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静谧海岛,寄一封北麂情书

在静谧海岛,寄一封北麂情书

今年,杭州的梅雨季节格外的长。连绵不断的阴雨天终于结束,酷热的盛夏便如约而至。
身在夏日,便格外期待凉爽。似乎关于夏天的一切计划,都是与水有关:在空调房里看凝结在玻璃窗上的雾气、喝玻璃瓶外挂着水珠的冰汽水、到露天的游泳池游一次泳……
2020年,给自己的夏日清单,第一条便是和蔚领(参数|询价)去看海。
吹着湿湿咸咸的海风,听着海浪翻腾着涌向陆地,看着太阳和月亮从远处的海平面升起又落下。
躺在海边摇椅上看一下午的书,乘一艘船去海中央钓鱼,傍晚看着日落在海边吃一串新鲜的、刷了辣酱的烤鱿鱼。
能想到关于海岛的一切,都让人兴致勃勃,按耐不住想要即刻出发。
浙江海岛众多,北麂岛不算出众,甚至有些默默无名。没有明星和电影的加持,没有网红民宿的助力,提到“北麂”,很多 浙江 人甚至都会愣一下,确定不是东极岛或者南麂岛吗?
就是北麂啊!
要把地图放大、再放大才能找到,一颗小小的、葵花子般的岛屿点缀在浩瀚无边的海面上。
一个听不到往来船舶的汽笛声,可以奢侈地、独自与山海相处的小岛。一个知者甚少,以至于在网络上都鲜少能找到全面的旅行信息的小岛。一个能够远离万物尘嚣,但又能够最直接地感受到万物生灵的小岛。
在这个岛上,看见天地,看见万物,也看到自己。
想在这里,寄一封情书,只关乎我与这个岛。
地处温州瑞安的海岸远端,北麂岛的旅游业不算发达。岛上居住的,多是世代便居于此的岛上渔民。“有一个外地人到来,整个岛的人都会知道”便是对这个远离尘世的小岛夸张却不失真实的描述。这里距离最近的瑞安市区也有37海里,孤零零伫立在海洋远端,远望众生,遗世独立。
上岛也非轻而易举:除却包船,每天往返一次的轮渡是抵达这里的唯一方式,错过了,就要再等一天。在船上摇摇晃晃两个半小时,才能抵达这座远离尘嚣的岛屿,风平浪静时尚且舒适,若是遇到风大浪大的天气,便是对身心的一次重大考验。登船之前,犹豫再三还是在候船大厅买了20元一盒的晕船贴,贴于耳后皮肤上,便感觉内心踏实了许多。好在天朗气清,大海对我们还算温柔,一路安全舒适地抵达了北麂。
瑞安—北麂的轮渡每天跟随着潮汐的情况来确定时间,通常是清晨从北麂岛出发返回瑞安,稍作停留后上午再从瑞安回到岛上,遇上恶劣天气就会停航。可以提前在当地信息网站上查到当月每天船只大概的发船时间,船票只能在瑞安轮渡码头和北麂码头现场购买,130元一人。船上两种舱位,上舱是10人一间的包厢,下舱则是一排4人的座位,可以自由选择。
轮渡发动,汽笛鸣响,陆地开始向后退去,慢慢隐藏在正午灼热的日光中。靠近陆地多是滩涂,泥沙很多,海水因此总是呈现着不太漂亮的黄色,等船越发驶离了陆地,海水也越来越湛蓝了起来。站在船侧,任凭海风不断从四面八方吹来,阳光照进海面将海水照成通透的蓝宝石色,一层一层卷起、冲击船身,不断溅起咸咸的水花来。
两个半小时以后,眼前忽然开始出现坚硬的石壁,石壁的高处建着高低错落的石头房屋,再靠近就看到宽阔的港口和成群结队的渔船。轮渡停靠在了北麂码头。
终于抵达了。
跟着船上拥挤的人群踏上码头的石阶,两边贩卖海产品的渔民熟练地分拣着当日的收获,腥咸的气息扑鼻而来。
码头往上几十米,就到了即将入住的民宿——北麂小船。这座三层的建筑,顶层房间连接着一个超大的露台。推开房门,倾泻而下的日光洒满整个露台,视线延伸之处,皆是湛蓝与波光。
与北麂的初遇,宁静而惊艳。
在岛上,唯一可以称得上是“标志性景点”的,便是岛上制高点的灯塔。
黑夜的海洋犹如吞噬万物的猛兽,失去方向便犹如坠入万丈深渊。多少年来,是灯塔的光亮穿破黑暗的夜空,为漂泊在无垠海面上的人们指引着方向,也传递着生存的希望。
久而久之,灯塔不再仅仅是嘹望远方和指引方向的设施,更是出海航行的人一种无法更换的精神归属。
岛上的居民,也将公墓设置在了 灯塔 不远处的山坡上。大概是希望灯塔的灯光可以指引祖先的英灵,不忘归家的路。
前往灯塔的路,是岛上最长的一段上坡。对自己的体力不算有信心,于是机智地联系了岛上的旅游观光车,从码头处的海利村前往 灯塔 ,20元/人。这座红色的 灯塔 ,在整个蓝绿色的背景下,显得格外显眼。
