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行记2017

3.5w+ 浏览
20 评论
2019-08-10 17:31
12019-08-10 17:31
米版温馨提示:此帖已荣登社区日报-第959期,更多精彩互动咨询请收藏【社区日报】


小编温馨提示:此帖已荣登2019年8月13日爱卡游记版块,更多精彩游记请收藏【爱卡游记】
2017年8月份,一个朋友突然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南极。当时我一愣,从来没考虑过去南极看看,不过我立马觉得为啥不去趟南极呢,于是问他怎么回事。原来他在16年底订了两张南极的船票,准备和夫人一起去南极,由于夫人身体不是很好,准备原价转让船票。问好价格后,我立马同意了。于是发函和知行漫步旅行社沟通船票转让事宜,备案更换,申请南极国际组织的许可,购买往返阿根廷的机票,一系列工作都是由旅行社协助完成的。由于我们是最晚决定出行的旅客,所以只能乘坐美联航的航班从北京飞纽约,然后再纽瓦克转机飞布宜诺斯艾利斯。因为出发日期正好是平安夜,机票十分紧张,所以只有我和姚姚两个人单独走,没办法和大部队一起出发。
独自出远门对我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能对付几句英语,在纽约过境也问题不大。只是对纽瓦克机场不熟,而且转机还要先入境后自己提取行李再托运,无法行李联运,在纽瓦克只有不到2小时的转机时间,不知道会不会遇到麻烦。没想到转机异常顺利,从北京飞行13个小时到达纽约纽瓦克。纽瓦克是纽约最小的机场,入境人特别少,5分钟左右就完成了入境,然后提取行李。再根据指引标识找到行李RECHECK的DROP点把行李放到传送带上,工作人员拿巴枪扫描一下条形码,就算完成行李托运了,跟本不需要到柜台排队办理。入境半小时不到,我们就又回到登机口,准备下一段航程了。

