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 的士高环抱中的静吧

9392 浏览
10 评论
2019-11-06 16:40
12019-11-06 16:40
为啥去

每年到各种假期的时候,就会有好多人问我,“郭队郭队,我想去个近一点的、花钱少的、还比较好玩的、有些自然风光的、还能有好吃的地方,有什么推荐吗?”我这些个亲生的好朋友啊,你们不要太鸡贼好不好,也就是我,换了别人未必告你,不过换了别人也未必知道,去老挝!
都说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不过这句话在老挝可就不适用了,老挝这地真是又便宜又好,我鉴定过了,大家放心去,有什么问题都不要提我名字,没用。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有偏见啊,打我看见像老挝啊、缅甸啊这种名字,从字面上我就觉得这是个穷地儿。我估计好多人也这感觉,所以一出去玩的时候自动就把人家过滤了,但其实越是被忽略的地方越值得品味,老挝就是这样的地方,让人安静又放松。
咱们拿泰国打个比方,整个曼谷就没有消停的时候,好比一24小时的大迪厅;你再反过头来看看老挝,白天晚上都安安静静的,感觉人也都活得特踏实,没有那种大城市的浮夸,就好像午后的咖啡厅,能让人慵懒地一直在那待着。
我就是那种特接地气的选手,说放松我就动真格的,那年从老挝休假回北京,刚一上班我连单位的邮箱密码都给忘了,我承认我有点歇大发了。

咋玩的

这么安静,还是东南亚吗?

老挝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内陆国家,国土一圈被中国、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围了个严实,这是一个吃不到海鲜的东南亚国家,不过好在有湄公河的眷顾,所以这里同样有丰富的水产和植备。
亚洲人民绝对是世界上最勤劳的,就拿国内来说,早上5点你肯定能吃上热腾腾的豆浆油条,晚上宵夜只要你还能吃兄弟我就绝对不打烊。国内如此,东南亚的那些夜夜笙歌的地方更是如此,满大街都是24小时营业的饭馆和酒吧,让那些周末连商场都逛不上的欧美老外们兴奋地像打了鸡血一样。
曼谷和胡志明是我最爱的东南亚城市,不仅好吃好玩,甚至我会很享受那种超级喧嚣的躁动感,熙熙攘攘的街头上充斥着各种小贩的叫卖声、汽车的喇叭声,越乱我就越开心,至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会觉得只有这样才叫东南亚。
直到某一年的假期,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我从老挝的瓦岱国际机场坐上前往万象市区的出租车,发现这里竟然是如此的安静,安静到我需要轻声细语才不会破坏这份原始的气息,但我仍然不太敢相信,于是小声问司机:大哥,老挝朋友每天睡午觉睡到几点?!
其实这就是一个真实的老挝,一个佛教国家,一个略带慵懒气息的地方,所有人的满足感都很强,挣钱不多但却非常享受现有的生活。
万象、万荣、琅勃拉邦都是如此,而当你作为一名游客融入其中之后,甚至也会开始享受这种“不太上进”的生活态度,或许在整天神经兮兮地工作了大半年之后,我们正是需要这样的环境来好好地放松和调整自己。
老挝也是一个曾经被法国统治过的地方,其实那时候法国人就发现老挝人干活磨磨蹭蹭、磨磨唧唧的,跟他们管着的越南人比起来那真是差太远了。有关越南怎么样咱们之后的章节再表,就先说老挝,设在越南西贡(现在已经改成叫胡志明了)的法国当局想借着老挝当跳板,扩大自己印度支那的版图。在万象的殖民机构也开始正常地运转,医院、市场、学校都盖起来了,老挝人自己也没忘了盖新庙,不过总体的发展还是太过缓慢。
万象尚且是这个德行,那其他几个地方就更是好不到哪去了,琅勃拉邦、巴色的规划和发展也是遥遥无期。不过你们法国人也别怪人家,城市规划没怎么着,自己住的大别墅一栋一栋的倒是真起了不少,现在我们来到老挝这也确实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归根结底也是法国人不上心,直到1940年,在老挝的法国人也才600人,其中一大半还住在万象,他们来老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以后升迁出个差装装门面。
这只是老挝历史中的一小笔,本身我对历史不太在行,所以也不喜欢研究这些,有空咱们还是聊聊吃啥喝啥吧。
吃好你碗里的米饭,不要露怯

