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客到江南|亘古男儿一放翁(二):锦城迷梦,沈园情深

1.1w+ 浏览
6 评论
2019-11-07 09:29
12019-11-07 09:29
原创: 湖水一面 湖说爸道 3天前
蜀客到江南亘古男儿一放翁(二):锦城迷梦,沈园情深





前文说到陆游的一生就是思念的一生:他一生中不忘一国,不忘一城,不忘一人。这一篇来说说他心中的“一城一人”。

故宫博物院收藏了陆游的书法真迹:《怀成都十韵诗》



放翁五十犹豪纵,锦城一觉繁华梦。竹叶春醪碧玉壶,桃花骏马青丝鞚。

斗鸡南市各分朋,射雉西郊常命中。壮士臂立绿绦鹰,佳人袍画金泥凤。

椽烛那知夜漏残,银貂不管晨霜重。一梢红破海棠回,数蕊香新早梅动。

酒徒诗社朝暮忙,日月匆匆迭宾送。浮世堪惊老已成,虚名自笑今何用。

归来山舍万事空,卧听糟床酒鸣瓮。北窗风雨耿青灯,旧游欲说无人共。

省庵兄以为此篇在集中稍可观,因命写之。游。


故宫博物院介绍:此卷为陆游晚年为其友人手录旧日所作七言古诗一首,内容描写作者50岁左右在成都做官时的生活景况。格调豪放跌宕,书风亦瘦硬通神,可谓词翰双美。



晚年的陆游写下了上百首怀念蜀地的诗文,在陆游心中“成都,忘不的,只有你”。以成都为代表的巴山蜀水,给了放翁“依然锦城梦,忘却在南州”的魂牵梦萦。



所以连他的长子陆子虞都说:“孝宗念其久外,趣召东下,然心固未尝一日忘蜀也。”



爱之深切,以至于陆游把自己的诗集都取名叫《剑南诗稿》,还把在成都生的第六子陆子布留在了四川。



放翁的朋友圈一看全是这样的:



从锦城梅花海,到锦城花柳窟。

从锦城重到叹无期,到锦城谁与寄音尘。

从当年走马锦城西,到园庐已卜锦城东。

从卖药锦城中,到缭出锦城南。

从成都古寺卧秋晚,到成都海棠十万株。

从吴中狂士游成都,到直舍独坐思成都。



我的天,他无时不思锦城,无刻不念成都。



蜀语初闻喜复惊,依然如有故乡情。甚至听到四川话都是那么的亲切,有一天,陆游就在眼前的这间草屋里生病,忽然听到有人在门外叫:“老陆,起来吃回锅肉了”。原来是四川眉山的朋友史君来看他,放翁马上病就好了一半。




那种入骨入髓的思念,一如千年后那首火遍全国的《成都》的低语呢喃: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你的温柔余

路还要走多久

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

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


走到这山阴故居,作为千里之外锦城来的游客,我分明感到对于离蜀还吴的陆游,不像游子终归故里,却似旅人去国怀乡。




自古以来,成都这座城市以其特有的包容性,给予了无数颠沛流离的人们以心灵的慰藉。







陆游奉母命休了表妹唐婉,迎娶了湖湘澧州刺史、蜀郡蜀州人王偌之女王氏,这蜀州就是现在成都的崇州市。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多年后,陆游来到王氏的家乡做副州长,有一天,在成都的华阳一驿站,他看到墙上题有一首诗:

玉阶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挑灯起作感秋诗。



一打听,是驿站里一姓杨的驿士女儿杨氏所题。宋人笔记说陆游因为杨氏生得几分像表妹唐婉,又有才华,陆游一下动了心,两人经常私会,一来二去,就那个和那个上了。


杨氏长住驿馆内,陆游隔一阵就去看她。这样过了一段日子,陆游干脆把杨氏带回了崇州的家。王氏也是个名门闺秀出身,哪容得下一个平民女子,仅半年时间就把杨氏赶出了家门。


宋代陈世崇《随隐漫录》载,杨氏离别时作诗说:

