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8087 浏览
4 评论
2022-05-13 22:01:53
12022-05-13 22:01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2022年5月13日星期五。晴转阴。
今天西安临时社会面管控解禁第24天。自封控以来,今天西安是第139天了。今日西安照例新增本土0例、新增无症状0例。平安无事。
早起无事,照例去做核酸,据说从现在开始,每周五必做核酸,未辨真假。今日排队者寥寥无几。网传雁塔区不做问卷调查不给贴纸。五月核酸贴纸:
5.13日(医小美)
5.20日(速小达)
5.27日(师小蒙)
完事后与老妻相商与爬骊山,华清宫虽去过,几十年来未曾登骊山了。还有索道。驱车东去途中,车子驶过灞河,看到河岸上有个#灞河生态湿地公园#,老妻说不如就在此地转转,你不是一直想拍这地方么。遂停车下河,在步道上闲走。
河岸宽阔,灞桥镇正在拆迁,上次见到的小楼还住着人,现今已成了废墟。河床里紫色的马鞭草、白色的大滨菊、黄灿灿的金鸡菊竞相绽放,蜂绕蝶阵乱纷纷。还拍到一只黄色的鹡鸰鸟。罕见。蓝天上一度出现弥陀云。问老妻像否?老妻回答,经你一说还真有点意思。
有人在河边垂钓,我上前问此地有鸟否?回答说那边有。寻思人钓鱼者不喜欢别人打搅,怕惊走了鱼,恨不得路人赶紧离开。
今早的早课写过后忘记发了。明日再发不迟。写的是晏殊的《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现在网上伸手要钱的人很多,不认识的人就敢开口借钱,实则是骗钱。
昨有一人求加微,未辨男女。加过后说是#人民日报社#的王娜,然后拉托说有特刊,问到最后说有审稿费用,9800元。这人成天光坐家里审稿就能发财,不知是哪位大神?兹将截屏附在后面供大家欣赏鉴别。
印象里十几年前写小说,也曾被省作协的人拉托说校对稿子,长篇小说1000元/次。实际上只要有点语文程度,最好是具备中学语文老师的文化程度最好。俩人校对,一个读、一个看就能完成校对审稿。不费事。我亦可做此事。
1975年,我认识一位名叫吕壮的哥们,在南四府街#西安晚报#社群工部上班,主要针对处理群众来信。办公室就在一进大门是左边,跟门房挨着。据说其父是西安人民广播电台台长吕光明。
吕壮常来找我校对编辑稿子。匆忙下楼梯到我地下室,从上兜掏出一叠绿线稿纸给我,说要发动春季攻势。当年他撰写的那些稿子文字功底稍差,文化含量较低,类似中学生作文,我一一校对改过。大部分几乎是重写。然后他拿去署名见报发表。
然后是夏季攻势、秋季攻势、冬季攻势。兴致勃勃乐此不疲。不过他很勤奋,不停的写,沉溺于此,所以进步很大。有天来家,把一个记者证拍在桌上给我看。气昂昂说他终于成功啦,可以功成身退啦。
此人1979年后不知所终,好像再没见过。而一直到1980年,我才接通知去西安晚报社拿了个通讯员证件,还是特约的。那年月没法写稿子发表,除非厚颜撒谎、睁着眼睛说瞎话。
当年稿费甚低。一般一篇稿子也就几块钱。我曾给西安晚报社投稿,第一次拿到了2元,还得自己跑腿去邮局领。我把那次稿费没领,留张稿费单算是留个纪念。
1986年我的一篇稿子《中国字画沉浮录》在《侨声时报》登了整版,得到360元稿费,算是非常高的。当年一般人月薪也就40元左右。也因为当年家兄在该报社做编辑。那张报纸,当年在三学街书院门一带做字画生意的老板几乎人手一份。还有人镶镜框挂墙上。主要是里面开列了一批书画家的润格。开得过高。
《侨声时报》的前身是《广告报》,而如今《华商报》的前身就是《侨声时报》。1997年由老友张富汉接手改刊成了如今的《华商报》。当然,作为留念,我还保存着《侨声时报》的记者证。貌似如今的华商网也当年基于该报的衍生物。
网摘:如果时光倒回十年,华商传媒集团还是叱咤中国的传媒帝国,不但在本省的报纸发行量和广告收入位居首位,还跨省、跨国经营媒体业务。北京、天津、长春、沈阳、重庆,远到南非,高峰时,集团旗下拥有七报五刊五网,每天的报纸发行量达200多万份,年广告收入超10亿元。当年民谚:安全套、羊肉泡、狗皮膏药华商报。好像是市民须臾不可暂离之物。
后来吕壮父亲亡故,曾喊我去三兆殡仪馆参加追悼会拍摄照片,叮嘱一定要拍到他亲吻其父额头的镜头。1978年我常去他家,他家就在北大街口的电台家属院内。他家有台12吋黑白电视,我想看电视讲座复习功课。他家没人,当年坐在沙发上同时复习功课的还有他漂亮的妹妹。其芳名就不说了。
吕壮后来不知去向,好像是去了北京央视履职。断联系40多年了。临走时赠我一张8吋照片,内容是他和女朋友在天安门下的黑白合影。一看就是行家里手用高档相机拍摄的。曝光量宽容度饱和度恰到好处。

刚才看微信群,有人发了条消息说刚才等电梯,一个保姆带了个四五岁的孩子,电梯间屏幕放一个英语培训的广告,小孩问这是什么,保姆说这是坏人说的话,美国人都说这个你不要学这个,现在美国已经完蛋了,全世界都听中国的。以后各位找保姆也得政审了。哈哈哈,美帝国主义必然灭亡,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喊唱了半个多世纪了,结果呢。

游走灞桥,无独有偶,又想起1984年夏天那次浪漫之旅。当年民生商店那位漂亮店花,芳名叫景茹,有天约我次日踏青临潼爬骊山,我俩骑自行车东去,迤逦到了灞桥,也是我忽然不想去临潼了,则提出就近在灞河河滩上照相、野餐。吃了她带的桃子面包和葡萄酒。实际上人到了一个陌生地方,可能都有超越常规的想法,甚至有破坏欲、产生违禁享乐的冲动。尤其是我抱她涉水过河之际。
当年的灞桥非常荒凉,遍地荒草看不到人。麦地里有孤零零的柏树和坟冢。满河滩是白花花的荼草,以及稀罕的紫红色蜀葵。此事前文曾叙,则不再赘述。
她有句话我印象很深:小严,我想跟你去旅游,不管去那里。
往事如烟。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我们奔七了。她好像已定居大洋洲,远隔万水千山。而灞桥也成了怀旧之地。
当年写歪诗为证:
我愿意这条湍急而快乐的河流又清又长,
我愿意这这篇沉默的沙滩又宽又广。
我愿意圆白的石子在清流中漂出涟漪而荡漾,
我愿意浏览到渺茫彼岸上旖旎风光。
还愿意洁白而黠慧的沙鸥飞掠过水面,
堤岸边茂密的青青芦苇纠葛,把我埋葬。
或是徘徊在滩涂上采拮一支多情的相思柳,
还赞颂那两排美丽而风流窈窕的白杨。
一个优雅而稚穉的嗓韵问道,
你知道这脉滔滔逝水流向何方?
当时已日过中天,流光荏苒,逝水无返。
我于是说,我知道。我愿意。
涉足于流水中久久伫立,直到夕阳西下暮色苍茫。
直到星光闪烁,新月晶莹,直到天长月久,地老天荒。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西安抗疫日记 灞河生态湿地【严建设】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