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信仰,遇见不一样的西藏

始于信仰,遇见不一样的西藏

  • 出发时间 / --
  • 人均费用 / --
  • 出行天数 / --
  • 出行座驾 / --
  • 旅行标签 / 自驾游 自然景观
想去看一眼神山圣湖的日出,天未亮就沿山谷往上,和高尔夫(参数|询价)到了一个类似停车场的空旷地,200米开外就是休憩在喜马拉雅山脉库拉岗日,卡热疆,过拉卡日雪山脚下的白玛林措。
然而,我们的运气并没有太好,直到天空完全放亮,位于湖正上方的过拉卡日雪山始终躲藏在浓重的云雾中,太阳更是不见身影。阴沉沉的湖边,露营的探险者(参数|询价)们似乎刚起身,正不急不慢的收拾行囊。
传说中,白玛林措是宗喀巴大师四大魂湖之一,同时是一个观相湖。当我们靠近圣湖,湖中并没有显现自己的前世今生,机缘这种事啊,本身就需要巧合来促成。
出发前查阅资料,得知白玛林措右边山中有折公措等三湖,翻过白玛林措左边海拔4600米的山梁,还可以看到介久措和近距离观看藏区四大神山之一——海拔7538米的库拉岗日。下到介久措,可到湖边露营,或顺着如今已在探险圈子里慢慢炒出热度的库拉岗日徒步线路上到海拔4800米的一个小水池边,几座七千米级雪山的倒影会给你带来震撼。然而,此行的我们并没有做好准备,初到高原第三天,就算没有高反,体力和耐力也不足以支撑这一整段徒步行程。
我们选了左边的徒步栈道一路向上,雾气弥漫得越发厉害,此时的白玛林措犹如一位披着面纱的曼妙少女,原始而质朴,神秘且纯洁。
快要接近这一面山坡最顶端的时候,被铁丝网及圈养的耗牛挡住去路,踟蹰不前。果然,想要翻过这个山头近距离看看库拉岗日,并非这样容易,心里的失落感已然重于沉重的呼吸声。转身望向下方的白玛林措,仍是静默美好的模样,神的花园正化为一条碧玉色的绸带,将你引回她的身旁。
莫非是神山听到了我无声的呼唤,午后去往普莫雍错的途中,库拉岗日的真容显露无遗,连带周围几座七千米级的雪山也一起震撼登场,伴随我们一路。
印象中,普莫雍错的出现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依旧还在洛扎县内,依旧经历翻山越岭,视线所及的色彩始终沉闷单一,车子还在爬着坡,突然一整片蓝到心醉的色块抓住了整车人的眼球,越往她驶进,视线越开阔,巨大的湖面被草场与连绵群山围拢,气势磅礴中透出明眸善睐的少女气。沿湖岸平缓前行,海拔却已来到了5100米的新高度。
车子绕过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村落堆村,没有去往湖边,而是直接来到这个历史悠久,已被村民修复一新的堆寺前。在这里,蓝天白云、雪山湖泊、草甸牦牛、寺庙经幡,一切都显得澄澈恬静,一尘不染,可谓是“西来之异境,世外之灵壤”。原本以为,是人迹罕至和这样的海拔到了人类日常活动的极限,让我的感官系统像被麻醉过似的,感受周围的一切静得几乎停滞下来。然而,是这种自然的美,让人沉醉其中。
堆寺,这座古老的悬崖式寺庙,因临湖而建,建筑整体直插入湖中,漫步在靠湖一面的台阶上,你会恍惚来到了圣托里尼。从这里眺望,整个普莫雍错尽收眼底,每个角度看都带着不一样的情绪,时而神采奕奕,时而璧玉娇羞。她就像是养在深闺里的少女,待身后的库拉岗日来紧紧相拥,这座有点像金字塔又有点形似珠峰的磅礴雪山,与普莫雍错与世无争的静搭配起来,会让人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这似乎是其他早已名声在外的神搭配不曾有的。
关于普莫雍错与库拉岗日的情缘,与其他神山圣湖一样,都有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相传,有一位仙女和曾有恩于她的放牧人情投意合,他们在这里过着恩爱甜蜜的生活。有一天,放牧人上山放牧,突然天降大雪,牧人被冻死在山上,仙女伤心得每天对着牧人的方向长哭,最后她的泪水化成了海子,就是“普莫雍错”,而放牧人则化成了“库拉岗日”,从此过着朝夕相伴的生活。
绕至寺庙背面的至高点,从这里能看清普姆雍措曼妙的湖岸身段,东西走向,绵延数十公里。此时,如影随形的雪山倒影好似嵌入这一池琉璃的纹路,阳光透过云层照下来,湖面闪烁着细碎迷离的银光,蔚蓝剔透。