又经过一段十分艰苦的飞行,上午我们到达了布宜诺斯艾利斯。 我们到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后的所有接待工作就是Abercrombie & Kent旅行社负责了。我们一入境,就看到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到达厅等候了。今天中午的午饭是要自己解决的,从今晚的晚饭开始,就由A&K公司负责。入住酒店后,我们根据YELP上的指示,找到了附近的一家著名的阿根廷餐馆。服务生拿上菜单一看,立马傻眼了。没有图片,也没有英文,全部是西班牙文。幸好华为mate 10里面的微软翻译帮忙,拍照翻译后很快就搞定了点菜(另外要说的是华为天际通在南美也挺好用,另外一个华为手机的好处是由WIFI共享功能,可以连接WIFI后再通过WIFI热点或者蓝牙把网络共享给其他人,这一点在南极的游轮上十分有用,在南极要使用船上的卫星上网服务,价格昂贵,是按时间计费的)。阿根廷的烤肉确实比较棒,经过30多小时飞行之后能够吃上一顿美餐,旅途的疲劳大大缓解了。
阿根廷最好吃的,也是最优特色的饮食是各种烤肉,确实十分不错
12月的阿根廷还是挺热的,所以午饭后我们先回酒店小睡了一会儿,准备稍晚点去旁边的著名景点“贵族公墓”看看。我们的酒店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北部,离贵族公墓步行不到1公里。
贵族公墓里面的墓园修建的十分精美,在里面还可以找到很多名人的墓地,其中最为耳熟能详的就是贝隆夫人了。
晚上是A&K公司的欢迎鸡尾酒会,穿着正装,端着酒和遇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者打打招呼,几个人凑在一起聊聊天,仅此而已。我们同船的人一共有近200人,其中美国人最多,其次是中国人,大约有40多人。除此之外,三三两两来自其他地方,其中有一对日本小夫妻,1个韩国人,一个新加坡人,其他都是来自欧洲各国的。由于来自国内的其他人大多数去阿根廷和巴西交界的伊瓜苏瀑布了,所以在晚宴上也没有遇到自己的同胞。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和姚姚准备先去老马的故乡,博卡区看看。和前台的工作人员说了,他们说博卡区比较乱,建议我们不要单独去。我在网上看到过网友说博卡区小偷比较多,不过游客还是很多的,所以也没有太当回事。出门叫了一部出租车,就去博卡了。我们到的比较早,博卡区的很多店铺还没开门,游客也十分少。
博卡区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贫民区,不过整个博卡充满了艺术气息,这里是探戈的故乡。用我遇到的一个阿根廷老人的话说,艺术只能出生在贫穷的地方,这句话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这个意大利热亚纳海员后裔聚居的区域,确实充满了色彩的艺术。
我们在街上逛了一会儿,人逐渐多了起来。这时候正好有几个法国游客正在合影,我拿起相机,抢拍了一张。 那个高个子的姑娘看到了我在抓拍他们,立即走过来,要看看我拍的照片,看到这张照片后,她要求我立即把照片发给她。由于她使用的是IPHONE,我的华为手机无法传给他,于是她给我留下了邮箱,希望我抽空尽快把照片EMAIL给她。
到了博卡,就一定要去博卡青年队的主场看看,当年马拉多纳成名的地方,对于我这个球迷来说是必须去的。
在博卡区并没有遇到网友所说的问题,随着时间推移,街上的游客越来越多。我们也放心在稍微远一点的街区逛了起来。
从博卡区回酒店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出租车司机听不懂英文,他说的西班牙语我也听不懂,而且他不肯接受美元支付。于是我只好再次掏出华为手机,用微软翻译和他交流。最后达成一致,我在汇率上给与他一些优惠,他就勉强接受美金了。
抓拍的时候被后面那个高个子姑娘看到了,她走过来和我交涉,我以往她要我删除这张照片,没想到她想看看我拍的是什么样的,看到照片后她十分喜欢,想让我马上发给她,由于安卓和苹果之间很难传文件,只好作罢,后来她给我留了邮箱,我通过EMAIL发给她了
晚上,酒店的服务生问我们有没有想去博卡看探戈的,每个人200美元,想了一下,来一趟阿根廷不容易,于是就报名参加了。夜晚的时候乘车再次来到博卡区,博卡区灯火辉煌,酒吧里闹闹哄哄的。来到一个比较高档的餐厅,坐下后点了饮料和小吃(200美金包含了饮料小吃和正餐,由于在酒店已经吃了晚餐,所以只喝了点红酒),等待表演开始。
探戈表演艺术家的精彩表演还是让我觉得很对得起200美刀的价格。于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2天过的十分完美。明天一早我们又要乘坐3个半小时的飞机,飞往世界尽头-乌斯怀亚,真是令人期待的旅程。
由于禁止拍照,我也只是偷拍了两张
DAY 0:世界尽头-乌斯怀亚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休整一天后,我们和前往伊瓜苏瀑布的同行团员会合后,飞往阿根廷最南面的城市(当时也是世界最南的城市,据说现在智利把火地岛的一个村子升格为市,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最南的城市)-乌斯怀亚。乌斯怀亚是阿根廷马尔维纳斯群岛的首府,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要飞3个半小时才能到达。