只知眉上愁,不识愁来路。窗外有芭蕉,阵阵黄昏雨。

晓起理残妆,整顿教愁去。不合画春山,依旧留愁住。


不过,陆游这一次没有像与唐婉那样诀别,而是勇敢的把杨氏带回了山阴老家,杨氏终于绍兴山阴故居。




这杨氏是陆游六子、七子的母亲,还生了陆游最喜欢的女儿陆女女,陆游在《山阴陆氏女女墓铭》中说:“女女所生母杨氏,蜀都华阳人。”



陆游一生就喜欢文艺女青年,没法,这是诗人的通病。




美景、美食、美女是成都的三大特产,我发现很多诗人都要在成都留下一段感情,当年卢照邻、骆宾王、元稹……都在成都留下一段情,只有李商隐这位情圣,面对东川第一美女,不为所动,关于他们的八卦故事,以后再写。



我湖说爸道公众号的宗旨就是别人写过的我尽量不写,就算要写,也要写得八卦,写得湖说爸道。





当然,作为专业级吃货,成都的美食也是不能忘怀的,



以下这两首诗,便将他中年吃货男的气质暴露无疑。



《蔬食戏书》

新津韭黄天下无,色如鹅黄三尺余;东门彘肉更奇绝,肥美不减胡羊酥。

贵珍讵敢杂常馔,桂炊薏米圆比珠。还吴此味那复有,日饭脱粟焚枯鱼。

人生口腹何足道,往往坐役七尺躯。膻荤从今一扫除,夜煮白石笺阴符。”





《饭罢戏作》

南市沽浊醪,浮螘甘不坏。东门买彘骨,醯酱点橙薤。

蒸鸡最知名,美不数鱼蟹。轮囷犀浦芋,磊落新都菜。

欲赓老饕赋,畏破头陀戒。况予齿日疏,大脔敢屡嘬。

杜老死牛炙,千古惩祸败。闭门饵朝霞,无病亦无债。



哈哈,说起成都的美食,周身都是劲。



在成都期间,陆游的第六个儿子出生了,这陆小六名子布,后来他全家离蜀时,为效仿杜甫留下后代在成都的事,他把这个才三岁的儿子托付给了朋友张绩。



(陆游的《剑南诗稿》卷五《野饭》原注说:杜氏自谱,以为子美下峡,留一子守浣花旧业,其后避成都难,徙眉山人垭,或徒大蓬。可见杜甫留有后人在四川,我查了很多资料,可惜却不知详情,不过有人说大蓬是现在南充营山的太蓬山,这是错的,陆游在另一首诗的标题中,说明了大蓬是蜀州的大蓬岭。不知在眉山和成都有没有杜甫的后代。)



公元1201年3月16日,76岁的陆游到了绍兴柯桥,他要迎接从四川归来的已经26岁的六子陆子布,二十多年不见了,子布一口四川话,老陆见到儿子写下此诗:



我似伤禽带箭飞,更怜汝作雁行稀。异时恐抱终身恨,此日宁知徒步归。

万里外应劳远梦,三年前已挂朝衣。断编蠹简相从老,绝念功名亦丈非。





我似伤禽带箭飞,更怜汝作雁行稀。这见证了陆氏父子雁南归的柯桥历经千年仍然存在,离陆游故居只有六公里。也是绍兴的一处风景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没有去了。




这位陆子布后来搬迁到江苏,留有一位后代名叫陆秀夫,背着小皇帝在涯山跳海自杀,陆游没有见到“九洲同”,但他的后代却见证了大宋的灭亡,历史就是这么奇妙。







公元1205年,这一年中国北方正是金朝泰和五年,一位16岁的爱发问的少年元好问在“知乎”上发了一个提问:“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世纪疑问。



而这一年也是南宋开禧元年,江南绍兴一位八十一岁的老头子陆放翁,晚上做梦,梦到了自己重游沈园旧地,醒来后,在电脑上看到了北方少年提的这个问题,于是含泪在问题下面写了二首诗作答: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鏁壁间尘。




