHO及专家三观不正,有政治意图。

2、不会考虑中国防疫模式及机制的好处、值得学习之处。就算要学习,灯塔国高傲的人民学习的也是韩国模式。

3、会选择性忽略美国及其他国家相对中国有4~6周的缓冲时间、可以为疫病防控做充足的准备。美国人的故事是:“中国的瞒报使得美国无法及时应对COVID-19”。总之,责任全在中国。美国政府即便有责任,也是少部分责任。

此其外,值得关注的是

1、美国媒体避免或羞于正面报道中国采取的有力措施。

2、疫情期间,中国舆论生态圈有很大自由度,无论机构媒体还是自媒体。实际上,存在着大量批评政府的负面新闻及负面评论。美国媒体对中国的这种舆论多样性一个字也不会提,而是继续刻画中国全面信息管制的刻板印象。

3、凡是中国国内出现的负面报道,包括对大政府的苛刻要求,都会被美国媒体利用,拿到海外放大100倍,作为妖魔中国化的素材。从李文亮(剧情被西方媒体扩大无数倍)、到武汉放走五百万人,到一切我们能想到的。国内舆论场上出现的好事外国是不会报的。国内舆论场上出现的负面事件会被无限放大,成为反华舆论的组成部分。

4、 美国媒体会回避COVID-19在多大程度上是“可防可控”的事实:西方凭借其先进的制度及对民众福祉的最大关注与保护,到底有没有能力在早期就控制COVID-19的输入?美国人的取态是,这样的疫病是一项“不可防不可控”的天灾,由极端政府生产。

这个国际舆论生态恐怕是国人意识不到的。我们对政府严加要求,提出质疑、提出批评,这些批评都会被美国政客及媒体放大一百倍、一万倍,作攻击中国、蛊惑全球反对中国的素材与工具。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