又是因为报名的原因,我和老婆要单独乘坐另外一个航班飞往乌斯怀亚。我们乘坐的是小飞机,单通道每排三个座位的飞机。在飞机上遇到了一对同样来自深圳的小夫妻,他们在网上淘到了两张8折的船票,于是请了2个月的长假,准备了一次长达40天的南美旅行,他们的第一站就是南极,南极回来后再去智利和巴西。
到达乌斯怀亚后,A&K安排我们坐车游览了火地岛国家公园,然后在一个山顶的酒店里吃午饭,并且稍事休息,准备下午正式登船。酒店位于乌斯怀亚的一座小山上,可以居高临下俯瞰乌斯怀亚港。
乌斯怀亚是去南极半岛和南极三岛旅游的出发地。游客可以乘坐邮轮、私家邮轮、帆船等从海上去南极旅游,也可以乘坐飞机在空中游览南极,空中游览的成本比较低。乌斯怀亚小城的生活成本很低,所以有很多西方游客在乌斯怀亚住上一段时间,等待LAST TIME TICKET,这种船票往往是因为游轮上有某个旅客暂时放弃,邮轮公司以低价售出该仓位。
在乌斯怀亚出发的邮轮有很多种,一般来说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大型邮轮,500人左右的规模,这种邮轮一般只能带你游览南极,而不能登上南极半岛的大陆,由于邮轮较大,因此很多小型的水道都不能进入。还有一种是较小的邮轮,载客在100-300人之间,这种邮轮是可以登岸的,也可以进入一些较小的水道。还有一种是私人定制的邮轮,这种邮轮一般载客在50人以下,可以包船。不同的邮轮公司在行程和活动上也会有所不同。美国地理杂志的邮轮主打摄影,俄罗斯的邮轮就比较体现战斗民族的特点,会安排南极下海游泳或者冰水蹦极。我们这回乘坐的是法国庞纳公司的邮轮天琴座号,这是两艘姊妹邮轮中的一艘。天琴座号每年12月到1月之间会被A&K公司包下,用于南极的行程。
英俊浪漫的罗兹克船长为本次南极之旅增色不少,诙谐的语言让每天的行程总结都十分热烈,高超的航海水平使我们看到了南极半岛最美的利马水道日落,特别是在回程的路上通过比格尔水道的时候,遇到一群鲸鱼,罗兹克船长一时兴起,驾着游轮一路追逐鲸鱼,开出半个多小时才尽兴返航。当我正在前甲板意犹未尽的看着远处的鲸鱼,船长通过广播说“我们必须回家了,再追下去我们今晚没法在乌斯怀亚吃晚饭了”,然后巨大的邮轮掉头返航的时候,我确实被法国人的浪漫惊呆了。驾驶一艘万吨巨轮离开正常航道去追逐鲸鱼,不是每个船长都会去做的
DAY 1: 12月28:下午6点,天琴座号(Le Lyrial)从乌斯怀亚起航,穿越比格尔水道,进入德雷克海峡,穿越魔鬼西风带,向南设得兰群岛进发。
DAY 2:
12月29:天琴座号穿越德雷克海峡(Drake Passage)的魔鬼西风带。德雷克海峡位于南美洲南端与南设得兰群岛之间,长300千米,宽900-950千米,平均水深3400米,最深4750米。德雷克海峡是世界上最宽的海峡,其宽度竟达970千米,最窄处也有890千米。同时,德雷克海峡又是世界上最深的海峡,其最大深度为5248米。这里是世界上已知的营养盐丰富,有利于生物生长的海区之一。
沿途经常能看到的鸟类是峡海燕。南极是生物种类较为单一的大陆,在南极大陆附近能够看到的鸟类种类并不多。各种峡海燕、贼鸥、信天翁占据了南极半岛的天空。
被誉为魔鬼西风带的德雷克海峡是所有去南极的人的噩梦。如果遇到大风浪,那么整船人除了海员基本上都卧床狂吐。我们的运气还不错,从乌斯怀亚出发穿越德里克海峡的时候,只遇到7米左右的海浪(在中国沿海,7米算巨浪,对于德雷克海峡,7米就是风平浪静)。比我晚走几天的几个朋友遇到了20米的巨浪,整船人都吐得稀里哗啦。
坐法国人的船最大的优势是吃得好。天琴座号有两个餐厅,位于2层甲板的发餐厅和位于4层甲板的自助餐厅。船上有一大半美国人,自助餐厅是他们的最爱,法餐量太少,一般的美国人吃不饱。于是我就成了发餐厅的常客,一天三顿饭都泡在这里。船上的法国大厨也确实没有让人失望,在船上十天,几乎没有迟到重样的菜品。
29号早上起来,看了看外面,还是茫茫大海。于是到健身房去跑了会儿步,昨晚的法餐还是让我有愧疚感,不运动运动怕是又要重蹈去年过年在马尔代夫的覆辙了。天琴座号虽然只是一艘8000多吨的小型邮轮,健身房也还可以,分为几个区域。
我和老婆在健身房运动了个把小时,回房间洗漱了一下就去吃早饭了。我们起的比较早,餐厅还没什么人,于是我们就在2层餐厅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菜上来后,才吃了几口,我不经意间往外面看了一眼。巨浪拍打着悬窗,我顿时觉得头晕了起来。居然晕船了。于是和旁边的人打了下招呼我就回房间狂吐去了。吐完在床上睡了一会儿,起来继续吐。中午饭是送到房间来的,不过也没吃多少。吃完后继续躺了一会儿,发现头晕的感觉没有了。于是我走出房间,到3楼的咖啡厅去坐了坐。发现同船的很多中国游客都在咖啡厅里喝下午茶。看到我过来,很多人都和我打招呼,问晕船好了点没有。在国人的圈子里,果然是没有什么隐私的。
外面依然是魔鬼西风带,也仍然是7/8米的大浪,我的晕船病算是治好了。明天我们将到达南设德兰群岛,也许明天早上一睁眼,我就看到南极的冰山了。晚安,德雷克海峡。


