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小城是洱海的源头,却比洱海更秀丽安静,千万不要错过她

这座小城是洱海的源头,却比洱海更秀丽安静,千万不要错过她

  • 出发时间 / 2020-08-03
  • 人均费用 / 1500 RMB
  • 出行天数 / 3 天
  • 出行座驾 / --
  • 旅行标签 / 独自旅行 自然景观
洱源,顾名思义,洱海的源头。很多人到大理,就知道古城和洱海,却忽略了这座离大理古城只有一个多小时车程,安静如遗世独立的水乡小城。有人要奇怪,水乡?高原还有水乡?是的,洱源水系纵横,湖泊湿地,风光天然,是不折不扣的“泽国”。

茈碧湖,云朵倒影在水中。
茈碧湖离洱源县城很近,大概三四公里。如何到达?最简单的是,在街边扫一两黄色的小电单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便宜又快捷。

夏天的时候,湖中会开满黄蕊白瓣的小花,形似睡莲,叫茈碧花,所以这湖,倒是因为湖中开的花而得名的。茈碧花每天仅在上午11时陆续开放,正午时最盛,下午5时左右闭合,又称“子午莲”。

茈碧湖是洱海的重要源流。
码头边静静的。

茈碧湖本身就是这样一个高原湖泊,一眼看过去也就看完了,游客一般是坐船,到湖那头的梨园村玩。

坐船的话,如果是满8个人,就能买到25元的来回船票,如果不满8个人,就得花200包船。如果是一个人出行的游客,最好是上午十一点左右到这里,那时候,坐船的人相对比较多,容易凑满。
从码头到梨园村,大概二十分钟的船程。

梨园村有什么特别的?早年没有修路的时候,只有坐船才能与外界来往,说与世隔绝,也不为过。

当然现在沿湖都修了路,也可以直接开车进村了。有很多当地人,会在周末的时候,约上家人或好友,坐船去梨园村的农家乐吃个午饭,再回来。
可惜天却突然变成了多云,不然,碧空如洗,照映着清澈的湖水,色彩应该是很美很亮眼的。

一艘回程的船。
船上,自拍的游客,大家都很嗨。
沿湖排列着好几个村庄,如果时间够的话,踩个单车,挨个村探访,看看高原水乡的人们是怎样生活,只怕也是很有意思的。
而这山谷里,那一大片浓绿,就是梨园村了。
下了船,码头边就是一条长长的木栈道,通往村子深处。

村子里,到处都是几百年的古梨树,亭亭如盖,每年三月的时候,梨花盛开,小村被包围在雪白的花海中……那情景,真是想想也美啊!可惜我来得晚了。

这碧绿的,原始森林一样的,全都是梨树。
抬头看,梨树上,结满了果子。
梨园村都是白族,所以房子,也带着明显的白族特色。
村子里有不少农家乐,来这里,住宿,吃饭,都可以在同一家包掉。不过这个时间,游客很少。
一户农家乐。安静,花儿开得正热闹。
我正在边走边张望,有个阿妈叫我:小妹,我们家的五月桃,结满了果子,你要不要去拍?

我就跟着阿妈去了。

推开院门。我就惊呆了,看这密密麻麻的,得有上千颗桃子吧!阿妈有点遗憾:桃子没熟,梨子也没熟,梅子也没熟,青黄不接的,没什么可以给你吃的。

不过,看着这满院的果子,心里也开心啊!
村子前面的梨树林里,有个类似公共场合一样的地方,有凳子,可以坐着歇脚。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决定在这里等着上船。

招呼我去她家拍桃子的阿妈。她说,下午容易犯困,但是年纪大了,如果午睡的话,晚上又会睡不着,不如到村口来坐坐,打打岔,这样就不瞌睡了。

阿妈说,早年村里没有通路的时候,只有坐船才能出去,山里也种不了什么庄稼,整个村子的人,都以梨为生,有老祖宗传下来的,也有后来栽种的,所以,才有了这满村的梨树……
还有个阿妈在做针线,跟我聊了几句,就开始唱歌给我听。唱如今的好生活,唱以前的苦日子,张口就来。

桃子阿妈笑着说:她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唱,肚子里的词多着呢!
阿妈扎的鞋垫,朴素又美丽。
树和树之间,还结着绳床,一个小姑娘坐在上面,摇啊摇。
一个阿妈说我长得像右边穿红衣服的阿妈的女儿,很像,我们都哈哈地笑。

梨园村,它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小村,除了三月梨花开的那段时间,也没什么特别动人的风景,但是在我的感觉里,它恬淡,质朴,悠闲,还有一份让人感动的人情味。

可能在某个梨花开了的三月,我还会再来。
洱源还有个凤羽镇,是个有很多历史古迹,包括元代的火葬墓群,晋朝的佛塔,以及文武庙,各种佛寺等,还有青石板古道,古民居,流水清清。

然而可能是我打开凤羽古镇的方式不对,在镇上走了一大圈,也没看到那些景点中的任何一个点。
偶尔也能看到一两户虽然破败,但依然看得出曾经的大气讲究的门头,可惜,里面都只剩断壁颓垣了。
杂草霸占了整个门头,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摧枯拉朽般倒塌。然而这样残破的老房子,在我眼里,也有着特别的动人之处。
继续往前走。我怀疑我可能找错地方了,那些网上说的古迹,古寺之类的,不在镇子上,而在别的什么地方。
街上一路都很少看到行人,非常安静,这个小小的凉粉摊,大概是整条长街最热闹的点了。
路边一丛不知名的花开得正艳,有点像木槿,还有点像蜀葵。

