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盛典】动人心魄的色达,雪国的“丁真”

【年终盛典】动人心魄的色达,雪国的“丁真”

“你的眼睛黑白分明,
笑容澄澈明净,
就好像措那湖一般的神秘灵动,
透着无限的魅力,
让人看上一眼,
便再也无法挪开。”

这是形容少年时仓央嘉措的句子,而从丁真眼里,我也读到了如诗般的美好。
就是这个笑容如春天般的男孩,明媚了2020年的冬天。
也许,是那一方辽阔的草原滋养了这个阳光俊美的少年。
然而记忆中,有一个微笑比丁真的笑容更加纯粹动人。
那是在17年的冬天,距离丁真的故乡理塘县只有数百里,同属于甘孜州的另一个县城——色达。
之前曾去过很多次川西,由于种种机缘总是与色达擦肩而过。
这一年,色达的雪国风光如诗如画,几个爱好摄影的小伙伴再也按耐不住,终于相约成行。
本以为胸无信仰,跟佛学院弟子们也不会有太多交集,我们安安静静前去,邂逅那一片神秘的绛红色便好。
却不曾想遇到的第一位藏民,就让我铭记至今。
那是一位正在给牦牛清扫的藏族女子,我想上前问个路,交流几句后发现也没怎么听懂,正要离开,却一脚没站稳,眼看就要滑到路边结冰的水沟里。
那一瞬间一双有力的手从背后托住了我,回头是一个无比真诚的微笑,竟是刚才那位藏族女子。
心存感激的我不禁抬眼望去,这是一张无法用美丽形容的脸,略黑的皮肤被高原风霜浸染出深浅不一的红晕,眼角和眉梢镌刻着岁月的纹理,然而这瞬间绽放的笑容却让那红晕和纹理生动得像在律动的音符。
正是她的善良,让这笑容如此纯洁动人,也瞬间让我明白,虽然我们之间没能很好的沟通,但此时的微笑已经胜过一切语言。
那个冬天,这个笑容对于我就像如今的丁真一样,温暖了关于那一方土地的所有想象……
分享色达行程和一些在路上的风景——
路线:重庆出发走317国道,经成都-汶川-理县-马尔康-观音桥镇-位于洛若镇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距离:900公里
这次的防冻措施非常充足,每个人都备足了防寒衣物和大量暖宝宝。
一路担心风雪路滑,车内还准备了防滑链。
理县到马尔康的路段海拔逐渐升高,雪花渐密,我们刻意放慢了速度,也得空钻出来欣赏沿途的风景。
317国道也被称为川藏公路北线,这个季节沿途的风景几乎并不逊色于此生必驾的318。
天气晴朗,路况超乎想象的顺畅,翻越鹧鸪山也并未碰到预想中的结冰路面。
当我们到达阿坝藏族自治州,入住马尔康时天已黑尽,在街上寻到一家药店采购了足够的氧气瓶,长途开车有点疲惫,小伙伴们都早早睡下了。
雪下了整整一夜,清晨推窗醒来,雪花已经覆盖了整个车顶。
继续前行,沿途越来越密集的经幡随风飘舞,提醒着我们已经驶入藏区。
路旁雪花包裹下的高山草甸带,白色、深棕、墨绿,映衬着背后的蓝天。。。在阳光照哟下,自然界不同色系的搭配呈现出极其和谐的美感,让人有种到了瑞士的错觉,十分迷人。
遥拜心中的信仰,也不枉这一路的虔诚。
也许是由于317的海拔比较高,道路也相对崎岖,所以路上车辆极少。
但正因为如此,沿途风景在皑皑白雪点缀下,显得更加干净、壮美。
想起早餐时在马尔康酒店餐厅遇到的那位康巴汉子,一句“放心,到色达的路很好走”,让我们恨不得一路狂奔。
翻山越岭,终于抵达色达县洛若镇,来到喇荣五明佛学院庄严肃穆的大门前。
佛学院位于喇荣沟,这里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还是一片荒原,现已发展壮大为全世界最大的藏传佛教大学。
拐过几个小木屋,那片魂牵梦萦的红色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呈现在我们眼前了。
色达信奉红教,所以建筑都以红色为基调。
漫山遍野,都是红色的海洋……
来这里之前,一直好奇这些绛红色的小方块都是什么,终于有机会走近它们,原来是一间一间僧侣们修行的宿舍。
肃穆却不单调、浓烈而又庄严,依山而建,错落有致,这一层层叠上去的,何止是他们修行的岁月,那是他们毕生的信念。
