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之魂-老男孩2019西域人文探险纪录片

36.9w+ 浏览
134 评论
2019-11-21 09:09
12019-11-21 09:09
【序篇】
罗布荒原,对每一个80年代的人都充满着神秘感和莫大的吸引力,都听说过战风沙喝卤水一穷二白研制原子弹改变世界格局的艰辛不易,也或多或少知道哪里有个神秘而又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楼兰古国,更不要提那不知道谁编出来的平行宇宙和双鱼玉佩带来的虚幻。

罗布之魂,是老男孩的一个和罗布荒原近代有关的命题,通过书本所知和实地所见,试图用通俗化的方式去还原这100来年罗布荒原上发生的事,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所经历过的不屈和顽强。
马兰魂
继2017年《精绝探秘》之后,老男孩再次携手爱卡汽车奔赴西域,不同的是,除了探究西域文化历史的目的之外,还带着一些在罗布荒原里隐姓埋名一生将青春献给共和国事业的老科学家的嘱托。
这是一趟很长的西域行程,我们在哈密大海道的雅丹旁到访了哈密的拉甫却克古城,看到了古楼兰人东迁的城池
罗布泊这块地对越野人来说没什么神秘的东西,无论黄沙下的西域古城或史前墓葬还是各种奇特的地貌,唯一能算的上神秘的,当属红山。这是老一辈革命家隐姓埋名艰苦奋斗过的地方,有幸,我们能到达这里,完成我们的嘱托,见证红山魂。
终于有机会到了兴地,那个100年前传说的罗布猎人所在的一家村,正因为他,斯文赫定才能在60泉找到水源,才能活着发现楼兰。这是一个隐匿在罗布泊北库鲁克塔格山脉中的绿洲桃源,美的和画一样,不来真不知道罗布泊居然还有如此有生机的地方。
我们也到了杨镰老师所提的大西海子水库,杨老师说这就是罗布泊曾经有水的样子,沙山湖泊,飞鸟翱翔,渔猎牧羊,仿佛一个活着的阿不旦。
我们也路过了斯文赫定当年在罗布泊探险偷渡过的蒲昌城,城又在而人已逝,历史的大浪滚滚向前,谁也阻止不了
罗布魂的所在,其实不在尉犁,应该在若羌的米兰镇,他北部的阿不旦才是罗布人隐匿千年重归于世的地方,哪里有他们曾经的家园。
我们行前有幸拜会了陈雅丹老师(她的父亲陈宗器老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地磁学家和罗布泊学者,随斯文赫定一起多次深入罗布泊探险),她本人即是画家,又是探险家,和赵子允先生一起到过多次罗布泊,她曾到过阿不旦
陈老师倡导呼吁环境保护的蓝丝带公益,老男孩用行动践行,在重获生机的新阿不旦旁系上蓝丝带
罗布泊是一个湖,喀拉库顺也是一个湖,当年的探险家论证了这2个湖的连接,其实他也是一条生命之路,当罗布泊干涸,里面的楼兰人沿着湖一直向西南迁徙,历经千年,最后到了米兰,又在短短的一百年间,完成了渔民到牧民,在到农民的转变,一生就完成了正常几个世纪才能干完的事情。
在这条迁徙的路上,有一个没有记载的圆城,他不是人们常听说的楼兰LA,海头LK,注滨河,营盘,咸水泉(老楼兰)甚至麦德克城,他是另外的,他就在两个大湖之间,他会不会是西方探险家口中的罗布大城?
全长100分钟的8集西域人文探险纪录片《罗布之魂》将于2019年11月28日发布,每周三更新一集。
本片不同于以往老男孩的大纪录片模式,采用的全纪实方法呈现西域人文风情

请收藏本帖,关注每周更新↓↓
22019-11-27 11:26
【第一集】隐匿荒原的世纪之谜
生词解释
罗布人:泛指罗布泊里土生土长的人,从汉武帝凿空西域开始,我们千年来对罗布泊人最大的认知就是楼兰人,自公元448年楼兰灭国后楼兰人不见踪影,与世隔绝了千年后在清朝末年才被发现,他们自称楼兰后裔
红山人:泛指近代在红山地区辛勤耕耘,践行保家卫国的共和国脊梁们