老挝日常的饭菜特别简单,不管是在民宿还是在餐厅,有两道菜是跑不了的,也是错不了的。一个是肉末沙拉、一个是青木瓜沙拉。老挝的饮食受到了泰国的一些影响,相比之下泰餐的香料会放得比较多,味道也更浓郁厚重,比如大家最常吃的冬阴功汤,而老挝的菜式却胜在对原始味道的把握,你看到的东西和尝到的滋味都能一一对应得上。
老挝人的口味虽然不重,但是对辣却是非常追求的。在斯里兰卡的时候,大家也都吃辣,但这会儿人和人的差异就看出来了,还记得Sambol吧,我说的那种特别下饭的辣酱,当你在斯里兰卡吃饭的时候,他们会告诉你这玩意灰常灰常辣哦,朋友你到底行不行,我给你盛一小勺好不好?我一般的做法就是让他们把手里那一碗都给我放下,分分钟就给干掉了。
但在老挝咱一定不要这么彪,人家也会告你有一点点辣,那就是真的辣极了。你要还非得跟人说可劲儿招呼,第二天长马桶上可别怪我。
肉沫沙拉是最具标志的老挝菜。这里的肉沫可以有很多选择,通常是猪肉的,但有时候你去河边附近的地方就会有鱼肉的,但总的来说味道相仿,只是口感略有不同。其实这道菜简单到几乎不需要烹饪,只是把肉沫和青柠汁、蒜沫、小葱、薄荷,还有辣椒一拌就可以了。这算是一个基本配置,但每一个厨师都会有很多自由发挥的空间,所以我每一餐都会要肉沫沙拉,你可以体会到他们自己对老挝菜的不同理解。
老挝人喜欢吃米,不管什么菜都会搭配着米饭吃,但这里的米饭统统是糯米饭。通常好一点的餐厅都会把一份一份的糯米饭放在小草筐里,需要吃的时候从蒸锅上取下来。糯米很黏,所以需要每次揪下来一块,用手捏成个球,就着菜一起吃。
刚到老挝的时候我并不是很了解,再加上店家的米饭是给盛在碗里的,这我哪知道是糯米啊!仍然是按照咱北方人最豪爽的吃法来的,夹一筷子菜,端着碗开始往嘴里扒拉,但这饭真的是一坨,完全进不到嘴里面,心里还说呢,矮马,这米真黏乎,好米。
无臂力 不自驾

仍然是自驾的话题,老挝和中国是接壤的,所以来老挝自驾游的人其实特多,而且很多人开的就是自己在国内的汽车,再加上老挝本身是左舵车的国家,人为上的难度已经降到了最低。
跟老挝接壤的口岸叫磨憨,咱这不是攻略,具体怎么进关出关不必细说,只要是牌证齐全,交上一个当地的保险,外加走形式的给车辆消消毒就算合法了。
从国内来的自驾车通常来自昆明一带,毕竟离得近,老挝顶多算个周边游,对于远道而来的游客来说,飞机抵达的肯定是万象,想驾车的方法也只能是找租车公司了。老挝的租车公司非常少,13年去的时候全国只有一家,而且只在万象,不知道现在这个信息有没有更新,但对于当时来说,无法异地还车实在是不方便,再加上老挝境内的道路特别单一,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基本只有一条道路可以选择,那么回头路也就在所难免了。
我对于自驾游路线的规划,概括一个字就是“贪”,看哪都想去,但万象的位置又特别尴尬,正好在老挝中间,所以我只能豁出去地定了一条先南下再北上的路线。
老挝的路相当值得吐槽,据说也有好多是中国人修的,要想富先修路已经落实到外国了你看看。万象算是一个分界线,从万象往南开,都是平原地带一马平川的,路也没有岔口,要什么GPS导航啊,想走错都错不了。但从万象往北开可就崴了,尤其是过万荣之后就全是山路,开地图软件一看又是方便面形状的那种,虽然路面基本还都是柏油,但弯道比让人疯掉的斯里兰卡还要变态。因为路况特别复杂,所以需要的时间也是成倍的增加,200来公里的山路没有八九个小时开不出来,一天下来胳膊带着胸口疼,等我这9天完了事发现胸肌给练出来了。
老挝人开车特友好而且还挺规矩,这也是一反东南亚常态。在城市之间,当地人的交通工具基本上是用微卡改成的双条车,就是一边一个长条凳的那种,开得不快。有时候我们开车跟在后面,人家立马就打灯靠边让你先过去,这要是在国内必须是老子开不快你也别想超的节奏。
还是说说车吧,租金不算便宜,对于要自驾的人来说也就不必纠结,种类倒是不少,从小轿车到SUV,从皮卡到商务车一应俱全。所以我们还是要根据自己的行程来决定车型,如果都是在万象以南,那小轿车就好了,轻快灵活还省油;如果是进山了,最好是SUV或者皮卡,能有四驱的就不要后驱的,安全最重要。

假装在巴黎?

