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牵挂,没有行李,让自己的脚步慢下来,感受这个美丽的古城

没有牵挂,没有行李,让自己的脚步慢下来,感受这个美丽的古城

  • 出发时间 / 2020-01-09
  • 人均费用 / 350 RMB
  • 出行天数 / 1 天
  • 出行座驾 / --
  • 旅行标签 / 旅行游记
  重庆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散发着古老的城市气息,在疫情没有来到这座城市之前,也来感受了一下,美丽的古城文化,让自己的脚步慢下来,心情沉淀下来,感受这座美丽的城市
  一个人,没有牵挂,没有行李。一个相机包,一个微单,一分情怀,一分期待。
出发!!
高铁直达 重庆北站,出去直接打车到事先订好的酒店。休息一下等待天黑。
  重庆的出租车算是全国比较有特色的了,因为黄色的出租车一般出现在国外,和 成都 的绿色出租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休息好了,兴致勃勃来到洪崖洞,曾经多少次在别人的游记看到这个地方。20年前来这里的时候, 重庆还是四川省第二大城市,吊脚楼就是吊脚楼,灰扑扑,烂修修,只有现在一半规模大,如今修葺一新,俨然成为新一届网红点。
  20年前来 重庆 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只记得嘉陵江的水很浑浊,接入长江的入口,嘉陵江大桥上面有四座羞羞的雕像,路过的时候爸爸叫我把眼睛蒙上,这次也没时间去看看。
  天下古镇都一样, 义乌小商品加上不太正宗的本地特色小吃是无法取代的,不过近些年多了些卖唱的艺人,气氛活跃了不少,至少景点有自己的BGM了。人山人海中,一对情侣互相依偎,在相机的慢门中依然紧紧靠在一起,没有随着人流而浑浊流动,这或许就是纯粹的爱情。
  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如今重庆成为了新一届网红城市,伴随的是人流量越来越大,同时物价也非一般的攀升,曾经几个朋友傍晚闲情逸致的吃一顿火锅人均40元的标准随着人怕出名猪怕壮的升级,已经要人均60元了。
  爱情本身是不存在的,都是我们赋予的。源于荷尔蒙,终于履行的承诺。顺着洪崖洞一级一级的台阶,我从下面的道路攀爬到顶部,才和千厮门大桥齐平,这或许也是吊脚楼的特色,这或许也是山城3D地形的代表。
  我一个人慢慢的走,慢慢的看,慢慢的思考,人生或许也如同这台阶,费心费力的攀爬,可能只是到了别人的起点。真讽刺!
  洪崖洞顶层上千厮门大桥单行,只能从右侧进去,左侧出来。据说国庆期间重庆政府为了旅游的安全,把千厮门大桥封闭了,桥上只能行人不能行车,我是真佩服 重庆 人的这个举措,大格局。
  俯瞰江面,不少游船在江面缓慢行进,蠕行卷起细碎的波浪,心情也有点起伏了。这船上闪耀的灯光不停的变化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色调,背后传来地道 重庆 话的吆喝声:坐不坐游船,看两江夜景,价格好说!
  踏上千厮门大桥,俯瞰北滨路夜景,江面平静,月亮很大很圆也很亮。凉风习习吹过,雾气逐渐升腾起来,想起了前几年一个重庆朋友跟我聊的段子。
  重庆人这几年干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给全国其他地方的朋友介绍,我老家是重庆的,不是四川的。外地朋友回答:哦,重庆的,知道了,就是四川那个重庆嘛。这个段子我笑了很久。
  我不明白重庆人民为什么执意要把 重庆和四川绝对的分开。川渝一家亲嘛,甚至还有人非要跟我讨论重庆火锅和成都火锅有什么区别。我一个 四川人在重庆 ,无论开不开口说话,当地人都不敢绝对的认为我是外地人。本是同根生嘛。
  再回头看看这个建筑,一眼觉得挺有特色的,但是我思想里唯独能与之关联的三个字却是新加坡 。
  大剧院门口的街道也是很少女心啊,这树上挂的粉色灯灯,好柔美。好少女。好嫩气。
  沿着千厮门大桥继续走,到达对面大剧院台阶下,可以面对面远距离的观察洪崖洞。
  顺着大剧院的台阶往下,通过一个小拱门可以来到真正的江边,因为太黑,我一脚踩进稀泥里,真是意外收获,鞋上沾满了稀泥,我硬生生的用我的脚温把稀泥穿成了干泥。
  硬生生的从后面搬了块几十斤的石头放在面前强行当三脚架用,还是拍出了平静的水面。
  很讽刺的一个段子,我现在的位置附近有几对新人在此拍婚纱照,而台阶上,有一对情侣在闹分手。我不过是个路人,路过了别人的世界,但不是全世界。
  这俩美女也是逗,看我用相机在拍照,在我面前各种姿势各种阻挡各种歌唱,这种 重庆 本地人的热情,就算我一句话都不说,都能感受的到,明显就是想让我拍两张,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等我主动邀请嘛。但是我没有带三脚架,也没有带补光灯,也不善于跟陌生人交流,只能算你们俩运气背。
  本打算继续往右边走,直面洪崖洞的,但是鞋子湿了,只能折返。去下一个冷门经典打个卡吧。反正人生还很长,夜也才刚刚落下帷幕。
  海棠溪轻轨站,这张照片在网络上炒的很火,我也来拍一张好了。我只记得天气很冷,我手持相机等了10分钟,站台上面有个黄色的提示标签,拍照请勿使用闪光灯,以免干扰司机驾驶。共勉!
  回酒店休息一晚,酒店的空调设置在22℃,我的闹钟设置在7点am!次日又是一个好天气。起床退房在山城漫步寻找本地重庆小面,嗯,熟悉的豌杂面味道。
  我乘坐面前的出租车来到了这里, 四川美术学院。
  此时接到了家人的电话。问我现在在哪里,在干嘛。我只能回答我在接受艺术的熏陶啊。不然我怎么说,我说我在看人家画的花花墙吗?
  曾经老旧的楼房依然没有被改造,道旁树上新刷的白漆,在光影斑驳中见证了岁月的流逝,时代变迁可真快啊
  整个美院的校园内,校园外,到处充满了涂鸦和艺术,有的随手一涂,有的值得深刻品味。
  清晨的消火栓!美院涂鸦作品看多了,甚至觉得它也很艺术!
  阳光下的大裤衩子,好像我小时候都穿过,裤缝还有两根白色直条纹那种,有一段时间,被叫做春秋裤!一大把儿时的回忆就冲进了脑海。
  这也是一种生活,纯粹的生活,没有报表,没有业绩,也没有领导大呼小叫。只是我不知道多年以后,在重庆街头是否还能看到这群手握一根棒子,棒子上捆根绳子的背影。曾经满街都能看见的棒棒,现在已经难觅踪影,还想着当年网络不发达,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看的那部电视剧《山城棒棒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