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尺改装】保时捷“粉猪”退赛 但AMG“红猪”却登上了领奖台!

11.3w+ 浏览
48 评论
2019-04-15 00:48
12019-04-15 00:48
米版温馨提示:此帖已荣登社区日报-第877期,更多精彩互动咨询请收藏【社区日报】
我不懂,我不懂像是“西装暴徒”、“不务正业XX车”这种标题的意义在哪。西装就西装了,装一台大排量大马力发动机就是“暴徒”了?请简述什么叫做“务正业”,旅行车就该天天在路上风餐露宿、MPV就必须要停在宜家装载区等着拉活了?

什么车都有被改装的权利,我们也不必纠结于它的推出目的或者是驱动形式,小面也有大马力的春天不是,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五菱换个丰田1JZ直六发动机就“不务正业”了?凭啥?(图片来源@车市观察V)
所以听我这么说,大型豪华房车下个赛道是不是完全合理的呢?即便它是奔驰S级。
这台车的全称叫做奔驰300 SEL 6.8 AMG,首战便是1971年的Spa 24小时耐力赛。没错,虽然车名带有“6.8”,但这台车的实际排量“只有”6.3L。这不能怪罪于命名错误或者是像大众一样明明2.0T却非写上“380”,要怪罪谁,就先听我从1968年的300 SEL 6.3开始说起吧。
奔驰300 SEL 6.8 AMG
300 SEL 6.8 AMG的前身是发布于1968年日内瓦车展的300 SEL 6.3,一辆正经搭载6.3L排量发动机的长轴S级,车是当时奔驰的旗舰车型,发动机也是当时乘用车里排量最大、动力最强的V8发动机M100。
它有着5米的车身长度和将近3米的轴距,就是这么一台大型豪华房车搭配6.3L排量的发动机,不但没让它成为“西装暴徒”或者是“不务正业豪华车”,相反这一组合成就了奔驰在以后日子里的赛道英雄。
300SEL 6.3发布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69年,在它的缔造者Erich Waxenberger工程师怂恿下,300SEL 6.3被带到了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东望洋101耐力赛并拿下冠军。不过整个生命周期中也就这么一次冠军。
300 SEL 6.3的赛车项目被关停后,两位前奔驰的工程师——Hans Werner Aufrecht和Erhard Melcher——也就是AMG公司的创始人,发现了它的潜力。于是买来了一辆车身严重损坏的300 SEL 6.3,并开始着手对它进行修复和改造。最大功率由6.3时代的250马力提升到了如今6.8时代的428马力。
靠着和奔驰还算不错的关系,Hans Werner Aufrecht和Erhard Melcher顺利拿到了曾经为300 SEL 6.3打造、但是由于赛车项目被关停而被封存的升级版M100 V8发动机,并装配在了300 SEL 6.3上,让其晋级成为300 SEL 6.8 AMG。
1971年首战比利时Spa 24小时耐力赛,身披35号“战袍”的300 SEL 6.8 AMG拿下了分组冠军,虽然总排名成绩仅为亚军,但它相当于1.8倍竞争对手的重量和惊人的油耗也没有让它落后身材娇小的对手太多,相反还收获了一个“红猪”的亲切昵称,也是从那一刻起,AMG正式进入全世界高性能汽车及跑车爱好者的视野中。
由于1972年国际汽车联合会(FIA)颁布新规,凡是参加欧洲房车锦标赛的车辆,发动机排量不得超过5L,所以300 SEL 6.8 AMG无奈退出赛道。不过靠着265km/h的最高时速和直线加速优势,很快在法国宇航马特拉公司(Aerospatiale Matra)找到了一份工作——用于模拟飞机起飞时的轮胎受力状况,进而分析轮胎的弯曲性能。
而在同一年,保时捷同样有着一款著名的“粉猪”保时捷917/20赛车,Martini Racing更找到美国艺术家 Dick Soderburgh设计了全车粉红色涂装,只不过最终没能逃过车队的魔抓,粉红的赛车却被画上虚线,并用德语标注了肉的名字,因此“粉猪”名号流传至今。
不过比赛开始后Willi Kauhsen 和 Reinhold Joest 的驾驶这台粉猪赛车一路领先,但却在临近结束后失控撞墙,最终在经过拆解研究后发现,这台赛车的空气动力学设计存在缺陷,虽然圆润的车身能够在直线带来更高的尾速,但却导致在直线末端会消耗更多刹车片,最终导致刹车片与刹车盘融为一体,赛车失控撞墙的悲剧!
300 SEL 6.8 AMG的诞生是一场意外,同样它的结束也是下落不明,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均是300 SEL 6.8 AMG复刻版本,而它搭载的就是最初300 SEL 6.3的那台6.3L排量发动机。
如果以现如今赛车的标准去看,300 SEL 6.8 AMG并没有夸张的空力套件以及拆空内饰裸露的钢板,因为连“偷轻”的工序都少的可怜;外观可见之处基本还是维持了原厂状态,只是切除了前后保险杠以减轻重量。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虽然现如今看上去有些笨重,但这台“红猪”在当时绝对是Bug一样的存在!
这其实都不算什么,因为AMG改造铝合金车门之前,它还要比现在重了有195kg的重量,这仅仅是更换铝合金车门的减负。开门时“干脆利落”的金属撞击声,满满的机械质感!
在车内,300 SEL 6.8 AMG的改造并不像现如今赛车拆空内饰裸露金属的“直男”形象,除了将前排座椅换成桶式座椅、换上四点式安全带以及加装防滚架外,并没有做明显的减重处理,甚至连后座都没有拆除。或许,那时候赛车比完赛,车手应该是直接开回家睡觉了吧!
防滚架几何金属结构能够很好的保证车手的安全,同时与车身链接的防滚架也可以吸收过滤底盘传递的外力,防止车架出现形变影响车辆操控。
从赛道传奇一路走来,历经50多年的高速发展,梅赛德斯-AMG秉承着300 SEL 6.8 AMG的“红猪”精神,永不妥协、不断创造奇迹,续写着梅赛德斯-AMG的传奇成就,一直到今天。
更多“红猪”美图