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您们领略关沟之南口城六百年历史沿革

带您们领略关沟之南口城六百年历史沿革

  • 出发时间 / 2021-12-04
  • 人均费用 / 50 RMB
  • 出行天数 / 1 天
  • 出行座驾 / --
  • 旅行标签 / --
小编温馨提示:此帖已荣登2022年6月24日爱卡游记版块,更多精彩游记请收藏【爱卡游记】
       驾车沿京藏高速北上,或乘坐京张铁路列车,都会经由一个叫做南口的地方,最为大家熟知的南口镇,这是京郊平原与燕山余脉交接的地方。南口镇是北京市西北边的重要的门户,是通往口外的重要通道。作为铁路交通枢纽和军事重镇,在不足百年的历史变迁中,曾经留下了许多全国知名的重要人物的足迹,北距居庸关7千米,是进入关沟的第一道关卡,与居庸关城、上关城、八达岭共同构成关沟军事防御建筑体系。元代曾于此置司成守,明永乐二年(1404)建城,此后明、清均有重修。南口城地处关沟南口两山之间,乃进出关沟之门户,无论军事攻守或商贸运输须经于此,也有600余年的历史,为京西北重要交通要道。现南口城存南城墙一段及南城门一座,城墙为河卵石垒砌,城门包砖,东西两山有敌台,在近代京张铁路通车后,以南口火车站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城镇,南口城演变为村落。上次去是五年前了,还没有对长城有这么深刻,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前段时间在网上认识网友叫南口记忆,他本地人对南口很投入,搜集昌平南口的老照片、介绍南口地区相关历史文化、风土人情、新闻信息等内容,还有参考张保田著的《追寻远去的长城》复拍南口城老照片。
南口村
先有南口村,后有南口城,再有南口镇
南口城遗址与两座残墩全景
八达岭奥特莱斯(H门)
眺望南口城墩台和居庸关,燕山与军都山连接处
南口村
南口城外以及东西两山两座护城墩遗址
《宣大山西三镇图说》——宣府怀隆兵备道辖南山
《北京景观》北京特别市公署  1940年——北京四郊游览图
南口村
1965年昌平南口村(1958年开始炸南口城西山,做采石场)
美国U2高空侦察机航拍
2021年南口城区分布示意图
  《西关志》载:“南口门在关城南十五里,其城上跨东西两山,下当两山之冲,为堡城,周围二百丈五尺,南北城门城楼二座,敌楼一座,偏左为东西水门各一空。护城东山墩一座,西山墩三座,烽糇九座。隆庆卫地方,里口紧要。”
南口城为不规则的长圆形,东西宽300米,南北长500米,跨东西两山,南北各开一个城门,整个城除南北城门和楼台用砖外,其它墙体均为虎皮墙,明、清两代又曾不断地加固、完善。南口城历经多次修缮,也多次被毁,大部分城墙已不存在,近代由于清未修建的京张铁路、以及后来修通的京张公路南北穿城而过,北墙在早期修建铁路时已经拆毁大半,据说解放后北墙还有一段存在,但至修京张公路时估计已全毁,在南口公路两侧的采石导致这一带山形地貌全毁,南口城整体轮廓已难再现。
   南口城现有多处历史遗迹。长城烽燧、关城,古影壁、明太监墓。特别是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 日本 侵略军从 昌平 北攻,8月8日南口战役打响,这里的长城沿线成为抗战战场。是北平抗战史乃全国抗战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01
第一篇:南口城
南门城于1985年和2003年两次被列为
昌平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2013年3月5日公开
升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南口村
寻访南口城的历史痕迹
原地重拍140年前的南口城今昔对比
上图:南口车站前敌人永久野堡之
摄影者不详 王锦思收藏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村全景
摄影者不详 gettyimages网站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外国游客路过南口道
摄影者不详(1897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城南城门北望城内主街
摄影者不详 孟宪利收藏(1901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城南门外的民居
Lorenzo James摄(1908-1911年)
下图:2020年 南口记忆摄
上图:繁华的南口主街
Lorenzo James摄(1908-1911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城西山三座护城墩
亚细亚写真大观社编 乌崎役治摄(1925-1926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日军第十一混成旅团向南口进击
支那大事变写真史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日军炮击南口镇中国兵营和兵工厂
支那事变与皇军无敌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 日军第十一混成旅团向南口发动攻击
北支事变画报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清末的南口城南门外,门上有匾额还有垛口
