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k的变化,毫无兴致

1.1w+ 浏览
43 评论
2020-05-20 15:49:14
12020-05-20 15:49
由于驻外项目,当年大江南北,酒足饭饱后没有去k莺莺燕燕,就说明接待的不好。从帝都的天上人间到18线小县城,游历颇丰,真是乱花渐入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第一次出来做项目是个90年代中期在西部实施的几十亿的能源项目,作为甲方跟班,一下火车,就被当地政府、银行簇拥、包围,豪横的饭局后,被安排去k,当时傻傻的手足无措,除了傻了吧唧的喝酒,不咸不淡的胡扯,的确没有融入老大们的欢愉。依稀记得坐我边上的姐姐,因为我的拘谨,人家也拘谨。但是我还问人家一个月工资多少,哪里人士。后面才知道她们是xj,小费100,在当时已经是很高的。项目驻外周期大约2年,由于年轻,工作之余,一起租住在几套别墅里的老总们让我负责基地生活及采购。也许那时候养成了到商场市场买东西不看价格直接数钱的习惯。
晚上的时候,小县城因为项目的到来,各路施工队伍驻扎,大大小小的饭馆、酒店、k厅火爆异常。老总们喜欢k,每天的老歌让人混混欲睡。我喜欢的任务就是负责结账,发小费,剩下的就在兜里装着,下次再发。老总们通过唱歌交了几个红颜知己,时不时还会到我们的驻地帮着做做饭,不是那种乱来的哈,那个时候的人还是很纯的,知道咱们是好人。到了现在也理解,常年在外做项目的老总们,真的不容易。
曾几何时,k厅花样翻新,游戏百出,出水芙蓉,关公巡城,昙花一现的疯狂。随着年纪的增大,兴趣的转变,制度的健全,基本不去k,反倒喜欢一壶茶独处,或者泡泡清吧喝点精酿,时而约三五新朋旧友摆哈子龙门阵。偶有非应酬不可的时候,基本上衣冠楚楚,形同开会,味同嚼蜡。
前几日, 有个外地来的朋友,着迷成都那首歌,疫情太久憋坏了,非要张罗着在成都k一把,几经周折安排了一家大隐隐于市区的地方。门面普通,里面场面宏大,由于是熟人介绍,亮相的大部分都有中上颜值,过场还是老套,喝酒猜拳游戏唱老歌。把朋友算是陪好了,私人聚会钱包很受伤,1800含啤酒1打,加酒700打,小费800-1000不等,公主700,包房经理700,服务生100。生意真好,但是不到推不掉的应酬,实在打不起兴趣来,也许这就是衰老的表现。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