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环球】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成为世仇,带你实地走进这地区

【自驾环球】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成为世仇,带你实地走进这地区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最近爆发了战争,这两个国家还有现在的战争地区的纳卡地区我之前都开车去过。这篇文章是我在现在的战区和一个当地老兵实地交流后在国外写的。


满城的废墟、这个国家32岁以上的人都参加过战争。看过这篇文章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是世仇,还有这次战争爆发的根源。


2018年8月22号,自驾环球的第44天,我们已经行车至此次环球之旅的第五个国家—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
纳卡共和国虽然是一个真正的国家,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政府,但却无法在地图上找到它。这是因为世界上几乎没有国家承认它。如下图在谷歌地图中根本找不到这个国家,这个地区在地图上还被划归到阿塞拜疆。
纳卡共和国领土面积一共4400平方公里,30年前宣布建国,到如今承认其独立的国家也仅仅3个而已,他们分别是: 南奥塞梯、阿布哈兹和德左,这三个国家都是跟纳卡共和国同病相怜,不被大家认可,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
纳卡地区靠近亚美尼亚,古代算是亚美尼亚的周边地区,在这里活动的也主要是亚美尼亚人,公元17世纪曾经存在过一个小王国,19世纪初期被俄罗斯征服,后来亚美尼亚独立后归亚美尼亚管辖,在其境内生活的大部分是亚美尼亚人,信仰基督教,而阿塞拜疆信仰的其伊斯兰教。这是纳卡地区为何不愿归阿塞拜疆管辖的重要原因。
苏联时期,卡拉巴赫地区成立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并由苏共中央决策划归阿塞拜疆管辖,对此,卡拉巴赫与亚美尼亚方面十分不满,前苏联时期乱七八糟的划地行为也是导致解体后的各成员国就边界问题不断发生冲突的原因,真是留下一大箩筐的问题。
1988年,卡拉巴赫要求加入亚美尼亚,于是亚美尼亚、卡拉巴赫和阿塞拜疆之间爆发了纳卡战争。战争持续四年,最后纳卡地区事实独立,并依附亚美尼亚,但亚美尼亚也想把它纳入囊中,只把它当作是自己的自治州看待,所以也不承认其独立。
亚美尼亚“关照”着卡拉巴赫也是导致亚美尼亚地缘政治险恶的原因,由于国际共识上卡拉巴赫属于阿塞拜疆,而阿塞拜疆又是伊斯兰国家,所以周边的伊斯兰国家都力挺阿塞拜疆,很不幸地,亚美尼亚接壤的四个国家有三个是伊斯兰国家,伊朗算是关系还好,土耳其因为这个问题关闭了亚美尼亚边境口岸,加上本来就是世仇,这下关系更僵化了。
前往纳卡共和国的山路山连着山,弯连着弯,没有一寸直路。亚美尼亚和纳卡共和国之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界线,没有铁丝网,没有海关,没有边检,一不留神就从亚美尼亚进入了纳卡共和国。
在进入纳卡地区一段时间后公路边上才出现了一个登记站,一旁挂着纳卡共和国的国旗。纳卡共和国国旗与亚美尼亚国旗高度相似,看上去就像亚美尼亚的国旗被分裂开了。从国旗上可以看出纳卡共和国人民对并入亚美尼亚的渴望。
简单登记后,我们就算正式进入了纳卡地区。行车没多久我们就来到了纳卡共和国前文化首都 — Shusi
这是一个饱经战争的城市,曾经遭到阿塞拜疆的狂轰滥炸变成一片废墟,如今依然随处可见战争遗迹。
Shusi虽然称为一个城市,但是大小和中国一个小县城没什么区别。一切都很平静,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战火纷飞
走进教堂,当地人正在做祷告。
门口外娃娃的亚美尼亚族小男孩
行车至一个展馆前停下,本以为是个博物馆于是就进去参观了,但到了里面才知道是美术馆。
里面有一副画看着很令人震撼。画中有话
能猜出这幅画的寓意吗?请在下方留言。 

提示: 伊斯兰教认为猪是不洁之物
博物馆前雕塑的原型就是纳卡共和国的战斗英雄。
在博物馆门前遇到了个类似镇长的大叔,本想问他这里的地雷区在哪,打算过去看看(之前听说附近有一片雷区),大叔给我指了路但我还是不太明白,大叔二话不说就坐上了我们的车说带我们去
七拐八拐以后我们在一个大门前停下。这块区域是有围栏围着,门口还有人看守。大叔和守卫打了声招呼后我们就顺利进入了大门。进入大门后首先是经过一片草地,我们进跟随在大叔的身后,按着他的脚印走路,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雷区...


大叔在一片悬崖前停了下来,转身告诉我们这是他当年战斗的地方,原来这里并不是雷区...大叔一边挥着手,一边向我们描述当年战争时的情景。外表平静,但是看得出来他的内心很激动。
大叔还向我们展示了他当兵时候的照片,胸前挂满勋章。当年肯定是个硬汉。据说这个国家32岁以上的人口都参加过战争
在大叔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一个废弃的清真寺。为什么在信仰基督教的纳卡共和国会存在清真寺?而这个清真寺却被破坏了?
我的推测是这个清真寺是在阿塞拜疆统治纳卡共和国时修建。纳卡共和国独立战争爆发后,纳卡境内的阿塞拜疆人带着他们的信仰纷纷外逃。清真寺的废弃一是可能是因为穆斯林人口的外撤造成清真寺荒芜,另一可能是信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的直接破坏。
夹在道路中的废墟时刻提醒着人们不能忘记这一段历史
可以看出,很多废墟其实并不是什么军事目标,它只是普通居民楼而已,战争爆发最苦的还是平民。
满目苍夷。
这是一个随处可见战争痕迹的城市
如今战争已经过去,剩下的只是废墟以及记忆。

希望这个来自纳卡共和国的小男孩的微笑能够一直保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