TIPS: 去南极的船上都是卫星信号,WIFI上网。上网费比较贵,是按照时间的。速度大概在几十K到100K 。带一个华为手机有一定的优势。华为手机支持WIFI桥和蓝牙网络共享,手机连了WIFI后,还可以通过WIFI再通过热点给多人共享,或者通过蓝牙给某个人共享。买好套餐后,大家一起用可以省几千块钱的上网费。
另外一点要注意的是,有些船上有沃达丰等运营商的地面站,如果你的运营商和这些运营商有漫游协议,那么在船上是有手机信号的,不过用的是卫星线路,价格很贵。千万关闭移动数据漫游,否则几千块钱很容易就没了。我们的船上电信的卡就是全程有信号的,移动联通没有。
TIPS 2:德雷克海峡号称魔鬼西风带,运气不好可能遇到20米以上的大浪,我的一个朋友就在去南极的路上遇到27米大浪,除了船员,连服务生都趴下了,因此如果晕船的人带一些晕船药还是必要的。
DAY 3(12月30日):继续穿越德雷克海峡,前往南设德兰群岛。
晚上睡得很好,早上起来得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走出阳台,看到外面居然飘着一座冰山。于是马上进房间去拿相机。 拿了相机返回阳台,刚刚拍了几张冰山的照片,好像看到前面飘过来一块浮冰,浮冰上好像有一些黑色的小点,是不是看到企鹅了。也来不及进房间去换长焦镜头,急忙调大ISO,抢拍了几张照片。
想起昨晚船长悬赏的发现第一个冰山并拍照交到服务台的人将会奖励一瓶他自己珍藏的法国葡萄酒,我马上批了外衣往服务台跑去,刚到楼梯口就看到服务台前好几个孩子正在交作业,就笑了笑转身回房间了。
明天我们将登陆南极大陆,在南极半岛进行第一次的登岸。为了准备明天的登陆,今天晚饭前进行了一次安全演练。
DAY 4 (2018.12.31):今天天琴座号抵达南极半岛的北部,我们第一次登陆南极大陆。今天将会在布朗断崖(BROWN BLUFF)和古尔丁岛(GOURDIN ISLAND)两处登陆。知识:
布朗断崖(63° 32′ 0″ S, 56° 54′ 0″ w):位于南极半岛(Antarctic Peninsula )北部的Tabarin半岛(Tabarin Peninsula),布朗断崖 (Brown Bluff)布朗断崖位于南极海峡岸边,是南极半岛的最高处。顾名思义,这里的主要自然景观是一处高达745 米的悬崖。高耸的锈黄色的绝壁是火山的起源,海滩上到处是熔岩“炸弹”。布朗断崖是阿德里企鹅,巴布亚企鹅, 黑背鸥和岬海燕繁衍下一代的圣地,而威德尔海豹则是这里的常客。
嘿,哥们!你走反了
古尔丁岛(63° 12′ 0″ S, 57° 18′ 0″ W):又名戈登岛,是位于南极半岛最北部的PRIME HEAD附近最大的岛屿,是阿德莱德企鹅的栖息地,有超过14000对阿德莱德企鹅 和500对金图企鹅(gentoo)栖息在岛上。
由于古尔丁岛是企鹅保护区,有几万只企鹅在此栖息,人类不能登岛干扰企鹅的生活,只能在远处观看。因此下午我们只能乘坐汽艇在古尔丁岛附近巡游。
今天晚上是跨年晚会。法国大厨准备了丰富的新年大餐,船长也特意把中国客人都安排在一个区域中。为了致敬中国游客,主厨推出了他自己的一道创性菜,今天的牛排居然用了梅干菜配菜。
由于今天是跨年,船上所有的餐厅和咖啡厅都是整夜开放的。小朋友们十分的开心。围着久爷学起了太极拳。
0点钟声响起,大家都集中到船尾甲板狂欢。还是老美比较狂野,在游泳池里一通折腾,在南纬63度附近的寒夜里,我想想都发抖。
DAY 5 (2018.1.1):新年的第一天,天琴座号继续往南行进,今天将登陆南设得兰群岛的半月岛(HalfMoon Island)和欺骗岛(Deception Island)。
半月岛(Halfmoon Island,62°35′0″S, 59°56′30″W):半月岛Half Moon,是在南设得兰群岛,利文斯顿以东1300米。最高海拔101米,长1.9公里,宽1.9公里,面积51公顷。
1955年阿根廷在该岛建立南极卡马拉站研究基地,是南极企鹅和海鸥的栖息地。周围有美丽的群山。半月岛(HalfMoonIsland)坐落于利文斯顿岛东侧月亮湾的入口处,半月形的小岛仅有2公里长。这里是大约3300对帽带企鹅的栖息地,同时南极燕鸥,贼鸥,黑背鸥,威尔逊风暴海燕以及蓝眼鸬鹚也在这里筑巢。


