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些路…》第005篇:武汉!武汉!!

《那些年,那些路…》第005篇:武汉!武汉!!

  • 出发时间 / 2019-03-30
  • 人均费用 / --
  • 出行天数 / 2 天
  • 出行座驾 / --
  • 旅行标签 / 自由行 城市景点 遗址古迹
  其实,我是一个不大懂得城市旅行的人。建筑之美我学识不够,欣赏不了;人文景点我底蕴不够,除了有特别原因的,也欣赏不了。而且,多年的压力超载,使我对拥挤非常排斥和反感。所以,我出行很少选择去城市,大多去高原、去旷野,顶不济,也要去高山。

  武汉我去过两次,一次是为楼,另一次是为花。
01
武汉名楼
  七年前,研究范仲淹的政绩观和政治品格的过程中,意外发现如此靠谱的老范居然干了一件特别不靠谱的事儿,他的名篇《岳阳楼记》,居然是他在河南写的,而他本人,压根儿就没去过岳阳楼。哈哈,原来一直以为他有才,却没想到还得乘个平方,是太有才!奇文必是奇人作,奇人必定有洞天啊,这哥们儿怕是从东北来的吧?这忽悠技术,绝对不在老赵之下。转而去研究老范和岳阳楼,然后就对“江南三大名楼”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要登一登这古代迁客骚人们心向往之的“江南三大名楼”。

        第一楼当然必须是岳阳楼,这简直太有意思了。当然,实地考察一番之后,结论更有意思:幸亏老范当年是对着画凭想象写的,如果真的去了,怕是就没有千古名篇《岳阳楼记》喽,哪里有他写的那么好啊!南昌一直都还没去过,所以也就无缘滕王阁。第一次去武汉,就是为了“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
黄鹤楼
知龟鹤之遐寿,故效其道引以增年。
黄鹤楼背影
想那极目楚天舒,是何等畅快,可惜……
  坦率地说,初登黄鹤楼很没有感觉,远没有几年前的岳阳楼像样子。原因很简单:拥挤!一是这座楼已经被四面林立的现代文明淹没了,还不如对面龟山的电视塔敞亮,哪还有点名楼的气势啊。二是从楼外到楼内挤得满满的人,唉……也就算是来过了吧。

  第二次去武汉的时候,也去了黄鹤楼。因为人实在是太多,所以,一点登楼的心思都没有,连楼都没进,只是例行公事般的到处走走。没什么期望,反而有了点感觉。不过不是在黄鹤楼内,而是在长江大桥上。

  品味黄鹤楼,还真的不能从楼本身去品。本来它就和长江是一个整体,如果没有长江,恐怕黄鹤楼也就不再是黄鹤楼了。所以,在江桥上的风中、在高视角的画面里,把黄鹤楼、把龟蛇山放到一个画面,就有感觉了。回过头再看看第一次从楼上拍的照片,感觉比当时也多了那么几分味道。

  记得当时在长江大桥上,走到桥中央,迎着凛冽江风,左龟山、右蛇山,面对滚滚长江东逝水,脚踏飞架南北一通途,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复杂的愁绪。想起了崔颢的名诗《黄鹤楼》,背不下来了,还是从手机里查的。然后就一直小声诵读: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从江桥中央,边往回走边低声吟诵,一直到下桥。应该说,在这里吟诵这首诗的感觉,和平时是完全不一样的。怎么不一样我形容不出来,反正内心涌起的漫漫愁绪和昏黄画面,莫不是穿透千年时空,透射过来的大唐电波?
喘不过气来的压抑
被现代文明困住的历史辉煌
龟蛇隔江相望,一桥互通往来
极目楚天舒!
如果空间不是如此逼仄,四周芳草绿树,那气象会是何等壮观!
02
武汉花事
  武汉的樱花不仅仅是花,也是个文化符号,于是,就去了。其实,看樱花这事儿,对于千里之外的上班族是挺不容易把握的一件事。首先是火车票。上班族大概只能是双休日去,这个距离开车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都不合适,所以火车便成了首选。可这花期又不固定,冷点热点哪年都不是很确定,而火车票要提前好久就得买,等你觉得花期差不多了,火车票也就基本上别想了。所以,有点“赌花期”的味道。再有,早樱和晚樱花期相差近一个月,怎么也看不全。第三就是花期短,基本上只有5天左右,人家周六周日去看的多么多么漂亮,周一周二看到了照片、视频,哇,俺也去!等你周六去了,也许就只能脑补了。第四是风雨多。一夜急风骤雨,所有花事都随风雨湮灭,留给你的只是落红一地。

        我去的那次,很早就关注武汉的官方消息。开始确定了行程,听官言预报今年天冷,花期可能延迟,就又后推了一周。结果,老天爷没按他们说的来,我赌的花期是:早樱差不多落尽,晚樱尚未全开,前后都够着了,又都没够着。