谢满禄摄 枫影斜渡分享(1881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战役的南口城南门外,匾额失踪了
支那事变出征纪念写真帖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城南门内日寇入侵南口村抢掠
不许可写真20世纪的记忆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中图:张保田摄(2008年)
下图:2021年 摄 修复后的南城门
上图:向南口城南门外主路进攻的日军战车队
支那事变与皇军无敌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下图:2021年 摄
1928年“南口大战”追悼大会
冯玉祥搭台唱戏,蒋介石李宗仁做配角
       因此,就有了北伐战争后,1928年,蒋介石、冯玉祥、李宗仁、鹿钟麟等军政要人云集南口,举行南口阵亡将士之祭典,1929年,在南口昔日战场,建立国民军南口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的一系列活动。
国民军南口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
      冯玉祥总司令手书的碑文“国民军南口大战烈士纪念碑”刻在纪念碑的正面,这是一座六面塔,顶是尖的,从现存的照片来看,高度应该在十几米。这场发生在南口的战争,对南口影响很大,除了战争本身对南口的破坏,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打雷给劈了,塌了,文革时被大伙给扒了。
上图: 日军攻占南口镇(南口大塔)
支那大事变写真史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城东城墙与京张铁路
京绥铁路旅行指南(1925年)
下图:2021年 摄
02
第二篇:西山墩台
上图:长城南口关口道
《北京照相》摄影者不详(1900-1901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北望关沟峡谷
Lorenzo James摄(1908-1911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清末的南口城北门
谢满禄摄 枫影斜渡分享(1881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西山护城墩与民居家
Mary M. Clark摄 (1890-1911年)
下图:2021年 摄
日本侵略者攻占南口村(南口城西山城墙上)
北支事变画报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今天长城墙体已荡然无存
日本侵略者攻占南口村(南口城西山城墙上)
北支事变画报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今天长城墙体已荡然无存
日本侵略者攻占南口村欢呼胜利(南口城西山城墙上)
北支事变画报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今天长城墙体已荡然无存
上图:俯瞰南口城(横)
Rose Gearge摄(1905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俯瞰南口城(竖)
Rose Gearge摄(1905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俯瞰南口城的城墙与李公墓
Rose Gearge摄(1905年)
下图:2016年 摄
南口村
    李公墓位于南口城(今南口村)东北,京藏高速南口村大桥西侧。李公,字监,生前为明代中期宫廷太监,死后厚葬于此。该墓早年被盗,仅存墓前石望柱、石门、石牌坊等石刻。
03
第三篇:东山墩台
上图:南口城北门附近
《北京照相》摄影者不详(1900-1901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城西山护城墩与菩萨庙
支那事变出征纪念写真帖 摄影者不详(1937年)
下图:2021年 摄
纪念抗日战争四大名团之一,罗芳珪团阵地
四行仓库战役齐名
南口战役民间学者杨国庆标刻
  罗芳珪(1907—1938),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山县(今衡阳市衡东县)人,中国国民革命军少将、抗日名将、民族复兴英雄。1907年12月20日生于衡阳市衡东县的一家书香门第,13岁考入岳云中学。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历任排长、连长、营长。1934年升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八十九师五二九团团长。1937年,平津沦陷后,日-移兵力向南口进攻。奉命率部扼守阵地,纵横十余里,从8月12日起至23日止,以千余人抵御数万之敌。当时所部已陷日军重围,仍率部顽强突围出去。南口一战,大
  1937年7月底,日寇相继占领了北平、天津。为了灭亡中国,日寇紧接着沿津浦、平汉、平绥三线扩大侵略。南口战役为中日战争早期的平绥铁路沿线作战之一,地点是在当时昌平周边居庸关的南口一带。发生时间则是1937年8月8日至8月26日。
