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这不是“疯子的运动”

4151 浏览
24 评论
2020-05-20 08:18:50
12020-05-20 08:18

 
 张树鹏在进行翼装飞行 受访者供图 最近,翼装飞行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去世使得翼装飞行这项运动受到广泛关注。
据官方通报,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当日上午11点19分,参与拍摄的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经过搜救,5月18日,失联者被找到,已无生命体征,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
翼装飞行曾被称为“最危险极限运动”:惊险、刺激,与死亡交锋,极限中的极限。20世纪90年代初,翼装飞行刚刚诞生时,死亡率达到30%;随着运动技术的提升,现在的死亡率是千分之五。
翼装飞行为什么会被称为“最危险极限运动”?这项运动在国内的发展如何?天门山为何会成为飞行“圣地”?成为一名专业的翼装飞行员需要哪些条件?5月19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到专业翼装飞行运动员张树鹏。
张树鹏被称为“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他2013年3月获得欧洲翼装组织飞行证书,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翼装飞行员。2017年9月,获得2017卡拉宝翼装飞行世锦赛中精准穿靶赛亚军;2018年9月,获第七届WWL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穿靶赛季军;2019年9月6日,获2019翼装飞行世锦赛竞速赛第四。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蓝婧
国内翼装飞行人数在100人左右
大部分为爱好者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翼装飞行的基本原理是什么?完成一次飞行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张树鹏:人们都希望能自由自在地像鸟一样在天上飞,翼装飞行就相当于给人穿上了翅膀, 让人可以在空中滑翔,快速地飞行。翼装飞行这项运动是从跳伞运动逐渐演变来的,飞行的时候所有空中的动作,都可以通过调整身体姿态来完成,包括加速、减速、转弯等。飞行性能也有很详细的数据,现在最好的装备的滑翔比已经接近1:4,就是下降一米的同时可以向前滑翔四米。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翼装飞行被称为“最危险极限运动”,它的危险性主要体现在哪儿?
张树鹏:这项运动其实是一个有规律可循的运动,不是“疯子的运动”。在学习过程中,如果都能按照要求科学地一步一步去提高的话,是可以保证飞行人员的安全的。举个例子,比如我们生活中可能有朋友去滑雪、冲浪、游泳。一个非常厉害的滑雪高手,他去一个普通的滑雪场滑雪也可能出现意外受伤的情况。实际上,我们在前几年做过数据统计,翼装飞行包括跳伞的事故率是在千分之五,远低于车祸的概率。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目前这项运动在国内的发展情况如何?
张树鹏:翼装飞行在2011年左右进入中国,目前人数很少,包括刚入门的,全部加起来就100人左右。职业的非常少,大部分都是爱好者。目前国内能满足低空翼装飞行条件的也就是10多人,拥有400次低空翼装飞行经历的就我一人。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这项运动需要的地理条件是什么,天门山为何会成为翼装飞行的“圣地”?
张树鹏:翼装飞行一定需要一个垂直地面90度的悬崖,高度在600米以上。这项运动并不是一定要在某个景区,其实满足这样的地理、气候条件的景区、山区都可以做翼装飞行场,但国内像天门山这样,有天然优势的翼装飞行场地非常少,所以很多赛事、训练是在那里完成的。选择天门山也是因为它配套设施很成熟。我自己在天门山一天最多可以飞十几次,平时来这里训练的频率也是非常高的,目前已经在这里总共飞了一千零六十几次。
从零基础到进行低空翼装飞行
通常需要两三年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成为一名专业的翼装飞行员需要什么样的基础和训练?
张树鹏:前期要经过高空跳伞的培训,跳够200次以后,才能学习高空翼装飞行。积累了100次高空翼装飞行的经验,同时高空跳伞和高空翼装飞行的次数累计达到400次之后,才可以学习低空跳伞。低空跳伞再积累100次经验之后,才可以学习低空翼装飞行。
实际上对于一个业余爱好者来说,从零基础到能够进行低空翼装飞行通常都需要两到三年时间,如果像上学一样每天不断地训练,大概也需要10个月至一年左右,才能把这四个阶段全部学完,掌握这项运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每次飞行前会做什么样的准备?
张树鹏:通常进行一次翼装飞行,一定要同时满足几个条件:第一,场地;第二,天气;第三,安全的装备;第四,非常好的状态。
每次飞行前我们都要整理检查装备,一个环节是叠降落伞,每次都要重新叠伞,这个时间是最长的,如果非常熟练需要十几到二十分钟,慢一点的需要半小时甚至更长。虽然很麻烦,但是是非常重要的,只有伞叠得好,开伞才能很顺利。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如何规避翼装飞行的风险?
