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欢的烟火,疯狂的夜

6541 浏览
5 评论
2020-11-21 08:57:12
12020-11-21 08:57
内蒙古热水塘温泉位于克什克腾旗30公里处,距赤峰230公里,集通铁路经过此地并设点。地处内蒙古高原东部边缘与大兴安岭山地和华北山地交汇处的克旗热水塘,为地热水温泉,至今开发利用400多年,水中含人体所需或对疾病有疗效的氧、氟、硅、镭等47种化学微量元素,水温在83摄氏度左右,对各种皮肤病、风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等病症有特殊疗效。该泉现已列为全国十一个甲级温泉的第二个疗养温泉。
相传在一千多年前,有一个叫嘎尔灯拉喜的僧人,为了选建寺庙的地址,走得马病人乏。过一道小溪,人马皆陷泥水中,只见马大口饮水,僧人亦捧水欲饮,手入水发现溪水炽热烫手,饮水后,顿觉神清气爽,疲倦尽去。马亦恢复元气,强壮如初。于是嘎尔灯拉喜喇嘛依山傍泉建起了阿尔善寺(可译为温泉寺或甘露寺),挖井成池,砌石设浴,四方牧民慕名而来,沐浴祛疾,遂视为“神水”、“圣水”,取名“嘎拉达斯汰”(意为“火热的泉”或“火水泉”)。后来,该寺更名为“荟祥寺”。据说,清圣祖康熙皇帝为荟祥寺题写匾额。天赞三年(924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到赛罕坝(唐称为松漠,清称为兴安大岭,也称为带林)拜日,路过此处曾逗留洗浴。天显十二年(937年),辽太宗耶律德光曾专程来温泉洗浴。元代世居应昌的鲁王封此泉为“神泉”、“圣水”。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康熙皇帝亲征噶尔丹,取得乌兰布统之战的胜利后,曾到热水沐浴,至今还留有“康熙浴井”遗址。1930年,活佛九世班禅曲吉尼玛来经棚庆宁寺讲经时,曾到热水温泉洗浴。
还记得吗?下雪那天?我们一起在被窝里聊着宇宙的尽头
白天的撒欢,让我们在这沙地上撒点野。
在热水镇加入的两个车跟我们一起向
太仆寺旗走,今天天公作美,深秋的叶子还来不及掉落,我坐在探岳(参数|询价)里不时的按动快门,不停的回放,删除(在高速行驶的探岳里拍片,技术含量不亚于在大风的山头拍星空)
上次到?乌兰布统?还是2006年去的?塞罕坝?这一边,当时已经被那篇秋色所震撼,这一次,又会怎样呢,早起随车出发,心中充满向往。
出发没多久,就来到桦木沟一代(其实在进景区之前的一路上已经是各种美景美不胜收了)
在去太仆寺旗的路上,头车的对讲机里传来佳音:全体下来撒欢吧!
转瞬间就看见除了那辆三厢轿车,其他SUV全冲下沙地霍霍车去了。四驱的探岳完全适应这样的场地。探岳的动力大起步快,探岳飞快的就冲了下去。
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了蒙古人的敬酒,蒙古人正宗的呼麦。
呼麦又称喉音唱法、双声唱法、多声唱法或浩林潮尔,是阿尔泰山周围地区诸多民族的的一种歌唱方式,并非蒙古族所独有。歌手纯粹用自己的发声器官,在同一时间里唱出两个声部。蒙古高原的先民在狩猎和游牧中虔诚模仿大自然的声音,他们认为,这是与自然、宇宙有效沟通、和谐相处的重要途径。
第一次近距离聆听呼麦简直就是在听一种纯粹的双声道立体声,真的很震撼,闭上眼,纯粹的人声,还以为对面的声音来自于音响。
夜晚的蒙古包,黑的草原上空,是繁星,是冷却过后烟花的遗撒,仿佛间好像看到了极光。
我拿着三脚架,一边拍一边找合适的地方,最后来到了牛棚旁,脚底一出溜险些被牛粪陷住!站稳之后,一看这些个牛,居然很多都是站着睡觉的!不得不感慨这好神奇的大自然啊!
这一天终于来了?白云下小小的我们?在努力攀爬。不远处是一枚盯着我们跑马的汉子
放眼过去都是这无处躲藏的金黄
天空的云无情的飘过
只有太阳努力的钻出来照在那大地上
看到了标牌预示着收门票的地方不远了。山顶孤立着的信号塔?有你?就能肆无忌惮的发朋友圈了
夜降临我们唱啊跳啊像个孩子
逃离喧嚣的我独自在繁星下狂舞
远处跳动的光我知道那又是一辆夜归的车
星星蒙古包灯光还有你和我
围栏里的牛群我惊奇的发现他们站着也能睡着不知道也打呼噜不?
蒙古包后面的烟火散去留下的烟雾好像看到了极光
朋友们依然在狂舞就像这天空的烟火
狂欢散去草原上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我们离开留下北极光一样的天空
完美的夜草原和天堂不远
看看远方的云
风吹草低见牛羊其实草原上哪有那么高的草
风不吹也能见到羊而且是全羊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