欺骗岛(Deception Island,62°57'S, 60°38'W):欺骗岛是一片位于南极洲东北的南设得兰群岛上,由黑色火山岩形成的小岛,它是南极洲的活火山之一。别名幽灵岛。据说,20世纪初的某天,南极海域大雾弥漫,几个捕鱼人偶然发现雾中有个岛,可海水一涨,这个岛又不见了,好像没有了这个岛一样,“欺骗岛”的名字由此而来。
1918年,英国水兵发现并占领了“欺骗岛”后,在此大肆捕鲸,炼制鲸油,当年英国人留下的木牌上写着:“到1931年,英国人在此炼制了360万桶鲸油”。
欺骗岛是南极洲的一座活火山。1967年12月4日,烈焰突然从岛内福斯塔湾北端的海底喷出,炽热的岩浆和浓烟升腾到几百米的高空,震耳欲聋的响声打破了这块白色大陆的宁静。顷刻间,岛上所有的建筑物被摧毁,智利、阿根廷、英国的3个科学考察站化为灰烬,挪威的一座鲸鱼加工厂被吞没,英国的一架直升飞机被埋在一两米厚的火山灰里。
目前欺骗岛的捕鲸站已经废弃,成为遗址。在上岛之前,引导员提醒大家,欺骗岛上的古迹(大多数估计都是1910年以后的遗迹,对于南极来说,已经是十分古老的人类遗迹了)都不得接近和触碰。所有的房屋都只能在外面观看,不能进入其中。