生词解释,便于更好理解上下文
P1:伊吾寻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密的五堡乡,是我们的第一站,这里毗邻著名的哈密大海道,不管是两汉还是唐,这里都是丝路北道的必经之处,无论是汉代的敦煌-迪坎尔,还是唐代的依吾道瓜州-哈密都是一样。
哈密的雅丹群是殿堂级雅丹,非常值得一看
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有一个和罗布荒原上的罗布人息息相关的古城,他叫拉甫却克,始于东汉兴于唐,终于清,少有的一座长寿之城。
在维吾尔语中,拉甫却克是“罗布人的居住地”之意,唐时尚未有 “罗布人”的概念,因此 “罗布人”是泛指从罗布泊迁徙出来的鄯善人(楼兰人),拉甫却克实际上是“鄯善人的居住地”。这个判断与文献记载相吻合。公元前77年,霍光使傅介子刺杀了亲匈奴的楼兰王,汉昭帝将楼兰改名鄯善且屯田米兰依循城,这里不是指的当今的鄯善县。
罗布人从楼兰向东北去拉甫却克的方向
文献记载,北魏时期,鄯善(楼兰)屡遭灭国,水源断流,人民多次外迁,不同时期陆续有鄯善人迁居伊吾(哈密)。唐末,楼兰地区是天朝和吐蕃交战的战场,残余的原住民不得不再次迁徙。这些鄯善人在这里修筑城池,聚族而居,因鄯善(楼兰)被称为纳职,故拉甫却克也叫纳职城。这个迁徙,是逐步的,要知道,就算斯文赫定发现的新楼兰,距离哈密也有400公里之远,不会一步到位。
走近拉甫却克,你会发现这个遗址和现在老百姓的生活已经融为了一体,完全没有以往所见古城的样子,乡民的房子就在古城边上,据说世代如此了,因为这本就是一个丝绸之路上存在千年生生不息的古老绿洲村落,如果不走进城内,如果不是耸立在城边的文物牌子,你很难分清楚哪是村子,哪是古城。
拉甫却克其实有很大的范围,我们见到的土墙都有历史
我们见过很多罗布荒原上零星的罗布人居所,他们被沙漠掩埋的很深,非常的简陋,在拉甫却克,很难找到相似的地方,可以理解,这毕竟是一个城,一个处于丝路上的繁华绿洲之城。
因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水源,因为战乱,罗布泊里的楼兰人四散,向东北去拉甫却克的,向北去迪坎尔的,还有向西去尉犁的,向西南去米兰的,甚至更远的和田地区的洛甫县(罗布的音译),一切,都是为了生存下去,从富甲一方的西域强国到举家四散流离失所,环境所迫。
其实想想,中原历史上的走西口,闯关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楼兰-伊吾(哈密)的迁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楼兰人的 “闯关东”呢,几分近似。
来了这里,美食是必须要去体验的,论公斤称的水果
馕和拉条子一样不能少,海哥和大龙在五堡乡的老乡家里观摩了馕的整个制作过程,实属有意思
刚出炉的馕,吃起来是真的非常香!
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罗布后裔,他们对身边的拉甫却克并不了解,只知道,这个城一直就在这里。
P2:探寻红山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行程很长,不妨带着疑问继续前行,顺着G7-G314我们来到了焉耆,这是少有的一个几千年没变沿用两汉西域三十六国名字的地方,这里有着著名的博斯腾湖,他的水来自于天山山脉,他向南的支流叫孔雀河,没错,罗布泊楼兰的母亲河,罗布泊北缘的水就来自于博斯腾湖。
这是此行的第二站,有着另外的目的,那就是完成一个嘱托,也实现自己的儿时的一个梦想。
儿时,我们对于罗布泊的认知是源于电影《横空出世》,楼兰都是而立之后的事情了,了解到有一批人,背井离乡,在这片只有马兰花的千里戈壁沙漠上白手起家艰苦奋斗自力更生,搞出了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原子弹,拿到了进入五常的门票。
这里,正是那个故事发生的地方,他叫“红山”。靠近他,说实话心情都是非常激动的,我们去过东风,看过东方红卫星发射过的地方,这次,我们终于如愿以偿
我们眼见的地方此前都是荒芜的戈壁滩,一砖一瓦一木都是先辈靠双手干出来的,来这里的人都是隐姓埋名一辈子,青春全部洒在了这片土地上,正是他们的艰苦付出和负重前行,才有了今天的岁月静好。
适逢国庆,我们有机会在有限开放的区域留影,当铭记
将军、科学家、士兵,那些为新中国岁月静好付出了宝贵生命的人,都在这里,他们是红山魂!致敬!
嘱托,帮第一代在这工作过的老科学家,找到他们以前年轻时工作过的地方,为此,我们专门去了旧址,在那里,我们兑现了承诺。
废弃后,这里也民用过一段时间,很多重要的机关大楼已经另做他用
这个牌子,相信80后都看过广告“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应该是民用后遗留下来的东西,还是有浓浓的历史感
这是最像照片的地方了,已经改成了地方政府政府使用
除了拆除的部分,基本就是他了,我当了个参照物
还有老专家提到的他们曾经开会呆过的招待所
我们兑现了承诺
32019-12-05 15:29
【第二集】探访罗布荒原中的桃花源
生词注解

