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跨国汽车纠纷维权的亲身经历

6401 浏览
19 评论
2020-05-19 18:59:46
12020-05-19 18:59
突然间很想写点记忆深刻的东西,所有这些都是我亲身的经历,这次说的是与李书福粘点边的事,还涉及到了埃及,大使馆,法院、公安等,当时也算是大件事了。差点上新闻报道,最后还是被压制了下来。

之前也写了几篇生意经历和维权经验,可看之前的链接。
生意场风云录:追债的经历,经验和教训-爱卡汽车网论坛 XCAR 爱卡汽车俱乐部 http://www.xcar.com.cn/bbs/viewthread.php?tid=18506443

  06年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叫老姜,聊来聊去熟了,知道他妹夫是埃及人,他在帮埃及那边找很多东西,很多便宜的日用品等,也做手机卖去埃及,那时候山寨机正是热销的时候。
  一次喝酒,他提到在帮埃及的朋友追一批汽车,车是湖南湘潭产的江南奥拓,一下让我大感兴趣,我就是湘潭江南出来的,名义上算里面的职工十多年。这是一个大型的军工企业,我分配后在那工作了几年就停薪留职出来深圳。当年引进日本奥拓的时候,工厂组织了大型的欢迎表演,我也是参与的演员之一。
  问来问去的情况是,老姜去了几次,汽车款已经交了过去一年多,离交车日期也有大半年,但是厂里就是卡着不给车,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马上拍胸脯打包票,不能说一定把车弄出来,但是里面的原因我应该能搞清楚。虽然离开很久了,但那是我的家乡,我的根在那里。
22020-05-19 19:00
打电话问了几个人,都是知道一些杂乱的消息,汇总起来的情况大概是这样:江南奥拓是江南独立的一个分厂,和李书福的哥哥合作生产江南奥拓汽车。大概是合作发生了一些纠纷,现在工厂不放车。甚至车都已经提出车间准备发出去,路上都被拦了下来。看来事情是有点复杂。既然路上拦车,应该我师傅会了解情况。这是教我拳击散打的师傅,当时是厂公安分局的局长。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参与了。
马上打电话问他,他也只是了解一点点情况,但是他和奥拓的分厂厂长是好朋友,他帮我问了一下,告诉我,这事问题有点严重,吉利和江南合作生产汽车,各占一半股份,但是另外在市里成立了一个汽车贸易公司,那个是吉利全资控股的。所有的卖车收入都给了贸易公司,但是双方合资的汽车生产工厂却拿不到钱。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把戏。因为这个纠纷问题,江南方面特意把来自国外订单的这批汽车扣住,现在车需要总厂厂长签字车才能放出来。
我告诉他,很巧现在这个车是我朋友的,希望他帮忙了解一下,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尽早把车弄出来。他答应帮我去问一下。
32020-05-19 19:01
我把这情况也告知了老姜,他和他妹妹,妹夫也全部转述了。之前他们已经去了几趟,每次都失败而归,也想尝试过很多办法,打官司,找人疏通,找黑社会等,但都是想到后续会更麻烦而没有行动,甚至找了大使馆,然后通过外交部施加压力也不凑效。他们一直都茫然而无头绪,突然找到一个能与内部关系人直接打交道的人,确实够让他们高兴了。
几天后,老姜转达他妹夫的意思,希望我陪着去湘潭提车,给我一些辛苦费。之前我一直的想法是帮他打电话了解一下情况,然后找到解决办法,顺顺利利提到车,再请我喝一顿就大家开心了。要我专门回去帮他跑,这个我还真没去考虑。老姜还是想请我帮忙,毕竟我这条线索是很重要的,在当地有人脉关系,办事也方便很多。但是要我把这边的事情全放下,专门跑回去帮他们弄这些事,而且还是没有把握的。我是不大乐意。
这时候我开始打算和老姜合作点东西,他要找的那些便宜日用品,我能够通过一些资源弄到,如果有订单,倒不失为一个好的生意途径。
这期间我也和老家的很多人去咨询这事,看看他们有没有了解情况的。其中我姑爷的信息最让人高兴,他反正也是在家闲着没事,就到处打电话了解这事,他通过人找了湘潭市法院的院长,院长也知道这事,发话答应帮忙。姑爷马上给我电话,告诉我肯定没问题了。院长都答应了。我还有点疑虑,这事法院怎么好干涉?还没有起诉。而且之前通过大使馆,找了外交部都没用。何况我那厂是属于兵器工业总公司的,和湘潭市是同级别单位,这法院也管不到那一块。姑爷拍着胸脯说,你江南厂是不是湘潭市的范围,湘潭市哪个地方,他法院都可以去管。我想想也是,毕竟法院是当地的,他们卖个面子也应该。
我再打电话找师傅了解最新情况,突然告诉我,有好消息了,现在总厂决定放车,因为和吉利集团已经确定合作不下去,现在引进了新的投资商浙江众泰,所以扣车的理由已经没有了,随时都可以安排放车。
42020-05-19 19:10
再告知老姜新的情况,老姜和我商量,他也是打工,这个车是他妹夫帮埃及的朋友追的,经历了那么多以后,买家已经灰心丧气,愿意多付点佣金追回汽车或者能把钱拿回来也行。这批车的总额差不多是150万。所以如果帮他们追回来了,拿个几万大家都开心。这时候我心理开始打鼓了,综合现在的情况,车应该是随时可以拿出来了,既然这样,我回去一趟赚个几万块,岂不是天上掉下个馅饼!人总是经不住诱惑的。既然有这么好的事,为什么要去拒绝呢?
于是开始下一步的计划,先和老姜妹夫那边公司签订一个代理协议,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最新的进展情况。
再和江南那边确认,确定是没问题了。这时候又找到负责汽车发货的主管,原来就是我妹妹的同学,他的消息也是收到通知了,要准备发货。
从不同渠道得到的消息都让人振奋,我和老姜准备出发了。去之前,先和他妹夫签了代理合同,他们提出,我去所有的费用都是自己出,也包括老姜的开销。按照当时的想法,反正去几天就回来了,几千元也无所谓。
我姑爷那条线也一直没断,既然他花了时间和精力,当然要让他也开心。虽然这事感觉差不多已经确定了,但是有法院的可以多一重保险。
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向湘潭出发。
52020-05-19 19:50
特意选了慢车,睡一觉醒来就到了湘潭,初春的湘潭还是很有凉意。
一大早赶到湘潭的汽车销售公司,据老姜说,里面的很多人都已经换了。现在已经是众泰开始全盘接手,之前跟进的销售小林已经离开。打他电话,竟然还在附近,也愿意赶回来帮忙解决问题,不过那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