半月岛是十分漂亮的小岛,早上醒来时候,天琴座号停泊已经在半月岛旁边了。昨天姚姚感冒发烧,船上的法国大夫让我们选择,因为目前船在南极海域,而且船上的医院授权来自于阿根廷,不受法国法律管辖,所以我们可以选择打针或者吃药。这种感冒打针在法国是不被允许的,但是按照阿根廷法律是可以的。法国医生让我们选择,姚姚觉得打一针好得快,于是选择了打针。这一阵打下去就是400多欧元,幸亏提前买好了海外旅游医疗保险,回国后得到了理赔。
船停好后,安全员先上岛探查行走路线,并在安全路线上插上绿色的旗帜,在有危险的地方插上红色旗帜。游客只能沿着旅社旗帜行走,不能随意在岛上行走。这么做有两方面的考虑,一个是尽可能减少对南极的生态破坏(你一不小心踩一脚苔藓,那块生长了100多年的苔藓可能就被归零了),第二是防止游客不小心踏入冰裂中出现危险。
当然少不了南极的主人,企鹅,这是一只成年的帽带企鹅,可以注意的是他们的脸上有一条像帽子的带子一样的线条,这是帽带海豹的特征。

下午我们将登陆欺骗岛,欺骗岛是一座活火山,有一些温泉溪流流入欺骗岛的内湖中,所以欺骗岛内湖沿海的水温比较高,原本天琴座号在这里是有游泳的项目的,不怕寒冷的游客可以在安全员的保护下下海游泳5-10分钟。不过前两年有一个游客因为游泳差点丢了性命,这项活动被取消了。根据医生的要求,姚姚去船上的医院复查。医生检查了一番说,上午上岛加重了感冒,他给姚姚两个选择,一是下午不要下船,明天也许就好了,第二个选择是错过明天美丽的库佛维尔岛和尼可港,还可能错过南极最美的利马水道日落(昨天晚上船长已经骄傲的宣布,目前的气候条件很好,天琴座号将在后天日落时分穿越利马水道)。姚姚在阳台上远远的看着欺骗岛,又让我翻译了今天的行程提示,牺牲觉得在一个“历史古迹”众多的岛上爬山总比牺牲利马水道好,于是就决定下午在船上睡觉修养。
当年捕鲸站提炼鲸有的罐子,昨晚科普介绍的时候生物学家介绍了当年捕鲸的血腥场面,每年几十万头鲸鱼在这个海湾里被残忍的杀害,主要就是为了提炼油脂。据说那时候整个欺骗岛海湾里面都是浓浓的血色
落单的企鹅在漫步
最古老的古迹之一,来自一百多年前
火山留下的山口
没有登山能力的老人和孩子在海边闲逛,我们的天琴座号停泊在欺骗岛的内湖中。欺骗岛中的湖是一个环形的火山口湖泊,只有一个小型缺口可以进入。内湖里面风平浪静,成为船舶避风的港湾。那艘大船就是我们的天琴座号,远处有一艘阿根廷的科考船。
DAY 6 (2018.1.2)
今天的目的地是埃雷拉海峡(ERRERA CHANNEL)附近的库佛维尔岛(CUVERVILE )和尼克港(NIKO HARBOUR)。在这两个岛屿登陆后,我们将继续前行。前天船长就已经宣布今年的海冰状况良好我们将穿越利马水道。 今天是本次南极行程的高潮,晚饭后,游轮将穿过利马水道(LEMAIRE CHANNEL,南纬65度04分,西经63度57分)。穿越利马水道的时间正好是日落时分,利马水道是条浮冰覆盖的狭窄通道,长度约为7英里,平均宽度1英里,由于水道中风平浪静,十分漂亮。是南极半岛线路中最美的水道之一。

库夫维尔岛(CUVERVILE,南纬64度40分,西经62度37分):整座岛被冰雪所覆盖。但是在海水冲刷的岸缘,还是可以看到礁石和露头的岩块。有许多原住民的间投企鹅 (Gentoo Penguin)。
尼克港(NIKO HARBOUR,南纬64度50分,西经62度33分):尼克港Neko Harbor在半岛的中部,是安德沃得湾深处的一个登陆点,距埃雷拉海峡约11公里。由德.热尔拉什第一次发现,但名字取自挪威的捕鲸船Neko号,该船1911年到1924年间在南设德兰群岛和南极半岛运营。撕裂的冰架带来的轰鸣声是尼克港的特点。


今天是本次行程中最接近南极点的位置之一,所以今天的日落时间是23:30,而明天太阳升起的时间为2:30,中间只有2个小时的黑夜,算上日落后彻底黑下来有30分钟左右,日出前天蒙蒙亮有个把小时,今天天完全黑的时间相当短。

早上醒来的时候,天琴座号已经在库夫维尔岛泊好了。走到阳台上,看到上岛准备的小艇已经在返回了。看样子今天会登岛。
企鹅和蛋的遗骸,可能是一只正在孵蛋的企鹅死了,落在冰面上的蛋会在一两分钟内死去(平时是放在孵蛋企鹅的脚上的)
这艘帆船是我们前一天在欺骗岛遇到的,和他们聊了几句。三个勇士在乌斯怀亚租了一艘帆船,走了一星期,到达欺骗岛
在冰原上徒步,实际上路线都是随船的科学家事先探好的,我们不能在南极的冰原上随意行走,因为冰裂可能会随时夺取人的生命
徒步回来,在海滩边上的时候发现海湾里出现了两头逆戟鲸。南极海域的每头鲸鱼都有独立的资料,拍摄其尾部,发送到相关网站上,可以判别你拍摄到的鲸鱼的名字,并可以查阅相关的资料。你上传的图片也会成为南极鲸鱼保护的珍贵资料。
正在喂食的企鹅
懒洋洋的威德尔海豹和大摇大摆的企鹅
下午,天琴座号继续起锚千万尼可港。尼可港是当年南极探险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港口,以前还有一些港口设施,目前已经完全废弃了,仅仅留下一些建筑地基。