  在寻访战场的时间里,杨国庆走了上万公里,收获了2000多件遗物,寻访了100多位村民,用坏了4个金属探测器,征集到的关于南口战役的资料摞起来有一人多高。老杨说:“台儿庄战役参战4万多人,伤亡7500人;南口战役参战6万多人,伤亡33691人。台儿庄战役纪念馆占地34000平方米,南口战役纪念馆会有吗?”现在不到50平方米的小小的地下室,成了他自己的“南口战役纪念馆”。
  这里的山林静悄悄。但是亿万爱国同胞的心潮不会平静,他们永远忘不了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的过去。而是作为民族成长中至关重要的经历,永远地留在了中华民族的生命中。
勿忘国耻、吾辈自强
上图:南口城北门附近龙王庙与东山护城墩
亚细亚写真大观社编 乌崎役治摄(1925-1926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龙王庙与东山护城墩全景图
谢满禄摄 枫影斜渡分享(1881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 南口龙王庙(已毁)与东山护城墩
摄影者不详
南口村民家中保护的老照片 张保田提供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外附近的山峦
摄影者不详(1939年)
下图:2021年 摄
上图:南口古道骑驴的人 
瓦尔德马尔·阿贝格摄(1906年)
下图:2021年 摄
臭泥坑村神秘建筑物 关沟五虎烟墩(老普老师判断)
约翰·汤姆森摄(1871年)
上图:南口外过河的男人 
约翰.汤姆逊摄(1871年)
下图:2021年 摄
04
第四篇:眺望南口镇全景图
  周初地属蓟国,后归燕国,西汉始置昌平县,地属昌平县,明景泰三年(1425年)迁县治于永安城(现昌平镇)。正德八年(1513年)昌平县升为昌平州(辖怀柔、密云、顺义三县)。1913年改州为县,先后属京兆区、河北省的昌平县。1956年昌平县划入北京市,为北京市昌平区。1960年初,改为昌平县。
远眺、俯瞰南口镇工厂遗址全景图
  工业重镇主要说的是近代百年来南口随着京张铁路的修建通车,经过百余年的经营,逐渐成为一个以工业发展著称的重镇,尤其是上个世纪七八九十年代,提到南口,那可真是风生水起,是一个工业繁荣、商业兴隆、人们向往的好去处。
  那时南口这地方大大小小有N家厂子,比较著名的有南口大厂、玻璃厂、暖瓶厂、水泥机械厂、面粉厂、钢圈厂、化肥厂等等,这些厂子生产的产品有的远销全国各地、甚至海外,这些厂子吸引了大量的人群来南口工作、生活、定居,那时的南口真可谓是风光无限。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随着改革开放市场化的深度发展、国有企业的改革转型、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快速转轨,很多厂子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很多工人下岗买断,有些厂子在此次冲击中转型优化,有些厂子就此没落一蹶不振,最终走上了停产、破产、被迫关门的道路。
  今天,曾经的工业重镇南口往昔的光彩已经再难看到,那些曾经叱咤南口,甚至叱咤昌平、叱咤北京的厂子大多也都早已销声匿迹,此时小编再度将这些南口地界上的厂子做一个简单的梳理,不知道您是否也与这些老家伙们相知相识,您的青春是否也在这厂子的车间中挥洒,虽然那个激情燃烧的工业岁月早已慢慢远去,但这些南口的厂子应该为更多的人所一一铭记。
南口(公交站)
  百年京张铁路的这座百年——南口站,是京包铁路京张段(京张铁路)上的一座中间站,南口站建于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由中国杰出的工程师詹天佑负责设计和修建。由于南口站以北的关沟路段坡度极大、一般机车无法满足牵引力需求,故京张铁路建成之初便设置南口机务段,用于来往列车的牵引作业。除S2线各次列车外,途经京包铁路关沟段的各次列车均须在本站摘挂补机。
美廉美超市(南口店)
  旧南口百货商场,曾经的曾经,他们都是南口的商业中心,都是大家脑海中最熟悉的记忆,一二十年过去了,他们一个个也都在发生着变化,有的改名了,有的消失了,他们的命运也随着南口地区的发展跌宕起伏。
北京市南口面粉厂
  南口面粉厂,于1969年兴建,1971年正式投产,是昌平县粮食局办的企业,现在隶属于昌平区皇城根粮油股份公司,面粉厂曾有职工91人,最高年产量3176万千克,生产品种有特一粉、专用粉等,其产品红叶牌富强粉被商业部和北京市评为优质产品和信得过产品。
  1958年起南口采石场,曾经建设于南口城西山上的,南口城城墙和2座护城墩随着大山的消失而一同消失。
眺望南口城墩台和居庸关连接处全景图
  南口镇处燕山山脉和华北平原交接处,因处关沟,居庸关南,故名。北魏时称下口,北齐时称夏口,元代初年在此重新筑城。始称南口城。
  兵家必争是因为南口扼守关沟古道南部出口,是北京西北方向进出的重要通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自古这里就屯兵筑城,亲历几度狼烟烽火,见证多少朝代兴衰。
本篇文章转自南口记忆【陈君远老师】,在此表示深深地感谢
玩画:国潮风南口名胜古迹插画
感谢阅读,感谢欣赏
欢迎各位驴友,长城志愿者和古迹专家发表高见,知识面就会越广
摄影作品征集
插画故事征集
本篇图文系胖昊原创、自行拍摄,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