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自主攀登四川都日峰(海拔5430),实况分享!
编辑封面

尝试自主攀登四川都日峰(海拔5430),实况分享!

  • 出发时间 / 2019-03-09
  • 人均费用 / 3600 RMB
  • 出行天数 / 7 天
  • 出行座驾 / --
  • 旅行标签 / 自然景观
继续编辑
继续编辑
  2019年3月初,我和搭档万鸡 大魏 Jakub四人尝试自主攀登四川都日峰(海拔5430)。这也是我们四人第一次组队并且尝试在不依靠向导和商业团队的情况下,自主攀登

我们选择的攀登时间并不理想。三月川西初雪,我们整个攀登行程都有很厚的积雪,这也为我们造成了额外的困扰。由于天气 能力 经验等等原因,我们并没有登顶而是在距离顶峰大约还有20米左右选择了下撤。但是攀登后吸取教训总结经验,仍然不失为一次非常有收获的攀登
  具体行程安排如下
3.9    成都集合 最后整理攀登装备 补充物资
3.10  成都—松潘—上纳米村 班车+包车
3.11  上纳米村—4400营地 轻装徒步,马帮运输物资
3.12   4400—4700营地 拔营,重装徒步,适应海拔
3.13   4700—summit—4400营地 最艰苦的一天,冲顶并安全下撤
3.14   4400营地—上纳米村—松潘  终于重见天日

自主攀登搭档非常重要,好的搭档需要节奏合拍理念相符能力互补,许多出现事故的攀登队伍,往往是由于临时拼凑的团队,没有凝聚力,队员之间互相不了解,出现意外之后甚至抛弃队友。为了保证攀登顺利,这次的搭档也是精挑细选,最终人员如下
我自己本人是游侠客杭州站的户外领队,之前有过三座雪山的攀登经验(哈巴雪山 四姑娘大峰 雀儿山),系统的学习过攀冰技术,骑行国道318川藏线,在青海可可西里做过一个月环保志愿者,徒步亚丁大转山,自认为知识储备足以应付这次攀登,对高海拔也算是很了解
大魏是我今年元旦攀冰班的同学,接受过系统的攀冰训练,有高海拔登山和长距离越野跑的经验(四姑娘二峰5276),四姑娘山越野跑60km完赛,体能非常出色。同时也是我们团队中年纪最大的,事业有成,家庭幸福
万鸡和我一样是游侠客杭州站领队,也曾经在杭州北风户外当差。万鸡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领队,系统的接受过中登协户外 绳索技能 野外急救培训,基本功非常扎实。自主尝试攀登过四川那玛峰5588 四根香峰5359,这次雪线之上全程领攀,可谓团队主心骨。
Jakub是团队中唯一的外国友人。来自波兰,现在在浙工大做外籍研究员。和万鸡相识于杭州北风户外,同样是基本功扎实且体能出众。在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区有丰富的登山徒步滑雪经验,不过这也是第一次上4000米以上的高原
  以上便是此次四人攀登小组,以及合照

我们这次攀登的都日峰属于岷山山脉,在地理上属于横断山的七条支脉中的第一脉,也是中国最东方的雪山。毛主席诗云“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描写的应该就是这附近的景色了

我们最初的计划是去登那玛峰,通样是位于四川,难度相当海拔近似。但是由于那玛峰所在的贡嘎山区前段时间一直暴雪,客观条件不适合攀登,当地的协作朋友也是劝我们近期不要上山。综合各方面因素后,我们觉得去那玛峰的话登顶概率低,而且雪崩风险大,最终决定放弃那玛峰改道都日。
  10号下午我们四人辗转抵达上纳米村。这里是位于岷山脚下的小村庄,没有商业开发和游人。岷山山脉的主要山峰,雪宝顶 四根香 都日峰都是从这里进山。