眼看着时间不早,得走了。有点遗憾。后来有人说,那些景点,都散落在村子里,游客比较难找到。不管怎么样,凤羽古镇,下次我还会来的,来寻找真正的你。
到洱源,另一个不可错过的重要景点,是西湖——是的,西湖,除了杭州,大理也有西湖哦,就在洱源右所镇,离县城大概15公里不到些,处在洱源县城到大理古城的路上,镇上有很多住宿的酒店客栈,在这里停留一天,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住的酒店,清洁干净安全,门口,还有个长达两公里的古树群,走进去,到处绿莹莹的,十分舒适。老板娘很健谈,告诉我说,她有很多客户,都是住了一次,以后每年都来,并且带动身边的亲戚朋友,也到这里来过夏天,每年的7、8月份,她这里入住的,几乎都是老顾客。
门口的古树群,这里的主要树种,是黄连木,每一棵,几乎都有好几百岁了。

这条绿色的隧道,延绵大约一公里多,我也没有走到头。
有当地人晨练,散步,或跑步。太阳升起后,林子里空气特别清新,能闻到草木的清香。

姿态遒劲的古树。
西湖离镇上大概3公里,骑自行车二十分钟,就到了。

一个当地女人迎上来问我:坐船吗?

看西湖,总是要坐一回船的吧?女人报价也不高,40块,湖上风景最好的地方划一个大圈,我就应下来。

这家属于夫妻店,妻子招揽客人,丈夫负责划船。自家房子的小码头边,停着一只木头小船,船老大带了个电瓶,就上了船。
需要快速前进的时候,就开了马达,到了景致好的点,就划桨。

船老大不急不躁,一边操纵着船,一边和我聊天。

也是奇怪,洱源的三天,都是多云,早上阳光灿烂,不等到中午,云就很厚了,太阳被挡在云里,看上去,像阴天一样。如果是晴天,应该还要好看上三分。
西湖是洱海的重要水源之一,湖中有六个村子,一个岛,村内有湖、湖中有村,宛然江南水乡。
不远处的山,则是苍山十九峰的最后一个峰,云弄峰。

洱源是个神奇的地方,这里的地热资源非常多,包括我住过的县城,茈碧湖边,就有个“地热国温泉”,只不过天已经热了,我对温泉提不起兴趣,干脆也就没去。从县城一路过来,还有几个温泉,其中,普陀泉是比较有名的。

船老大指着远处的山脚跟我说,那边,有个鸡鸣村,有温泉,本地人10块,外地人的话,20块就能泡,比去普陀泉便宜多了。
岛上原来是种菜的,后来“环境保护”了,就不许再种了。

之前种菜的时候,每年捞一次湖里的水草,撒到田里,做肥料,这样湖水始终保持着洁净……劳动人民自有智慧,遵循祖先传下来的千百年沿用的生产生活方式,周而复始。
我问船老大,这些鸭子,是野鸭呢,还是人家养的?

船老大说,是人家养的,白天,就自己游到湖里来捉虫子吃。

走地鸭,肯定鲜美!我口水地想。
镜头里的这个村子,据船老大说,即将搬迁了。

我总觉得,原住民,才是一个地方的灵魂。没有了他们,也就没有了生气。我还是喜欢看那些热热闹闹,鸡飞狗跳的尘世生活。
一只白鹭悠然停在水上。
小船兜了一个大圈,回到出发的小码头。

船老大说,平常生意都忙不过来,即使现在是疫情期间,每天也要划最少两三次船,生活是不愁的。
船上拍的最后一张西湖。
上了岸,从船老大家院子里推出自行车,我开始在村子里穿行。
在小巷中乱穿,终于找到了这座桥,船老大说的,这座桥,能通到刚才在船上看到的,湖对面的村子里去。
酒店老板娘借给我的自行车。
过了这座绿色的桥,就是一条在芦苇里穿过的小路,就进入了村子里。
村子里也没什么人,偶尔问路,村人都热情得很,指给我正确的方向。
小村安静,如世外桃源般。
下午快五点的时候,出门,去东湖。

东湖就紧挨着右所镇,从主路上拐过去几十米,就看到这个写着“东湖”两个字的大牌坊,往前走,左手边方圆几公里,就都是东湖的范围了。
严格来说,东湖已经没有大片的、可以称为湖的水域了,都是湿地。有白鹭,有水鸭子,有各种鸟。

我拐进了一条土路。路虽然不怎么平坦,但骑车也没太大问题。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说的,大概就是东湖这样的地方了,这里,是夏天赏荷的好地方,也是洱源县的“荷花之乡”, 几个村子错落其中,自然风光也是不错的。
车子在土路上晃晃悠悠,走走停停。难得碰到个干农活的当地人,问:骑车能不能顺着这条路,到前面的村子?答:能,可以绕个圈,骑回大路,回镇上去。

这就放心了,继续往前。
临近村子的时候,路边有个简易的棚子,大概是养鱼人的地盘。有几个村民,笑着跟我打招呼:“拍照呢?”

我说:“是啊,来旅游的!”

他们便与有荣焉:“我们东湖风光好啊,夏天荷花开了更好看!”
夕阳下,金绿色的湿地。
说这附近还有个龙潭清泉,从东山脚下滚滚涌出,泉水清澈,旁边有庙宇亭阁,苍松翠柏,形成了东湖独具特色的“湖中湖”景观。可是我攻略上明明写到了这个点,但当时却完全忘记了,也没有仔细去找,居然没去,一直到回家后才发现漏掉了……

是很遗憾的。

洱源,我下次再来看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