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点点快乐和人间理想

多一点点快乐和人间理想

我宅在家胡思乱想了好久,像是把自己推进没有尽头的深渊,一遍又一遍地。
我总在想,如果事情再来一遍,我会不会舍弃一些自我,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你喜欢自己的性格,就要接受她带给你的一切际遇和蔚领(参数|询价)出发。
我承认,工作带给我的经历,让我深深地怀疑这个世界,我不认为这是个人成长道路上所必须经历的。
直到几月之后的一天,一位前辈对我说的一番话,我突然释怀了。
就像陈宇写的“我们常常把自己的不幸归咎于运气,殊不知其实大部分人都不会突然走运。”
能力的缺失会让你在机会来临时接都接不住,于是就产生了我们口中的运气不好,这样的词藻我不想再用了。
每个假期,我都不知疲倦地执行着目的地计划,从不停歇。但我好像,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家乡的模样。
三月,爸妈说不如去森林里畅快地呼吸,而我信誓旦旦的爬山计划,从迎面撞上山口的安全提示牌开始。
路过被大雪压垮的枝叶,抬头看着挺拔的树干发呆,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进森林,站在竹海里听完一阵风声,踩在松针上发出沙沙的声响,树干上的藤蔓可以支撑一个人的重量。
“竹海” “松林”,原来每一种植物都被细心标注,每一片原始森林,都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当你停下探索的脚步,才会留意到身边的细碎美好,这世间风景千千万,我独爱这“山川湖海”。
看着树枝自由伸展,被大雪压垮的竹林很快也会重新挺拔,你抬头看这一片天,原来树木也可以肆意生长,只是我,很久没看过自然的模样。
生活不是缺少喘息的机会,而是你得具备好这个能力,才能接得住这些机会,这是我快过完这一年才明白的道理。
这个世界还缺少些春天的气息,可我们还是倔强地穿着裙子出门,去见想念很久的朋友
生活里最不可或缺的两个朋友,都在春节之前回到家,而我也早早开始数着日子等见面。
只是很可惜,今年的见面从一月一直推到四月,因为疫情,因为工作,因为学业。而我们,无比怀念曾经无所事事的那些寒暑假。
幸福公园的草坪,被热情踏青的人群踩出了坑,即便是刮冷风的天气,也阻挡不了人们想要出门的渴望。
这几年,大理的环海路一直在修整,而我总觉得最好看的风景,一直在海东。洱海总在树影后闪过,没有太多游客,可以安静地看沿途的风景。
铁子是我旅途中最合拍的伙伴,也是陪我旅行最多次的姑娘,她说我们是“榴莲姐妹”,我想她永远都是“神仙伴侣”。
傍晚,铁子骑着电驴带我去追日落,我们沿着双廊出发,一时间竟有一种回到2017年的错觉,只是这一次,换成她载着我。
我永远怀念二十一岁的自己,无畏地踏上远方的旅途,心中没有一丝杂念。
而如今,与其说我是来大理度年假,倒不如说,是为了躲避工作的琐碎,我需要一个可以喘息的间隙,短暂地放过自己。
离开大理的那个早晨,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很久没看过古镇安静的模样。
我打着伞穿过街道,路过中学报到的同学们,路过巷子里的饵块摊,再也没有人拉着问你编彩辫,也没有店里响起手鼓的声音,不用随着拥挤的人流前行,把这一刻的古城印在脑海里。
“这里,是不是和想象中很不一样,对吗?”
“也许吧”
在绿洲博物馆里,看着店员手中花洒喷出的水雾,透着光有彩虹的影子。她笑着和我聊天,在她温柔的眼神里,我看到热爱生活的模样。
那天,我发了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并在文案里写下“热爱可抵岁月漫长”。想要记录生活中的细碎美好,却也无奈必须向这个复杂的社会妥协,我不再可以肆意妄为地行事,只是遗憾着,自己此刻的小心翼翼。