万象是一个特别混搭、极度融合的城市,既有无数的寺庙,又有点缀在其中的法式建筑,甚至也有个凯旋门。但真要说能假装在巴黎,其实也是调侃。万象虽然是首都,但是没什么高楼大厦,你放眼望去也就数这凯旋门够高。
万象不大,凯旋门其实可以算作城中心最远的一个景点,一天的游览倒不妨从这里开始。老挝的凯旋门和法国的从远处看真心像,不过一走进了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在细节的风格上绝对是老挝情调,做工也完全不一样,有人夸它淳朴,其实是活儿太糙了。不过最出卖它的还是顶上的那几个小庙,完全是“我说城门楼子,您说胯骨轴子”,没一丁点关系!
巴黎的凯旋门有前后两个门,老挝这个算上左右一共有四个门,所以这个凯旋门的形状是方的,从其中的一个角门买张票就可以上去,按理说这里头应该是个特庄严肃穆的博物馆之类的设施,但真太奇葩了,进去之后一层都是卖T恤的,各种纪念文化衫。
沿着边上的破楼梯再上一层,竟然又是一层卖纪念品的!
我再上!这回就到了凯旋门的顶上了,刚说的楼顶上还有几个庙,进去看看,还是卖纪念品的……
好了好了,抛开这些不说,从凯旋门上向下望去,还是挺棒的。脚下算是一个大的街心花园,对着凯旋门是一条笔直的大道,尽头就是主席府,一座巨型的法式城堡,当年可是殖民时期的总督府。华灯初上的时候,把路两边脑补上两排老建筑,其实也和巴黎的香榭丽舍差不多么,当你能有这么知足的想法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开始融入到老挝的生活中了。
在万象的交通完全靠走,从惊人的凯旋门出来,沿着刚说的澜沧大街,过了主席府和玉佛寺就是湄公河,白天的湄公河没什么看头,等到了晚上可就热闹了,绵延好几百米的大排档都聚集在这里,感觉全万象的人都出来了。
对于万象来说,经常会在街角不起眼的地方隐藏着一些小惊喜,你完全没必要照章行事,一路吃吃喝喝的就把一天给消磨光了。
在万象的馆子不是那么多,但有一个算一个品质都很不错,尤其是一些越南餐厅,甚至比本土的味道还好。比如有一家叫做THREE SISTERS的米粉店,竟然在亚洲十佳餐厅的评选上也有一席之地。
早上的时候,虽然大多数的酒店也会提供传统的美式早餐,但这绝不应该是你的选择,赶紧出门,买一个法棍儿,一天就这么顺顺当当地开始了。老挝的法棍儿比起越南来要单调一些,而且在街面上卖的也不是特别多,所以你要真是极好这口就得把罩子放亮一点。
万象的温度可着实不低,我是五一来的,正好过了那年最热的季节。有一次吃饭的时候问当地的服务员,没想到每年的三四月份气温都会达到45度甚至更高,听到这我真是倒吸一口热气,同时欢迎体虚怕冷的朋友来此治疗。这么热的天气走几步就得歇一歇,幸好能喝水的地方也多。
最常规的东南亚饮品必须是Fruit Shake,各种的水果奶昔,做的方法也超级简单,你想要喝的水果切块,加冰加奶、两勺炼乳,扔搅拌器里哗啦哗啦一会儿,倒进杯子就可以享受了。说到这做奶昔,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我也算是无师自通,架不住咱喝得多啊,看也看会了。不过这次在老挝,还是新学了几手。最赞的一种饮品是Lemon Ginger,原料简单且不可思议,一颗青柠檬、两勺糖、几片薄荷叶、冰块和冰水,外加一大块生姜,生姜啊朋友,有好多人连吃都不会吃的玩意,人家搅碎了当水喝。反正我是很好奇,但没想到味道特别棒,冰凉酸甜下了肚之后,生姜便起作用了,你能觉着腹中一股暖流,一下子把刚才过分的刺激就给化解了。对此我真是佩服得不行,美食什么最重要,平衡。
除了这些姑娘们热衷的饮品,别忘了老挝的咖啡也是世界上鼎鼎有名的。在老挝南部占巴塞省的波罗芬高原特别适合种植咖啡,这个地方出产的咖啡不仅是世界上最好的,也是世界上最贵的。传统的老挝咖啡豆会经过烘焙和研磨,用布袋过滤后才能冲泡,这种豆子泡出来的咖啡颜色很黑,而且味道强劲!
走街串巷一会就到了中午,老挝吃喝既然这么便宜,那必须得来顿高级的,专找法国餐厅!万象的很多法餐厅都藏在老式的历史建筑中,从环境上看就已经秒杀了你在国内能去到的任何地方,更何况味道也是极佳的。如果你想亲身体会到殖民时代的奢华感受,那么这顿法餐是免不了的。
忘了说价格,一人也就百八十块,业界良心啊!
随着太阳落山,城中的温度也降了下来,大伙们都出动了。晚上的大排档里有一些简餐,但更多的还是烧烤,看得出来,吃烧烤喝啤酒是全世界的事儿。在北京我们讲话叫撸脏串儿,因为咱们的烧烤都是串成串儿的,在老挝吃串这件事变得特豪爽,他们用两根竹坯子把烧烤的食材夹在中间烤,而且烤什么都是整个的。香肠,整根的;烤鱼,整条的;烤鸡,整只的。在家我们一说烧烤,哥几个一聚那都得一两百串的起,这都不叫事儿;在老挝悠着点儿来,稍微不注意可就吃顶了。
大块吃肉必须大碗喝酒,老挝除了自酿米酒基本上是啤酒的天下,老挝喝什么啤酒?当然是老啤!别闹,真的叫老啤,英文Beer Laos。老啤在老挝的占有率达到了99%,所以你很难有机会去喝进口啤酒,也确实没这个必要,因为老啤实在太好喝了。我觉得还是因为老挝水好的缘故,5度的酒精含量让老啤喝起来非常清爽,1美元一大瓶的价钱也算实在,想想看还有什么比喝着老啤吃着大串更能拉仇恨的事了。
那必须得有啊,吃货们。肉也吃了,酒也喝了,不得整点米饭炒菜来一顿宵夜那。您瞅好了,那一定得去大排档里的自助餐,一个摊位里基本上都有二三十种凉菜热菜,一大盆米饭。此处请注意,这回可不是糯米,我们可以甩开腮帮子了。每人一个大盘子,一定不是吃多少盛多少,必须得是盛多少吃多少,反正就一盘子,你可劲往上招呼吧。盛一满盘没人说你,盛一座山出来那是你本事,你看边上这兄弟,先搭一圈豆腐做墙,再添一碗大米饭做底,压一圈炸春卷扩容,放一层炒河粉加固……
玩一次黑灯瞎火