销售公司的接待引荐了新来的老总,老总还是很客气,说刚来还不了解情况,对于我们的问题,他会尽快的解决。当时在他们想来,只是一起客户已经付款,他们还没交车的简单问题,付钱拿车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他答应我们尽快在这两天解决,让我们等他的好消息。

出来后马上打我姑爷电话,之前已经约定了一起吃午饭。他会带着人来一起找法院院长。姑爷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农民,在农村里算是很活络的。他的中间人是当地敬老院的院长,院长虽然官不大,但是和政府的很多官员很熟。这是实话,后来他找了几个官员,都很卖他面子。

见了面,我简单介绍了今天这边了解的最新情况,其实是希望把他们作为一个备用,如果厂家顺利交车,就不需要他们出手,如果有问题,再请他们帮忙。但是我又不能明着去说,因为惊动一个法院院长,无论他干了什么,可能都需要有所表示。而这个表示要多大,也许就是一顿饭,也许人家看到的是那150万产生的效益。(以上纯属本人心中随意所想,并没有真正实施,不作为任何行贿受贿证据。)
62020-05-20 10:32
他们既然出动了,当然还是确定要去找法院院长,之前刘院长(姑且称养老院院长为刘院长)已经电话联系好了。都是满怀信心的,院长只要出马,肯定能搞定。酒足饭饱之后,塞给姑爷一个红包两千块,作为他前期活动的费用。这个在之前就已经电话沟通了,我喜欢把话说在前面,先确定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条件,看看能不能达到,姑爷说如果搞定了就请他们去湘潭最好的地方,盘龙山庄吃饭。当然车马费那些不能让他们出,司机是请的姑爷的朋友的车。
出发到了法院,刘院长开始打电话,一直打了半个多小时,都没人接。刘院长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说可能是在开会或者什么事了。后来我估计,应该是院长了解了一些情况,觉得事情有点复杂,所以干脆不接电话。