在尼可港,你可以听到冰架撕裂的轰鸣声,时不时就会有一些冰块从冰架上脱落下来,掉落到水中,极其很大的水花。在尼可港观看企鹅的个把小时里,我至少听到了四次这种绝大的轰鸣,往港湾看去的时候,还能看到冰块掉落海中激起的巨浪。在尼可港的冰面上,浮着一层细小的碎冰,都是冰架脱落时留下的
从尼可港回来后,我们在3楼咖啡厅喝了船上特意给大家准备的朗姆酒生姜茶,刚才冰冷的身体暖和过来了。今晚晚餐后(今天晚餐时间是19:00-21:00),天琴座号将要进入利马水道。晚饭后,我走到4层前仓,发现通往舰桥的大门上面挂着绿色的标志,这说明我可以进入舰桥去参观船员的操作。和往常不同的时,舰桥里面忙碌异常,船长不是坐在往常的那个座位上,而是在海图上作图,大副拿着望远镜,一会儿走到左舷观察,一会儿走到右舷观察,气氛十分紧张。此时,巨大的天琴座号在利马水道狭窄的水面上行走,避让着大块的冰山。
11点多重,太阳快要落下去了,利马水道被一种金色覆盖着,十分漂亮。
走到水道的尽头,在大门的位置,我们无法前行了,一片浮冰挡住了去处。于是天琴座号只能掉头返回。
太阳彻底落山了,天空中一片黑暗。我在5楼前甲板酒吧里喝了一杯金酒和可乐生姜煮的饮料,觉得全身都暖和过来了。于是下楼到三楼的船舱准备睡觉。走进自己的舱室的时候,发现窗外的天空已经亮了。看看手表,已经一点多了。南极的夏天就是这么神奇。
第二天早餐时遇到船长,我问他利马水道一直时这样漂亮吗。船长十分风趣的说,你的船票升值了,这是我这十年来走南极半岛航线,看到的最美的利马水道。能够进入利马水道就已经十分幸运了,去年就没有能够进入水道。
回来后,我在互联网张查找关于利马水道日落的照片,确实,没有一张照片能够和我看到的美景媲美。十年来最美的利马水道,幸运的和我们相遇。

DAY 7 (2018.1.3):今日的安排是上午在夏洛特湾(南纬64度33分,西经61度39分)看鲸鱼,下午前往HYDRUGA ROCKS,由于海浪原因,HYDRUGA ROCKS被迫放弃,在南极半岛附近的另外一个小岛上登陆,并进行了一个小型徒步,算是松了松筋骨。
经过了昨晚利马水道的绝美日落后,缺少睡眠的我们不需要登岛,而是在夏洛特湾乘坐冲锋艇追逐鲸鱼是一种十分爽的感受。今天运气不错,有一小群鲸鱼正在夏洛特湾捕食。
今天之后,我们将掉头向北,明天将到达乔治王岛,拜访智利和俄罗斯的南极站。然后踏上返程的路,在此穿越魔鬼西风带。
回到船上的时候,看到一艘小艇正拖着一块黑色的东西回来,当时没弄明白这是什么东西。晚上船长通知喜欢喝酒的朋友到前甲板来,因为尽头发现了一块晚年冰,漂在水面上时黑色的(我们看到了蓝色的冰,据说时因为压在很深的地方,几百年过去了,里面的氧气等已经被完全压出,所以看上去时蓝色的。黑色的冰的形成时间更长,里面的空气更稀薄)。
DAY 8(2018.1.4) :今天是最后一天登岛,从夏洛特湾北上,将到达乔治王岛(南纬62度00分,西经58度15分),参观智利费雷尔南极站,俄罗斯站,最后登陆企鹅岛(南纬62度06分,西经57度54分)。
今天我们要拜访智利的费雷尔站和俄罗斯站。上午天琴座号在乔治王岛的港口驻锚。我们今天是A组,首先上岸。经过几天只有企鹅海豹为伍的日子,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港口停泊的船舶。岸上的雪地中摆放了一些集装箱。
原本的行程中我们是要拜访乌克兰站的,还准备在乌克兰站那个著名的小酒吧里喝一杯伏特加。由于天气原因,我们只能改为费雷尔站。在费雷尔站有一个小邮局,可以邮寄明信片,我准备了一些明信片,在那个邮局里寄出,后来好像有一些人收到了我寄出的明信片,大约有一半左右吧。邮局里的纪念品价格也不算太贵,于是以帮同胞把小店的货品买了个精光。等我从俄罗斯小教堂回到智利站,准备再买几个冰箱贴的时候,发现小邮局已经没有任何货物可卖了。几个智利兄弟坐在地上数着大把的美金。我十分同情B组的美国兄弟,在天朝购物大军扫荡过后,连个纪念品都买不到了。
其实我们更想去的是中国的长城站,长城站在智利站旁边两公里外的地方,因为前两年有一次中国的南极旅游团把长城站辛辛苦苦种植的几个西红柿给摘了,所以长城站现在不太欢迎同胞拜访,我们的申请被拒绝了,十分遗憾。
下午我们到达了本次南极之行的最后一个登陆点,企鹅岛。在企鹅岛的火山口进行了一次三公里的徒步,围绕火山口做了一次穿越。然后游轮从企鹅岛再次南下经过乔治王岛南端向西驶入德雷克海峡,踏上回程之路。
DAY 9
第九天我们踏上了返程的路。这两天里我们只能在船舱中度过,所以大家也经常聚在3楼的咖啡厅里交换照片,聊天,看书。突然船长的广播想起来了,说是有几头虎鲸围绕在我们船边,大家赶快拿出相机岛前舱去观看虎鲸。
虎鲸在船舷两边跑来跑去,我也拎着相机跑来跑去。等虎鲸走远了,大家还在回味如此近的看到虎鲸。我把照片导出手机里的照片,一个美国老太太看到后十分喜欢,问我能不能把照片发给她。后来由于她的手机是苹果,我的华为手机找不到传给他的办法,只能作罢,最后她用手机拍了几张我的手机,算是聊以自慰了。
DAY 10:罗兹克船长的浪漫-驾着游轮追逐鲸鱼