张树鹏:在进行一次翼装飞行前,飞行者要确保的是所携装备齐全、功能正常。低空翼装飞行装备主要包括合适的翼装飞行服、降落伞、翼装飞行服务、头盔,辅助设备如高度表、GPS对讲机等。高空翼装飞行的话,在此基础上,除增加了额外的备用伞,还配备一个高度警报器。飞行者一般将设定好的警报器放在头盔里,一旦到了需要注意的不可控高度,警报器会鸣响,以起到提醒作用。这也是一个防止飞行者错过最佳开伞高度的方法。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对于想要体验翼装飞行从零开始尝试这项运动的人们的建议?
张树鹏:首先要问自己是不是真正热爱喜欢这项运动,这是最重要的。因为这项运动,不像篮球、排球等上手就可以接触到球,它刚开始有漫长的前期准备的过程,三个阶段过去最后才能达到低空翼装飞行。另外还要看身体条件是否允许,有没有心脏病或者一些突发性疾病。然后要找非常正规的培训机构,循序渐进地去学。
快评
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遇难
珍重生命才能继续挑战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工作压力逐渐增大,生活空间却似乎变得越来越小。于是,以冒险形式所展现的极限运动逐渐成了人们超越自我、挑战极限的一种选择。对于极限运动本身,不做过多苛责,在可承受的范围内,选择极限运动也是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
不过,既然是极限运动,就意味着可能存在着相当大的危险性,甚至有时还有生命危险。有资料显示,作为世界上最疯狂的极限运动,翼装飞行的死亡率高达30%,甚至连翼装服饰的创始人都在1998年的一次飞行中因失误而摔死。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在5月16日的通报中称:从事发至今,搜寻搜救工作一直持续不间断进行,但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险峻复杂。这样的天气和地形环境,会给翼装飞行带来诸多危险。面对这种情况,飞行员自身本应做好预判,规避风险,即便有几百次的飞行经验,也不宜冒险飞行。
作为圈子里比较有经验的“运动达人”,遇难女大学生可能有一个很好的发展前景,但为了过于危险的挑战,而把自己的生命丢在了山石之间。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依然渺小,稍有不慎就可能失去性命。
在生活中,像遇难女孩这样喜欢挑战极限、想要征服自然的可能还大有人在。只是,在寻求刺激和突破的同时,最重要的是要做好完备的安全性保障。尤其是一些相对业余的爱好者,在没有做好安全保障措施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危险。
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极限运动,不能为了眼前的刺激而赌上生命。只有提前作出合理的评估,做好全面的打算,才能做到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他人负责。生命只有一次,我们赌不起,更输不起。
(李戈)
新闻链接
这样的超极限运动非常小众
全球人数也不过600人左右
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失联事件牵动万人心。这起事故让外界对翼装飞行这项超极限运动充满了猜测和疑问,这是否真的是在玩命?是否缺乏相应的规范?
据了解,对于高空翼装跳伞,全球有相关的培训中心和机构认证,经过培训合格的人才可以拿到证书。而低空翼装飞行没有被大范围推广,并不存在相关的资格认证,那么作为赛事方,如何来评定参赛者的准入资格呢?
相关人员告诉记者,低空翼装飞行这样的超极限运动非常小众,全球人数也不过600人左右,国内更是只有寥寥数人,有鉴于此,世界翼装飞行联盟会举办一个预选赛来决定参赛人选。
“预选赛每年6月份在挪威举行,是从海边悬崖上定点起跳,但整体难度略低,相对安全。裁判都是翼装飞行领域最具权威的飞行员,通过比赛对于选手的飞行速度、技术能力和飞行过程中的姿态控制有一个全面直观的判断,优胜者才有资格参加世锦赛。”
因为全方位的准备工作完善,在天门山举行的翼装飞行世锦赛只发生过一次事故:2013年10月,匈牙利翼装飞行冠军维克多·科瓦茨在试飞中不幸坠落遇难。相关信息显示,当时选手在试飞时比较自信,飞行中调整失控酿成悲剧……
很显然,翼装飞行是一项极具挑战的运动,但专业选手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世界最著名的翼装飞行教练詹姆斯·波尔勒也曾表示,“在这项运动中我们一点风险都不要冒。”
如果说专业的翼装飞行比赛都将风险尽可能规避了,那么一些爱好者非比赛时的飞行活动显然无法达到同等级别的安全系数。
当下网友之所以将翼装飞行和玩命画等号,也多源于一些非比赛的事故频发——翼装飞行需要科学的分析与判断,对于空气动力学、地理环境、地质环境的研究都是必要的。
(澎湃新闻)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