没办法,只能打道回府,院长把我们带到民政局的招待所,让我们就在那住着,免费的。GC的福利还真是好。只要有关系,随便就能享受到。

本来是不打算住那里,院长可能觉得过意不去,一再要求我在那里住,所以还是住了两晚。

安顿好后,马上打电话给同学,之前就和他们确定了行程,我的一个同学毕业后分配到技校,十多年了一直没动过,所以他是我们同学联络的中心。在学校是学生会干部,现在是副校长。所以很多时候都是领导才能在学生年代就表现出来了。
72020-05-20 10:33
我们学的是机电一体化,但是学校是农业系统的,所以大多数同学都分配到乡镇工作。十多年后,很多扎根农村的同学们都成了乡镇的骨干,分配到政府的更加不错了。依然在农村的、工厂的和像我这样在外漂泊的,一个完整的社会结构都展现出来了。有好几个同学毕业后还是第一次见面,难得的相聚让人怀念,同学时候的感情是最纯真的。
聊到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他们帮我出了很多主意,同学的关系大都是市里或者乡镇,和江南这种大型工厂的都没怎么关联。但是校长同学的话又让我增添了一丝希望,他和市委秘书长关系还不错,看看到时候能不能帮我去说一下。
下午和老姜有了第一次争吵,在招待所安顿好以后,我就给负责发货的妹妹的同学打电话了解情况,他说已经在安排出厂检测,但是发现还有些问题,需要维修好以后才能发车。预计需要两三天时间,这是一般工厂出厂产品的一个必然程序。我和老姜说了,他的意思是,不管是什么毛病,反正尽快把车发走就行。而我觉得,如果出厂一个有问题的产品,还不如不出,所以他们修好车再发是对的。事后想来,这是多么无谓的争执。
82020-05-20 14:05
第二天再去汽车销售公司,小林也赶过来了,之前是他一直跟进的。他和这边的新老总说了下,就带我们去工厂,这时候我们还沉浸在欣喜中,估计很快就可以安排提车的安排了。
工厂新来的众泰的赵总接待了我们,很热情,带我们到处转了转,参观他们的生产车间,真当我们是上帝来接待。我抽空给江南方的厂长一个电话,希望去拜访他一下,帮了这么大的忙,我至少应该当面感谢。但是他婉言拒绝了我,说他也帮不上我什么忙,无能为力之类。这时候我还有点蒙,以为他是客气,不想见我。
坐到办公室,谈到什么时候交接车时,众泰说现在车还有点问题,有些关键零配件需要重新加工,起码要十多天以后才能交车。我才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妙,根据我的情报,车其实只是一些简单的检测而已,一两天就可以弄好。如果说要十多天,那肯定是在拖延,说车有问题这是个最好的借口。
我问,那车有什么问题?我们是客户也想了解一下,赵总说他也不太清楚什么问题。我追问,那么能不能看看检测报告?或者马上叫当事人前来问问,看看是什么问题。这是对付说慌者最好的办法,追问一下细节,他们就会原形毕露。
赵总有点气急败坏,问我是什么身份,代表哪一方?小林说我是客户,赵总说我只对贸易公司负责,他们给我们下单的,其他的人问题我不回答。我马上追小林,请你确定什么时候可以交车给我们。小林和老姜怕我们闹僵,马上把我拉开。
然后他们再商量了一下,我们打道回市里了。路上我告诉他们,现在综合我了解的情况,新公司接手后还是想拖,我们不能让他们再这样拖,必须采取点其他措施了。这时候老姜反而老实了,说既然他们说车子有问题,那只有等他们把车子弄好,十多天后我们再看。我告诉他,那只是他们拖延的一个手段,他们没想到我就是江南人,而且把他们的情况全摸清楚了。
92020-05-20 16:18
第三天,再去贸易公司找新的老总,姑且称徐总吧。因为款是付给贸易公司,合同也是和贸易公司签订的,找他们是理所当然。估计已经商量好了,有了些对策,说我们都不是当事人,需要有当事人的授权书正本才可以和我们正式谈。从埃及签一份文件,然后快递到深圳,再到湘潭,最快都要四五天时间。我知道这又是他们拖延的一个战术。但是老姜依然要按照他们的做,我再问徐总,如果授权书正本给到你们,是不是马上就安排发货。他答应没问题,其实他是争取这几天把事情解决好。我们换了个住处,在销售公司旁边,然后就是无聊的等待快递。之前过来湘潭的时候,我预计几天之内应该就可以搞定。只是一个发车交接的程序而已。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十天都可能搞不定。因为授权书到了后,如果众泰,吉利,江南的问题还没解决好,可能又会提出另外的借口,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另外想办法给他们施加点压力。
和老姜有了第二次争吵,他觉得现在无论如何等授权书来了再说,我告诉他,授权书来了很大机会我们还是拿不到车。所以我们必须先要有点行动预案。黑道的,白道的,都可以去做点准备工作。但是老姜坚决不同意,还是要等授权书。
白白等了几天,终于拿到了授权书。马上去找徐总,不出所料,他又有了新的借口,说这事是以前的老总负责,他是新来的不知道。
102020-05-20 16:18
之前销售公司的老总姓莫,其实他们都是马前卒,他们是替人办事的。但是收了钱不发车,只能是找他们。知道的没发车的有至少有几百台,一大帮人都在找他,所以他只能是躲起来。一般人打电话给他都不接,只有几个知己联系人,比如我妹妹同学找他,他才接电话。他也很无奈,现在他已经没任何权力,只能是协助我们解决问题。本来想把人引出来控制住,然后报案,让他把事情处理好。想想他只是一个工具,找到他也没多大用处。
再和我姑爷联系,终于那个关系可以用了。几个人再杀到市里,去找法院院长,依然不接电话,看来还是没戏。这次面子可能有点挂不住了,带我们找他另外一个朋友,工商局的副局长,在办公室,局长听了事情的过程,说他也无能为力,不是他的权责范围。不过他可以帮我们问问主管这方面的副市长,那副市长也是从江南出来的,应该会了解一些情况。
当场他打了电话,简要介绍了一下情况,副市长早知道了这事,说这个有点复杂,他再去了解下情况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看来这事是大家都知道了,只是没人去解决而已。
当然要请局长吃个饭,看没有帮我办成事,随便吃了顿,几个人吃饭没超过一千。
吃完饭,姑爷还在帮我想办法,他一个亲戚是区税务分局的局长,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现官不如现管。
打电话去,叫我们过去介绍下情况,马上赶过去,局长要了销售公司的电话和联系人,说帮我们去问问。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