在旅行这件事儿上,各人的口味和尺度真是差别蛮大的,有好多人喜欢往天上玩,跳伞啊、滑翔翼啊;有些人喜欢往水里玩,深潜啊、冲浪啊;我喜欢往地底下玩,所以我经常去什么隧道、下水道的地方,比如巴黎的地下墓葬、伦敦的废弃地铁,特别能吸引我。
但我这不良嗜好其实挺难满足的,所以老挝这趟我早就开始琢磨了。
来老挝之前我翻了不少书,基本上大家就是三点一线的景点,万象、万荣,琅勃拉邦,太俗!咱好歹也是开着车的,必须去点交通不便利的地方。后来我发现老挝山多,山洞更多。
其实山洞好多人都去过吧,国内像什么石花洞、黄龙洞,都是规模很大的溶洞,老挝也是这样的地貌,不仅有洞而且成群,因为溶洞可以避开空中和地面的袭击,所以在当时很多溶洞都被当成了战争时期的指挥部、避难所。
比如老挝北部的坦坦凯山溶洞就曾经是巴特寮领袖凯山丰威汉的办公室,洞里面有接待室、卧室、娱乐室、会议室、图书馆和急救室。还有坦坦坎代溶洞,山洞门口盖着房子,洞里面还有一个洞中洞,当时用来当兵营,光士兵就在里面驻扎了好几百号。战争时期,不少从苏联、中国和越南来的艺术家在这慰问演出,所以这个溶洞也叫“剧院洞”。
不过这些溶洞人为的干预还是太多,既然要去,就必须找个最大最天然的,所以我目标就锁定在“坦贡洛溶洞”了。这个溶洞大到几乎不应该用洞来形容,从航拍的地图上看坦贡洛你会发现这本来有一条河,这条河走到一座山那就没了,等你再找到这条河的时候发现它在7公里之外那游荡着呢。这不科学啊!
那就让科学告诉你:
实际上这条河就流进山里面了,山里有一个洞,我们得叫它隧洞,像隧道一样的洞。这个洞里面最高的地方有十几层楼,最宽的地方有100多米,而且蜿蜒曲折,还有很多急流和漩涡。我们要干的一件事就是坐上一艘独木小船,从这边的洞口进去,从另一头出来。
这小船真的是够小,只有一人的宽度,前后错人都会翻船,一艘小船至多坐四个人,其中还得有一个船夫、一个导游。船夫的工作就是开船,导游的工作就是照亮,因为进洞之后完全没有光线,一点点亮光都没有,唯一的光源就是导游脑袋上绷着的那个破的不能再破的头灯,就这点照度我感觉自己跟瞎了差不多。
但要说开船的船老大真心牛,我都处于失明状态了,大哥一路仍然执着地拧着油把船都开飞了。该有暗礁、该有急流的地方已经了然于胸,小船漂移着就都闪过去了。要说这洞里真是阴风阵阵,而且也是陷阱重重,别以为就水上这点东西要躲着走,其实最害人的都在头顶上呢。顺着导游的灯光看过去,从山洞的顶上倾泻下来好多水柱,大一些的就好像小瀑布一样,要不是开船的技艺精湛,这全身上下够淋湿好几遍的了。
我们的小船就这么在洞里七拐八绕地极速飞驰,你猜多长时间才开出去?1个小时!
等船开出洞口的那一刹那,就跟眼睛做了手术,刚把纱布拆了那感觉一样,我又看见了!这周围的景色绝对让人一惊,群山环绕、绿树成林,据说这里曾经是19世纪低地老挝人逃离外族侵扰侵扰的避难所,我想他们当时应该很安全吧,走出来的难度也太大了。
万荣 抵住诱惑小心陷阱

下一个目标,丰沙湾。老挝的路真的是没话说,你想从坦贡洛溶洞直接过去?不好意思,没路,你得老老实实地原路返回。这么算来这一天的时间就都扔在路上了,而且还到不了,所以只能临时在中间的万荣歇脚。
万荣的人口就3万,是个特别小的城市,守在南松河边上。我是深夜才开车到的这里,并没有太多的印象,直到早上才发现竟然这么美。河的对岸便是一排排的群山,不高,但云雾缭绕,有点桂林山水的意思,完全是纯天然的景象,一点都不造作。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用在万荣那真是用到家了,整个万荣能干的事就都在这山山水水里面。一出门路两边的小店九成干的都是旅游的营生,租自行车、摩托车和四驱车的比比皆是,拉着皮筏子和汽车轮胎的漂流队伍也是一车一车的。
在万荣漂流是最火的项目,但其实也非常危险,一整天的皮划艇漂流只需要10几美元,可别因为贪玩把自己撂里。在参加这些项目的时候最好多看看回程玩家的反馈,这里所谓的导游水平可真的是参差不齐。漂流的地方是南俄河,这是湄公河的支流,以四、五级的凶险急流著称,来万荣漂流的队伍选的就是最刺激的这段。
相对来说要想找点乐子,还是玩玩轮胎漂流就好了,这条线路只有3.5公里,一个人三四美元的样子,把屁股坐在轮胎里就不用管了。沿途上顺流而下还能吃吃喝喝的,没那么紧张。
当然要说到找乐子,那在万荣的学问就深了,在一些餐厅和酒吧里面,你可以喝到茶,但你还能喝到SPECIAL TEA;你能点一杯传统的SHAKE,但也能买到HAPPY SHAKE。这又SPECIAL又HAPPY的到底是个啥?这可不是红茶加点奶、小杯换大杯那么简单,这里的东西那统统是加了料的。
一般的料就是大麻,但也可以是迷幻蘑菇、亚巴冰毒或者是鸦片,就拿迷幻蘑菇来说吧,这是一种漂亮又可怕的蘑菇,纯天然的致幻剂,有的地方会做成粉末加在饮料里,也有的地方会直接用这种蘑菇做一些食品提供给食客。1.5盎司的粉末号称就让人灵魂出窍,再多点那就不得了了,呕吐、腹泻、血压降低、休克,身体怂点儿的灵魂出了窍就再也不回来了。
但疯狂的西方人对此还是十分乐衷,这也衍生了万荣另一面的社会形态,不过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虽然这些醉醺醺晕乎乎的游客让人生厌,但老挝人也算是不怎么计较,毕竟该做的生意是越来越火。
可这样的负面结果也确实非常明显,每天被送进医院的就有不少人,虽然有些是因为漂流这样的运动造成的,但相信毒品造成的伤害会更大,光是2011年这一年,万荣这么个小地方就死了27个人。
话说的可能有些严重了,其实万荣还是美丽的,只是吃货们点菜的时候长点儿心就行,SPECIAL、HAPPY、MAGIC这些特别的就别尝试了。

