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去柳州嗦粉 因螺蛳粉而起的旅行

春节去柳州嗦粉 因螺蛳粉而起的旅行

  • 出发时间 / 2024-02-11
  • 人均费用 / 5400 RMB
  • 出行天数 / 5 天
  • 出行座驾 / --
  • 旅行标签 / --
这个春节,线稿彻底脱掉羽绒服,开启一场舒适的旅行。因为不想穿那么厚,所以我们就把目标放在了南方。之前去过了桂林,这次又选择了柳州。重点,柳州有我心心念念的螺蛳粉,我老公一听到螺蛳粉就兴致冲冲地要去旅行了。
这次旅行是从一嗨租车定的车子,到了柳州先租车后旅行。,
我们计划的有点晚,计划出行距离春节就剩2周了,机票价格成倍增长,直接飞柳州是最经济实惠的。最后的线路图是根据出行票价来定的。
Day1落地柳州开始旅行
落地柳州,先去提车,然后直接开车去酒店。入住了新开的柳州凯锦酒店,房间内有智能家居设备,房间也很大。不考虑酒店服务可以选择这家店,距离万象城和万达都不远。
午饭选择了广西特色菜:桂小厨。非高峰时间,前面5桌排了40分钟。进店就有浓郁的酸笋味儿,但招牌的鱼却只是闻着冲,吃起来并不是很入味。广西的腊肉太好吃了,腊肉炒冬笋能分分钟下一碗米饭。
下午去了龙潭公园,面积好大是给我的最大感受。公园是免费的,开车到东门不堵车,要走的远一点。公园有很大的露营区,依山傍水,是集喀斯特山峰,湖泊和树林为一体的自然景色市区公园。经过人工规划和建设,使城市内可以随时近距离欣赏野趣。
2月的天气,玉兰花已经开了。让我差点忘记北京还是冬天。龙潭公园不仅是旅游客爱打卡拍照的地方,更是本地市民郊游的不二选择。公园内有儿童乐园,孩子玩耍的草坪,年轻人露营地,更有运动爱好者在公园跑步。步道平坦,绿植密布,山峰恰到好处的陪衬在那里。
前往五星步行街的路上,甚至在柳州的任何一条路上,都能看到mini汽车的身影,甚至比普通轿车还要多,更有专用半码停车位。在工业城市柳州,这里气温四季温暖宜人,清洁能源汽车占据了很大市场,何尝不是个平衡。
晚餐秉承连锁和干净的店不进,最终选了这家黎姐煮螺,是开了20多年的老字号。夸张到每个人都是10碗起,更别提鸭脚煲和其他小吃。螺狮粉地道与否,闻店内一进门的味道冲击力,汤底是否浓厚,以及配料的口感。
这碗属于我的螺狮粉综合起来是不错的。鸭脚是腐皮的,酸笋是重味道的,汤底是上头的,但腐竹片再大一些才过瘾。没吃过别家,但这家味道是不错的。老公说如果非要排一个小时才吃到,反而就不那么香了。我恰恰相反,觉得更美味。柳江边,有个人工沙滩。跨江对面,文庙和古镇的灯光,把黑夜点亮了,有点像86版西游记。
Day2开车去靖西
柳州和南宁预报有雨,一路往西,天由阴转晴又转多云。300公里的旅途,因为沿途的山峦,田野,隧道,树木,跨江大桥,路程而变得奇妙。天空放晴时,山峦叠嶂,层次分明。雾蒙蒙的时候,有种腾云驾雾的错觉。喀斯特地貌将山雕刻成了独立的山峰,或是一刀切的连绵群峰。
山峰本是光滑的石头,却被横空飞来的植物种子扎根,长成了丛林,紧密覆盖在石头上,沿着石头的形状向上生长,可依然能看到部分裸露的表面。
去不了德天瀑布,低配版不排队的路边瀑布代替。驱车路过三叠岭瀑布,水瀑上石头错落分布,导致上游水流分成三叠下落,伴着风,将水汽吹散在空气里,落在游客的发梢,笑容里,或是镜头上。
下一站,靖西鹅泉。天空不做美,拍不出牧民的美感因为没有光照,更没有水雾。当然我也不想修片,保持原片质感。浪漫和氛围感是要靠感官来体会,比如那一缕吹拂发梢的清风,那田间老黄牛吃草时耳朵的抖动,那竹排上游客的欢乐笑声,又或是那鹅泉自有的野生动植物送到食客餐桌上的饕餮。
泉不大,景区口外有一排民宿守护着,第二排就是本地居民自住房。坐竹排也才10块钱就能环游一圈,因为真的能一眼望到头。民宿都是本地村民经营的,干净又很朴素。夜色下,一家家民宿,像一个个闪耀的灯球。
伴着晚霞,神仙游客拍的我俩和这座山与泉水。鹅泉是德天瀑布的源头,很难想象如此静谧的湖面,在80公里的下游能有多壮阔的瀑布水流倾泻而下,只能下次再来探索答案。
Day3崇左篇
在这山里,清晨一碗素粥配小菜,或是一碗粉,就是最好的一天开始。和鹅泉告别,也和田里的老黄牛招了手,前往古龙山大峡谷。
古龙山单日人流量有上限要求,春节期间需提前两日购买含有漂流的票。网络购票处取票效率尤其低,听说要一张一张验,再手动记录。古龙山大峡谷是连绵的山,植被镶嵌,通灵瀑布的溪流贯穿,使静谧的峡谷流动了起来。所有的山都有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峡谷幽深中,小叶如舟,漂浮于河流上,掩映住鱼儿,只留下游过的痕迹。
古龙山景区最期待的是漂流,两人一筏,有专业师傅帮忙划行近6公里,带领我们探索在峡谷中。有淙淙溪流缓慢前行仰望崇山峻岭,也有缓坡如急流勇进激起的水花,引起大家的连连称赞。
三峡两洞的漂流不仅仅是峡谷中的一叶扁舟,更是溶洞的暗河探秘。长达一公里的钟乳石洞,因为下雨的缘故湿湿嗒嗒,水之精华在石洞的过滤后凝集成一滴水滴,滴落在我路过的安全帽上。下雨的天空,云层渐渐加厚,山谷的形状只留依稀轮廓,即将无法辨别。我想,在晴日,那里抬头便可看到照进峡谷裂缝的光束。
湖南降价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