        不过,旅行这事儿往往就是这样的。再说,多与少都是相对的,再少,比其他地方也要多的多,至少俺这智力是数不过来的。还是老规矩:有啥吃啥,甭管吃相难不难看,一定要吃出好味道!
03
武汉花事~组图一
一朵花
一枝花
一簇花
一树花
一片花
一地花
04
武汉花事~组图二
窃窃花语谁人听?
迷朦花心谁人懂?
幻化花影谁人识?
因缘寂灭终是空
这是一个小朋友吹出的肥皂泡,用相机捕捉了里面映射的世界
05
武汉花事~组图三
罗扇掩云鬓,粉面更低垂。
花间月明楼,可是美人闺?
06
武汉花事~组图四
万里西归入唐门
千般姿容幻亦真
落红有情奈若何?
春泥归尘总是真
07
武汉花事~组图五
天赐一柄花如意
众花皆生如意心
双花探看花间事
敢问人间几度春?
08
武汉风情
  稍微有点懂得城市旅行,应该是从第二次去武汉开始的。因为信息不对称,总是习惯于从旅行网站、论坛上搜些网红的美景美食攻略,而且很相信其客观性。有时感觉不尽如人意,也总是归于自己的不习惯,特别是美食方面,从来没有怀疑过网上的信息是不是有问题。探路新疆时,发现网红店和30年老店在口味、价格方面都有巨大的落差,我才知道原来网红店是可以花钱推出来的,也是一单生意而已。而真正的地道老店,是不需要打广告的。那些网红的美食街、美食店,都是开给外地人的,本地人是不会去那里消费的。在那儿经营的,也未必是本地人。所以,去那些地方是不大可能品尝到一个城市真正味道的。

  就像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方言一样,每个城市也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文化符号。在现在的城市里,获取城市符号最好的途径莫过于出租车司机了。这一点其实我在新疆就已经受益了,只是没想明白其实是从武汉学会的。

  和出租车司机聊天挺容易,只需要简单的一把钥匙,就能打开他们的话匣子,提供给你最地道的城市符号。沿着这些符号去探寻,就能品到这个城市独有的调调,体会到他们的烟火人生。
09
风情1:走着吃
  武汉人的早餐是极有特点的,他们把吃早餐叫“过早”。最大的特点还不是热干面等特色美食,而是“边走边吃”的进餐方式。武汉的早餐店店面都极小,即便有桌子,也很局促,简直就是摆摆样子,根本就无法提供舒适的堂食空间,北方人初到很是不习惯。

        观察武汉本地人如何吃早餐,发现他们相当厉害。无论男女老幼,无论是啥吃食,买了早餐,一律是边走边吃,而且带汤的也是如此,走的快、吃的香、还不会洒。咱这炕头上四平八稳吃惯了的北方人,别说走着吃,站着吃都有点不习惯,不服不行啊。
过早
过早
过早
过早
10
风情2:等着吃
  民以食为天。饮食是了解一个城市特征的很好窗口。多方打听,找到了当地人比较认可的过早和吃鱼的地方,可是这两顿饭吃下来,成本简直太高了。并不是价格高,而是时间长,时间那是相当相当长。
这叫“油饼包烧麦”
先炸好油饼(中空鼓包很有特点)
每个油饼里夹三个蒸熟的烧麦就OK了。回头俺试试“火烧夹包子”看看咋样。
  知道为了吃口这个,付出了多少时间成本吗?
  一眼望不到头的排队,那是好多好多好多人哟。而且,从口音、装束、交通工具等方面看,绝大部分都是当地人。
传说中的鱼头泡饭。开始没明白门外这些人在这儿干嘛。
进了院才知道,原来是等位子的,基本上都是本地人。
  不就是吃个鱼嘛,至于吗?!
一鱼两吃的红烧鱼
一鱼两吃的鱼丸汤
  吃完之后,我明白了,还真的至于!

        好吃不好吃?砂窝知道……
  一碗粘糊糊、香喷喷的热干面,传承着浓浓的武汉味道。也许,武汉人享受的就是这热气腾腾的日子吧。
11
风情3:武汉水
  武汉重镇别名“江城”。两江交汇,湖港纵横,城市自然是“水气”十足。南方的城市走的不多,武汉是我感觉水润滋养最好的一座城市。
北方来的旱鸭子没见过世面,看见这个也拍一张
曲径通幽
青翠欲滴
城市中能有这等景致,真是奢侈!
即便是角落,也满眼青翠。
刚生发的新绿也是油油的、润润的。
水克火,被克得有气无力的长江日出
一直克到天黑,温温吞吞的长江日落
12
风情4:武汉魂
  来武汉,长江大桥是一定要去看看的。武汉长江大桥1955年开建,历时两年多建成,是新中国建立以后,修建的第一座公路铁路两用长江大桥,素有“万里长江第一桥”美誉。建桥投资1.38亿,真难以想象,50年代的1.38亿是多大一笔天文巨款。在那个时代条件下,去征服自古天堑,又是何等的雄才大略!

  不去现场,武汉长江大桥就是一个干巴巴的名称。站在大桥中央,望着滚滚长江,才知道什么叫天堑,哪又是通途。在这里,我心里涌起的感叹就是两个字:伟大!

        不光是“两弹一星”啊,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们,在那么积弱积贫的年代里,做的都是惊天动地、万世千秋的大手笔。“当惊世界殊。”骨子里无法掩抑的勇气和豪迈,多么令人震撼景仰!真是“与天奋斗,其乐无穷。”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水调歌头 · 游泳
        【作者】毛泽东


           才饮长沙水,
           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
           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
           胜似闲庭信步,
           今日得宽馀。
          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
          龟蛇静,
          起宏图。
武汉长江大桥的纪念雕塑
  现在的武汉,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推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武汉,已经不再单纯是一个城市的名字,而作为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符号,嵌入了中华民族的情感和性格。

  只有经历过,才能真正懂得。我想,等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武汉人会更热爱生活,更热爱自由,更懂得珍惜和感恩,更具备坚韧和深沉。经历生死大劫的武汉,必将成长为一个威武刚毅的铁汉!

  武汉,等我,我还会去的。等我有了大把的时间,一定迎着第一缕春风前去,像多年前红叶谷里偶遇的那个布衣洒鞋退休老汉那样,找间小屋,住上一个月,一遍尽历武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