返程通过比格尔水道,遇到一群鲸鱼,和一群海豚。罗兹克船长一时兴起,驾着游轮一路追逐鲸鱼,开出半个多小时才尽兴返航。傍晚时分我们回到了乌斯怀亚。
傍晚时分我们回到乌斯怀亚,今晚我们还住在船上,不过晚餐可以选择上岸去城里吃,也可以在船上吃。于是几个人就越好一起去乌斯怀亚吃帝王蟹,这边的帝王蟹十分便宜。我们8个人,在一家餐馆,吃了一些西班牙海鲜饭,喝了几瓶啤酒,外加两只帝王蟹,算下来总共不到1000块钱人民币。
乌斯怀亚港
乌斯怀亚港口的主权宣示牌,看到这个牌子,让我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的马岛战争
港湾小景
乌斯怀亚小城,曾经的世界尽头(自从2019年初智利把威廉斯港从村升级为城后,世界上离南极最近的城市变成了乌斯怀亚南面的威廉斯港)。每年都有很多想去南极,又囊中羞涩的游客在这座城市等待LAST TIME TICKET(一般会打4-5折甚至更优惠,因为最后时间可能有旅客无法上船,邮轮公司会低价售卖舱位),乌斯怀亚物价低廉,一个普通的标间住宿费大约在人民币一百多。
当地的啤酒
在乌斯怀亚吃完晚饭回到船上,在楼梯上遇到了厨师长,这几天基本上都在发餐厅混,大家都挺熟了,他问我,今天的意粉是他新发明的做法,要不要试试,于是又下二楼吃了一顿。有同行的朋友戏称,这十天吃法餐,至少吃回来小半张船票。确实,船上法餐厅的水准放到中国来,肯定不会比那些米其林餐厅差。

第二天一早我们吃过早饭就将离开相伴了十天的天琴座号,乘机返回布宜诺斯艾利斯,然后再转道纽约回国。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在南美其他地方去转转,直接回国了。从深圳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正好对穿地球(我们的脚下就是阿根廷),所以路途十分痛苦,不过南美有太多的美景在吸引我们再来。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致敬为我们服务的旁诺邮轮公司的服务团队。
来自法国的厨师团队,让我们直到下船都还想再吃几天
来自马来西亚的服务团队为我们提供了无微不至的服务关怀
最后再奉上几张有趣的企鹅,南极的主人
天琴座号
关注 2
粉丝 18
内容 918
等级 黄金长老
位置 广东
深圳

帖子荣誉

· 2019-08-14被爱卡编辑标为“强帖”
· 2019-08-10被醉马色影标为“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