这张图远方便是岷山山脉,最左边是主峰雪宝顶海拔5588,属于进阶技术型山峰,在5000米级山峰中算是比较有难度的 
右边中间的是四根香峰,海拔5359,相对雪宝顶攀登人数更少。万鸡去年曾经和另一名游侠领队泡菜尝试攀登这座山,由于各种原因止步5000米左右
我们的目标都日峰隐藏在大山深处,这个角度还看不见
  签了生死状就准备往上干。当地马帮负责帮我们把大包托运到4400海拔的大本营。虽然此次我们采取的是自主的阿尔卑斯式攀登,这种攀登方式的特点是独立自主快速轻装高效,但是个人认为在攀登正式开始之前,也就是在bc以下,使用马匹也是可以被接受的,这也是为了正式攀登更加高效而做的准备。bc以上再雇佣人力背夫或者使用马匹,就有违阿尔卑斯的攀登精神了

我们选择的攀登周期天气还不错,但是由于三月初川西开始降水,整个山里雪还是很厚。第一天的行程需要从3400海拔的纳米村上到4400海拔的大本营,路程大概十公里出头。为了进一步减轻重量我们没有选择穿徒步鞋,而是直接换上高山靴,因为大雪的问题徒步走起来更加吃力。随着海拔升高,我们越来越累速度也越来越慢。大约五个小时候我们陆续抵达大本营。
  到了大本营就可以看见我们的目标了。因为雪太大我们的大本营只能建立在一大块雪地上,平整营地会麻烦一些但是好在取水方便。到了下午风也开始大起来,我们在大风中搭好帐篷,钻进去开始烧水吃饭。在高海拔烧水无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加热效率太低了。相对高效的方法是一边融雪烧水一边添进新雪,因为雪里主要是空气多,一大锅雪化出来只有浅浅一摊水。
这个时候就有点羡慕跟商业队的了,登山客只要管自己走就好了,协作和高山厨师会在营地准备美味佳肴,说不定还能吃火锅。而我们只有泡面干粮山之厨。不过登山本来就是忍受苦难的艺术,而且这个环境下泡面算是难得的美味了

我自己带了一个指夹式的血氧仪,给大家测了下血氧和心率。看数据还可以,大家血氧含量都在80以上。我的心率有点太快了,静息心率也在100往上。记得去年雀儿山BC,同样4000+的海拔我的心率是可以稳定在70左右的。
  附上几张去往bc路上的美景。上传顺序比较混乱

传统都日峰的攀登是从大本营直接冲顶的,但是在来的路上3900海拔和后面4700海拔处,都有适合扎营的备选营地。考虑到我们的实际状态和山里的雪况,我们决定第二天拔营并且在4700海拔建立c1,这样的好处一是方便我们适应海拔,二是我们登顶的强度会减小很多。

由于在4700扎营的山友相对较少,我们并不知道这个营地的具体情况,是否在风口上,取水是否方便,营地是否平整,有没有落石雪崩的风险。而且因为山里雪大向上坡度更陡,马也上不去,这一段只能我们自己背负着全部装备自己重装有上去。好在这一段路程并不长,只有300米高差。并且,探索未知也正是登山精神所在啊

从bc——c1相对轻松一些,我们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就好了
  上到c1我们用了接近三个小时,因为行程比较赶我们适应海拔并不好,而且重装本来就是一件累人的事情。接近c1的路途中碎石坡比较多,这比bc过膝的大雪要好的多,至少不会那么累。不过也要小心脚下

到达c1的时候正好是中午过一点点,抵达这个位置的时候,对于是否在这里扎营我们是有争议的。我是觉得这个位置不错,平整的碎石坡只要清理一下就很适合扎营,而且不在山脊上,地势开阔,没有狂风落石和雪崩。但是出于攀登效率的考虑,如果上面有更好的营地选择的话,我们也完全可以再上去一些,登顶效率更高。我这次海拔适应并不好,到了这里有些累了,而万鸡和Jakub状态还不错,于是最后折中,由万鸡和Jakub轻装上去探路,我和大魏扎营烧水。