丰沙湾 你表乱走

来到了丰沙湾啊
丰沙湾好地方呀
好地呀方
好地方来啥风光
好地方来啥风光
到处是炮弹
遍地是大坑
对这么满目疮痍的地方,我实在不应该这么调侃人家,但真是这样。不过好在老挝人民的心态好,发生的事情就都已经成为过去,今天的太阳最美好,我们得好好活着。
对于老挝的历史你可以不用了解的太多,什么澜沧王国的兴衰成败跟咱没关系,但眼不前儿的这点事还是有必要知道的,它发生在1964年。
在1964年到1973年间,美国曾经发动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袭行动,在老挝上空进行了58万次飞行任务,千万不要忽视这个“万”字!投下的这209.31万吨炸弹,总共耗费了72亿美元,这可是60年代的72亿美元,每天的轰炸成本达220万美元!其实以前的川圹省还是不错的,但仅仅是1969年一场美国中情局的秘密战争中,就炸毁了川圹省3500多栋建筑,好多小的城镇在地图上也就永远的消失了。
大家一定都看过鬼片儿,鬼出来不可怕,怕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炸弹这东西也是一个道理,真是恐怖到家了,它炸了也就算了,没炸更可怕。在这么大规模的轰炸中,大约30%投到老挝领土上的炸弹没有爆炸,而丰沙湾就是受未爆炸物污染的重灾区。对这里的居民来说,生活在这份可怕的遗产之中,已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我们算算看,从73年到今天已经40多年了,仍然有数不尽的哑弹隐藏在地下,给老挝人民日常的生活、建设都带来了很大的麻烦。1994年排雷咨询组(MAG)开始未爆炸弹清理工作,清理出120多种不同的炸弹。现在由联合国管辖的老挝未爆炸武器小组也加入了MAG的工作行列,即使按照这样的进度,要想全部清除也要近百年!
说了这么半天,我到底为什么来丰沙湾?其实是因为丰沙湾的石缸平原,漫山遍野的大石头缸,都不知道哪来的。不过这一节我们缓缓再聊,先把炸弹的事情捋清楚了。
丰沙湾特小,就一条主街,所以你能活动的区域也不多,而且说实在的我也不太想到处溜达,但凡你看见大骷髅标志,那真得加点儿小心了,尤其是没人去的那些野地,现在我们常说的那句话在当时还不是太流行,那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即便是现在,川圹省地区每年还有几十人的伤亡。

主路两边的饭馆和酒店基本上都是给外国人准备的,随便找一家进去看看,发现也没什么摆设,可朴素了。不过门口立俩一人多高的大炮弹当花瓶儿也是够气派的,而且摔不坏;再看那家的长条凳,也是直接把大炮弹劈两半,外加焊四个小的当腿儿,因为都是好钢好料,所以特别的结实,几辈子也用不坏。
整个川圹省(丰沙湾所在的省份)都是这个路数,因为炸弹太多了,家里的很多东西都是用这些铁家伙改造的,什么风铃啊、花盆啊、甚至是寺庙的钟,实在不好用的也都被熔成了钢水做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最常见的就是我们餐桌上用的勺子,很多市场里都有得卖,而且价钱不贵,我也买了几把,但并不打算吃饭用。
这些战争废料在川圹省的建筑和经济方面还是有很大作用的,除了刚刚说到的日用品改装,金属回收也挺赚钱。有一种美国制造的集束炸弹,一个大的弹壳里面装了700个网球大小的小炸弹,每个小炸弹里面还有250个钢珠,想想看光是钢材也能赚上一笔。不过这些都是小买卖,还有一些人直接回收旧坦克、破飞机,开车拉到泰国去熔炼。
在丰沙湾最出名的组织就是前文中提到过的MAG,排雷咨询组,MAG的全称是Mines Advisory Group,这个机构的职能很明确,就是帮着老挝人拆弹排雷。MAG在丰沙湾的主街上有自己的一个宣传点儿,里面有一些排爆的展品、历史图片和纪念T恤,假如你也有能力的话一定买一件,这些微薄的收入也都将用作当地人民重建家园。
在MAG入驻之前,老挝因为没有资金和工具,只能靠最原始的方法展开排雷工作,原始到有些血腥,就是让牛羊在前面走引爆炸弹,用来证明这个区域的安全。而现在则要好很多,凡是MAG排查过的地方都会有严格的标示说明,通常用左右两块方砖来规划出一个安全的线路,左侧的方砖左右分别是红色和白色,右侧的方砖左右分别是白色和红色,而在白色的区域内行走你就是安全的。
进出丰沙湾的方法无非就是两种,要么自己开车来,要么从万象坐飞机来,假如你是第二种选择,记得从飞机上好好观察满目疮痍的丰沙湾,几十年过去了遍地巨大的弹坑仍然像伤疤一样挥之不去,如果是黑天,你说我们飞到月球了我可能也就信了。
快看!司马光砸不开的缸