一直顺着湖岸开,你会发现湖中还有三片大小不一的岛屿,传说他们曾是仙女牧人育有的三个儿子,仙女化为海子后,他们就化作三个小岛,静静守护着母亲。翻云覆雨间,隐藏着许多关于时间的秘密。
这两年,一张蓝冰的照片让普莫雍错不再那么神秘小众,然而我依旧更倾心与之形影不离的库拉岗日一起出现的画面,想在这圣湖边等候如天涯孤军般屹立在藏地南大门的库拉岗日被第一缕曙光照亮的时刻。
前往亚东县的路上,车子在山谷中一路盘旋。窗外秋意渐浓,山坡上是发黄的草甸,与山体本身的泥褐色、土红色沙石融为一体。
再往南开一些,多情措就恬静地出现在路旁,亚东欢迎您的指示牌也随之出现。这是一个人烟稀少的高山湖泊,湖面并不十分浩瀚,风却很大;湖畔牧草绵延,泛黄却依旧丰美,这些似乎并不妨碍动物的活动,仔细看还有成群的水鸟在湖边嬉戏,绘成一幅宁静安详的秋日画卷。
多情措如此美妙的名字当然不会如此平常。她的身后簇拥着一长列雪山群,正跃跃欲试,穿过云层,近处是海拔6600多米的康城达雪山,远处就是享誉国内外的喜马拉雅山第七座山峰,有着神女峰之称的卓木拉日雪山,多情措就这样安静地栖息在他脚下。在西藏古老的神话里,卓木拉日和多情错被誉为神山圣湖,当地人经过时,都会献上洁白的哈达和青稞酒,以祈求神灵保佑。波平浪静时,这一系列雪山群还会倒影在湖面中。
继续驱车向南,卓木拉日雪山一路相随,并且越来越近。在即将日落的氛围里,帕里草原被风吹的金黄,牛羊遍野;卓木拉日雪山穿云而出,峰顶突兀,棱角分明。直到我们从他的山脚下穿过,抬头望他,是如此巍峨险峻,难怪至今未被人类征服。
丛亚东去往岗巴的一路,可谓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丰草虽已退却嫩绿,但在这高远辽阔的草原间行驶,幸是有成群的牛羊与我们作伴,或近或远。
虽然我们今天不为雪山而去,却是要去过一把近距离接触冰川的瘾。途中岔道转向,沿直通向曲登尼玛的公路行驶,在它的深处,藏着一座被称为星球美丽泪痕的曲登尼玛冰川,据说这里还是“西藏神水”矿泉水的水源地。
在冰川的东、西、南三个方向上,分别有金、银、铜三个圣湖。金湖又叫东圣湖,称为最美的湖泊;银湖又叫西圣湖,称为湖泊中的最美。东圣湖和西圣湖如之前我们去过的白玛林措,均为观相湖。相传,足够虔诚的信徒能够在湖中看到自己的来世显影,因此这里也是虔诚信徒的必来之地。
本来金、银湖那端的视角会更惊艳与壮观,然而去往金、银湖首先需要徒步,从这两个湖出发去靠近冰川的路又十分难走,甚至有阻断的可能。考虑到5400米的海拔,我们选择了铜湖作为冰川观赏点,这里可以将车直接开到湖边。湖边前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玛尼堆,所以这里并非人迹罕至,反而有朝圣神山圣湖活动的痕迹。乳蓝色的圣湖并未延伸到冰川尽头,而那道坚不可摧的冰雪长城却是一直绵延至雪山深处。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匍匐着的冰川面前,高耸在视线最高点的是雪峰山尖,雪线之上是粒雪盆,两侧脊刃之间是冰斗,冰川盘亘其间,虽然体量不大,落差却有几百米。冰舌末梢有着明显的断裂面,还伴随暴露冰川年轮的纹理。一侧是洁白的冰墙,一侧是脏兮兮的冰碛和砾石,可谓是泾渭分明。
阳光终于洒落下来,打在冰川上,耀眼刺目却自带神光,暗自想着这样的时刻是否就像当时阳光刚好打在佛塔上,令人敬畏,也是冥冥注定。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觉得无限欢愉却说不上缘由的东西,比如极光、彩虹、流星,以及冰川。相较于前几个转瞬即逝的景象,冰川是可望而可及的。伸手轻轻触碰间,是坚硬无比的力量,有些干涩且不那么冷。看着冰舌末梢化冰成的水,正汇集缓慢流向圣湖,又觉莫名感伤,原来终有一天它也会消失,只留下这孤单湖泊留存下它来过的痕迹。这世上的一切似乎总是在战胜空间,却对时间无能为力。
后来,因为涨潮的缘故,我们必须沿着周围的岩屑坡行走,松软陡峭加上高海拔,花了比去时更多的时间,这时候人的意志和大口呼吸来的同样重要。

保罗索鲁环地中海旅行时,曾这样总结:由于旅行往往是带有受虐性质的苦中作乐,造访偏僻无名、别有一番可怖景象的地方是旅行者的乐趣之一。想来,我们的每趟旅行似乎都带有这种苦中作乐的特质,所以我们应该能算得上是旅行者而非游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