那个店员抱起猫咪来和我聊天,问我是不是高中生,我有些许意外,大概很久都没有人说我像个学生。
但又想着,大概只有我,会在下雨的早晨走进一家还没开始营业的咖啡店,随意地挎着双肩包穿着连帽衫,来打卡一家网红店。
看着她眼里闪烁的光芒,我想,虽说理想有差距,但她也一定热爱此刻的工作,才会陪着一个无所事事的陌生人聊天。
把绿植搬进老厂房里,在这钢筋水泥的世界里,留有一片“绿洲”。
这就是我对这家咖啡店的理解,没有过多的跟风,只是被这独特的设计吸引,“要眼里有光,也要野蛮生长”。
每一年去大理的时候,都像是在兵荒马乱的生活里找寻片刻的安静。大理,是个总能给我惊喜,让我治愈一切不开心的地方。
我在这里整理好心情,短暂的假期让我有机会听见自己的内心,积蓄足以对抗平淡的能量,然后再投身到水深火热的工作中去,直到下一次泄气之前,都认真对待生活。
在“推翻”好几个目的地之后,我们去了一趟贵州。
阴雨绵绵的贵州,没有一丝秋天的气息,再一次“追秋”失败,我继续着又一年被冻到瑟瑟发抖的国庆假期。
出发去贵州以前,我一直在想,贵州,究竟是怎样的?
这个曾经被分散成多次短途的计划,我决心一次走完。
关于贵州的记忆,也许是两年前那个骑着电驴带我满城找臭酸吃的姑娘,是茂兰山顶瞭望台上吹来的那一阵风,是凯里的那锅红酸汤。
乘着绿皮火车摇晃了三个小时之后,抵达这座火车穿城而过的小城。在一顿酸汤火锅的热辣里,后知后觉地感受到出发的疲惫。
戴着口罩爬上石屏山,觉得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就连手里的水瓶都成了累赘,看着舞阳河蜿蜒流淌,山顶吹来一阵凉风。
梵净山的大雾,像是山里住了一个老神仙,没能等到吹散它的那一阵风。又或许,这也是难得一见的景致。
被浓雾包裹的梵净山,缺少了往日的威严,我抬头看着形状模糊的蘑菇石,只觉得一切都不真实。
上山前临时买的雨衣成了最重要的御寒工具,一整天都在雨雾中艰难前行,堵在步道上停滞不前,看着彼此的狼狈笑出声,心里想着不会有再一次。
感受过铜仁阴冷的风,我们一路飙回贵阳,小曼要回家参加婚礼,国庆的后半段旅程,我即将开启“暴走模式”。
临出发之前,在行程单里列了一份打卡清单,想去探一探贵阳的小众咖啡店。
穿过很有年代感的地下通道,我们拐进巷子里兜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导航结束也没看到咖啡店的标志,原先只觉得重庆的魔幻地图能让导航“失灵”,忘了贵阳也是座山城
Postman 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天花板上挂满的白炽灯。
后院的花园里,还有一间工作室,不同风格的座椅将连贯的空间分隔成不同的区域,做到互不打扰的相对独立。
匆匆吃过午饭,我便开始独自一人的后半段旅程,之后的每一天里,小曼都准时提醒我更新朋友圈,在她的“监督”之下,我终于完成了日更。
独自旅行的时候,我总是住在青旅,因为有新鲜的伙伴,也相对安全。
黔灵山附近有幢白房子的青旅,来回折腾了几圈之后才找到,我提起行李箱看着三层楼梯叹气。
似乎总是这样,下雨的傍晚,一身泥泞地跟着导航绕路,然后提着行李箱走很长的路,有点心酸,又想嘲笑自己路痴。
梵净山上淋湿的包还没干透,又迎来贵阳一刻不停的小雨,钟书阁全是拍照打卡的游客,在夜郎谷宋氏古堡踩了一脚泥,然后在青岩古镇的人流里挤到没信号,一个人去吃猪蹄没座位还不拼桌,公交司机说车太多就随意换路线。
再一次体验“本命”硬核旅程,眼巴巴地看着朋友圈里的晴天,期盼贵州的雨停一会。
青旅的姑娘傍晚找我吃火锅,我们在甲秀楼碰面,互相倾诉着一整天打卡失败的经历,适应不了木姜子油的味道,豆米火锅却意外的好吃。
认证卡友
认证卡友

等级

爱车

奥迪
申请认证
认证卡友
关注 0
粉丝 5
内容 34
等级 白银长老

帖子荣誉

· 2021-04-23被爱卡编辑-zhao标为“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