记得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相信所有人都会有印象,《司马光砸缸》,那会我就想了这大水缸可真不小,倒霉孩子掉进去都出不来。
幸亏那会儿有司马光小盆友……
但更应该幸亏的是,幸亏倒霉孩子不在老挝,人这也有大缸,还都是石头的。
这一道奇景还是在丰沙湾,我们经常听说过的英国巨石阵和智力巨石人像,跟这比起来简直就是盘子里的一个芝麻粒儿。这有多大?你听这名字,石缸——平原。
话说在1932年,当越南、老挝和柬埔寨还同属于法属印度支那的时期,法国人曾打算修筑一条连接河内和琅勃拉邦的公路。尽管这条公路没能最终完成通车,但是当它修到川圹地区的时候,66岁的法国女考古学家麦德琳寇拉妮博士在这片荒野中发现了这些神秘的石缸群。
麦德琳寇拉妮随之对这里进行了详细的勘测和考察。这位先驱将自己的发现和研究写成600页的论文发表,使石缸平原从此真正闻名于世。
从丰沙湾的小镇子上出发,开车十来分钟就可以到达石缸平原的遗址,在丰沙湾有三个遗址群,分别是1号、2号和3号,样子其实大同小异,有兴趣的话可以都看看,审美疲劳的话只需要到最近最大的1号遗址就行。
其实在孟坎区像这样的遗址群还有很多,只不过规模比较小,而且因为战争的原因,被炸弹破坏的也比较严重。相对来说1号遗址是最值得探寻的,250个大大小小的石缸散落在这里,个头小点的将近1吨,最大的一只达到了6吨,据说是神话中朱安王的胜利酒杯,因此得名“海朱安”。
人们对这种大石缸的用途有很多传说,有人认为石缸曾经用作石棺、有人认为是用来酿酒的发酵缸或是储存稻米的米缸,但其实任何一种看法都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
石缸平原也是收费的景点,每个遗址群都单独售票,但票价低廉可以忽略,在从景区的门口进入石缸所在的遗址群的小路上,我们又发现了熟悉的红白砖,之前教给各位的方法还记得吧,走在白色区域内才可以保证安全。
MAG组织的造访说明这个地方也曾经是被轰炸过的目标,看到了遍地的石缸更是毫无疑问地证实了刚刚的猜测,完整的石缸虽然不少,但是被炸成几瓣、甚至变成碎片的也不在少数。在一些空旷的地方,还依稀可以见到当年的炮弹坑,弹坑旁边的蓝牌子上1964-1973的字样将历史定格在了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
清晨中和夕阳下的石缸平原最好看,这一丝宁静想必是当年人们恐慌生活的奢望,远处的石缸里倔强地生长着一只长春花,平凡却美丽。
就赖在琅勃拉邦了

