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组还是很厉害的,我说的是钟院士和李院士那一组

1899 浏览
1 评论
2020-05-18 23:08:01
12020-05-18 23:08
在武汉发现并且上报疫情之后,国家卫健委先后派出了三个专家组。第一批专家是十二月三十日到达武汉的,第二批是元月八日到达武汉,第三批是元月十八日到达武汉,也就是钟南山和李兰娟领衔的这一批,官方说法是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但是最后确认疫情已经发生并且爆发的是高级别专家组,也就是钟南山李兰娟这一组。正是他们拉响了疫情的警报,从而拉开了中国抗疫的序幕。

  这些专家组的人员组成至今为止也没有比较确切的名单,但是已经公开的信息显示,高级别专家组除了钟南山和李兰娟,还有疾控中心的首席科学家曾光,工程院院士袁国勇,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引起比较大争议的王广发是第二批,对外说可防可控可治,不确定人传人的也是王广发。其中高福貌似也是第一批专家组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前面的两批专家目前可以确定的人基本上都是来自北京的,除了疾控中心的流行病学和防疫专家之外,还有一些是呼吸科专家。但是他们始终没有确认人传人,也导致我们错过了最佳的控制病毒传播的时机。一直到元月十八日,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才派出了第三批也就是高级别专家组,来自广州的钟南山,来自杭州的李兰娟,来自香港的袁国勇。

  相信很多人这次疫情期间都注意到了上海华山医院的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现在已经成了网红,金句叠出,每次都是让大家觉得他在瞎说大实话。实际上,在此之前,张文宏就已经是传染病方面的权威专家,华山医院的感染科也是同行业公认的排名靠前的单位——实际上是连续9年排名全国第一的感染科。因为感染科在医院普遍是地位不高的,华山医院感染科却一直很强,就更加难得了。

  但是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卫健委专家组无论是前三批还是高级别专家组,都没有抽调华山医院的医生和专家。而来自北京的专家则始终没有确认疫情的发生和爆发,最后确认疫情的反而是来自广州和杭州的两位七八十岁的院士,而且还都是呼吸科的专家,而不是与疫情最直接相关的疾控中心和感染科的专家。到目前为止,已经披露出来的前两批专家中,似乎也没有感染科专家。

  从后面的回顾来看,第一批专家组和第二批专家组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互补的,不存在相互否定的关系。但高级别专家组受命赶赴武汉则意味着,决策部门意识到了疫情的危险性,对第一批和第二批专家组的汇报失去了信任,从而派出了高级别专家组。也就是说,高级别专家组受命赶赴武汉,就是对前两批专家组的否定。

  即便是在疫情确认之后,张文宏第一次以卫健委专家组成员身份亮相也是昙花一现,只跟着卫健委专家组到郑州检查过一次防疫的情况,之后就一直在上海担任此次疫情的专家组组长,再没有进入过卫健委专家组名单了。这同样是一个让人觉得很意外的事,因为事实证明,张文宏对形势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也已经被上海网友称为张爸。

  另外,据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中心主任卢洪洲的说法,上海的病毒研究机构早在一月五日就已经分离出了病毒,并且按照法定程序进行了上报,但是最后却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之后卫健委派出的第二批专家除了留下专家组成员王广发被感染之外,就剩下了他说的可防可控可治,再没有其它作用了。也就是说,第一批专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第二批也一样,最后确认疫情发生并且爆发的是两个来自北京以外的专家,这是为什么呢?

  除了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疫情之外,专家们还在疫情爆发初期发出了两个非常错误的建议,一个是认为轻症患者不需要住院治疗,可以居家隔离,这个建议实际上导致了之后一些家庭内部全家感染,实际上并没有起到疫情防控的作用。另一个错误的判断是认为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人群是易感人群,年轻人不易感,这个判断后来也被推翻了。钟南山更是直截了当的说,所有人都是易感人群。

  迄今为止,前两批专家组在武汉的工作情况仍然没有公开,只有或明或暗的在接受采访时反复强调,他们在武汉的工作受到了当地的影响和误导,推卸责任,对自己的责任毫无反思。但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批专家组和第二批专家组绝不可能是他们自己所说的那种白莲花,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也不应该被忽略。要说追责,又成了方方,成了给敌对势力递刀子了。
22020-05-18 23:13
经济观察报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危重症专家、副主任医师余昌平的采访中得知,早期新冠肺炎“确诊是很难的——需要专家、领导签字,才能查冠状病毒”。

  而财新网对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的采访证实,此前,国家卫健委的专家组到武汉金银潭医院调查后做了一套诊断标准:要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要有发烧症状,病毒检测呈阳性,三条标准都达到才能确诊。但一线医生反映,这个诊断标准太苛刻了——“按照这个标准,很难有人会被确诊,尤其是第三点,非常苛刻,实际上极少有人能去做病毒检测;这样很容易漏掉真实的病人。而这是传染病,确诊标准弄得太紧,放掉有病的人,对社会危害很大”。

  直到后来国家卫健委派的第二个专家组1月18日到武汉后,诊断标准发生变化,确诊病人的数量就急剧增加了。

都说专家组,专家组的,我还以为是什么神仙,而且还没说是谁,连批次都是以后才知道的,弄得人蒙头转向,怎么专家组还这个那个的,到底谁是专家组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