灯塔如今游客不能进入,但可以绕着 灯塔 周围的小径行走,俯瞰这座海岛。这里也是整个岛屿观看日出的最佳地点,岛屿的尽头延伸到海洋远端,几座无人小岛点缀在闪烁着金光的海面上。再过去一点,就是漫无边际、无穷无尽的大海。来到这里,仿佛就来到了世界的尽头。
在灯塔向下,便到达杨府殿,这里供奉着杨府君,是国内东南沿海最著名的民间神祗之一,具有庇佑农业、商业、官运、学运、健康和子孙等的多重职能。
由于常年的台风和海水侵蚀, 北麂岛 上的建筑多以石头房屋为主,用青瓦盖顶,形成了独树一帜的建筑风格。穿过立公村一整片的石头房子,便抵达岛上规模最大的木栈道。整条栈道一直延伸到岛屿与海洋的边界,沿途有很多个开阔平台的观景平台。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反动势力经常骚扰此地,南北炮台是岛上非常重要的防御工事,为岛上人民抵御外敌入侵、守护家园贡献了重要的力量。炮台内部的坑道四通八达、纵横交错,成为当年战时 浙江温州沿海一带第一条重要且牢固的防线。如今,战争不在,当年的大炮也早已被拆除,只剩下当年的坑道遗迹。置身此处,当年的炮火连天历历在目。在这里,留下了战士们的青春、汗水乃至生命,也让这里的气氛变得格外肃穆凝重,驻留此处的灵魂多了,一呼一吸间似乎能穿过遥远的时间感受到他们的存在,连空气都变得沉重了起来
从炮台起始,沿着岛屿的边沿一路向西,经过岛上的小学和文化站,也感觉离太阳越来越近。渐渐地,天色较正午的日光暗淡了些许,目光所见之处被覆上一层金光。终于,来到了这个小岛的最西边。
在北麂岛的西南端,有一个自主岛延伸出来的小岛屿,与本岛之间唯一连接的 通道 ,每天涨潮后会被淹没在海面以下。于是,小岛有了一个颇有诗意的名字——过水屿。
曾经,这个小岛也有人居住,岛上依然可见曾经存在过大片房屋的痕迹。再到后来,这里的人慢慢搬出、小岛渐渐荒废,如今只剩断壁残垣。除却偶尔在此钓鱼的当地老人,陪伴过水屿的,只有岛上几只自由生活的羊。
从主岛走到过水屿的路多是海边礁石,只能一路摸索着向前行进。上岛前,身旁的当地人再三叮嘱,一定要在天黑海水涨潮前返回,否则便会被困在小岛。踩着礁石一路攀爬,几分钟就到了过水屿的高处,回望主岛的房屋错落、绿意盎然,身旁的荒芜显露出了些许凄凉。如今,岛上唯一还象样的建筑,只有西南面的水文观测亭了,若是天气晴朗能见度高,在这里,可以望见南麂列岛。
太阳慢慢下沉,也慢慢收敛了光芒。远处的海平面升起了厚厚的、柔软的云层,垫在太阳身下,仿佛担心坠落会将这轮红日摔得生疼。一点点、仿佛试探一般地想要融入海洋,太阳渐渐躲进了云层身后,光芒渐弱的同时竟也“犹抱琵琶半遮面”地露出了羞怯的绯红,而后,就头也不回地向大海的怀抱投去。
天边只剩云朵身后透出的一丝粉红色,海水的颜色逐渐变得深邃。四周静谧,波涛拍岸的声音尤为响亮。几头悠闲的小羊一边在山坡上咀嚼着碎石间的嫩草,一边朝往常睡觉的小窝走去,知道天要黑了,一天又要结束了。
就这样,在过水屿荒凉的山坡上等了一场日落。
整个小岛,安静而美好,仿佛童话。
夏日凌晨五点左右,旭日自东方升起。四点半摸着黑起床,提前约好了车直奔灯塔,等到抵达的时候,天刚刚蒙蒙亮,太阳已经跃跃欲试准备登场了。
先是自东方的天际,出现了一条血红血红的亮光,这亮光的范围不断扩大,将丝带般的 云和 海面也一齐染色,仿佛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海天尽头,开始出现一个光亮的圆边,似乎包含着无限的能量般,把金光放射到各个方向。紧接着,盈盈地上升,圆边变成半圆,半圆变成了满圆,不断腾空,直至完全跃出水面之上。
从晨光微曦到天色大亮,不过十几分钟时间,仿佛霎那间金光洒满岛屿和周围的海面。太阳升起了,小岛苏醒了, 灯塔 的灯光熄了,鸡叫声响起,明亮的光景将黑夜的沉重一扫而光。一日之计在于晨,这晨间的力量,便是这一轮升起的红日所赋予的。
认证卡友
认证卡友

等级

爱车

奥迪
申请认证
认证卡友
关注 0
粉丝 5
内容 34
等级 白银长老

帖子荣誉

· 2021-02-04被爱卡编辑-zhao标为“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