对于中国游客来说,去琅勃拉邦比坐飞机到万象更方便,尤其是南方的朋友,开着车从西双版纳直接就杀过来了。赶个清明、五一小长假,随随便便就能开车出个国。所以在老挝北部的公路上,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不是什么新鲜事。
之前我去的石缸平原并不是常规旅行团的线路,从这里到琅勃拉邦也是一连串要了亲命的山路,刚在老挝开上车的时候我就觉得当地人开车不仅可爱而且胆小,不像其他东南亚国家,那哪是开车啊,都是豁命呢。
在老挝,有时候你需要借道超车,作为一枚文明又合格的老司机,首先要保证是可以超车的路段,其次要保证对向没有车辆,或者有足够的超车距离,但即便如此,老挝司机见着有对向超车的时候,还都跟见了鬼似的,连大灯带喇叭,搞得自己倍儿紧张。
老挝的天气也很特别,热是不用说了,是我到过的最热的东南亚国家,经常40多度。雨水也特别多,而且准时,准到每天的几点到几点必须有一场雨,这也给路上开车造成了一点小麻烦,遇到没什么柏油铺装的泥土路,如果是两轮驱动的小轿车就比较费劲了。
连续七八个小时的山路驾驶对车辆的要求很高,但对驾驶员的要求其实更高,不过你记住一点就好了,少用刹车。少用刹车可不是不减速,我们得用合理的档位和发动机转数去控制车速,这样才能减少对刹车使用的压力。但即便是这样,几个小时下来刹车性能的衰减也很明显,这时候一定要让车子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刹车组件的温度降下来再走。
沿途的山路上完全没有可看的景点,只能专心赶路。除了树林子就是路旁一些破破烂烂的高脚楼,当地人的生活非常艰苦,房子里黑乎乎一片,别说是电器了,有的地方连电都没有。
随着视线进入到琅勃拉邦,眼前的景色一下子变得丰富了起来。色彩是我们认识琅勃拉邦最直接的方式,无论是树木花草、还是带着法国殖民风情的两层小楼、再或是一座座保存完好的老挝寺庙,都有着自己独有的鲜艳色彩。你把眼睛眯起来往远处眺望,最远的一定是蓝天白云,往下便是环绕着古城的绿树群山,两旁多是白色和土色墙面的建筑,这有点像越南的会安,路上三三两两的赭黄色便是当地的僧侣,而那星星点点的金檐红顶毫无疑问就是遍布全城的庙宇了。
琅勃拉邦的天气就像当地人的性格一样朴实简单,只分为下雨和不下雨。不下雨的旱季从10月到第二年的4月,而从5月到9月是当地的雨季,但即便是在雨季也不要过分担心出行的问题,这里的雨和我们江南的梅雨不一样,属于性子特别直爽的暴雨类型,说下就下电闪雷鸣,说停立马也就停了,只是难得凉快一会儿,气温马上就能飙升回来。每年四五月份是最热的季节,很常规的就能有40摄氏度。如果你开着一辆带空调的汽车,那当然是没问题的;如果你租了一辆摩托车骑行,那最好不要停,停下来就热死了;而这里出租的自行车,我想早晚骑一骑也就够了。
琅勃拉邦是整个东南亚历史建筑保存最好的地方,全省境内就有将近700座极具价值的古老建筑,而这里的庙宇又是老挝庙宇中最漂亮、最多的。琅勃拉邦是老挝古代的国都,至今还保存着许多当时修盖的庙宇,光是古城区内就有二三十座,琅勃拉邦古城区也在199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琅勃拉邦由古城区和新城区两个部分组成,通常活动的聚集地都遍布在旧城区,而旧城区的面积很小,往复下来就是纵贯的两三条主干道,中间一条贯穿全城,城里最热闹的酒店、寺庙、餐馆、夜市基本都在这里;西边这条挨着湄公河,沿河都是小的餐厅,别有一番风情;而东边这条路贴着南康河,很多遗产酒店都在这边,虽然仅仅是一路之隔,但已经能感觉出来不一样的气息。
从丰沙湾开车到这里印象中也得要七八个小时,这一天下来能把人累个半死,所以必须找个像样的地方安顿下来。而琅勃拉邦有着全老挝最棒,最有特色的酒店。
先说说我住的地方,叫做Burasari Heritage(布拉萨立遗产酒店),这家酒店就在我刚说过的南康河河边,敞开着的木门里一水的老式家具,电唱机中旋转着几十年前的老黑胶,迷人的音乐慵懒地从喇叭里传出来,前台边上一张大红色的台球案子更是让人浮想联翩。一支雪茄、一杯威士忌、一两个好友就可以在这消磨掉一整个白天的。
Burasari Heritage的房间也很有情调,一层都会有个小花园、楼上则是阳光露台,对开的老式木门好像小时候在四合院住过的平房,进到房间之后才发现门上也没有锁,而是一条门闩,这可真是豪华中的返璞归真了。房间的面积不大,但每一样东西都是精雕细琢的,颇具年代感,就连床头的MINI BAR 也都被装饰成了复古行李箱的样子。
酒店门前的河边上摆着六张餐桌,入夜之后在这里来上一顿纯粹的法式烛光晚餐,真是把当年的殖民风格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琅勃拉邦很多酒店都有自己的私家VIP车辆服务,Burasari Heritage配备的是两台1968年出厂的第四代奔驰S轿车,无论是机场往返还是城区通勤都可以体验一把,如果兜里不差钱,租着开几天也很不赖。
除了像Burasari Heritage这样的遗产酒店,在琅勃拉邦的好地方还有很多,比如La Residence Phou Vao(攀喜风筝山度假酒店),这是一家坐落在湄公河沿岸一座小山上的豪华酒店,想当年曾经是美国大使馆的一处官邸,因为地势优越,所以可以俯瞰整个琅勃拉邦老城。
如果一味的奢华并不能满足,那还有更有意思的,Da la paix酒店绝对应该尝试一下。Da la paix的位置相对来说要更加偏僻一些,大院子的外墙特别高,四个角上还有监视塔。再看房间的设计也十分简单,大家都是铁门铁窗的统一设计。
你猜的没错,这是琅勃拉邦监狱改成的酒店呢。
善行