万鸡和Jakub走出去没多久就返回来了,因为他们没穿冰爪,而上去就遇到了硬雪坡。需要冰爪才能走的安全和稳。
他二人走出一个多小时后对讲机里传来了消息“4900以下没有更好的营地,传统登顶线路上有亮冰但是可以迂回通过找到登顶的路”,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登顶的大雪坡有雪崩的概率

这几天山里的活动我们也大致摸清的山的脾气,大概也就是中午十二点为界,上午天气相对稳定,而下午开始起大风,过了半夜十二点就基本停了。我们制定了凌晨三点半起床四点半出发的计划,把关门时间定在中午十二点。我们自认为,我们的效率可以完成最后的攀登。然而我们高估了我们的效率和体能,大山还是给我们上了一课。
  C1是相当不错的观景平台,远方岷山群山一览无遗。我们运气不错偶遇云海,冰峰世界与洁白云海结合,大饱眼福

为了明天出发效率更高,我们在钻进帐篷前最后做了点准备。我们准备好了冲顶包,装好了路餐 能量胶 救生毯 卫星电话 备用手套,我们最后再调试一下冰爪,完美贴合高山靴。最后的大雪坡我们决定结组攀登,我们带了30米长的动力绳双绳,绳子上预先打好八字结和蝴蝶结。当我们再次确认准备就绪后,我们钻进帐篷休息,为最辛苦的一天养精蓄锐。
  这么高的海拔,吃好睡好基本是不要想了,之前几次露营每每也是浅浅睡着就被大风吵醒。内外温差大帐篷里面结霜也很恼火。大概下午五点多我们早早吃好晚饭,烧了点水,定好闹钟,钻进帐篷休息去了

其实设置闹钟是一件多此一举的事情,因为睡不好我们每隔一会都会自己醒过来,看看时间差不多就可以起来了。早上起来也是我们第一个重大失误,我们太高估我们的效率了,尤其是炉头烧水这一块。因为分体炉效率不高,烧开一壶水需要至少半小时,等我们每个人装满一升水的时候已经过了五点多了,比我们预计时间多了半个多小时。

凌晨的雪山实在是有点冷,我们全副武装,穿上最御寒的衣服,带上头盔安全带,打开头灯,有万鸡和Jakub带路向顶峰出发。最后的一段路我们舍弃了登山杖选用行走镐,因为登山杖的滑坠制动效果不如冰镐,而且在最后的大坡度上,冰镐也足够借力了。

天气还是很冷,即使穿着大羽绒也感觉到凉气无孔不入。因为之前探过路,我们通过硬雪坡的效率很不错。大约走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到了4900左右的海拔,在我们面前的是最后未知的500米高度,那里有我们梦寐以求的顶峰
  饥寒交迫的四人

我们在4900往上开始结组攀登,鸡哥和Jakub领攀我和大魏跟攀。之前几天我已经感觉到我的高海拔适应不好,最后最难的路我也是非常吃力,差点跟不上大部队,经常也是走走我和鸡哥的结组绳就拉紧了。最后登顶的路是很深的软雪,需要奋力踏雪开路,而且经常向上一步会退下来大半步。我在后跟攀已经很吃力了,难以想象鸡哥和Jakub在前领攀是多么艰难

大魏体能相当好,虽然在最后不过看起来相当游刃有余
  这是天亮后我们四人并排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我们看到了顶峰在我们上方不远的地方诱惑我们,然后现实是我们之间还有几百米的高差,而且雪坡上的亮冰也预示着危险
  攀登路上回看岷山山脉主峰雪宝顶。不清楚右边看起来很危险的山脊是不是臭名昭著的“骆驼背”路段。