阿不旦:维语水草风貌适合居住的地方,罗布泊腹地罗布人的聚集地,在米兰镇的东北方,自清代开始被人所知,不停的因为塔里木河支流干涸而向西南改变位置,废弃-重建往复,但都还叫阿不旦
兴地村:罗布泊北缘库鲁克塔格山(北山)里的一个绿洲盆地,百多年前住着迁徙而来的罗布人的几户人家,这里被近代探险家誉为罗布泊门户
60个泉:罗布泊库鲁克塔格山脉东缘楼兰地区唯一的绿洲区域,地下水较充沛,淡水,味咸但可饮用,被称为楼兰之匙
普尔热瓦尔斯基:俄罗斯探险家,放荡不羁,中亚探险的先驱,最早进入罗布泊探险,100年前,由他揭开了楼兰后裔聚集地阿不旦和兴地的面纱,为后世探索罗布荒原和楼兰奠定基础,提出了罗布泊漂移学说
斯文赫定:瑞典大探险家,与诺贝尔齐名,在中亚探险给出了宝贵的地理历史考古积累,1900年从兴地村出发向东经过60泉补给后发现了楼兰,以此闻名于世
斯坦因:英国考古学家,也算探险家吧,此君口碑不好,但在罗布泊也发现了很多东西,他的楼兰发现之路和斯文赫定截然不同,更贴合楼兰人的求生迁徙之路
奥尔德克:罗布人,生于阿不旦,斯文赫定发现楼兰的向导,他还发现了小河墓地
阿不都热依木和帕万:罗布人,定居于兴地村,他发现了楼兰北边的淡水泉60泉,从而使斯文赫定从兴地村向东进入干涸的罗布泊成为可能
昆其康:罗布人,阿不旦遗民的领袖,吐火罗语为太阳的意思(千年前楼兰人就是吐火罗语系,只是官文为佉卢文),部族村落的人称其为末代楼兰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上期
P3:罗布荒原的门户

一路来到了尉犁,这里主打的就是罗布人文化历史,我们要经过他前往兴地,在这里我们要找一个罗布人。
中亚探险史上不得不提的“野鸭子”-罗布人奥尔德克,他生于罗布人的阿不旦,是斯文核定的向导和朋友,陪同斯文赫定在孔雀河岸探险,为了寻回丢失的铲子,他阴差阳错的发现了丝绸之路上赫赫有名消失许久的楼兰,成就了整个中亚探险史上最辉煌的发现,这还不算,他还找到了“魔鬼守护着的一千口棺材”的小河墓地,成就了斯文赫定的助手贝格曼。
离世以后,斯文赫定基金会为了表彰他的贡献,给他修了一座奥尔德克墓园,毕竟,斯文赫定是把他当朋友对待的,路过,不容错过
这是一个隐匿的地方,导航上没有,但奥尔德克在尉犁县可是名人,随便路上问个警察叔叔都能告诉你位置不知为何墓园被破坏了,基金会给立的碑也损坏了,墓也被沙子埋了
破碎的碑文可以隐约看出奥尔德克的名字和斯文赫定基金会的字样
遗憾的继续前行,目标兴地,罗布泊西部边缘库鲁克塔格山脉(北山)内的一个绿洲盆地村落,这里有着4000年前游牧民族遗留的岩画,是个不折不扣的世外桃源,百年前居住着一户楼兰后裔,19世纪末,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的到访使他为外界所知,从此,外国探险家接踵而至(包括斯文赫定),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找到通往楼兰的生路,能活着找到楼兰的路。
要知道,这可是100多公里的戈壁荒漠,没有水源补给,有去无回
终于要离开公路了,毕竟,一个跑这么多年无人区的队伍老在公路上跑也不合适。这条路,叫北山便道,灰极大,从最东边的营盘古城到西边的尉犁县城,一路的两汉时期的烽燧陪伴左右,也说明了他是当年丝绸之路楼兰中道的故道,中原和西域的往来在一个时期是必须经由这里的,至少在西汉是如此。
只要不是雨季和冬季,难度不大,主要的挑战是轮胎
进入北山河道,植被开始密集,两侧五颜六色的山体颇似丹霞地貌,颜色配合着植被甚是好看,行驶其中别有一番感觉,完全没有罗布泊西线那般死寂
这条山沟野生动物很多,随处可见的普氏原羚在山尖游荡
山中的兴地管护站,只此一条可同行的路,需要登记相关信息,和工作人员人员问起了兴地一家村,阿不都热依木一家人的下落,未果
山谷是有水的,这也是植被不错的原因,罗布泊里,有这种情况,难得
一个垭口翻过,豁然开朗,简直世外桃源别有洞天的感觉,谁能想到罗布泊北部山脉中能有那么大的绿洲,胡杨树林密布,可惜时间不对,没到最佳的景色时间。
翻过垭口,就是一个巨大的绿洲草原,以前只知道罗布泊的六零泉,八一泉区域有绿洲,这次有涨了新的见识,这里的胡杨又是其他两个地方没有的
在树林间的河道行车,那感觉真的太棒,这里还是有清晰的车辙的
接近兴地沟,些许失落,传奇猎人阿不都热依木的后代无影无踪,帕万的墓地,那三户人家的房子都不复存在,这和我以前看的游记有些对不上,我甚至一度怀疑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但看到了沟口的兴地岩画的碑又坚信就是这里,这就是兴地沟无误,从这里,可以通向营盘,徒步是没问题的。
沟口的这两颗树有年月了,或许它见证过斯文赫定的到来和这里的变迁
沟口废弃的房子,不是老房子,这一路,没有看见人,没有信号,荒芜而又静怡,就在此时,传来了探路的信息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