在老挝旅行真的不太需要计划,琅勃拉邦更是如此,但有件事还是必须要尝试的,那就是清晨的布施。
布施是小乘佛教上千年的传统,在很多东南亚国家都非常普遍,但是琅勃拉邦作为世界级的文化遗产城市,再加上拥有着几十座寺庙,所以在这的布施更容易被人们所知晓。
布施的过程有很多要求,当地的僧人也非常欢迎游客参与进来,但该有的规矩不能坏,在一些寺庙的门口我们就能看到用英文书写的提示牌,告诉大家布施是一件非常严肃庄重的事情,非常有仪式感,需要我们在衣着上做到得体,比如不能露出来肩膀、胸部和腿;在布施的过程中要保持安静,不能大声的喧哗;照相是被允许的,但是不要用闪光灯;女人必须坐着,而男人可以站着,等等等等……
布施的时间非常早,一般都在清晨五六点左右进行。无论风吹雨打,僧侣们都会背着锡钵,穿着赭黄色的僧袍,按照固定的路线接受信徒和游客的给予。通常我们看到信徒们会在路边铺张席子,将每天做的第一锅米饭赠给僧侣。而僧侣这一天的食物也就是来源于每天清晨的化缘,整个布施的过程很是神圣,会让人感觉到心灵上的洗刷。
当然了,参与布施对于游客来说只是个很具当地特色的体验,而真正要做到和学会布施,还是需要自己心灵上的进化。
给大家讲个小故事:
一个人跑到释迦牟尼面前哭诉。
“我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能成功,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你没有学会给予别人。”
“可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呀!”
“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即使没有钱,也可以给予别人七样东西。
第一,和颜施,就是用微笑与别人相处;
第二,言施,就是要对别人多说鼓励的话、安慰的话、称赞的话、谦让的话、温柔的话;
第三,心施,就是要敞开心扉,对别人诚恳;
第四,眼施,就是以善意的眼光去看别人;
第五,身施,就是以行动去帮助别人;
第六,座施,就是乘船坐车时,将自己的座位让给老弱妇孺;
第七,房施,就是将自己有空下来的房子提供出来,供别人来休息。
如果你有了这七种习惯,好运会随之而来的。

嘿!这也有个“九寨沟”

记得很多年前我去越南的美奈,那里有个叫做“红溪”的景点,其实就是一条红色泥沙的小河沟,但可能是因为当地旅游资源的匮乏,所以就只好找些差不离儿的景观当做对外项目了,那感觉是相当的“凑合”。
这种想法也经常伴随着我,尤其是东南亚国家,除了庙啊、佛啊、各种大神啊什么的,没太多可值得一去的自然景观。那么问题来了,老挝除了常规的吃吃喝喝还能看点什么?郭队负责任的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是进洞,第二是玩水。
进洞的事情我们之前在坦贡洛的时候已经体验过了,现在说说水,虽然老挝并没有沿海的部分,但丰富的水资源仍然滋润着全国上上下下,在琅勃拉邦这个充满了复古情怀小腔调的城市也有着一个必去的地方——光西瀑布。
光西瀑布这名字听起来真的有点逊,看看地图,距离我们住的琅勃拉邦市区有35公里,怎么去就是个问题。包个车不值当的,叫个出租又不是我风格,自行车的话我怀疑骑过去也就没力气回来了,所以还是摩托车走起吧,来了东南亚摩托永远是我第一选择。
骑上车沿着城里的主干道出城,一路上没什么岔路口,很快就进入了山间的林荫道,我去老挝的季节刚刚过了最变态的温度,骑行在山中更是感到了一丝凉爽,顿时心情大好!老挝的天然绿化那是没的说,所以林子里的各种昆虫也着实不少,如果是骑行一定选一个带面罩的头盔,否则它们真的就噼里啪啦的都招呼在脸上了。
光西瀑布现在算作一个公园,门票20000Kip/人,进门之后只有一条小道蜿蜒向上引领着一众游客,这时你别说什么瀑布,连滴水也是看不到的,我甚至怀疑是不是白来了一趟!
小路的右手是一个熊的保护中心,门口有全世界各种熊的模型,中国的大熊猫也位列其中,但当我看到心目中的“盼盼”,真个人都凌乱了,看在老挝人民没见过“熊孩子”的份上,就原谅他们好了。
继续往前走,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水声,心情还是小激动了一下,通过这个回响我判断这瀑布还不小呢。小路一转,忽然间几层碧水就呈现在眼前了,这明明就是个九寨沟嘛!光西瀑布的瀑布其实离我们还很远,它位于整个公园的尽头,而我们最先看到的就是最下游的几片梯田一样的池水了。这几层的池水宁静且安逸,悠扬又柔软,石灰岩和光照的多重作用让它泛出了淡淡的石青色,就像绸缎一样甚是雅致,加上水面周围郁郁葱葱的林木,让人感觉瞬间降下了好几度,一下子就凉快了。
继续往上走,仍然是池水,但明显感觉到了水的灵动与活力,距离瀑布越近水流的气息也就越明显。走到这里很多人都已经大汗淋漓了,最想干的一件事就是跳进水里好好玩耍一番。机会来了,你要先找到那棵超人气的歪脖树,树下是一片深潭,树上拴着一条长长的麻绳,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爬上树、拉过麻绳、悠到空中后撒手,完成一个漂亮的107B向前翻腾3周半屈体,如果还能带着点儿人猿泰山的音效,那我就先给你手工点赞了。
比起那些水上乐园来,这里才是最亲近大自然的方式,不过需要提醒的是整个园区里面都没有安全员,所以还是要量力而行。
接着往上走不远,光西瀑布的全景尽收眼底,和那些世界级的大家伙比起来,光西更像是一个娇羞的少女,依偎在山边轻歌曼舞,瀑布的前方有一座小桥,站在上面享受着迎风拂面的水雾,好像自己也投入了她的怀抱一样,清澈明洁。
体验瀑布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尽量地离她近一些,所以在光西瀑布的石壁上有一条隐隐约约的小径,顺着它走过去竟然可以进到瀑布后面的一个溶洞,想想看这还真有点花果山的意思。
友情链接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