我们在软雪坡上上升采取Z型折线上升,这样我们直面的坡度会小一些,但是依然很累。天气还是很冷,我们身处都日峰西壁,这里晒不到日出的太阳。
  大约十点多左右我们爬上了一段很陡峭的雪坡,坡度估计在60度以上。我们位于一大块岩石下方,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爬错了线路。
  图中是我们最终抵达的高度。在这个位置,我们要么直上要么向左横切回到正确的线路上。如果选择岩石直上的话,我们处在5000+的海拔,岩石风化的有点严重,我们没有足够的攀岩保护装备,而且已经消耗了太多体力,风险太大。向左横切则继续面临坡度很大的雪坡(大约60度),大魏切过去爬了一段后告诉我们雪坡上有一层冰,我们非常担心横切会滑坠,或者更恐怖的是造成雪崩,如果雪崩发生,即使不说是必死局面,也绝对是九死一生了。考虑到关门时间已经临近,肉眼可见天气有变坏的兆头了,风开始卷着雪粒吹过来,大家对视了一眼,我们默契的做好了决定。

活着回家,比什么都重要

我们决定下撤
  最后的路段还是留下了几张照片的,这里看不出实际坡度,真实情况要更加陡峭一些。
  这是我在下撤前的gps打卡,个人感觉距离顶峰应该是不到100米。后来万鸡研究了我们的攀登轨迹,告诉我们实际上距离顶峰只有20米左右。

上山容易下山难,经历了大强度的攀登之后,人的精神不容易集中,所以很多事故发生在下山途中。由于我们上来时候最后一段雪坡的坡度较大,下山的话已经没有办法正面陡坡直接走下去,我们只有两根雪锥又不愿意丢了做锚点下降,只能选择倒攀。我和大魏学习过攀冰,用攀冰的前齿踢冰步伐倒攀,一步步下来很稳。万鸡开始下撤时不慎滑坠一小段,被结组绳拉住,好在距离不长有惊无险
  下降过程中软雪坡走的还是很费力,万鸡一路领攀体力消耗太大了,看着情况允许就坐在雪坡上直接滑下去。我看了之后也是想偷个懒,尝试滑了一下,发现速度太快略微有点惊险,就转身采用滑坠制动技术刹车。后来又觉得这也是难得的可以练习滑坠制动的机会,于是有找准机会多滑了几次
  上山非常艰难下山则要快的多,我走的最慢但还是两个小时左右就撤到了C1。实在是有点累了,就想着躺下睡一觉。但是我们带上来的食物已经不够,两罐气也烧的只剩小半罐,无奈只能拔营再往bc撤。

用卫星电话联系了马夫,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今天就能来BC接我们出山,我们都很累了也愿意骑马出去。可以的话我们今天就能吃肉喝可乐洗热水澡,但是马夫说现在有点迟了,而且山里雪太大马走不快时间来不及,只能约好明天上午来BC接我们出山。

第二天十二点左右,马夫如约赶来接我们出山。Jakub体能很好第一个走出去,鸡哥有点感冒走不快,这出山的十公里走了三个半小时,三点半左右四人全部安全下山了

总结一下,这次攀登我们只带了两根30米半绳,雪锥两根,辅绳主锁扁带若干。如果最后冲顶的路段我们带了冰锥以及足够的扁带的话,应该还是有希望登顶的。
同样值得反思的还有效率的问题,我们的攀登效率始终不高。我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火风的分体炉烧水实在太慢了,可能平原户外活动用用还好,雪线上烧水这么慢实在是令人抓狂了。想要攀登速度快体能也很重要,我不知道是我自己海拔适应不够还是就是体能不足,我的速度始终是最慢的,或许两者兼有之吧。
  最后,希望大家在每一次探险的旅程结束时,不要忘记背后的马帮协作和背夫。不管是尼泊尔的夏尔巴人,还是我国境内的藏族人还是巴基斯坦的罕萨人,没有他们的付出也就没有一次次另人热血的攀登壮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