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粥游京城】法源寺——四九城里的小众秘境

【粥游京城】法源寺——四九城里的小众秘境

  • 出发时间 / --
  • 人均费用 / --
  • 出行天数 / --
  • 出行座驾 / --
  • 旅行标签 / 遗址古迹
  开启2020中老年逛公园模式,顺便试试新败的俄罗斯鱼眼头。。第一站:法源寺——四九城里的小众秘境,汉语佛学重地,不悲不喜,我今天另一个目的来是想撸猫的,结果传说中的猫一只都没见到,可能天气太冷的原因吧,等开春了再来!btw,这个16mm/f2.8俄罗斯鱼眼,还是挺惊艳的,700块钱能出这么高的锐度,值了!

坐地铁四号线到菜市口,然后d口也就是西南口出来,然后往南走一个烂漫胡同,走到南横西街往西一拐,再往北走一个胡同进去就看到了法源寺的正门,当然了,我是扫了一个共享单车骑过来的,所以不觉得很远,和其他大多数公园一样,这里也是免收门票的,直接进去就行了。
法源寺
进来没多远,就看到了这个钟楼是传统的钟楼的样子,下面的门紧锁着,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只是行墙的下面已经退掉了。颜色整体还是保留的很好。
法源寺
我是比较喜欢这种保存的,比较完好,又看不出什么更新痕迹的古建筑。
法源寺
拍着拍着一个小沙弥,从我眼前路过,还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匆匆离去
法源寺
鱼眼镜头的好处就是几乎不用对焦,只要端稳了,端平了,然后所有视野里的东西都能拍清楚
法源寺
因为是小众景点,所以进来的游客并不是很多,三三两两的
法源寺
正门看到的一个大香炉,看上去就非常的沉重大气,这个应该是现代的,因为上面写着北京两个字
法源寺
再往前走就是天王殿了,天王殿并不大,但是门口的狮子非常的有看点,好像是青铜质地的造型,细节特别复杂,不同以前的石狮子那些的比较简单,这只踩绣球的是雄狮,而踩小狮子的是母狮。
法源寺
殿内就不进去拍照了
法源寺
法源寺的碑林相对于之前去过的五塔寺的碑林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一是规模小,二是几乎都没有什么名气
法源寺
阳光斜射在红墙上,影影绰绰的树叶,很是漂亮
法源寺
千年古树,你见证了多少悲欢
法源寺
只有这只永远一个表情的赑屃守望着你:老树,过年好呀。
法源寺
碑文是保留久远的历史见证,当然了,我更喜欢的是这书法,秀美,却充满力量。
法源寺
古代工匠绘制的各种好看的图案。
法源寺
侧门看到这样一件厢房,我只晓得“堂客”在湖南话里是老婆的意思,一打听才知道这里原来是用于招待各地过来挂单的僧侣,包括管理寺庙内部的事物。现在改为僧舍,客堂则移至韦陀殿旁边。
法源寺
法源寺这个千面毗卢佛,相对于之前去过的正定隆兴寺的千面毗卢佛,简单了很多,隆兴寺的是三层,每一层都有四个佛,而法源寺这个是简单的两层。
法源寺
仔细看上面的小佛的雕工好像也不如隆兴寺的那个,但是感觉体积要稍大一些。
法源寺
每一个古董都有魅力的一些细节,就像这个香炉的底部,真是暗藏玄机。
法源寺
八九点钟的太阳,真是比十一二点的太阳美丽。
法源寺
千年古刹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独到的美,不是吗?
法源寺
法源寺
一直走到最北面是藏经楼,藏家楼前有一个不大的广场,这个小楼是广场南面的。
法源寺
藏经楼前有几个在念经打坐,就没有拍照片,只听他们一直在重复着一句经文。
法源寺
走到藏经楼也就到头了,里面进不去,到这里鱼眼镜头拍完了,再拿出长焦拍一下吧,各种可以雕琢的细节尽收眼底。
法源寺
房檐上的脊兽,当然比不上故宫啦。
法源寺
法源寺
法源寺
法源寺
院里各种岁月雕刻下的古代印记。。
法源寺
院里各种岁月雕刻下的古代印记。。
法源寺
院里各种岁月雕刻下的古代印记。。
法源寺
已经面目全无
法源寺
法源寺
法源寺
小到一个石墩都这么有味道
法源寺
法源寺
木鱼是法源寺的标志性物件,古人说,因为鱼在水中不停游动,从不懈怠,敲木鱼有警示僧众昼夜不忘修行之意。
法源寺
一直喜鹊~~喜鹊,也有稀缺的音译,看到了喜鹊也就看到了世界。
法源寺
法源寺
嘿嘿,怎么又是这个小沙弥,这次没有发现我吧?就顾着自己刷手机呢。
法源寺
法源寺
古建筑上最多的动物,龙
法源寺
  {后记}据说四月来法源寺赏丁香,是京城一大盛事,所以,待四月丁香花开之时,我一定会再次赴约,也希望到时的疫情已经转好,不再肆虐人间了。
  摘抄一些网络上法源寺的相关资料,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