几个小伙伴已经有轻微的高反症状,这种时候大家都需要保持体力,因为唯一的酒店——喇荣五明宾馆是在山顶我们还需要把自己和一堆行李运送上去,真的有点挑战
短短路程我们爬了40分钟,登顶后一颗心狂跳不止,已经弄不清楚是高反,还是为眼前这场将要到来的视觉盛宴。
无法形容,茫茫雪原覆盖下的色达,是如何恢弘和令人震撼。
佛用绛红着色,我借俯仰往生。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喇荣宾馆位于色达的至高点,位置也绝佳。
几乎每个房间的窗户望出去,都是色达的一幅唯美画框。
白天还活蹦乱跳的同伴们开始头痛欲裂,一个个连晚饭都直接省了,带来的氧气罐似乎也不管用,8个小伙伴一进各自的房间就倒下了7个……
剩我一个人好像彻底被高反遗忘了,完全没有什么感觉。
架起相机对着窗外,夜色渐浓,那些彩色小房子里燃起的点点星光,像极了诗一般的童话王国,又好似莫奈的抽象油画,浓墨重彩的色彩堆砌,竟是如此和谐。
喇荣五明佛学院灯火通明,在山峦环绕之中,被所有僧侣的小木屋众星拱月一般簇拥其中,迷离而又梦幻。
第二天一早,晨钟敲醒了睡梦中的我们,团队回血中,大家一扫昨日的疲惫。
挎上相机,漫步于这蜿蜒的山路间。
红色的小木屋炊烟袅袅,耳畔回荡着靡靡梵音。
恍惚间只觉光影交错、岁月斑驳。
想起来仓央嘉措的句子:
红尘十丈
却困众生芸芸
仁心虽小
也容我佛慈悲
站在晨雾中,感受这雪国圣地的清晨。
俗世中的我们,能到这里来洗涤心灵,已是一件幸事。
不知不觉来到山顶,这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就是色达著名的坛城,梵文名称“曼荼罗”。
在色达,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抬头找寻,总会看到坛城,也许这也代表了坛城在佛教弟子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吧。
此图来自网络
坛城有三层,听说顶层供奉着大日如来佛,人们主要在第一二层祈祷。
绕佛塔一圈,转经的信徒们早已经开始新一天的修行了。
有人说,在坛城只要转满100圈必定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有信心者,可以转上几百圈,消除自己和亲人的业障,如果一直转下去,也许就能达到普度众生的境界吧。
无论是拄着拐杖的垂暮老人,还是未曾涉世的孩子们,眼神中都流露着无比的坚定和虔诚。
他们的信念里,一定有个轮回,是盛世太平;
唯有祈福,可以不念来世,不负今生。
我们行程安排比较有限,原计划要去的天葬台只能放弃。
想想天葬台那种拷问灵魂的地方,也许不是我等所能承受的,不去也罢。
至于佛学院内部,大家都认为不便进去打扰,就远远的旁观一下吧。
据称常驻佛学院的几千喇嘛中,有一百多名是来自藏地各处的活佛。
当然,能进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成为一名喇嘛,也是整个家族的无上荣光了。
学员通过单科考试、立宗论和口头辩试,学员可获得堪布学位,也就具有了布施讲学的资格。
佛学院的讲经和辩经场景颇为著名,我们没有入内,也就只能自行脑补这个画面了。
佛学院分为长期和短期进修两种,长期学制6年,特殊学位却需要13年,所以学员的年龄跨度非常大。
喇嘛们虽然来自各地,但他们的相处非常融洽,每个人的笑,都那么纯洁透亮,不带一丝杂质。
这也是丁真的笑容让我想起这里的另一个原因。
写在最后——

传说在洛若镇这片美丽的金马草原上,人们曾发现过“马头”形的金子,后人为祈福而将此地命名为“色达”,意为金马。
短短行程,我们虽无法深入了解这里,但是这片绛红色的雪国风光以及信仰的力量却深深铭记于心。
也许偶尔想起来,还有那样一群人,那样一块净土,以那样一种执念的方式伫立于这熙熙攘攘的人世间。
希望色达之行,能时刻提醒自己勿失自律,勿扰他心,保持对这个世界最初的纯真与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