北方少年看到后,叹到:“唉,我K,原来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是真的哟,好的,我信了你这个糟老头。”



这世界上最近的距离就是虽然与你阴阳相隔,但你的样子永驻我心底。



来绍兴,看沈园是必须的,其实要说风景,比这园子漂亮之地,一抓一大把,但作为与陆游一路山川有约的当代文艺中老年,还是要去看看的。于是我们买了80元的含演出的门票,正好可以看看越剧。




晚上的《沈园之夜》演出还不错,演的正是陆游与表妹唐婉的爱情悲剧。尽管我一句也听不懂演员唱的啥,不过有字幕,看得还是津津有味的。




我边看边想,陆游后来娶的一妻一妾都我们四川人,他老人家在四川呆了九年后,搞得连填词有时用字的平仄都用上了四川话的发音,(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一书中有多处写四川话的发音的事)要是用川剧来演这个故事,不知效果如何,哈哈。




关于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在南宋时,就被多人记入了笔记中,以周密的《齐东野语》记得最详尽,题目就是《放翁钟情前室》,是不是很有现代娱乐新闻的味道。他娘的,自古名人的八卦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事儿。




陆游二十岁时与表妹唐婉喜结连理,婚后两人就像两个哑巴亲嘴――好得没话说。可惜陆游他妈TMD的不高兴了,以唐婉害得陆游不爱学习了,且唐婉老不生育为由,非要当婚姻城管把二人给拆了。于是陆游娶王氏,唐婉再嫁皇亲赵士程。




十年过去后,有一天陆游在这沈园里碰到唐婉与赵士程,唐氏征得赵士程同意,给陆游送来酒菜。悠悠往事触动了彼此的心,于是陆游怀着悲伤抑郁的心情,在墙上提笔写下《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我的娘哟,一首千古名词就此诞生。



唐婉后来看到此词感慨万千,随之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写完不久唐婉便香消玉殒。从此前妻成了陆游一生挥之不去的痛,沈园也成为千百年来,有情人朝拜的圣地。



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古论,不可无此词。




后来陆游多次来到沈园,沈园的景色依然,睹物思人,尽管唐婉却早已玉骨久成泉下土。但面前那份人世间的真情,他又写下了很多流传千古的名篇。




陆游晚年归隐田园,过着宁静悠闲的生活,即便是几十年的风雨沧桑,依旧抹不去心头的记忆,对沈园的眷恋,却愈久弥笃,愈老弥深。几乎是每隔几年就要来沈园打卡写诗。




陆游六十三岁时旧地重游,到了沈园,看见唐婉的那首词,心中无限悲楚,写下了这首《菊枕诗》: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六十八岁时作: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七十八岁又作: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八十四岁,陆游拖着病体,就在家人的陪伴下拄着拐杖,最后一次来到沈园,给自己的爱人写下最后的一首相思之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唐婉此时已死去五十余年,沈家园里仍然花团锦簇,这些花花草草都早已认识经常来的陆游了,但感觉自己行将就木,最后来和唐婉做一个告别了,也许,这既是告别也是相见。



“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其实在这段千古爱情故事中,有一个人值得注意,他就是唐婉的后夫赵士程,他以皇亲的身份接纳了二婚的唐婉,当自己的妻子想对旧情未了的前夫送酒菜时,他豁达大度。唐婉死后,他终生未娶,这才是千古痴情人。在这爱情故事里,陆游差之远矣。能得到两位男子如此痴情的爱,唐婉幸矣!




但为什么千百年来人们只记得唐婉和陆游喃,这估计就是因为陆游会写诗。所以说什么李璐璐、贾亮亮、王宝宝、白合合之类的同学不要难过,被吃瓜群众八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给你们出个主意,不要天天玩抖音,打游戏,平时要加强文学修养。只有你们谁有陆游和唐婉的水平,写出《钗头凤》之类的作品,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了。



欢迎转发并关注,让更多的人知道“湖说爸道”

更多有关陆放翁的文章在下面:

蜀客到江南寻宋记----亘古男儿一放翁(一)

痴游陆游祠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