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原始小镇,女摄影人与狗

4583 浏览
5 评论
2020-02-14 20:19:57
12020-02-14 20:19
从俄罗斯的伊尔库茨克市驱车约5小时,前往传说中的贝加尔湖。如果说贝加尔湖是西伯利亚的明珠,澳利洪岛就是这颗明珠的心脏。因为贝加尔湖有27个岛屿,最大的就是澳利洪岛。


这里曾经是汉代苏武牧羊之地。


9月25日,乘船摆渡登岛。据说贝加尔湖一年中有5个月结冰,那个时候可以开车上岛。


澳利洪岛上有一个最大的村子,名叫胡日尔村,我们住在村里山头顶上的木屋里。











下午到达,阳光正好,放下行李,跟着领队赶紧登顶拍日落啊,谁知道明天什么天气,并随手拍了一下我们居住的蓝顶木屋子。


驻地到山顶,5分钟,太适合拍摄了。





大风吹动着云层,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到湖面,变幻莫测,那造型、那色彩,无疑都是拍摄的最佳机会。





一团人,有的紧跟领队,也有四散五方追逐角度的,各取所需,尽情享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风大 ,不太冷,拍到天黑,今天收工啰。有人带头走了另一下山路径,可围着山头转了10多分钟,找不到驻地木屋子了,因为蓝色屋顶有几栋。不论苹果还是华为,手机在寒冷中死机,幸好我记住了是离山顶上最近的屋子,我打死也不往山下走,绕场一周后,被另一团的人带回了家。可怜另外还有团友失综,费了一些周折,领队才找到她们。


第二天,9月26日,全团人天未亮就外出拍日出了。我看看厚厚的黑云,凭经验估计没戏,又钻进被子睡觉。等到太阳出来后,才外出看清了胡日尔村,我在山顶把每个角度都拍了一下。














附近半山腰吃饭的地方。


据说,这里2005年才通电。








澳利洪岛,北部为森林,南部为草原。这天,汽车带我们去了澳利洪岛的北线,照片在我写的《跟我去贝加尔湖吧》里已呈现。


第三天,自由活动,我站在山顶,规划着从哪里开始扫村。


面临贝加尔湖,村子被小山分成左右两边,左边是老村落,右边就是开发新区,可能是山坡到森林之间夹着一块沙漠,不适合平常居住,现在开发很多新木屋,用于旅游。


看见远处森林中的黄色树林,目标已锁定。


4位女团友一道下山。


先钻进树林,出来再穿越沙漠。


奇怪,小村不见人影,却飞奔过来一群狗狗,十分友好温顺。一团友见狗便迈不开脚了,喂了点东西给狗狗,我帮她拍了一组照片。


我也拿出口袋中防止低血糖的一包肉松饼,哈哈,热闹开始。








我回头看看山顶驻地,那有三个通讯塔,好记,不会迷失方向。





好奇地走进一家院落,4位扛着长枪短炮的女人,戴着鬼子帽,有点像鬼子进了村,可没人搭理我们,只有几只狗前呼后拥。





继续穿越沙漠,一脚深一脚浅,与大黄狗来个合影,它真乖。


当你拍景时,狗狗就闭目养神,它没有半点野性,倒很像宠物狗。男人喜欢女人,可能也是喜欢那点温柔。


当你前进时,它就紧跟着,不花钱的保镖。女人喜欢男人,更喜欢那种忠诚与勇猛。


终于到了那片黄色树林,嫩黄的松树叶告诉我们,现在9月,已步入秋天。


女摄影师们寻找着自己喜欢的角度,十分专注的拍摄,狗狗们好奇地看着、等着。








就是李健的《贝加尔湖畔》将我带到了这里,并冲着秋景而来。但第一站的圣彼得堡和第二站的莫斯科的叶子尚未金黄,这里,决不能再放过了。


不论我们四人怎么闹腾,狗狗们都耐心陪伴,比有些人催你快走乖多了。我一边拍景,一边关注它们的表情,在这原始森林中,它们的陪伴,不失为一道风景。








正在这时,天空漂起雪花,寒冷袭来,有人未带雨具,提出返回,与她从广州一起来的同伴宁愿放弃摆在眼前但尚未拍摄的森林,陪伴返回,我内心敬佩之情油燃而升。大黑狗目送她俩返回。