法源寺位于北京宣武门外教子胡同南端东侧,建于唐太宗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唐朝贞观年间,李世民东征高丽,说要为隋朝战死的将士们复仇,结果和杨广一样,不克而返,还在路上冻死了几千人。路过幽州,李世民大为后悔,设坛祭祀死者,诏令建悯忠寺。但回到长安没几年就去世了,寺没建成。直至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696年),才最终建成,赐名“悯忠寺”。

到了唐玄宗,安禄山和史思明先后节度幽州,安禄山在悯忠寺的东南角建过一座高十丈的塔,两年后谋反,死在儿子安庆绪手下。史思明也在悯忠寺西南角建了一个塔,他后来被儿子史朝义杀死。武宗毁佛的时候,幽州一带独留悯忠寺,原因不难推测,寺是自己的祖爷爷和老奶奶建的,而且它不是简单的寺院,祭祀死难忠魂之地,类似于云南腾冲的国殇墓园。

唐朝时期的悯忠寺,毁于一场大火。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只剩下了史思明一块残碑。

辽代时候重修悯忠寺,进入寺门之后,能看到一棵大白皮松(原有两棵),已经千岁高龄,就是辽代种下的。到了北宋末期,徽钦二帝被俘,有段时间宋钦宗赵桓就被囚禁在悯忠寺,金国的狼主们倒真会挑地方。一次完颜亮召集打马球,逼着文弱的宋钦宗上马参赛,结果跌下马背,被践踏而死。

北宋灭于金,南宋灭于元,南宋沦亡之后,大臣谢枋得隐居深山,结果被强行抬出来入仕,从南方押到元大都,也就是北京,住在悯忠寺里。谢枋得读寺里碑文,读到曹娥碑,深有所悟,“小女子犹尔,吾岂不若汝哉!”绝食而死,在历史上刻下了名字。而他的战友文天祥,慷慨就义于离悯忠寺二里地的菜市口,当时还叫柴市口。

转眼之间,明朝也到了末期,这次悯忠寺接待的大人物是袁崇焕。袁崇焕被朱由检凌迟于菜市口,愚民饮其血食其肉,止剩尸骨和头颅。一位佘姓义士冒死收殓袁崇焕的头颅,连夜进入悯忠寺,恳求法师为袁崇焕超度,然后偷偷葬于广渠门附近。

清代悯忠寺的名字,被雍正改成了法源寺,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法源寺再次整修,竣工后乾隆亲自来到这里、御书“法海真源”匾额赐寺,此匾至今仍悬挂在大雄宝殿上。

清未民初,维新变法时,就是李敖的《北京法源寺》里描写的,康有为、谭嗣同、梁启超在法源寺里策划了公车上书和戊戌变法,谭嗣同死前曾到法源寺,和方丈谈禅论佛。变法失败后,戊戌六君子被杀,传说,是当时京城大侠大刀王武,将谭嗣同等人的尸身偷运并停放在这里。这些是李敖考证的,真实性存疑,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谭嗣同就义之地,仍然是距离法源寺二里地的菜市口。

纵观中国历史变迁,法源寺总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显踪露影,于是,李熬写下《北京法源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