我也忘带雨具,可不下刀子,我是不会放弃的。


森林里只剩我们两个女人和狗,我们继续朝森林走去,一片金黄展现眼前,正是我在山顶时相中的目标。











没多久,风停雨停,森林里空气清新,但气温仍低,同伴没带手套,借给她一双也谢拒,事后说手冻坏了,有时候女人是很倔强的。








这里演绎着自然的天性,古朴的气息。


我走在前面,与同伴距离越来越远,森林里只有我,偶尔会出现白花狗,有一种整个森林被包场的感觉。





我停步拍摄,它就睡觉,难怪有人说,谁跟我去外拍,要做好身体和心里的两种准备,一般会精神抖擞的去,疲惫不堪的回,哈哈,看来狗狗也不例外。我有时有点狼性。


看看另外一个方向,拉近镜头,雾气弥漫在贝加尔湖的上空,好像一幅油画。


看着两只可爱的狗狗,我拿出唯一的一包肉松饼,又让它们吃一点。








摄友跟上来了,在树下互拍留念。








森林中一片寂静,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只有狗陪伴我,而我在做我最喜欢的事。




















围绕森林走了一段,拉近相机可以看见,前面是墓地,有些人忌讳拍摄,我从来不信世界上有鬼有神,因为小时候在医院大院长大,那时好奇心经常驱使我们去解剖室爬窗,看里面学生围着福尔马林泡过的干尸上课。走出森林,朝开阔地方走去。


据说,这里住着蒙古族人,俄罗斯称布里亚特族,村民仅1500多人。
村里没有修路,车轮碾压多了就成了路。


大黑狗不知发现什么情况,突然朝村子里狂奔而去。看着刚刚还是温柔的黑狗勇猛的背影,我想起女人在生孩子、护孩子时有一种爆发力、耐力也是惊人的。


走进村里,雪花又漂落起来,白花狗始终不离不弃的跟着我,当它遇见了朋友,互敬吻礼后,便消失在茫茫雪花中。


两个女人找不到吃的,新区都关门闭户,偶尔看见木屋内走出来的俄罗斯女人,她示意没有吃的,指着另外的方向,我们只好顺着她的指向走去。


登上山坡,才发现,这边才是村民居住的地方。大黑狗还跟着我们,另两只小黑狗又出现了,它们追打喜戏,好热闹。


同伴注意力集中的在拍狗狗世界。我走近瞧瞧,原来两只小黑狗捡到一只死鸟,但没法去毛,吃不到肉,可又不愿让给大黑狗……。


然后,她朝山上去,我朝湖边走。


来到大石头附近,现在才知道,它被称为萨满岩石,是萨满教信仰中最重要的圣地之一。





看着远处山坡上的狗与女人,那画面很温馨,似乎是她家喂养的狗狗似的。其实,她最开始就是从口袋里拿出过东西喂过它,已没了,但因天冷,不拍摄时手老放在口袋里,大骗子!


下午三点钟才回到驻地,这时已徒步近7小时,饥饿中的两个女摄友还不忘互相留影。女人的耐力是生孩子、带孩子后炼就的。


简单吃饱后,立即躺下睡觉,下午5点又出发拍日落。


女人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有时比狗跑得快。








收工啰


9月28日,最后一天早上,也是最后一次拍摄机会,我7点多钟出门,阳光温柔,能见度非常好,这是贝加尔湖—澳利洪岛—胡日尔村送我的最好礼物,我一一收藏。





小时候听说俄罗斯把坏人或不同政见者流放到西伯利亚,想象这里高寒地区、荒凉凄苦,谁知今天却成了很火曝的旅游之地。


当然,这里原始落后,俄罗斯人仍然象70—80年代中国那样,观念落后且仍以大国自居。


摄影人中有一群女人,她们的精神不输男人。





上车了,大黄狗,你看谁呀?


车开了,大黑狗跟着跑起来……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